第536章 愿世代效忠

    就在龙非夜狠狠惩罚韩芸汐的时候,顾七少还蹲在牢房里,全然不知道药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有顾七少相陪,沐灵儿都忘了数日子,估计她是有将牢底坐穿了的心了。

    顾七少平素嘴贱爱和韩芸汐抬杠贫嘴,可实际上,他也并非是个爱说话的人,跟沐灵儿待在牢里这几日,除非沐灵儿主动跟他说话,否则,他都是沉默的。

    要么睡觉,要么望天。

    曾有一日,沐灵儿一句话都没跟他说,他竟望天望了一整日。沐灵儿特不可思议,突然发现原来认识七哥哥那么多年,自己还是一点儿都不了解他。

    那么能闹腾的一个人,居然也可以发呆上一整日。

    那日之后,沐灵儿就不再沉默了,因为不说话的七哥哥让她觉得陌生,陌生到她会害怕。

    此时,牢房外头的动静颇大,顾七少正认真听着。

    “药鬼大人,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沐灵儿小心翼翼地问。

    顾七少没理睬,沐灵儿犹豫了一下,又道,“药鬼大人,你当年为什么被逐出医城呀”

    这话一出,顾七少立马回头看来,烁亮的眼眸里露出一抹骇人的恨意,“问那么多作甚”

    或许是知道他是七哥哥吧,他的目光再凶残,她都不害怕,继续问,“听说你被医城驱逐的时候,年纪还很小,是吗”

    打从韩芸汐告诉她这个秘密之后,她就想尽一切办法打听关于药鬼老人的一切,只可惜,流传在医药界的都只是传言而已,药鬼老人到底为何被驱逐,她怎么都打听不到。

    顾七少突然逼近,语气不善,“小丫头,你记住了”

    他停了好久都没说下去,沐灵儿喃喃问,“记住什么”

    谁知,他竟阴沉沉地说,“老子的事跟你无关你要是进了药鬼堂,最好少来烦老子”

    沐灵儿的心向是被狠狠咬了一口,特别特别痛

    她装作不知道他是谁,可是,他知道是她是谁呀他知道她喜欢七哥哥呀

    他,拒绝得好彻底

    见沐灵儿迟迟不回答,顾七少又凶巴巴地问,“你记住了吗”

    沐灵儿明明都要哭了,却一副特不屑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哼,你算什么东西本姑娘才不会烦你等本姑娘到了你这个年纪,药术铁定比你厉害咱们走着瞧”

    她说着,高傲地抬着头颅转向别处,这才像以前那位尊贵傲娇,不可侵犯的沐家九小姐。

    顾七少看了她一会儿,回了一个字“哼”

    于是,两人就又陷入沉默了。沐灵儿心痛之余,暗暗地赞了自己一把,她觉得自己演得特好,七哥哥再怎么样都不会怀疑的。

    许久之后,她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心说,“哼,七哥哥,你是大坏蛋,我诅咒你永远都出不去”

    无奈,沐灵儿才刚刚这么想呢,牢房门突然“咿呀”一声,开了

    沐灵儿刹那间就傻了,她像是意识到什么猛地起身要朝顾七少那边去,可惜,已经迟了,顾七少早就消失不见。

    她又急急往大门看去,只见狱卒送来了一大床干净的棉被,还有一份热腾腾的热食。

    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一直虐她,大冷天的只给茅草,不给棉被,只给冷食,不给热汤。如今怎么突然就全送来了。

    沐灵儿也顾不上那么多,她满屋子的找七哥哥却都找不着人,她突然想到什么,抬头往上看,却只见一抹黑影闪过,消失在门口了。

    坏人,来的时候明明问我逃不逃,逃的时候却连句话都没有,都这个点了,试药大会早就结束了,多待一会儿会死呀

    委屈,失落,难受全涌上心头,沐灵儿哇一声捂脸大哭了出来,这下把狱卒吓得不轻。

    这狱卒自是王老的人,谢沐两家落败,王老欣喜之余,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药材森林这牢房里狱卒守卫全都换掉,加派了人手看守沐英东和谢德意。

    王老本是心慈之人,又知秦王妃看重沐灵儿这丫头,所以,他交待了狱卒一定要好好伺候,不能怠慢。

    狱卒并不知事情真相,只当王老惜才,他本来只打算把东西送来就走,见沐灵儿哭成这样,忍不住劝,“沐九小姐,你别难过了,谢家败了,谢会长也囚在这儿。王家主赏识你,只要你乖乖听话,王家不会亏待你的。”

    沐灵儿哭声戛然而止,“你说什么谢家败了”

    是不是韩芸汐和龙非夜来了,他们揪住谢家把柄了吗谢家败了,是不是意味着她很快就能出去了

    “谁赢了到底怎么回事”她急急问。

    狱卒将事情都说了一遍,又劝,“沐九小姐,到时候长老会审毒门的事,你就把事情都推给你父亲,以王家如今在长老会的权势,要保下你还是不难的。”

    沐灵儿跌坐在地上,许久才冷笑起来,“他们都活该”

    父亲和谢德意居然想把她嫁到北历去换雪山,他们把当她是什么了可以拿来交换的东西吗

    她冷冷的笑声在寂静的牢房里显得特凄凉,幸好有韩芸汐,否则,她这辈子也算完了。

    狱卒见沐灵儿很不对劲,也不敢待,连忙出去把门锁上。

    没了顾七少的牢房,寂静得像个无声的世界,沐灵儿跌坐在地上,天窗的光束恰好打在她身上。

    她低着头,瘦小的身影显得特别孤独,凄凉。

    顾七少一离开药材森林,就直奔和韩芸汐约定好的客栈,只可惜并没有见到人。

    此时,韩芸汐和龙非夜刚刚从密道抵达王家,龙非夜已经脱掉那一身黑袍了,一袭白底金边衣裳,更衬他尊不可攀的气质。

    至于韩芸汐,还是那么清丽脱俗,气质不凡,只是,少了平素落落大方,洒脱干脆那种感觉,因为,她一直低着头,看似矜持,又像是别扭。

    这样的秦王妃让王老怎么看怎么奇怪。秦王殿下第一次带秦王妃来王家的场景,王老至今记忆犹新,因为那是秦王殿下身旁第一次有女人存在。

    那时候的王妃娘娘虽然对秦王殿下毕恭毕敬的,却也不至于一直低头呀。

    王老犹豫了一下,关切地问,“王妃娘娘,你没事吧”

    “没事。”韩芸汐淡淡回答,并没有抬头。

    王老狐疑地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面无表情,冷冷问,“事情都办妥了”

    就秦王这态度,王老想王妃娘娘应该没出什么大事,他也就不多问了。

    “都办妥了,牢房那边已都控制住,沐灵儿那边老夫也交待了,不会怠慢的。”王老认真道,“殿下放心,这一回老夫绝不会给谢沐两家翻身的机会。”

    就谢德意帮谢家作弊一事,谢家必定会将罪责全都推卸到谢德意和谢鹏两个当事人身上,以保住谢家。但是,不论如何,谢家有了这个前科,日后不管药城的什么比试,他们都不会再有资格参加。

    谢家的实力本就一般,再加上谢德意这个会长入狱,无疑是永远都翻不了身了。

    至于沐家,勾结百毒门一条罪足以宣判沐家死刑,沐家之人是再也进不了长老会的。

    龙非夜并不关心这些,王家和谢沐两家斗了这么多年,如今抓住这个机会,王老自然会把事情办的很漂亮。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谢德意招供了吗”

    虽然龙非夜没交待,但是,他之前走的时候那个眼色,王老就心中有数,秦王殿下最想知道的莫过于是什么人给谢德意蛔虫毒和六十斋的。谢德意既然入狱,要逼他说真话就很容易了。

    王老低声说了一个名字,“欧阳宁诺。”

    “果然是他”

    龙非夜一直都知道欧阳宁诺不好对付,却没想到那家伙的手那么长,竟能拿到蛔虫毒和六十斋,这一毒一药可都不是简单的东西。

    且不说他是怎么弄到六十斋药方的,就说蛔虫毒。

    能拿君亦邪的东西来坑君亦邪,欧阳宁诺在百毒门里必有人脉。

    龙非夜喝着茶,沉默了片刻,问说,“一年的时间,断了药城和云空商会所有合作。你可愿意”

    要知道,药城一旦和云空商会中断所有合作,必要损失掉一大笔收入,而且,就秦王殿下的意思,无疑是要让药鬼堂逐渐取代云空药材商,掌控云空大陆的药材市场。就药鬼堂对药材的定价,药城根本没有什么赚头呀

    谢沐两家落败,这一年里王家会逐渐掌控药城大权,成为药城之首,如果王家在这一年里干涉药城长老会以及药城各家与云空商会的合作,损了大家的利益,怕是会不得人心,想要坐稳城首之位,就不容易了。

    龙非夜问出“愿意”二字,可谓是意味深长。

    然而,王老却毫不犹豫站起来,双手奉茶表忠心,“秦王殿下客气了此事,王家必尽力而为”

    龙非夜点了点头,双手接过茶。

    王老双手得空,立马单膝下跪,恭敬作揖,“秦王殿下,今日起,药城王家愿世代效忠,衷心不二,以谢殿下扶持之恩。”

    王老同秦王殿下虽是忘年之交,可秦王的野心王老是最清楚的,与之为友,不如奉之为主,何况,韩芸汐被药王收为徒弟,只要他们夫妇二人有心,药城迟早是他们的。

    龙非夜很满意,随手将茶递给韩芸汐,“这茶,应当王妃来喝。”

    他原本计划拿下药城至少要花上一年半载的时间,谁知道韩芸汐竟帮了他这么一个大忙。这件事,韩芸汐的功劳是最大的

    韩芸汐下意识抬起头,这时候,王老才见她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