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陪秦王殿下用膳

    看着龙非夜递来的筷子,韩芸汐眨巴眨巴了下眼睛,没动。

    韩芸汐迟迟没接筷子,龙非夜也不催。

    十菜一汤都是刚出炉的热腾腾地冒烟,全是醋酸味的烟,很快,空气里就弥漫满酸溜溜的味道了。

    “趁热吃。”龙非夜淡淡开了口,跟没事的人一样。

    “我刚刚在楼下吃饱了,不如殿下自己吃。”韩芸汐很狗腿地说。

    以前总称呼他殿下,较真、生气的时候才连名带姓叫他,最近倒是经常心虚的时候会尊称他一声“殿下”。

    “本王自己吃”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韩芸汐保持着微笑,却笑得特心虚,没敢回答了。

    “你确定不吃”龙非夜又问,语气虽淡淡的,可威胁的味道并不输满屋子的醋酸味。

    韩芸汐快哭了,她之前给他的酸糕点是看不出来的,吃下去才知道味道的,算是阴谋。而这家伙如今给她的一桌菜,全都是看得见闻得到的,简直就是**裸的阳谋呀。阴谋是生闷气,阳谋则是摆明地告诉你,本王很不爽

    见韩芸汐没回答,龙非夜也没逼,缄默地收回筷子,他舀了一小碗酸辣七彩汤慢条斯理地品尝。

    就这样放过她了吗

    韩芸汐都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低着头自己拿来筷子。

    吃糕点她喜欢甜的,饭菜她喜欢原汁韵味的粤菜系,面对满桌醋酸,她实在不知道吃什么好,于是就随便夹了离自己最近的醋酸老母鸡。

    这醋酸老母鸡并不像龙非夜之前让赵嬷嬷给她做的鸡汤,而是爆炒鸡丝,如果忽略了醋酸味,看着还是蛮不错的。

    龙非夜瞥了一眼过来,眉头微蹙,却没出声。

    韩芸汐夹了一条鸡丝嗅了嗅,险些反胃,这酸味简直可以用浓烈来形容。

    龙非夜又看来,俊朗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只是,他还是没出声。

    韩芸汐忧伤得小脸,虽然千百般不愿意,却还是硬着头皮把那条鸡丝吃了下去。

    刚入口还好,就是味蕾抗议而已,可咬了几下,她的牙齿也抗议了。

    酸咸酸咸刺激性非常强,韩芸汐越咬越恶心,总觉得这是变质了的东西。很想一口吞掉一了百了,可偏偏就是硬吞不下去,几次都咽到了咽喉口,终究是受不住那味道,反呕了回来。

    韩芸汐想配着饭吃下去,这时候才发现十菜一汤,根本没有饭

    说好的饭菜呢

    呜呜

    此时此刻,她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不是想吐,也不是想哭,而是秦王殿下,臣妾知错了

    她委屈地朝龙非夜看去,却见龙非夜也正在看着她,脸色非常不好。

    韩芸汐认了,默默地低下头,谁知道龙非夜却怒声,“还不吐出来蠢女人”

    韩芸汐如遇大赦,连忙把东西吐出来,正要说话,龙非夜已经倒了一杯温水过来,冷冷命令,“漱口”

    气氛很严肃,明明这家伙一脸凶巴巴,可韩芸汐看着他却突然就笑了,嘴里是酸的,心里却跟蜜糖一样甜。

    “哦。”她乖乖遵命,漱口。

    龙非夜始终蹙着眉头盯着她看,像是在监督,直到韩芸汐把嘴巴漱干净了,他才盛来一碗汤,还是那冷冷的命令口吻,“喝下去。”

    韩芸汐只能照做,才刚喝了一小口,她便猛地朝龙非夜看去,眸光瞬间亮了。

    天啊,怎么这么好喝

    韩芸汐这才认真看,只见这汤羹晶莹剔透,七种食材色彩分明,分别是蟹肉丝、蛋丝、发菜丝、金针菇、豆腐、香肠丁、萝卜丁。

    再尝一口,顺滑爽口,汤味醇厚,虽然有胡椒辣味,却不浓,并没有掩盖到七种食材的鲜美味道,可谓酸中微辣,辣不掩鲜。

    怎么会有这么好喝的汤,根本停不下来嘛。

    龙非夜坐了回去,缄默地继续喝汤,韩芸汐这才恍然大悟,她刚刚怎么就没意识到龙非夜在喝这汤呢她跟着他喝不就没事了,怎么就挑了醋溜老母鸡那货

    真是蠢哭了

    她看着龙非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龙非夜抬眼白了她一眼,冷冷道,“还不趁热喝”

    韩芸汐没说话,就是盯着他看,刚刚笑得酸甜酸甜的,此时却笑不出来。

    因为,满心悸动

    “愣着作甚还不快喝”龙非夜不悦地问,这么冷的天,喝汤自是要趁热。

    韩芸汐还是看他,不说话。

    龙非夜已经受够了她的愚蠢,脸色阴沉沉的,正要开口,谁知道韩芸汐却突然说,“龙非夜,我好爱你呀”

    “嘭”

    龙非夜手里的碗摔在桌上,汤撒了满桌,他连忙起身来,非常不自在的轻咳了两声才不那么尴尬,谁知道,桌上那碗突然滚落到地上,又“嘭”得一声打破一室寂静。

    韩芸汐的嘴角在飞扬,龙非夜连连轻咳,明显是手足失措。当然,这也不过是片刻而已,他很快就从容地坐下了。

    韩芸汐看着他,又道,“龙非夜,我很爱你”

    看似调戏,其实,她是认真的。

    他对世界的心很大,大到要拿下整片大陆,可是,他对她的心却很小很小,小到连一碗汤,一件首饰,一个动作,一句话。

    “龙非夜,我很爱你。”

    她看入他深邃的眼睛,执意要他一个回答。

    他还是严肃着,却终究回答了她,“本王早就知道了。”

    他说着,汤依旧端到她面前,分明是要堵她的嘴,这么清冷的性子,怎么会习惯那么直白热烈的告白呢

    韩芸汐要再逼下去,他估计又要失态了。

    要秦王说爱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韩芸汐再清楚他的性子不过了,没被真正惩罚的她早该偷笑了,哪还敢得寸进尺呀。

    她心满意足地喝那美滋滋的七彩汤。

    很快,店小二就把米饭送来,楚西风和唐离在外头守着,闻到一室酸味,两人相互看了好久,唐离先开了口,“几个月了”

    楚西风努力回想,据他所知这两主子忙得都没空睡觉,不太可能有空造人呀。

    而且,就秦王殿下那宠妻无度的性子,如果是有了,怎么还会允许王妃娘娘到处奔波

    “不太可能吧”楚西风认真地回答。

    “那干嘛吃那么酸”唐离不解地问。

    楚西风也不懂呀,于是,他又努力地回想,最后,他想起了一件事,记得那天晚上他去江南梅海的时候被秦王殿下狠狠踹了一脚。

    “难不成是那天晚上”楚西风喃喃自语。

    “哪天”唐离不解了,据他了解,龙非夜不太可能这么快要孩子的,有韩芸汐这个软肋已经够他操心的了。

    “也可能不止那天,他们在梅海住了好些天呢。”楚西风又喃喃自语。

    于是,这两人凑到一起讨论起韩芸汐肚子的问题,都忘了去吃饭。

    而屋内,韩芸汐早已酒足饭饱,龙非夜也恢复了常态,方才的事情像是从未发生过。

    但是,韩芸汐一辈子都记住了这碗七彩酸辣汤的味道,龙非夜记住了她说了三遍的话。

    “明日和王老谈一谈药城和药鬼堂合作的事情,让楚西风送沐灵儿回宁南,我们”

    龙非夜停了片刻才认真说,“我们上一趟天山吧”

    韩芸汐很意外,她还以为龙非夜跟她回宁南去呢。

    “天山有事”她狐疑地问,其实她好奇很久了,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端木瑶还在天山。

    “之前不是答应你了这季节刚好能上山,再拖下去,得明年了。”龙非夜解释道。

    天山山脉在云空大陆最西北之地,西周和医城以西,山峰海拔极高,七座高峰常年都积雪,冬季到春季积雪最厚,难下难上,即便是天山的弟子若非紧急之事,也都不会下山。

    韩芸汐当然没忘记之前和龙非夜打赌,坑了他的事情。

    “好明日就走”她开心地答应了。

    很多事,她不逼着,追着问,只要龙非夜愿意慢慢告诉她,就挺好的。

    此去天山,应该能见到龙非夜的师父了吧。

    能教出龙非夜这一身好武功的人,必定是值得敬重的,韩芸汐非常期待。

    她坐近,低声,“龙非夜,看样子我跟西秦皇族是没关系了。”

    一直都想跟龙非夜说一说这件事,只可惜顾七少在,不好开口,一拖就到现在了。

    她母亲是药城的人,父亲是毒宗的人,这和西秦都扯不上关系的。看样子影族那人是冲着小东西来的了。

    龙非夜按在扶手上的手分明一紧,可惜韩芸汐没发现,他很果断地点了头,“嗯”

    韩芸汐叹息道,“唉,可惜了,我还想着有西秦的势力的话,能助你一臂之力呢”

    龙非夜轻轻揉了揉她的刘海,没说话,心却道,“韩芸汐,你若知晓本王是东秦太子,你还会有这种想法吗”

    药城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这一夜,两人同床而眠,早早的就休息。

    韩芸汐枕着在龙非夜的臂弯里,美美地睡着了,她并不知道,龙非夜想了一宿的事,一宿未眠。

    带她上天山,得做很多很多准备。

    翌日,他们和王老谈了不少药材买卖的事情,韩芸汐又去了一趟药材森林和药王老人道了个别。

    回来的路上,韩芸汐和龙非夜顺路来看了毒水池。

    原本还打算利用这毒水池坑君亦邪一把的,没想到药城这仗打得这么快,更没想到会在这里知晓了迷蝶梦那么多秘密。

    药城这一趟真是没白来。

    看着空荡荡的池子,龙非夜淡淡道,“幸好你当时取了毒水。”

    满池的水和毒草凭空消失,若非韩芸汐当时取了水,他们上哪里去找万毒之水

    韩芸汐窃笑,正要回答呢,谁知竟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