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审问,玩坏的节奏

    七贵族的下落

    楚天隐第一次发现原来龙非夜对大秦七贵族也如此有兴趣。

    “秦王既知我是幽族人,想必对七贵族也颇有追查吧”楚天隐试探道。

    聪明的人能在对方一言一语中捕抓到蛛丝马迹,试探,揣测出信息来。

    楚天隐的试探,龙非夜心中有数。

    他东秦遗孤的身份,自是不会轻易暴露。

    “如若西周康成皇帝知晓你楚家来头”

    龙非夜的话还未说完,楚天隐就急了,冷冷打断,“龙非夜,你既是来谈条件的,就干脆些,少拐弯抹角”

    这话听得韩芸汐很不舒服,龙非夜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拐弯抹角的人了,他没那么好的耐性。

    明明是楚天隐一直回避,绕弯子好不好

    她正要插话,唐离竟比她还不高兴,冷笑道,“楚天隐,你搞清楚,秦王是在审问你,不是在跟你闲聊跟你多扯几句,你还真当自己一根葱了”

    楚天隐也不知是真沉着,还是脸皮厚,一点儿都不尴尬,还理直气壮地说,“龙非夜,怎样才能放了我,条件尽管开吧。”

    三言两语就回避了七贵族的事情,可惜,龙非夜没忘。

    龙非夜审视着楚天隐,不得不承认楚天隐是他见识过最冷静的俘虏,不过,俘虏终究是俘虏。

    “本王没打算放了你,七贵族的事你知多少说多少,否则”

    楚天隐竟又一次打算忽略龙非夜的警告,他冷冷说,“除非放了我,否则你休想再撬开本少爷的嘴”

    巫姨的事,他刚刚才被耍了一番,怎么可能还继续被耍

    再说了,巫姨既然已经逃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给龙非夜提供任何情报。

    楚天隐抿着嘴,一脸大无畏。

    本要警告别人,这下却反倒被人警告,龙非夜仅有的耐性终于消失殆尽,他回头朝唐离和韩芸汐看来,冷冷问,“你们谁来”

    谁来

    自是来审问的,不管是唐离的暗器,还是韩芸汐的毒术,都比他这密室里任何一件刑具来得有意思。

    他回到韩芸汐身旁坐下,翘起二郎腿,长臂一伸揽在韩芸汐的椅背上,姿态霸气,冷眼旁观。

    “我来”

    唐离早就擦拳磨掌,为婚事一直郁结着,好不容易有个可以宣泄的人,他自是不会错过。

    楚天隐虽然不知道唐离和龙非夜的关系,但是,很清楚唐离的来头,还有唐离手中暗器的厉害。

    虽然不安,却也庆幸,幸好不是韩芸汐来,韩芸汐手里那些毒药,他是最忌惮的。

    谁知,唐离还未动手,韩芸汐就开口了,“唐少,我看你未必审得出来,这家伙的骨头硬着呢”

    “打赌”唐离毫不犹豫地说。

    如果楚西风在场的话,必定会拦住,跟韩芸汐打赌向来没好下场的呀

    “好呀”

    韩芸汐愉快地答应了,而楚天隐苍白的脸瞬间又白掉三分。可恶,这两人当他是什么了

    “怎么个赌法,赌注是什么先说清楚”唐离很兴奋。

    “就赌是你先撬开他的嘴,还是本王妃先撬开。”韩芸汐也来了兴致。

    “条件呢”唐离再问。

    “半个时辰为限,留着性命便可,随你们怎么审。”

    龙非夜漫不经心地插了一句,楚天隐再冷静的心都忍不住颤了,只是,他还是撑着,不动声色。

    韩芸汐很爽快地回答,“好”

    唐离却认真说,“说好先撬开他的嘴为赢”

    “嗯。”韩芸汐点头。

    “赌注呢”唐离又认真问。

    “随你。”韩芸汐这干脆爽快的劲儿,并不输龙非夜。”

    “我要赢了,我欠秦王的银子就一笔勾销了”唐离贼笑道。

    逃婚之始,父亲就断了他所有财路,全靠母亲暗中支援,可是后来父亲查到了母亲那,母亲也就不敢再给他银子了。他只能跟龙非夜伸手,至今欠了一屁股债呢。

    韩芸汐扑哧笑出来,“我替你还便是。”

    “你跟秦王还分你我秦王的不都是你的人都是你的了”唐离揶揄道。

    龙非夜没出声,端茶来喝挡了半张脸,但视线分明落在韩芸汐那,韩芸汐明明脸都红了,嘴上还撑着,没好气地问,“你要输了呢”

    “随你”唐离也大方了,反正他也没什么可输掉的了。

    谁知道韩芸汐笑道,“你要是输了,就让我使唤一年,随叫随到”

    “好”唐离信心满满。

    谈好了条件,两人便齐刷刷朝楚天隐看去,楚天隐愤怒不已,这二人简直是在侮辱他价值

    尤其是唐离唐离能欠龙非夜多少银子难不成他堂堂楚家大少爷就值那么点钱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回答,死也不回答他们任何问题

    忽然,他察觉到有暗器袭来,无奈,全身被缚他根本无法闪躲,很快嘴上一阵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刺入。

    这必是唐离的暗器,也不知道是什么暗器,唯一可以肯定是已经打入他嘴皮子上了。

    很快,疼痛处就传来一阵扯动的疼痛,随着疼痛渐甚,系在暗器上的细线也渐渐清晰。

    楚天隐这才看明白,唐离这暗器带了一条线,一头射入他嘴皮子上,一头牵在唐离手上,只要唐离一扯动绳子,他就会疼。

    该死的东西,哪里不好挑偏偏要挑他的嘴皮子,暗器刺得那么深,疼得他不断流口水。

    任由唐离用力扯,楚天隐死死地咬住牙关忍痛

    不管唐离问他什么,他都不会回答的,要扯就随便他扯吧。

    只是,楚天隐等了好一会儿,唐离一句话都没审问,就只是越来越用力地扯着那细绳。

    楚天隐隐隐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

    他正纳闷着,忽然鼻子堵了,像是感冒鼻塞,楚天隐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他知道鼻塞必是韩芸汐的毒所致。

    韩芸汐不可能单单只让他鼻塞的吧,必定还有后手。鼻塞无疑是要他张口,难不成韩芸汐想喂他什么毒药

    楚天隐想龟息功,无奈,在韩芸汐毒药的作用下,龟息功根本没有用。呼吸这件事,憋不住的,很快,楚天隐就张开嘴巴了。

    他想,就算韩芸汐喂他毒了,又能怎么样他是铁了心不会回答他们任何问题。

    谁知道,他这一张口,唐离立马松手了,不可思议地朝韩芸汐看去。

    韩芸汐回眸一笑,特别好看,“我赢了”

    “你你哪赢了”唐离不甘心地问。

    “我让他张口呼吸,这不算撬开他的嘴,又算什么”韩芸汐认真问。

    这话一出,楚天隐差点崩溃,他们赌的撬开嘴原来是这意思他还傻傻都等他们审问

    “你”唐离欲哭无泪。

    他跟韩芸汐赌谁先撬开楚天隐的嘴,这话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是纯粹的撬开楚天隐的嘴,第二种是让楚天隐回答他们的审问。

    他打了小心思,想坑韩芸汐一把,用暗器把楚天隐的嘴扯开就算赢,让韩芸汐慢慢去审,谁知道韩芸汐并不跳这陷阱,不动声色就让楚天隐张开嘴巴了。

    “呐,愿赌服输,龙非夜作证,你得让我奴役一年”

    韩芸汐这“奴役”二字,听的唐离心慌慌,他暗暗发誓再也不跟韩芸汐打赌了,可是,这一回,他必须赌到底

    “一年就一年,再赌一回”唐离霸气地说。

    “赌什么”韩芸汐来者不拒。

    “赌谁先让他低头”唐离说道。

    楚天隐暴怒,这两家伙根本不是在审他,简直是在玩他他怒目看去“你们够了”

    可惜,唐离和韩芸汐都不理睬他,韩芸汐爽快地答应,“赌注呢”

    “本少爷要输了就再加一年,你要输了,刚那一年就算了。”唐离豁出去了。

    “好,开始”

    韩芸汐话音一落,立马动手,朝楚天隐脖子上打了一枚毒针,唐离也不甘示弱,他连忙冲上去。

    要楚天隐低头,还用什么暗器呀,用手去拽不就成了

    反正楚天隐现在一点反抗的可能都没有,完全是砧板上的鱼,任由他们宰割。

    韩芸汐使的毒让楚天隐的脖子一下子就无力了,但是,他强撑着,被他们这耍弄,要是再低头的话,他的尊严真得去喂狗了。

    然而,唐离一上来就从背后按住他的脑袋,猛地往前压。

    楚天隐的脖子本就无力,被这么一压,终究是忍不住垂了下去。

    “我赢了”唐离大喜。

    “不算我下了药你才能赢的”韩芸汐不认。

    “谁知道你下药了”唐离大手死死按着楚天隐的脑袋,怒声反问。

    韩芸汐“啪”一声,一巴掌甩在楚天隐的脑袋上,使劲往下按,“你心知肚明”

    于是,两人就这么吵了起来。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看着,楚天隐垂着脑袋,又羞又恼,满脸涨红,双眸里充满了血丝,他怒不可遏,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什么理智,什么冷静偷偷被他抛到脑后去,他怒吼,“你们够了”

    “韩芸汐马上给本少爷解毒”

    “唐离,放手我警告你放手,听到没有”

    可是,韩芸汐和唐离吵得热火朝天,完全没听到他的叫吼。

    “大不了这一回不算,再赌一次呗。”终于,唐离让步了。

    “赌什么”韩芸汐问道。

    唐离还未回答呢,楚天隐就撑不住了,大吼,“本少爷回答你们什么都回答行了吧”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香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