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答应不答应

    面对楚云翳突然的质疑,白衣公子波澜不惊地回答,“晚辈为迷蝶梦而去,龙非夜和韩芸汐既能找的毒宗地宫里去,即便迷蝶梦不在他们手上,他们也掌握不少和迷蝶梦有关的信息。”

    楚云翳审视着他,迟迟都出声。

    白衣公子淡然自若,慢悠悠将杯中茶水饮尽,才又道,“幽族长,晚辈这一世活至今都不成安稳过,何来的安稳惯了得迷蝶梦者得天下,晚辈亦是为西秦大业尽力而为。幽族长如此怀疑晚辈,难不成是在怀疑影族的衷心”

    影族是七贵族中最衷心耿耿的,是拿命在守护皇族,其他六贵族皆无人能及,影族的衷心更不容质疑。

    楚云翳立马否认,“不不老夫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他也确实是突然想到才问的,他相信这小子胆子没那么大,找着了人还敢隐瞒着,何况,天隐很早就来情报了,确定韩芸汐身上并没有胎记。

    楚云翳这一回亲自把人找来,并非为了质疑他,而是为了楚天隐的事情。

    “天隐的事,老夫思来想去,还是要拜托你了。”他认真说。

    白衣公子连忙作揖,“不敢不敢,晚辈无能,担不起这重任。”

    他如果要救,还会等到现在吗

    楚云翳当他的谦虚,笑道,“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天隐被囚一日,幽族就危险一日。秦王只说要出访西周,并没有直接把幽族捅出来,想必是有所图谋的。若是能把天隐救回来,咱们才有与之抗衡的底气呀”

    “这道理,晚辈明白。”白衣公子认真说。

    楚云翳大喜,“此事便拜托你了。”

    “幽族长,晚辈方才已经说了,晚辈无法胜任,还请另请高明。”

    白衣公子还是很认真,楚云翳的脸却黑了,打从大秦毁灭,幽影两族共同守护西秦遗孤至今,一直都不分你我,亲如一家,这小子今日是什么态度

    楚云翳重新审视起白衣公子,在他犀利老辣的目光下,白衣公子还是那样从容,他伸出手来,淡淡说,“前辈,不瞒你说,晚辈也没几年命了确实有心无力,还请见谅。”

    楚云翳连忙伸手替他把脉,虽然不是专业的大夫,但是作为习武之人摸一摸脉象还是会的。

    他这一摸才发现白衣公子的脉象确实很弱很弱,且不说身体如何,就是内功都所剩无几,非昔日可比。

    楚云翳很早就知道白衣公子自幼体弱,医者不自医,只是没想到他的身体会衰弱得这么快。

    当年他父亲好歹活过了三十,就他这情形看,怕是未必了。

    “幽族长若是执意,晚辈也可一试。只是,倘若晚辈不慎也落在秦王手上,还望您出手相救。”

    白衣公子这话一出,楚云翳的心也基本死了,万一连这小子也落在龙非夜手里,事情必将更麻烦。

    这小子虽然体弱,好歹医术惊人,而且如今在药鬼堂里已经深得龙非夜和韩芸汐的信任,暂时留着,他日必有用处。

    楚云翳轻叹下,“老夫自是不会让你冒这个险。救人一事还得从长计议,就怕天隐要吃苦头了。”

    “据晚辈了解,至今还没人能挨得住秦王的刑审。”白衣公子说道。

    楚云翳倒是放心,“天隐那孩子,老夫还是信得过的。他能屈能伸,能进能退,知分寸,有底线。即便是死,不该透露的他绝对不会透露。”

    “如此,依晚辈看,幽族长也不必劳心营救。秦王若让他活着,必会找上门来。若要他死,且当他为西秦大业牺牲,也算是件光荣之事。”白衣公子认真说。

    这话的意思无异于“见死不救,让他去死”。不救就算了,还要他死也不知道楚天隐如果听到这话,会不会真气死掉

    白衣公子说得漂亮,让一直口口声声强调西秦大义,家族使命的楚云翳都无话辩驳。在营救楚天隐这件事上得不到实质的帮助,虽然遗憾,但楚云翳并不想再浪费唇舌,好不容易把这小子找来,他当然还有别的事情。

    “此事,且从长计议吧。”楚云翳捋着胡子说,“另一件事,还真非你不可了。”

    “请讲。”白衣公子礼貌,风度。

    藏于病躯之下的心能从容地包容世界万事万物,再天大的事情,哪怕是天塌了,他的心都不会泛起一丝涟漪。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拿性命在守护的人之外,怕是再也没人能真正触动他的心了吧。

    “清歌腹中之子已有四个月,再三个月便可使催生药,使其早产。”

    楚云翳这话还未说完,白衣公子就打断了,“幽族长的意思是要用药早产”

    “药已经从药城卖回来了,介时七个月大的早产儿只能拜托你照料了。”楚云翳笑得有些无奈。

    白衣公子眉头紧锁,“如果是女婴呢”

    “这个你放心,之前天隐已经找了十来名孕妇,时间都和清歌差不多,老夫就不信生不出个男婴来”

    楚云翳这么说,意味着要对十来名孕妇都使用催生药物。

    白衣公子连连摇头,“催产药是医学院明令禁止使用的,药城敢售,晚辈可不敢用。”

    楚云翳轻笑起来,“你何时把医学院的规矩放心上的”

    “幽族长,催产并非百分百能成功,一旦不慎极有可能一尸两命。”白衣公子认真说。

    “以你的能耐,老夫放心。”楚云翳说着,冷笑而问,“老夫难得找你,你不会又要老夫另求高明吧”

    “晚辈确实有能耐催产成功,只是,晚辈绝不会做。幽族长,七月胎儿何罪之有为何要强行剥夺其自然成长的权利你可知催产之婴顺利存活要受多少罪,将来会落下多少病症”白衣公子认真问。

    被再次拒绝的楚云翳终于怒了,冷声,“老夫只知道那孩子必须尽早出生,否则他就没有出生的必要了老夫再问你一次,此事你是帮,还是不帮”

    白衣公子起身来作揖,“恕难从命。”

    “你”楚云翳拍案而起,“你可知西凉城里那个皇位的重要性”

    龙非夜就快到西周来了,西周皇帝本就对楚家有所忌惮,龙非夜再来一搅和,楚家在西周便更难安稳,所以楚家必须尽快得到天宁的皇位。

    虽然天宁一分为三,天徽皇帝退居西京城,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徽皇帝手里的兵权、财富、疆土都是楚家需要的。

    现在,楚家和西周都是楚清歌的后盾,也是天徽皇帝对抗天安国和中南都督府的后盾,但是再过不久,天宁便会是楚家抗衡西周的后盾了。

    朝堂上向来没有永恒的盟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更不会有永恒的后盾,唯有将一切后盾之力归为己有,方能永恒

    楚云翳的野心很大,楚家的谋划也很远,可这些白衣公子都不关心,哪怕第一次面对如此愤怒的幽族长,他也不惊不咋,也不喜多言,淡淡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晚辈告辞。”

    他说完,转身就要走,楚云翳岂会轻易让他走,“顾北月,你连拒老夫两件大事,用心何在”

    顾北月

    是的,白衣公子正是曾经天宁太医院院首,如今药鬼堂驻店大夫顾北月。潜伏在天宁多年,唯有幽族之人才知晓他真正的来历,身份,而幽族之人并不轻易直呼他的姓名,今日,算是第一次了。

    足见幽族长之愤怒,可是,顾北月平静如故,开门要走。

    “来人,拦住他”

    幽族长一下令,一批弓箭手便将小小的院子围得水泄不通,这些弓箭手皆只有箭没有弓,确切的说他们是御箭手。

    面对如此阵势,任谁都会止步,可是,顾北月不慌不惊,继续往前走。

    驭箭手倒先慌了,不知道该如何拦,幽族长亲自拔来一箭,徒手射去

    利箭几乎是贴着顾北月身旁飞过的,十足的警告味,可是,顾北月无动于衷。

    “你影族这是要与我幽族决裂吗你爷爷在天之灵必不会瞑目”楚云翳怒声道。

    “幽族长言重了,我爷爷若在人世,必也会拒绝如此残忍之事。”

    顾北月都要走了,却又补充了一句,“幽族长,若有迷蝶梦的消息,晚辈必会第一时间告知。”

    他都走到御箭手面前了,御箭手没受到命令不敢放箭,只能让开。幽族长冷冷看着,怒不可遏,颜面都丢光了却无法真的动手杀顾北月,只能任由他离开。

    楚将军赶到的时候顾北月已经离开了,“何不囚住他”

    “囚着何用至少把他放在药鬼堂,也算是一个眼线。”楚云翳低声道。

    “这小子和韩芸汐交好,三番两次不惜得罪天徽皇帝都要帮韩芸汐,依我看,咱们还得再查一查韩芸汐呀”

    楚将军是谨慎的,可是楚云翳却道,“已经问清楚了,他就是冲着迷蝶梦去的,韩芸汐毒术高深,万一真得了迷蝶梦要破解并不难。”

    楚将军点了点头,自嘲道,“我多疑了。他既有这份心,倒也还是可以留的。”

    “清歌那边情况如何”楚云翳又问。

    楚天隐被囚,楚清歌那边相当于是群龙无首呀。

    “巫姨已经到了,催生的事不如找医城的人”楚将军认真问。

    “医城”楚云翳眼底闪烁着复杂,半晌才问,“医城,那也得医圣品级的,才万无一失吧

    “医圣那只有三人了,大长老凌古易,二长老李修远,三长老沈决明。”楚将军如实回答。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香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