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从质问到调戏

关灯
护眼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让一国之主来跟一个女人道歉,这种事似乎不太可能呀可事情偏偏就发生了,还发生在她身上。

    康成皇帝必定不会任由他们就这样走了,也不会愚蠢到端木白烨来道歉,所以,康成皇帝只会亲自来挽留他们,而挽留他们就只有道歉了,要不,怎么挽留

    高兴

    韩芸汐其实早就高兴了,在她明白龙非夜的忍耐是为了坑端木白烨,而非是对端木瑶的特例,她就不难过了。

    她的心没那么脆弱,能狠狠坑端木白烨一把,砍掉楚家倚仗的大树,被端木白烨逞一逞口舌之能,忍他一回也是值得的。

    当然,趁着康成皇帝还未追来,那些关于端木瑶的事情她得问清楚。之前不知道就算了,如今知道的,不问清楚藏心理总不舒服。

    在这方面,她承认自己是小气鬼,锱铢必较

    “龙非夜,你七八年前就来过白城一回了”

    韩芸汐问得还不算直接,但是,吃过一款特制强酸糕点之后,在某方面不敏感的龙非夜已经长教训了,一听就知道韩芸汐想问什么。

    “下天山回天宁,西周是必经之路。当时和端木瑶一道下山,顺带过来拜见康成皇帝,并非专程送她回来。”龙非夜解释得很清楚。

    然而,这种事,解释得再清楚,女人都是不会满足的。要么不问,一旦问起必定会问得很多很多。

    “所以,那时候康成皇帝就相中你了想你当他女婿”韩芸汐打趣地说。

    龙非夜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分明有些尴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直白地询问他这种事,他看向窗外,低低“嗯”了一声。

    “你当时怎么就不答应端木瑶背后的势力,可是我韩家世世代代都赶不上的。”韩芸汐说得酸溜溜的,故意的。

    谁知道,龙非夜瞥眼过来,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本王当时没答应”

    韩芸汐愣了

    龙非夜斜眼打量着她,半晌又道,“你是毒宗嫡女,本王娶你也不算亏。”

    韩芸汐恼了,“你”

    龙非夜也不解释,就是盯着她看,韩芸汐明明要调侃一下龙非夜的,却反倒被他调侃了。

    这话题是继续不下去了,韩芸汐转而问,“端木瑶和你在天山待了多久怎么就青梅竹马了”

    这一回,龙非夜倒是回答得很认真,“那年师父公开收徒,各国皇室为拉拢天山势力,将皇族中的皇子公主都送往天山,参加比试。百来个孩童,师父就选了我和她。拜入师门之后,在天山待了半年后就各自回国,只各自定期上天山学剑。碰头的机会并不多,也就一两次巧合撞上了。”

    其实,真相是端木瑶第一次见到龙非夜就粘上了,回国之后千万百计打听龙非夜再上天山的时间,制造巧合跟龙非夜一道上山修行。

    一两次巧合之后,龙非夜就刻意避着她,除非是万不得已,时间排不过来,否则每年都是等端木瑶修行回来之后,他再上天山的。

    “所以,那一两次巧合撞上,你们就一起修行了她成日屁颠屁颠追着你后面跑”韩芸汐又酸溜溜起来。

    女人呀,就是这么小心眼

    爱上一个人男人就巴不得这个男人生命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巴不得他从小到大的回忆里,就只有她一个女子存在。

    龙非夜都还未回答呢,韩芸汐便道,“龙非夜,你说我怎么不能早点遇到你呢”

    龙非夜看着她,不自觉轻轻撩了撩她的刘海,“我也想呀”

    如果早一点遇到这个女人,是不是过去这二十多年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两人对视,似乎不需要什么解释了。

    龙非夜缓缓靠近,正要吻上她的唇,韩芸汐缓过神来冷不丁就推开了他,“我还没问完呢”

    龙非夜苦笑,连他自己都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日,会这么纵容一个女人。

    “你师父很喜欢端木瑶吧”韩芸汐这问题可谓是问到了关键。

    龙非夜点了点头,很快又补充了一句,“非常。”

    “那干嘛只让你保护她到十八岁,不干脆保护一辈子算了。”韩芸汐郁闷地问。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很快就消失不见,他说,“待来年我们上天山,或许你可以问一问他。”

    韩芸汐白了他一眼,这回答等于没回答好不好

    “你师父知道她喜欢你吗”韩芸汐又问。

    龙非夜又不自在起来,一把将韩芸汐拉过来按在怀中了,霸道地说,“你就记住本王不喜欢她,管别人作甚”

    “所以你师父是知道的喽”

    韩芸汐抬头看来,龙非夜又将她的脑袋按到怀中里,“本王只喜欢你。”

    韩芸汐打开他的手,又问,“你师父知道她喜欢你,是不是”

    然而,这话还未问完,龙非夜的唇就印了下来,霸道地将她后面所有言语通通吃掉。

    “唔呜”

    韩芸汐垂了他几下,无奈丝毫都撼动不了。不得不承认,这还是第一次被龙非夜欺负,她能保持神志清醒的。

    推不开他,她咬牙拒绝,谁知龙非夜非常坏,大手不安分地覆上她身前。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可是,韩芸汐还是惊到了。

    她意外之际,龙非夜轻而易举地撬入,攻城掠地,很快龙非夜的唇和手就欺负得她无法思考,整个人软软地摊在他怀中。

    如果康成皇帝的马车没有赶来的话,估计龙非夜自己到最后也会无法思考吧。

    一个便衣护卫骑马先拦下他们的马车,随后康成皇帝的马车就靠近了。

    护卫在窗边低声,“秦王殿下,我家主子想请你移步陶然居喝杯茶,不知道可否赏脸”

    龙非夜心中有数,放开了韩芸汐,随手掠去嘴角边的残迹。

    韩芸汐躺在他大腿上仰望他,忽然发现他擦嘴角的动作特别坏,可是,她又该死地喜欢。

    她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着,坏坏地偷笑。就在龙非夜掀起垂帘一角的时候,她冷不丁拉开了他的衣带。

    一贯坐怀不乱的龙非夜忽然浑身一僵,明显到韩芸汐都察觉得到。

    这时候,他们旁边的马车窗帘也掀起一角,露出了一张不怒自威的脸,不是别人,正是微服出宫的康成皇帝。

    他看着龙非夜,同龙非夜颔首。

    龙非夜还是有些定力的,没理睬韩芸汐,面无表情地同康成皇帝也点了点头。

    谁知道,这时候韩芸汐居然伸手探入他衣服里去,轻易穿过底衣,玉指轻轻抚上他硬实的胸肌。

    龙非夜浑身一个激灵,还是强撑着,见状,韩芸汐玩性更大,小手轻轻抚摸,有意无意地划过他的敏感。

    龙非夜终是撑不住,立马放下窗帘,留外头护卫和康成皇帝皆很茫然。

    秦王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去不去陶然居

    如果是不去,为何还露面点头打招呼如果是要去,怎么就一言不发就放下窗帘了呢

    真心琢磨不透呀如果他们知道秦王被一个女人调戏,而且还是那样大尺度的调戏,估计会震惊上三天三夜吧

    车内,龙非夜早已将韩芸汐欺在身下,差一点点就当场要了她。

    他贴在她耳畔,低声警告,“你再坏,本王一定会很不客气”

    他贴得那么紧,韩芸汐明显感觉到他身下的炙热,原以为自己不会紧张的,可是此时此刻却依旧怕得要死。

    她身体绷得紧紧的,不敢乱动,要知道,这可是马车上呀

    “外头外头的人还等着呢。”她怯怯地提醒。

    “你也知道”龙非夜冷声。

    “不敢了”韩芸汐闭上眼睛,因为他的目光恐怖得好像要吃人。

    龙非夜重重吐了一口气,才重新坐起来,又掀起垂帘,外头的人见他马车没走,都等着呢。

    “秦王殿下,去吧”护卫连忙说。

    “带路。”龙非夜声冷,脸也冷,很快就又放下窗帘。

    护卫越发莫名其妙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天宁秦王,之前听闻天宁秦王是个冷面阎罗,如今见了,确实很冷酷冷漠。

    可是,除了冷酷冷漠之余,似乎还有点护卫也说不上来,总有种自己打扰了秦王好事,惹秦王不高兴了的感觉。

    当然,他没敢跟跟康成皇帝说,康成皇帝也没多想,秦王答应去陶然居还是在他预料之中的,只是,到了陶然居会发生什么,他就拿捏不准了。

    此时,端木白烨也在康成皇帝的马车上,他低着脑袋,屁都不敢放。幸好楚将军及时提醒,让他包下陶然居后赶来父皇这请罪,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虽然父皇什么都还没说,但是父皇既邀了秦王去陶然居,就说明他还是有戏的。

    他只求到了陶然居,龙非夜和韩芸汐不要太过分。

    此时,韩芸汐已经坐起来了,像个犯错的孩子低着头,离龙非夜远远地坐着。

    龙非夜再深呼吸的,被轻易挑起的**岂能轻易平息,可惜,他终究是有禁忌在身,舍不得她。

    第一次亲身体会对一个女人又爱又恨的感觉。

    他冷冷看着她,最终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香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