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将军,首次见面

    三日之期已到,龙非夜该给四皇子龙天释答复了。

    龙非夜取出一封信函来交给楚西风,“交到四皇子手中,就说这是本王劝谏皇上废太子,另立储君的劝谏书。如果皇上执意一意孤行,本王会在南部增兵,必不会让楚家军入我天宁半步”

    韩芸汐猜得到龙非夜会这么做,此时如果冒然到西京城去,有五成的可能会陷入陷阱。信函的方式是最保险的。

    如果宁大将军真心想推龙非夜登位,龙非夜从南边出兵扼住楚家,交好西周,很快就可顺利掌控西部这片土地。

    如果宁大将军真是狄族之人,龙非夜出兵,也算是对幽狄两族的提防。只怕到时候要有一场大战了。龙非夜到西周搅局,最终的目的也是冲着这片疆域而来的呀

    回复给了出去,他们坐等四皇子和宁大将军的反应。果然,没几日四皇子又来了。

    “皇叔,父皇简直简直唉父皇连看都没看你的劝谏信,当众所有人的面撕了他还说还说要亲自栽培太子。待太子成年,就要退位。”

    韩芸汐在一旁冷笑,天晓得这话是不是天徽皇帝病糊涂了说的梦话,还是四皇子压根就没把劝谏信递上去。

    龙非夜倒波澜不惊,“看样子,本王是该出兵了。”

    中南部可不仅仅有水军,先前驻扎在南部的两支大军如今都掌控的百里军府手中。

    四皇子惊喜不已,竟脱口而出,“皇叔,宁大将军想约见您”

    约见韩芸汐不可思议地看去。

    龙非夜则冷冷问,“怎么,他要见本王,不打算登门拜访”

    四皇子吓着了,连忙解释,“不不皇叔误会了宁大将军怕皇叔不愿意见他,所以先请示请示。不知道皇叔何时有空,在何处见面妥当如果在这里妥当的话,天释现在就把话传过去。”

    龙非夜冷笑不已,“宁大将军的面子何时变得这么大了能让你堂堂皇族之子来传话”

    这话一出,四皇子无言语对,他被宁大将军许诺的皇帝梦美得都快神魂出鞘了,如今对宁大将军可谓是言听计从,心甘情愿到处跑腿。这不,一听到秦皇叔要出兵,他乐得都快找不到北了。

    半晌,四皇子才勉强给出一个蹩脚的解释,“皇叔误会了,天释天释的意思是,皇叔既然要出兵是否要和宁大将军见一见,让宁大将军禀一禀边疆的军情。”

    这么说,才像个皇子该有的样子。

    龙非夜回了两个字,“准了。”

    四皇子离开之后,韩芸汐笑对龙非夜说,“原先的五成把握,如今该又加一成变成六成了吧”

    能把龙天墨收拾得这么服服帖帖的,把主仆都给颠倒了,宁大将军可不是等闲之辈呀

    “七成。”龙非夜答说。

    七成的把握

    “这么说来,你是准备输给我了”韩芸汐故作认真。

    龙非夜沉浸在权谋之争里,似乎都忘了跟这个女人有赌约,一听这话,他就端来茶喝。

    韩芸汐早就摸透了他这个动作,不乐意回答的时候或者无话以对的时候,他都会喝茶。不过,韩芸汐并不知道,无话以对这种情况之会出现在她这边。

    虽然此时还寒冬腊月的,但韩芸汐觉得小东西的春天就快到喽

    没两日,宁大将军真就登门拜访了。

    韩芸汐从未见过宁大将军,只知道他是天宁最年轻的将军,谁知道,见了本尊之后,硬是把韩芸汐吓着了。

    本尊和她形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宁大将军并没有穿铠甲军装,没有戴任何兵器,而是出人意料的一衫儒袍,三千墨发半束,虽然五官和立体,浓眉大眼,深邃有神,却没有咄咄逼人的目光,反倒给人一种内敛之感。

    如果不是龙非夜怀疑在前,韩芸汐对这位宁大将军的直觉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有了龙非夜的怀疑之前,韩芸汐就不自觉想起了一个人来,欧阳宁诺

    细细对比,这二人的气质还是颇为相似的。至于宁大将军是否像欧阳宁诺那样儒雅的外表之下掩藏着奸诈之相,就暂时确定不了了。

    只是,看着他那浓眉大眼,韩芸汐忍不住想象起来,这双眼睛如果在战场上厮杀,露出铁血凶残会是什么样子会暴露出这家伙最本性的一面来吗

    就韩芸汐打量,琢磨宁大将军的时候,他忽然看了过来。

    韩芸汐很大方,并没有避开,她还是看着,端着秦王妃该有的架势来。

    此时,宁大将军已经同龙非夜行过大礼,他也只是看了韩芸汐一眼,随即俯首,右手握拳靠在左肩上,同韩芸汐九十度弯腰行礼,“末将拜见王妃娘娘。”

    “宁大将军免礼。”韩芸汐说道。

    宁大将军平身来,龙非夜并没有赐坐,就让他原地站着。

    “得知秦王殿下有举兵北上之意,末将特来谢恩”宁大将军认真说。

    “攘除楚家,扶我龙氏正族,本是本王职责所在,你谢本王作甚”龙非夜冷冷问道。

    “末将带骑兵营和西部两军诸将士,特来谢救命之恩以骑兵营和西部两军之力,未必能抵抗楚家之军,到时候只怕将士们要惨死沙场。但,若秦王能调兵北上支援。一可强我军之力,二可振我军之势,三可慑敌军之心减少伤亡,此乃我军之大幸矣”宁大将军看似儒雅,说起话来倒是铿锵有力,大有军人的肃杀之威。

    “减少伤亡本也是本王之责,需你来谢”龙非夜又问。

    宁大将军立马就作揖,“是末将失言。”

    这家伙反应倒快,喜怒都不形于色呀韩芸汐一直没出声,就在一旁默默观察,毕竟这家伙的来头直接关系到小东西的命运。

    “秦王殿下,末将还有一事要禀。”宁大将军又说。

    “嗯。”龙非夜就应了一声,十分冷漠。

    宁大将军只能自己说下去,“据末将了解,云空商会这一回提供了红衣大炮给楚家,而且已经送达。”

    这话一出,龙非夜深邃冰冷的眸中终于一了波澜,“多少”

    “至少三辆”宁大将军答道。

    在云空大陆,火药为诸位军方掌控,但是红衣大炮这货并非掌控在军方之手,而是民间一位巧匠所造。

    这位巧匠就住在三途战场这个三不管地带,常年潜伏在三途黑市中,不受任何一国约束。他几年才造出一架红衣大袍,就放在三途黑市里出售,近几年来,三途黑市里都没红衣大炮的消息了,没想到云空商会居然拿下了三架别说龙非夜,就连韩芸汐都惊了,虽然红衣大炮在她眼中已经是可以放在博物馆的老古董,可是,在冷兵器时代,这东西还是神一般的存在的。

    “你的意思”龙非夜问道。

    “楚家军皆是精兵,弓箭手为强,如今又有红衣大炮如虎添翼,故不容小视。末将愚见,末将手中两支大军由东攻击,殿下北上的兵力攻其南,再联合西周军攻起西,成三方包围之势如此一来,楚家兵力不足,唯有降路”宁大将军认真说。

    龙非夜点了点头,沉默着。他敲了敲桌子,示意宁大将军坐在一旁,宁大将军恭敬入座,又将东疆的形势以及他手中兵力的详情都说了一遍。

    韩芸汐则纳闷了,宁大将军竟如此坚决地要对付楚将军,难不成他们那七成把握是错的宁大将军其实跟云空商会没什么关系,跟楚家也没有勾结

    任由宁大将军说,龙非夜始终一言不发,待宁大将军说完了,他还是一副思索模样。

    半晌,他终是开口,“好康成皇帝那,本王会处理。”

    宁大将军大喜,连忙起身,“秦王英明末将斗胆,恳请秦王殿下登基为帝,重振我天宁雄风”

    龙非夜冷笑,“你今日背叛天徽,明日,可会出卖本王”

    宁大将军立马就单膝跪下去,“末将只忠于天宁,忠于将士,忠于百姓天徽皇帝昏庸,宠溺楚后,祸害天宁,末将不得不反若他日秦王步天徽皇帝后尘,末将一样会反”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点了头,“好本王记下了”

    宁大将军离开之后,韩芸汐越想越纳闷,这家伙简直就是耿直忠义的代表呀不得不承认,她原本颇为坚定的心,可是有些动摇,或者这一回她真会赌输。

    她还在纳闷着,龙非夜早就看过来,冷冷道,“你看够了”

    呃

    “什么意思”韩芸汐不解。

    “人都走了,还看”龙非夜的声音更冷了。

    韩芸汐此时确实看着门外,只是她在走神呀

    “你我什么呀”她莫名其妙的。

    “回答本王”龙非夜冷声。

    醋坛子又打翻了

    韩芸汐又好气又好笑,走过去特意往他身上嗅来嗅去,最后才逼到他面前去,告诉他一个字,“酸”

    龙非夜毫不客气地一把将她按下,韩芸汐的脸就这么悲剧地撞到他胸膛上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香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