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那么,毁了他吧

    给不给呢

    宁承既然已经提出此事,就没有让步的可能。如果楚家不让步的话,以楚云翳对宁承的了解,这事怕是没完了。

    宁承刚刚所说也有道理,楚家已经十拿九稳能拿下天宁皇位,狄族手里也得握有筹码才算公平。

    楚云翳了解宁承对西秦皇族的忠诚,他相信幽族只要顺着这位年轻人的意,狄族就不会和幽族撕破脸。

    等把皇位拿到手,掌控了天宁的大权,到时候一步一步削弱宁家的兵权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只是,宁承要的这个筹码是顾北月,这真心让楚云翳为难呀

    顾北月走了,谁来治他的眼伤

    “薛皇后给你,如何”楚云翳问道。

    宁承想也没想就回答,“不需要”

    楚云翳眼底阴鸷连连,如果让他知道是哪个内奸告诉宁承顾北月的事情,他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的

    见楚云翳没出声,宁承不耐烦地问,“你到底给不给”

    “老夫考虑三日,再给你答复,如何”

    楚云翳使了缓兵之计,可惜,宁承不买账,“不就一个人质,至于考虑那么久吗难不成这里头还有本将不知道的秘密”

    “当然没有”楚云翳连忙否认,“宁大家主稍等,老夫这就亲自把人押过来”

    宁承没说什么,大大咧咧往主位上一座,霸气浑然天成,他等。

    楚云翳一出大门走没多远,楚将军就追过来了,急急问,“大哥,你真要把顾北月交出去万万不可呀”

    顾北月是影族之人,宁承并不知道;宁家和云空商会是一家,是狄族之后的事情,顾北月也不清楚。在宁承眼里,顾北月就是个大夫;在顾北月眼里,宁承就只是宁大将军。

    如果不告知宁承真相,宁承只会当顾北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就不会多加防备,如此一来,极有可能给顾北月逃脱的机会。

    但是,如果告知宁承顾北月的身份,事情就麻烦了

    要知道宁承和顾北月一样,对西秦皇族忠心耿耿,一旦顾北月告知宁承楚家的野心,那后果不可设想

    楚将军考虑的这些,楚云翳早就考虑过了,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犹豫

    他说亲自来押顾北月过去,不过是个借口,他需要时间好好冷静冷静,认真权衡清楚这件事。

    他沉默不语,一路往密室去,楚将军眉头紧锁,也没有多问,只跟在身旁。

    楚云翳原本没打算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可是他越想越气愤,最后还是没忍住,怒声问,“到底是什么人告诉宁承这件事的”

    幽族里知晓顾北月身份的人屈指可数,知晓顾北月被囚的人就更少了,消息是谁捅给宁承的

    “巫姨”楚将军只想到了这个人。

    “巫姨不清楚宁承的身份。捅出这件事的人必定知晓宁承是狄族之后否则告诉谁也不至于告诉他呀”楚将军认真说。

    在外人眼中,天宁的宁大将军和楚家军的死敌呀

    知晓顾北月身份的人不多,知晓宁承身份的人就少之又少了。除了他们手下几个亲信之外,就真没人了。

    “看样子得把手下的人都处理掉”楚将军认真说。

    楚云翳烦透了,一言不发继续往前走,楚将军连忙追上去拦下,“大哥,无论如何顾北月是不能交给宁承的这没什么好考虑”

    确实,这没什么好考虑的

    顾北月一旦落到宁承手里,要么这个人质白白没了,要么幽族就完了。

    可是

    楚云翳没理睬楚将军,也不知道想什么呢,猛地就转身要走回去,可是,还没走几步路他又猛地转身走过来。

    他双手负在背后,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踱步,走一圈就叹口气,看着楚将军都急了,“大哥,你到底考虑什么呢,干脆我去帮你回绝了他想要人质,把薛皇后给他便是”

    楚将军说完就走,楚云翳却非常凶,“回来”

    “大哥”楚将军不理解。

    “你不了解那小子的脾气他点了名的人,就没讨不到的”楚云翳无奈地说。

    “不给他又能怎么样别忘了幽狄两族如今都在一条船上”楚将军也怒了,“大哥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楚将军真心不了解宁承,虽然他知晓宁承的身份,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和宁承接触过。因为宁承身为一族之长,有事向来只跟楚云翳这个家主谈的。

    “如今三军联动,他还瞒着秦王调派了骑兵营南下。无需楚家,以他狄族的兵力财力,要拿下天宁和东三郡绰绰有余把他惹恼了,弃我楚家于不顾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楚云翳认真说。

    “他敢”楚将军惊声。

    “他敢”楚云翳很肯定。

    幽狄两族合作,是幽族主动找上狄族,告知当年的真相,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幽族打着光复西秦的借口占了主导,狄族的实力强于幽族,却一直愿意配合幽族的行动。

    但是,如果幽族这一回没能拿下东三郡,没能拿下天宁的皇位,就宁承的脾气终究是会争夺主导权的。

    良久,楚云翳说了一个字,“忍”

    唯有忍,幽族才有机会

    “可是”

    楚将军的话还未说完,楚云翳竟冷不丁一掌击在右眼上,刹那间鲜血就从他指缝里迸射出来

    “大哥”楚将军大惊,“你你”

    楚云翳这是自毁眼睛呀

    原本还有医治的希望,如此一来,他这一眼就彻底废了

    “若能保我幽族,兴我幽族,毁了这一眼,呵呵,值了”不再犹豫楚云翳连声音都慷慨激扬起来。

    眼都废了,留顾北月何用在把他交给宁承之前,必定先毁之

    看着兄长血流不止的眼睛,楚将军咬了咬牙,心一横,道,“大哥,今后要又谁敢动你族长之位,我第一个饶不了”

    除了楚将军本人,还有谁动得了这个族长之位

    楚云翳的眼废了,楚将军多多少少有这个企图,可是,如今见兄长如此,他若还有争位之心,他拿什么来服众

    楚云翳说这话,其实也是说给楚将军听的他就等楚将军这句话了

    他什么都没说,只拍了拍楚将军的肩膀,便大步走近密室。

    密室里,一片昏暗。

    他一袭白衫,淡然自若地坐在桌边看医书。他的双脚和双手都被铁链锁着,白衫之下,肩胛和小腿都裹着厚厚的纱布,他的伤确实还没好。

    不是他不想好,而是他真的好不了。

    楚云翳找来的大夫没有说错,他的身体底子太弱了,伤得那么重,即便有最好的药养着,也好不了。

    即便伤口痊愈了,他也逃不出楚家弓箭手的埋伏。

    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选择就这样耗着,养着。

    他的伤口不好,楚云翳就只能继续提供药材给他,他点名要的那些药材有一半是治疗伤口的,一半是养身子的。

    就他对东疆形势的估计,薛皇后被劫,天徽皇帝病危怎么说大战也得要过了这个年才会真正开始。他是楚云翳的底牌,没到最后时刻楚云翳不会轻易去要挟龙非夜的。

    他想,他怎么说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吧。

    听到楚云翳进来的动静,他抬眼看了一眼,注意力又落到医书上去。

    楚云翳经常来关心他的病情,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是,很快,他嗅到了血腥味

    他猛地抬眼看去,发现楚云翳的眼睛竟在流血

    这

    楚云翳的眼毁了,那么

    他惊了,豁然起身。

    只可惜迟了。

    楚云翳忽然逼近,擒住了他的双手。

    “我可以马上治好你的眼睛”他知道事情不妙。只是,楚云翳回以冷笑,“不需要了”

    他眸光骤冷,狠狠扬开手,想逃,只可惜双手双脚都铁链锁住,他逃不远。

    很快,楚将军也进来了,手持长箭,瞄准了他的心口。

    他背靠在墙上站,也不挣扎,淡淡说,“要杀我,至少给我一个理由。”

    “杀你呵呵”

    楚云翳大笑,胳膊肘扼在顾北月脖子上,一拳头冷不丁狠狠撞入顾北月的丹田处。

    “呵”

    顾北月闷哼一声,随即喷出了一口鲜血

    一贯云淡风轻的他生平第一次露出愕然的表情,他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可是,丹田处的疼痛是却提醒着他,这一切是真实的。

    这一拳头下去,血淤丹田,毁了他一身的内功,废了他一身武功

    这刹那,幼年习武的一幕幕全都涌入他的脑海,他看到了父母慈爱的笑容,听到了爷爷耐心的鼓励,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一招一式苦练的身影。

    没了

    一切都随着楚云翳这一拳头没掉了

    内功没了,影术没了。他,拿什么完成影族的使命他,拿什么保护心爱之人

    没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让他怎么还淡定得了

    他怔着,直到楚云翳解开他手脚上的镣铐,他才缓缓回过神,问道,“为什么”

    “北月,你也别怪我”楚云翳淡淡说。

    “为什么”顾北月怒声,“你不如杀了我”

    “有人点名要你,我幽族也没本事留你了。”楚云翳当然不会暴露宁承的身份,他相信宁承也不会自己暴露。

    当楚云翳处理了眼伤,押着顾北月到客堂的时候,宁承已经很不耐烦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