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祸水,同乘一马

    出大事了

    大事就在眼前,还能出什么大事

    楚将军非常反感这句话,那士兵一跪地,他就一脚踹过去,“囔囔什么这事要不够大,本将杀了你祭旗”

    事情实在太大了,士兵都顾不上畏惧,连忙禀告,“将军,西周所有兵力都集中到北边,攻打幽云郡,秦王从中南部调派的两只大军都到了,攻尧水郡。南北两边都已经打起来了”

    一听这话,楚将军像是受了重大打击一般,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最后搀扶在城墙上才稳住脚,他的脸色全白了,而站在一旁的楚云翳目瞪口呆。

    三军联动,三军联动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三军联动,他们和宁承都被龙非夜耍了

    西周东三郡东边都和天宁接壤,从北往南分别是幽云郡,风林郡,尧水郡,最北边的幽云郡以北就是三途战场,最南边的尧水郡的南端和中南部接壤。

    楚将军亲自坐镇的是位于中间的风林郡,这里也是和西周交战的主战场,因此楚家的精兵都集中于此,南边两城的防守并不如这里牢固。

    没想到龙非夜竟和西周勾结,集中了西周的兵力攻击最北边的幽云郡,集中了中南部两支大军的力量攻击最南边的尧水郡,而他自己就只用五千精兵亲征了中间的风林郡。

    这才是真正的三军联动,龙非夜并没有把宁承考虑在内

    “他怀疑宁承了怎么会”楚云翳不可思议地问。

    楚将军已经没空理会龙非夜是否真的怀疑宁承,还是别有安排,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想办法破解龙非夜给他布下的局

    原本都已经决定要开城门应战了,可如今他必须谨慎再谨慎,否则楚家军这一回必会满盘皆输的

    “所有弓箭手就位待命其他人全给本将守在城下”他下令之后,转身匆匆下城楼,召集了所有谋士进入将军营帐。

    将军营帐就驻扎在城门右下方,没一会儿,楚家军中所有谋士全都过来了,得知南边两郡的军情之后,皆是心惊,不可置信。

    楚将军桌上铺着一张西周东三郡的详细地图,他双手撑在地图上,眉头凝重,一脸沉思。

    这是一个局呀一个非常漂亮的局

    集西周兵力对付幽云郡,集中南兵力对付尧水郡,这是以多欺少,以优对劣,这是百分百会赢的仗而以五千精兵对付风林郡,这就是牵制,更是威胁。

    如果楚将军调兵北上,或者南下支援,这么风林郡就被威胁了;如果不调兵北上南下,幽云和尧水两郡基本是保不住了。

    这个三军联动,直接把楚将军有限的兵力给牵制得死死的。可以说,还未战,楚家就先输了两城

    没想到天宁秦王从未带兵打仗过,第一次涉足战争,竟能布下这么漂亮的一个局。震惊之余,这些谋士们心下皆是暗暗佩服。

    如果龙非夜这个局不是设给楚家的,楚将军也会由衷的称赞龙非夜他一句。只可惜,这个局就是设给楚家军的,楚将军此时看着东三郡的地图,越看越不甘心,越看越暴躁。和西周对峙了那么久,今日却栽在龙非夜手上,这叫他怎么不甘心得了呀

    等了片刻,众谋士都无人出声,楚将军一抬起头来就怒声训斥,“都愣着做什么本将养你们不是当饭桶的,都说话呀”

    话音一落,全场更是寂静,这种情况,谁能拿主意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面对龙非夜这个局,就只有一种解决办法,就是放弃两座城,集中兵力坚守一座只是,在场没人敢说出来。而以楚将军的聪明才智,还有那么丰富的作战经验,他应该也早就知道的答案的,他不愿意面对罢了。

    一室寂静,楚云翳眼底闪过丝丝复杂,似欲言却又止,在带兵打仗,布局布阵方面,他并不如楚将军,他在这里多说无益。犹豫了片刻,他便从一旁离开了,不管楚将军最后做出什么决定,他都必须尽快联系宁承因为,如今只有宁承才能救他们了。

    见楚云翳离开,楚将军清醒了不少。

    他握着拳头垂了好几下桌子,纵使不甘心都必须下决心了,他大声道,“宁大将军会支援我幽族,你们说,保哪一城”

    一听这话,众谋士又被震撼了一把,他们并不清楚宁大将军和狄族的关系,更不清楚宁承早就和楚家有勾结。他们震惊着天宁的宁大将军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倒戈

    当然,在场的都不是笨蛋,得知此事后又想起秦王布下的这个局,他们心中多少有了猜忌,想必秦王之所以提前调兵过来和西周之军单独围剿东三郡,怕是早就怀疑宁大将军了吧

    “将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不告知我等”有人不满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楚将军该提前告知大家,让大家有所准备才是要知道,他们一个个都还把赌注押在薛皇后身上呢

    楚将军怒目看去,“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本将问你们话呢到底要保哪一城”

    楚将军原以为宁承的骑兵会赶在龙非夜的大军之前到,他原以为楚家军和宁家骑兵营可以在几日的时间里,打西周个落花流水,待龙非夜的兵到再和龙非夜较量一番。无论如何,即便是打成平手了,他们也不会输可这一切却全都被龙非夜给搅乱了

    “保守起见,在下建议集中所有兵力,保幽云郡。一来我军同西周军交战多回,熟悉西周军的作战风格,不易被埋伏;二来,幽云郡距三途战场最近,只要骑兵营一到,便可在最短的时间里联合骑兵营,挥军南下”

    “不可不可如今秦王已经兵临城下,断然没有放弃风林郡北上的道理,必须坚守本郡。否则士气一损,再难挽回”

    “依在下看,不如放了东三郡,直接杀入天宁只要宁大将军的兵不拦,放三郡得天宁,有何不可”

    众说纷纭,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道理,楚将军一边听众人的意见,一边再琢磨。

    只是,他并没有多少时间考虑,很快士兵就匆匆过来了,“报将军,天宁秦王率兵到城下,点名要同你单挑。”

    单挑

    全场几乎每个人都倒抽了口凉气,他们齐刷刷朝楚将军看去,只见楚将军那脸都黑得想锅底。

    “龙非夜,你欺人太甚”楚将军的拳头垂了好几下桌子,都快把桌子给垂塌了。

    云空大陆战场上,两军交战唯有到了最后的时刻,到了胜负明显的时候才会有“主将单挑”这么一说。

    胜利一方为了速战速决,会给是失败一方一次机会,单挑主将。如果胜利一方的主将赢了,另一方便全军投降,如果胜利一方的主将输了,另一方便有三日的逃亡时间。

    如今,两军都还没真正交手,龙非夜就要单挑他,这是**裸的瞧不起他,**裸的侮辱呀

    龙非夜第一次带兵打仗,并不是不懂规矩,而就是来坏规矩的

    “可恶可恶”

    楚将军来来回回踱步,虽然气急攻心,可惜,他还是下不了决定保哪一城。

    这时候,楚云翳匆匆过来了,说道,“宁承的兵至少还要三日才能抵达幽云城。”

    三日

    “幽云撑不住三日。”有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将军,秦王既提起挑战,不如,想个办法拖延时间”有人提议。

    楚将军也打着“三日”的主意,他是不会直接和龙非夜单挑的,那样他必败无疑,他必须想出一个可以拖延时间的办法。

    无论胜负,只要拖延三日,一切就有转机了。

    就在楚将军犹豫不决的时候,楚云翳低声在他耳畔说了三个字,“韩芸汐”

    楚将军蹙眉,楚云翳眼底掠过一抹冷笑,道,“你到城楼上瞧瞧便知。”

    楚将军没有耽搁,连忙上城楼。

    这一回,他在城楼上将龙非夜带来的精兵看得一清二楚了五千骑兵,井然有序在城下千米之外列着,虽然只有五千人,气势毫不逊色于五万大军。

    为首之人,正是龙非夜,但是,他怀中竟搂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王妃韩芸汐

    楚将军禁不住摇头,“呵呵,红颜祸水”

    云空大陆战争史上,远至大秦近至三国,无论哪一国哪一将,带兵打仗者就从未有人带过女人,更别说主将和女人同乘一马了

    要知道,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就是衣服,对于军人来说就是累赘然而,龙非夜第一次上战场,居然搂了女人上来简直是轻狂得可笑

    龙非夜一手搂着韩芸汐的小蛮腰,一手持剑,坐于高头大马上,亲帅五千精兵

    他没有穿铠甲战袍,而是一袭黑衣劲装,尊贵与生俱来,霸气浑然天成,他不声不响,却不怒之外,气场足以震慑整片战场。而他怀中的韩芸汐同是黑衣劲装,哪怕赖在龙非夜怀中,都不掩飒爽英姿,她像是面对患者一样,面对这个战场,眸中噙着冷肃的光。

    这个女人认真起来不美,却令人心生敬畏,不敢冒犯。见楚将军在城楼上露面,她沉声,“来了”

    龙非夜扬剑直指城楼顶,冷冷质问,“楚将军,还不应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