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着急,速战速决

    楚将军正在气头上,见龙非夜如此嚣张的挑衅,差一点点就被激将了,幸好楚云翳在身旁。

    楚云翳也是曾经被龙非夜激将过的人,只是,战场的事情,楚云翳是局外人,他终究比楚将军要多三分清醒。

    楚将军正要拔剑,楚云翳按住了他的手,低声道,“你记住,韩芸汐是龙非夜的软肋,拿那个女人下手绝对错不了”

    楚将军稳住情绪,稍做调整之后还是冷静了下来,他大喊问道,“秦王,两军未战,何来挑战一说不懂战场规矩,就趁早滚下去,别来丢人现眼”

    “胜负已定,何须交战本王要一日之内,夺你三郡”龙非夜冷冷说。

    “哈哈”楚将军大笑不已,如果是幽云和尧水两郡,因为实力悬殊确实有可能被一日攻陷。可是,风林郡中有他楚家军主力,足足五万大军,还有他幽族最强悍的三千弓箭队。

    龙非夜不过区区五千兵,何来底气说这样的笑话

    “以五千敌我五万呵呵,老夫懂了,秦王所谓胜负已定,亲来挑战,原来是甘心认输了。”楚将军扬声大笑。

    龙非夜不多废话,高举长剑,准备发兵。

    “且慢”楚将军连忙拦住

    无论如何,他现在必须为幽云和尧水两郡争取出时间来。

    “投降”

    惜字如金的龙非夜总能一两个字就气煞楚将军。

    楚将军再忍,大声说,“好,本将军应战,不过本将军有一条件”

    “说”龙非夜冷声。

    “还未分出胜负之前,幽云和尧水两城都必须停战”这才是楚将军的最终目的。幽云和尧水是风林隔壁的郡,只要龙非夜飞鹰传书过去,很快就能收到消息的。

    龙非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楚将军的意思,如果输了,要赔上这两郡吗”

    龙非夜若非有目的,岂会跟楚将军耗时间在这里废话他之所以提出挑战,不过是想激将楚将军留在风林郡,一旦楚将军留在风林郡,以西周和他南部两只大军的实力,要在一日之内拿下防守薄弱的幽云和尧水两郡,易如反掌。

    但是,如果楚将军放弃风林郡,北上支援,或者南下支援,这场战争就没办法速战速决,而无法速战速决,他就必须面临宁大将军的兵力

    想必此时宁承也已经收到消息,正在火速赶往战场吧。

    楚将军料到龙非夜会提出这个条件,他竟大大方方地答应了,“好如果本将输了,幽云和尧水两郡就是你的如何”

    龙非夜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他和楚将军一决高低不过是一个时辰之内的事情。一个时辰,幽云和尧水两郡还是等得起的。如果能不费一兵一卒拿下三郡,他何乐而不为呢

    “看样子楚将军对自己的箭术还是很自信的”他心情不错,难得说那么多。

    “这么说来,秦王殿下是答应了”楚将军认真问。

    “本王答应。”龙非夜大方回应。

    “好,那就请秦王殿下先停止幽云和尧水两郡的战役。”楚将军连忙要求。

    龙非夜放开韩芸汐,从马背上飞身而起,飞落在这五千精兵和风林郡大城门之间的空旷战场上。

    傲岸之躯,顶天独立,玄色披风迎风翻扬,他一手负于背后,一手持长剑,声冷如冰,冷声震撼两军,他说,“楚将军下城应战,本王立马传令南北止战”

    楚将军却迟疑了,迟迟没动。

    两军对峙,主将单挑,自是主将两人的单挑,而龙非夜主将位置上坐着韩芸汐,所以,没有说清楚之前,他可以单挑秦王,也可以单挑韩芸汐的。

    这也是楚云翳刚刚让他上城楼来的意思。

    他刚才之所以那么爽快的答应单挑,不过是想拖延时间,先骗取龙非夜下令停止南北两郡的战役之后,然后在单挑的人选上跟龙非夜周旋以争取更多的时间。

    谁知道龙非夜居然要他下城。这下,他该如何应对

    虽然龙非夜没催促,可是,他没时间这样耗下去呀,要知道,南北两郡已经开战了,这一会儿估计正打得激烈呢

    楚将军正担忧着,果然士兵送来了两份战报,楚将军打开一看,脸色骤变。

    南北两郡的情况都非常糟糕,尤其是幽云郡,康成皇帝竟调派了半营防御北历的骑兵加入原本的大军,以目前的形势,天黑之前,不可攻陷幽云郡。

    楚将军知道他目前最理智的做法就是放弃风林郡,北上支援幽云,守住幽云到时候方便配合宁大将军。

    可是,城下龙非夜已经挑衅到门口了,他刚刚也答应了应战,他是挖坑坑了自己,骑虎难下了。

    龙非夜难得好耐性,没有催促,而是饶有兴致地等着。

    楚将军犹豫不得了,大声说,“秦王,秦王妃居主将之位。既是单挑,老夫就安排我营中女副将应战”

    他不给龙非夜回应的机会,立马命令一个女弓箭手下城去应战。

    那女弓箭手没有带弓,只背负一个箭筒,里头装满了利箭,她飞落在龙非夜面前,似乎有所忌惮,并不敢靠近。只可惜,龙非夜全然没把那她放眼中,甚至看一眼都没有。

    他仰头看着楚将军,讥讽地说,“派女人应战原来你楚家军里没男人了呀”

    韩芸汐骑在马上,扬声大笑,“如果楚家军没男人了,那本王妃也只能代替秦王殿下出战吧。”

    龙非夜气人就算了,韩芸汐这简直能气死人。她这是坐着说话不要腰酸呢

    “你们”楚将军暴怒,咬牙忍着,“龙非夜,既然你无心单挑,那本将就不奉陪”

    他说完便急急要走,他把女弓箭手推出去,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拒绝这场单挑而已。他早就没有应战的打算了,他也不能在这里耗着了,他必须马上调派人马赶往幽云郡。

    龙非夜跟他耗着这么久,岂能轻易放他离开他也不跟楚将军废话,退回马上,长剑一挥,五千精兵就兵分两路往左右两侧退开,露出了一直藏在精兵中的两门红衣大袍

    城楼上的士兵一发现红衣大炮,还未来得及禀呢龙非夜早就下令开炮

    “轰轰”

    两炮连出,炸楚将军个措手不及,直接将城楼炸开了一角楚将军和楚云翳还走在楼梯上,正要下城楼,被这么一震,两人皆是大惊

    “这”楚大将军愣了好一会儿,一边急声下令,一边往城楼上赶,“炮台防守,快快”

    云空商会给了他四座红衣大炮,让他如虎添翼,这四座红衣大袍他留了两座在风林郡,其他两座分别放在幽云和尧水两郡。

    这么稀罕的东西,没想到龙非夜手上也会有

    楚将军一上城楼就看到不远处的两座红衣大袍,他立马下令炮台开炮,可谁知道龙非夜似乎打算丢了这两座红衣大袍,竟只留了几个人守在红衣大袍边上,五千精分兵两路,从左右两侧攻到城下来

    城楼已经被炸开一角了,一旦被骑兵攻进来,后果不堪设想。楚将军挥手让弓箭手上。随即,漫天的箭雨纷纷而下,朝左右两侧攻击龙非夜的骑兵。

    中间是炮战,左右两侧是箭雨,虽然楚将军心中有一百个不乐意,可是,这场战争终究还是打起来了,战争一起,他就跟没有调兵南北的机会

    “把城下所有弓箭手全调派过来”

    “右侧上火箭左侧,上弩箭速度快”

    “来人,开炮炸了他们的大袍”

    楚将军一指挥作战起来,还是很快进入状态,两方都有两座红衣大炮,在这方面实力相当,中间战场炮声隆隆,烟火很盛大。

    左右两侧却是最激烈的,龙非夜的骑兵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边闪烁飞射下的利箭,一边逼近城楼,不少人都已经从马背上腾空而起,杀上城楼了。

    楚将军大惊,他看得出来龙非夜精兵中有不少武功高手,却没想到人数这么多

    见形势不好,他果断下令,“来人,开城门,应战”

    城门一开,兵马皆出,从左右两侧窜出去,同龙非夜的精兵迎面厮杀,如此一来,多少牵制了那些飞上城楼的高手。

    楚云翳亦当机立断,调用了幽族的驭箭队来应对威胁城楼的高手,利箭乱射,不少高手不得不退回来。

    如此一来,总算稳住了局面,楚将军原以为楚家之军远远多过龙非夜的精兵,很快就能掌控主导权的。可谁知道,楚家之军都出了半数之多,才勉强能压住龙非夜他们的势头,竟主导不了这场战争,更别说是速战速决了

    以五千精兵敌对两万五兵力,还是如此正面交战,确实有些以卵击石,可是,龙非夜这五千精兵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常年养在三途战争附近,随时迎面三途战场之变的

    这五千精兵,一人可抵三人,论兵力,绝非仅仅五千呀。

    楚将军经验丰富,很快就看出不对劲,“糟了,速战速决不了”

    “那怎么办难不成要眼睁睁看幽云和尧水被夺走”楚云翳很烦躁,都已经开战了,就一定要速战速决,否则这场仗拖个一两日,等幽云和尧水被攻下,他们就会面对南北两方的夹击,到时候必输无疑

    楚云翳若非瞎了一眼,如今居高临下放几箭,也能杀掉龙非夜一批高手呀楚将军一边亲自放箭,一边琢磨着对策,“来人,传令下去,全军出动灭了秦王这五千兵,全军人人有赏”

    全军五万全出,这下龙非夜和韩芸汐应对得了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