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人质上场的时候

关灯
护眼
    秦王没动手,韩芸汐怎么会动手呢

    事情是这样子的。

    韩芸汐帮龙非夜处理好手臂上的伤之后,往一旁厮杀激烈的战场看了一眼。就一眼而已,龙非夜就知道她想参战了。

    之前也说好了带她上战场的。如今负伤站在一旁看,算什么

    于是,龙非夜二话不说揽住她的腰,飞了过去。

    “龙非夜你的手不能”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打断了,“抱你的手永远不会受伤,放心。”

    也不知道他说这话时是什么表情,韩芸汐听到的声音有那么点别捏,听得她脸都有些发烫了。她认真一看,还真发现龙非夜是用右手抱她的,箭伤在左手。他的左手也没有持剑,而是负在背后,闲置。

    “拿你的针当本王的剑,办得到吗”龙非夜这话问得蛮认真的。

    韩芸汐立马明白他什么意思,“办得到”

    于是,龙非夜真的没用动手,就抱着韩芸汐穿梭在大军中,穿梭在箭雨中。

    龙非夜不持剑挡箭,却可以以轻功闪躲避开利箭,他的能耐又岂会限于闪躲他搂着韩芸汐,一边躲避,一边寻找最有利的位置,让韩芸汐发出毒针。

    虽然面对满城楼的御箭高手,只有暗器却不怎么会用的韩芸汐很渣很渣。可是,有龙非夜带着她,她完全不用自己寻找发射暗器的机会,只需要在龙非夜找准时机后,用梨花泪雨发出暗针便可。

    龙非夜寻的时机,梨花泪雨的威力,简直是针无虚发,全打在御箭手的手臂上。而韩芸汐的毒针也非常妙,小小的一针之毒不会要人性命,却可以让驭箭手的手臂麻掉,再也拿不起箭。

    拿不起箭的驭箭手还叫驭箭手吗不过是废物一个,毫无战斗力可言了。

    城门上的弓箭手很多,龙非夜和韩芸汐就专门挑只有箭没有弓的驭箭手打,没一会儿就废了好几个。

    一个驭箭手抵得上十个弓箭手,他们简直是灭一抵十,为城下的士兵减轻了压力。

    这一战,可以说是韩芸汐有生以来打得最精彩的一场,也是打得最痛快的一场。她和龙非夜联手,简直就是绝配嘛。

    她终于不再郁闷自己不会武功了,有龙非夜在,武功这种事都变成可以替代的了。

    韩芸汐打得不亦乐乎,楚将军这边却快哭了。

    士兵不断来报,“将军,又折了三名御箭手”

    “将军,韩芸汐用的是毒针,至今有十个御箭手单臂被废,抬都抬不起来。”

    “将军,又废了三名怎么办”

    不到半个时辰,副将亲自来禀,“将军,西城墙上的弓箭队被废了半数”

    这话一出,楚将军再也忍不住了,“什么他们连弓箭队都不放过”

    “一开始还只是拿驭箭手下手,后来,属下下令御箭手集中力量射杀他二人,谁知谁知道把秦王惹恼了。”副将一脸无辜。

    “然后呢”楚将军怒声质问。

    “秦王也不知道从哪里调派了一支弩箭手,专门对付城门上的弓箭队。他们的弩箭好像是特制的,威力和精准度都要远远高于咱们的弩箭,关键是那些弩箭都淬了毒所以,只要被弩箭打到,即便没种要害也都废了。所以没一会儿咱们就被灭了半数。”副将十分无奈,打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在战场用使毒的。

    他真好奇韩芸汐哪来那么多毒淬在弩箭上呀

    “该死的韩芸汐”楚将军巴不得杀了那个女人。

    一旁的楚云翳喃喃自语,“唐门那些弩箭一定是出自唐门”

    他记得楚天隐曾经提起过,唐门的少主和龙非夜的关系匪浅。如果是唐门提供了弩箭,那么确实远远胜过他们手中的弩箭。

    不得不说,有唐门暗器相助,龙非夜如虎添翼呀

    “将军,如今秦王和秦王妃专门找御箭手下手,弩箭队瞄准了咱们的弓箭队。咱们在箭术上占不到什么优势了呀再这么下去,必会损失惨重的,末将愚见,咱们还是撤了弓箭队吧”

    弓箭队一撤,城楼下的步兵就少了城门上的支援,他们想速战速决就更难。

    何况,楚将军着实咽不下这一口气,他怒声,“不撤数千弓箭手,三千弩箭手就对付不了他们本将不信传令下去,不管是御箭手还是弓箭手,全都给本将相准了韩芸汐,杀无赦”

    楚将军这一命令下来,龙非夜和韩芸汐还是颇有压力的,毕竟两人之力再怎么强大也敌不了数千利箭。

    但是,他们夫妻俩窜梭在箭雨中的身影,足以让在场每个人都印象深刻。虽然胜负未定,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秦王夫妇已经赢了

    面对集中而来的箭雨,韩芸汐和龙非夜并没有撤退,在弩箭队的掩护下,他们和城楼上箭手打起游击战来,防守为主,时不时相准了机会,忽然袭击。

    因为他们未撤退,弓箭手们都不敢掉以轻心,也都顾不上城下的战场。城下龙非夜那五千精兵们减少了不少压力。只是,这也仅仅是减少压力罢了。五千人,终究敌不过五万人。

    又过了半个时辰,双方死伤不少,龙非夜只有五千人耗不起,楚家军却耗得起。哪怕是折掉五千兵力,他们还有四万多,一样能压得住龙非夜他们。

    龙非夜不是笨蛋,更不轻狂,他不会真的无知狂傲到以五千对付五万的,他今日的目的就只有两个字“拖延”

    他要拖延时间,拖延到西周兵和中南兵攻陷幽云和尧水两郡,赶来支援。

    见时间拖延得差不多了,龙非夜立马下令鸣鼓收兵。

    听到这个声音,楚将军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当即下令,“撤兵,关城门留三千兵守城门,其他人立即北上,支援幽云郡”

    虽然没有打到龙非夜认输,但是已经打到龙非夜再没有兵力攻击风林郡了,他也可以放心调兵北上了。

    很快,副将就把数据报上来了,“将军,咱们损失了一千弓箭手和五千步兵,龙非夜的五千精兵估计只剩下两千人。”

    “还损失了一天的时间”楚将军不悦补充,他唯一庆幸的是至今都没有收到幽云郡沦陷的战报,看样子连夜赶过去还来得及。

    谁知,就在他安排了三千兵站满城楼,做好一切准备打算瞒着龙非夜连夜调兵北上的时候,副将连滚带爬进来营帐,大喊,“将军将军大事不好了,不好了”

    楚将军正在给手臂上麻醉药粉止痛,见副将那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烦躁无比,索性不理睬。

    以五万大军不仅灭不了龙非夜的五千精兵,还在这里耗了一天,这个时候还能出什么大事吗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更糟糕的吗

    谁知,副将说出的话让楚将军惊得一下站起来,打翻了大夫手里的麻醉药,都忘了手臂的疼痛

    副将说,“将军,秦王在千米之外扎营,把把少将军吊在营前。秦王说说如果我们不投降一天,他就砍少将军一刀。”

    楚家的少将军,无疑就是楚天隐了

    楚将军当然没有忘记他儿子在龙非夜手上,只是龙非夜不提,他自是不会主动提及,以免被威胁。

    可谁知道,龙非夜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天隐推出来他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那是他亲生儿子呀,是他最宠爱的儿子呀虽然楚家有不少子嗣,可是嫡子却只有一个,再没有谁比得上天隐的武功和才干了。

    楚将军可以不跟楚云翳争位,可是,楚云翳终有一日是要退位的,他的宝贝儿子是最佳的继承人选。如今,他只要退兵,便可以保他儿子安然无恙了。

    面对这样的诱惑,楚将军果决不了,他犹豫了。

    楚云翳就在一旁,他很清楚楚将军对儿子的感情,也非常清楚他二人重伤的情况下,楚家必须后继有人。

    只是,他也犹豫,幽云和尧水两郡情况危急,宁承的援兵又未到,如果把风林郡换回楚天隐,那楚家还剩什么呢

    楚家就无一席之地了呀难不成真要攻到天宁境内去

    要知道,天徽皇帝还未断气,如果这个时候入天宁,那就名不正言不顺了。他们花了那么多时间让楚清歌早产,为的不正是名正言顺拿下天宁的皇位吗

    虽然和宁承合作,可是他们也得提防着宁承呀天徽皇帝还未断气,太子还未登位,他们这个时候入天宁,万一宁承反咬太子和皇后一个通敌篡位之罪,他们在西京城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兄弟俩都有私心,也都为家族利益考虑着,他们相视了许久。最后,楚将军先开了口,“大哥,你是族长,你决定”

    楚云翳忍不住感慨,“若是顾北月还在咱们手上,就好了”

    “大哥,宁承到底什么时候会到”楚将军问说。

    “说好的,后日便会到,就两日的时间也不知道天隐”

    楚云翳的意思是想在这里耗着了,如果能耗个两日的时间,宁承的援兵过来,必能打龙非夜个措手不及。

    楚云翳也算做了让步,弃幽云郡守风林郡,只是,楚天隐得坚持两日。这两日得挨龙非夜两刀呀

    若是致命之处,一刀足以毙命

    楚将军考虑许久,决定豁出去了,“就算顾北月不在咱们手上,一样能威胁到他们”

    他想,拿顾北月的下落要挟韩芸汐,至少能为天隐争取两日的时间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