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我们不亏欠

    楚清歌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冷笑道,“宁承,你没有赢,你反倒是输了以你的兵力,一年前天宁内乱之时你就可以牵制天徽,掌控大权。你和秦王斗到现在,得到的不过是一年之前就唾手可得的东西,没有任何多余,你连东三郡都拿不下,你觉得自己赢了吗”

    不得不说,这句话准确无误地踹了宁承的心,说到了他的痛处

    他是聪明人,其实不需要楚清歌提醒,他自己也知道龙非夜这第一回合,看似赢了,其实并不算真正的赢。

    充其量只能说他搅乱了龙非夜的局而已,至今,他都看不透龙非夜到底想做什么

    以他宁家的实力,确实可以在一年前就掌控住天宁西部这片疆域,但是,以龙非夜在天宁的势力,一年前却可以掌控住整个天宁。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这么做,他甚至都没在中南部称帝。宁承百思不得,这是为什么。

    宁承被楚清歌惹恼了,他站起来,高大魁梧的身躯一靠近,就给楚清歌十足的压迫感。

    “这一回,本王要定了楚家”宁承冷冷道。

    “我不管你输赢,总之,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楚清歌认真提醒,“与其拿顾北月去交换楚家,还不如拿他去交换韩芸汐宁承,你想赢龙非夜,只能拿韩芸汐开刀。否则,就算你得了楚家之兵,你一定斗不过他”

    “嘭”

    宁承忽然一拳头打下去,就打在楚清歌身旁的桌子上,“不要在本王面前把话说这么绝,后果不是你承担得起的”

    他十四岁接任狄族族长一位,就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输”字,楚清歌今日是一而再冒犯他的底线。如果不是她还有用处,他早就缝了她的嘴

    楚清歌被吓到了,怔了半晌没说话,眼睁睁看着宁承出门去,她才缓过神来。

    心中的恨意给了她极大的勇气,她追了出去,拦在宁承面前,“宁承,堂堂大男人,你想对我一个弱女子食言吗你答应我事成之后,就帮我对付韩芸汐的”

    “急什么,事情还没结束呢楚家本王不会让,韩芸汐呵呵,本王也会带到你面前来的”宁承冷沉着脸,“现在,你,滚开”

    楚清歌还不让,宁承眸光一冷,骤然扬手。

    他向来不碰女人,这一回也没有碰到楚清歌,但是,一道霸道强劲的之气却立马将楚清歌掀翻。

    当楚清歌重重摔在地上的时候,宁承早就不见人影了。

    女人,真烦,尤其是楚清歌这样的

    宁承想不通,龙非夜怎么会招这种女人喜欢呢

    据他了解,那个叫韩芸汐的女人也很喜欢龙非夜,大婚之日还是自己下轿上门的。虽然韩芸汐名气不小,可是物以类聚,喜欢龙非夜的女人估计都差不多。

    上一回见面的时候,她就一直盯着他看,他最反感这种事,若非碍着身份,他早就凶眼瞪过去了。

    宁承犹豫了片刻,立马令人回楚家信,他并没有对龙非夜对楚家的招降发表任何看法,只警告楚云翳,明日天黑之前楚家不投降,他一定出兵灭了楚家。

    宁承收到了楚将军的信函,龙非夜那边自然也是收到了。

    当龙非夜看到“顾北月”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看似平静,眼底却闪过一丝复杂。

    当初去千佛窟那个假韩芸汐发出的信号告诉他,影族那家伙在千佛窟动手了。龙非夜不知道那天在千佛窟里影族家伙和楚云翳到底怎么打起来的,为何打起来。他只确定被楚云翳带走的那个大胡子就是影族那家伙。

    他之前就一直对顾北月有所怀疑,如今这么巧合,顾北月落到了宁承手上。

    是否,顾北月就是影族那家伙,幽狄两族之间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是,这只是一场巧合而已,影族那家伙仍在楚家手中

    这一切,唯有救出顾北月才能知晓。

    顾北月如果真是影族之人,那么他接近韩芸汐必是有目的的龙非夜绝不允许知晓韩芸汐秘密之人落到狄族手上。

    无论如何,顾北月他是一定会救的他喃喃自语,“顾北月”

    此时,韩芸汐正在喝茶,听到这三个字,手一颤,茶杯就落地,碎了。

    龙非夜垂眼看去,俊眉微蹙。

    他嗜茶,对茶具自是十分讲究,不管到何处,都会带几套茶具随行使用。一套茶具一般会有五个杯子,他的却都是六个,多一个是专门订制的个人杯。

    他向来只订制一个,即便是唐离都用不上他的订制茶杯。直到身旁有了韩芸汐之后,他的茶桌上才多出一个专用的杯子。

    如今,打碎在地上的正是他最喜欢那款,汝窑的天蓝釉。

    要知道,瓷器这东西,绝对不可能出现一摸一样的第二只,哪怕形状是一个胚子出来,色泽也是有误差的。

    没了,就是没了

    龙非夜还盯着碎瓷瓶看,韩芸汐已经看完了那份信,整张脸都白了。

    “怎么会这样顾大夫什么时候落到他们手上了他不是一直在药鬼堂分店里吗这太过分为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这算什么”

    韩芸汐非常激动,她怎么都没想到宁承他们会拿顾北月下手。

    龙非夜瞥了她一眼,不悦都写在眼中,只是韩芸汐满心都是顾北月,并没有注意到。

    龙非夜倒没计较那个杯子了,只冷冷说,“两军交战,挟持人质、战俘谈判皆是平常事,你急什么”

    韩芸汐确实着急,她当然知道人质这种事各看本事,他们手上也有个楚天隐不是

    只是,顾北月不一样,顾北月跟这场战争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当初顾北月为天徽皇帝御用太医,手中掌控着皇帝性命,也就掌控着天宁局势。可是,他向来只做本分之内的事情,从来都不被诱惑不惧威胁,也从来不会干涉政务。

    他只是慈悲善良的大夫,忠于自己的职责,每日在药鬼堂一坐就是一整日,救人无数。

    宁承他们凭什么拿顾北月开刀他们的底线在哪里

    韩芸汐愤怒之余,更多的还是担心。

    要知道,人质的日子是最不好过的,就顾北月那身体,怎么吃得消呀

    “你不急吗”韩芸汐反问龙非夜。

    龙非夜不答反问,“你觉得顾北月抵得上一个楚家”

    这话一出,韩芸汐当龙非夜没有救人的意思。她没说话,秀眉紧紧锁着,盯着龙非夜看。

    龙非夜原本目光冷冰冰的,被她盯了一会儿,竟避开了。

    “有些人的价值是不可衡量的,龙非夜,顾北月并不欠我们什么我们也不能亏欠他宁承劫持他,无非是冲着他是药鬼堂的人,和咱们交情好”韩芸汐认真说。

    她韩芸汐向来恩怨分明,爱恨分明,说一不二,爱便是爱,不爱便是不爱,恨便是恨透

    她不曾亏欠过任何人,至今情况不明的哑婆婆算是第一个,她不希望顾北月成为第二个

    “不亏欠他”龙非夜喃喃自语着。

    “不能亏欠”韩芸汐认真说,不是不亏欠,是不能亏欠

    也不知道龙非夜想什么呢,他沉默了片刻,大大方方地答应,“好,不亏欠药鬼堂的人,谁都别想动”

    楚家想坐地起价是吧他会让楚家鸡飞蛋打,两头空至于宁承,如果他真以为自己赢了,他不介意教一教他什么叫做笑到最后

    有龙非夜这句话,韩芸汐总算放心了虽然这一回让宁承站了上风,但是,事情还没完呢

    她期待着和宁承直面较量的一天,只是,当前更重要的是把楚家处理调派

    龙非夜没有对宁承对楚家的招降发表任何看法,也没有提及顾北月,只交待侍从,“回楚家信,就说明日天黑之前,本王若没看到楚家白旗投降,必定三军齐发,灭楚家”

    听了这话,韩芸汐便知龙非夜是打算绕过楚家,直接和宁承交涉了。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样,不管是他们还是宁承,都不会受制于楚家,楚家降与不投降,顾北月都是暂时安全的。

    心中的大石头暂时落下,韩芸汐总算有心思认真琢磨起楚将军的那份信,信中就说了顾北月在宁承手上,宁承打算以顾北月换楚天隐一事,其他的什么也没提及。

    韩芸汐不明白呀

    “顾北月到底怎么落到宁承手上的药鬼堂那么多人,他怎么偏偏选中顾北月”韩芸汐认真问。

    真相是什么,龙非夜也想确定。然而,在弄清楚顾北月的意图之前,他不会告诉韩芸汐太多。

    “一定是顾北月到处乱跑,被宁承的人遇到了呗”一直不出声的唐离插了嘴,“之前楚西风找他问催产的事情,找遍了药鬼堂分店都没找到人,就在滨海那一个分店得到消息,说顾北月告假去药城寻药了。谁知道会出事”

    唐离并没有说谎,只是如今顾北月告假一事,在他和龙非夜看来,极有可能就是借口了。

    韩芸汐轻叹一声,没多说什么。

    即便顾北月的安全只是暂时的,要知道,军人的手腕大多残忍铁血的,宁承看似儒雅,却不是像穆清武那样的儒将。

    她就盼着赶紧处理掉楚家的事情,好设法营救顾北月。对楚家本就没好印象,如今是越发的厌恶了。

    明日便是十日之期最后一日了,她等着看楚家还能拿什么跟龙非夜谈条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