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公子……

    宁承当然会拦

    他把顾北月放树林里没带过来,正是要给龙非夜一个下马威。

    三军联动的事,他看似赢了,其实什么也没赢到手。这一回,楚家选择了他,他确确实实是赢了龙非夜一把,赢了楚家。

    他收到楚云翳的信函就心情好到现在,可是,见了龙非夜,他立马就没胜利者的喜悦感,因为他在龙非夜身上看不到一丝丝失败者的失落和落魄,他甚至看不到龙非夜的情绪。

    这个家伙,像是一座冰川一样,高高在上,无法撼动。他甚至一言不发就击碎他的下马威,让楚将军乖乖去带人过来。

    骄傲的宁承岂会甘心

    他也没直接拦楚将军,而是慵懒懒地举着酒杯,轻笑说,“来人,给本王卸了顾北月的肘关节和肩关节。”

    这话一出,楚将军自是止步不敢去,毕竟,他们已经降了宁承。

    韩芸汐的心跳猛地咯噔,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急是急,还至于乱了分寸。

    他们是来交换人质的,宁承把人藏着,明显要刁难的节奏,如果他们让步,让宁承占了上风,他们就真输了。

    韩芸汐咬着牙,忍了。

    龙非夜当然也知宁承的意图,他冷哼,“既无诚意,何必浪费时间。”

    他说完,揽着韩芸汐转身就走,唐离押着楚天隐连忙跟上。

    宁承不以为然,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龙非夜他们的背影远去。龙非夜他们的脚步不急也不慢,走着走着,都走远了,宁承还没留他们。

    “想回头了吗”龙非夜低声问。

    这是一场博弈,赌的是龙非夜和宁承谁先让步,而彼此的赌注便是顾北月和楚天隐。

    韩芸汐的心跳很快,如果是她自己,她输得起,但是,赌注是顾北月,她输不起。然而,她还是非常坚定,“不必”

    她知道,一旦回头,一旦让步,他们就未必能顺利带走顾北月了。她也坚信自己和龙非夜的判断,宁承不会放弃楚天隐。

    一步一步往前走,一步一步远离顾北月所在的林子,也不知道顾北月是否知晓他们来了。

    顾大夫,原谅我拿你赌一把

    韩芸汐不仅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拉住龙非夜的手,疾步往前。

    见状,一直很淡定的宁承忽然站起来,他走出亭子好几步,认真看了又看,确定他没有看错。

    韩芸汐居然拽着龙非夜要离开,那样子似乎一刻也不想留。

    怎么会这样

    楚清歌非常肯定地跟他说过,韩芸汐和顾北月关系很好,韩芸汐不会见死不救的。如今倒好,不是龙非夜想走,而在这个女人想走。

    所以,顾北月在她心里很重要,但是,远远没有重要到非保不可

    在宁承眼中,顾北月就是个大夫,他从楚云翳手中带走顾北月之后,就一直把顾北月关在牢里,看也没多看一眼。如果韩芸汐要放弃顾北月,那顾北月就一点价值也没有了。

    韩芸汐走太快了,即便宁承追出了好几步,如今也快看不到他们背影了。

    留一个大夫何用得了楚天隐才能掌控楚家军呀

    终于,宁承开了口,冷声,“楚云翳,还愣着作甚去把人叫回来”

    楚将军走得比楚云翳快,他亲自去林中带顾北月过来。宁承用的是“叫”字,但是楚云翳得去劝呀

    “秦王,王妃娘娘,刚刚宁王不过是开个玩笑,二位别介意,顾北月已经在亭中了,二位请吧。”

    堂堂一族之长,楚云翳可谓尊威扫地,楚天隐看在眼中,虽然没出声,却失望在心中,怒在心中。

    他才被关多久,幽族楚家竟已经不再是他眼中,心中的幽族楚家了,投降于人,奴颜婢膝,这算什么

    韩芸汐抬头朝龙非夜看去,露出了明亮的笑容,“龙非夜,我又赌赢了”

    龙非夜笑而不语,牵着她转身,两人一转身面对楚云翳,便非常默契地面无表情,喜怒皆不形于色。

    回到亭中,顾北月已经被带过来了。

    韩芸汐一眼看了就心疼,特别想冲过去抱一抱他,无关风月,无关其他,就纯粹只是想抱一抱他而已。只是,她不能。

    她偷偷地从储毒空间里将小东西召唤出来,小东西一出储毒空间还昏沉沉的,可是不同于上一回,这一回它立马嗅到空气中它最最熟悉的气息,这份熟悉感,不会亚于它对芸汐麻麻的。

    它瞬间就清醒了。

    “公子”

    它在心中震惊,急急从芸汐麻麻的衣袖里窜出来,立马就看到它心心念念,思念许久的公子。

    只是

    看到那熟悉身影的刹那,小东西就哭了。不是吱吱地叫,而是一下子热泪盈眶。

    小东西已经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但是,它很清楚记得自己从未流过眼泪。它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也会哭。

    它疯了一般跳下地,也顾不上这里什么场合,一下子就窜到了公子脚下。若是以往,它早就跃上去,攀上公子的衣裳,或从他后背,或从他身侧爬上去。它最喜欢坐在公子的肩上,依偎在他脖子边撒娇。公子从来不会赶它,还会用一个手指头轻轻揉它的小脑袋,挠它的小尾巴。公子连一个手指头都是温暖的。

    然而,这一回小东西却没敢乱动,它就坐在公子脚边,仰头仰望他,眼泪一直一直掉不停。

    公子太虚弱了,孱弱的身躯随时都有可能倾倒,他几乎是昏迷状态,站都站不稳,必须靠两个人搀着才能勉强站在这里。

    这些,还只是表面的,小东西刚刚就嗅到血腥味了,一靠近就发现公子的气息不对劲。

    它知道,公子的腿上,肩上都有重伤,公子的丹田淤血,内功全无,内伤极重。

    公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东西就这样傻愣愣地仰望,小爪子一直一直抹眼泪,可视线却始终是模糊的。多希望公子能睁开眼睛,看它一眼呀

    公子,你怎么了

    打从上一回楚家的弩箭手在天宁帝都围攻韩芸汐他们,小东西出面保护顾北月之后,楚家的人就注意到它的存在,宁承也是知晓的。

    宁承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小东西,邪冷而笑,“这是谁养的老鼠,这么没规矩。”

    韩芸汐刚刚还可以忍,可是面对这样的顾北月她忍不了他们对楚天隐动刑,都还不至于折磨到昏迷,押送过来之前毒也都解了,而这帮人到底对顾北月干了什么

    她冷眼朝宁承睥睨过去,平静说,“松鼠都不认识眼瞎没关系,没常识的话,赶紧回去去找你娘,让她重新教你。”

    这话一出,宁承的脸就黑了。

    而韩芸汐不带嘲讽的语气像是平静地陈述事实,让宁承更感觉到羞辱。他想反击,偏偏无话可反驳。

    一旁,唐离忍不住朝龙非夜看去,幸好幸好,他这位一直把小东西当老鼠的表哥,此时还是很淡定的。

    宁承总算对韩芸汐有了第二印象,这个女人的嘴比楚清歌的要厉害多了吗,够眼尖嘴利的,可惜,他讨厌眼尖嘴利的女人。

    “来人,把那东西赶走”他冷冷下令。

    几个侍从立马包过来,小东西立马察觉到敌意,它听不懂人言,但是看得明白公子被这帮人劫持了,芸汐麻麻押楚天隐来交换人质呢

    这帮,坏人

    它眯眼看着包围过来的侍从,咧嘴露出了森然獠牙。敢欺负公子,罪不可恕

    侍从正扑抓过来,小东西灵巧一跃,跳到其中一人脸上,利爪恶狠狠一扯,竟硬生生将那人整张脸皮都扯了下来。小东西,怒了

    “啊”

    那人惊声惨叫,满脸血流不止,怵目惊心,看得周遭的人全都吓到了,下意识后退。

    众人都还没缓过神来,小东西的速度极快,身影一幻,将包围它的人一个个踩过去,全踩脸上,利爪精准无比地刺入眼睛,但凡被它刺到的,皆是双眼全瞎

    哀嚎一片,宁承都震惊起身,不可思议地看着小东西。

    就连搀扶顾北月那两个侍卫,小东西都没放过。那两个侍卫一松手,顾北月就往前栽倒,韩芸汐正要过去,却见小东西的身影窜过去。它是那么小,就巴掌大而已,却硬生生用双爪撑住了顾北月的胸膛,承受了所有重量,没让他撞地上。

    生怕他伤着,疼着,小东西锋利的利爪是蜷着的。

    爱一个人,便是一点点疼痛都舍不得他承受。可是可是公子,你怎么可以伤得这么重

    小东西就这样撑着,泪流满面,爪子上沾的血迹滴落下来,混合在它的泪水中,湿了它的脸。

    “驭箭术”

    宁承冷声,怎么能被一只老鼠挑衅楚家的驭箭术齐出,利箭瞄准小东西。

    小东西满脸血迹,看着周遭,露出森然獠牙,杀气腾腾,它是那样狰狞恐怖,又是那样那样令人心疼,心酸。那些驭箭手也有些退怯,不敢靠太近。

    韩芸汐看得心都碎了,要冲过去,龙非夜却没放手,他冷冷问,“宁承,磨蹭什么换人”

    “伤了我这么多人,你打算就这么算了”宁承反问道。

    “这么多人连一直松鼠都抓不住,你也好意思提”韩芸汐冷笑反问。

    “你”宁承又语塞了。

    给读者的话:沫过年事多,所以411号一更,12号恢复两更,请大家知悉,祝大家过年愉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