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七哥哥吃醋了

关灯
护眼
    “筋可缝”

    沈三长老还纳闷着,顾北月就先开口了。

    他认真朝韩芸汐看来,“这这怎么可能开刀之事本就难矣,何况是这种细致活王妃娘娘,你从哪听来的这办法有人会吗”

    看着顾北月那认真澄清的眼睛,韩芸汐更加心疼。她该怎么回答他呢缝筋的医理她懂,可是,怎么开刀,怎么缝合她全不知道。

    缝筋不是缝其他伤口,马虎不了,何况是面对顾北月,她更不敢大意。

    韩芸汐见过太多乐观的患者了,她知道再乐观的患者,心底都藏着疼痛和希冀。在顾北月浅浅的笑容中,她没有看到他的疼痛,但是,她看到了他的希冀。

    若非心怀希冀,一贯从容不迫的他,怎么会问得比沈三长老还着急呢

    傻北月,如果芸汐知道谁会,还用等到现在还用找沈三长老来吗

    不经意给了他希望,也看到了他的希望,让她如何忍心让他失望呢韩芸汐盯着他的膝盖看,脑子都空了,不知道怎么办

    最悲哀的便是明明知道有救,却救不了

    然而,顾北月很快就明白了,反倒安慰了韩芸汐,“王妃娘娘,不要再为在下费神了。在下这条命能保下,已是万幸。别说坐着,哪怕是躺着,只要在下的命在,一样能为药鬼堂效力。”

    他停了片刻,才补充道,“只求王妃娘娘,莫要嫌弃在下。”

    韩芸汐没说话,就是盯着他的腿看,他心一狠,拉来被褥将双腿盖下,再也不让她看。

    他故意激将她,“王妃娘娘莫不是嫌弃在下了”

    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大声回答,“是”

    一时间,寂静的全场更加安静,顾北月的心跳漏了大半拍,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从来就没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生平第一次感觉,心受伤了。

    “本王妃就是嫌弃你了,所以,本王妃还未放弃之前,不准你放弃”韩芸汐厉声说。

    虽然她不懂缝筋之术,但是,就缝筋的医理看来,只要能找到可以蹙紧筋的裂缝愈合之药,顾北月的腿就还有得救

    顾七少还没消息呢药王老人那边她还没去问呢怎么可能因为沈三长老一句“废了”就放弃努力呢

    “王妃娘娘我其实我”

    顾北月不知如何解释,他不是轻易放弃之人,只是,对于他的腿他确实早就放弃,不必等沈三长老,他早就给自己做了诊断,错不了。

    可是,看着韩芸汐那倔强决绝的小脸,顾北月忽然就生出了希望来,不自觉点了头,“王妃娘娘,在下,不放弃”

    这话不再是安慰她的,而是认认真真说给她听的。

    韩芸汐要的莫过于这份希望,既然有了希望,就要希望到底,坚持到底。

    “沈三长老,这些日子还得劳烦你帮顾大夫照料好伤口。”韩芸汐认真说。

    “王妃娘娘放心,老夫必定尽力。”

    就算王妃娘娘赶他走,沈三长老也不会走,他见识过这个女人创作的奇迹,他等着看这一回她如何化腐朽为神奇。

    韩芸汐说罢,转身出门冷冷下令,“徐东临,传话去药鬼谷,就说三日内,顾七少不出现在本王妃面前,本王妃就把沐灵儿送到药鬼谷去”

    她就不信了,药鬼谷的人找不到顾七少

    结果,不到三日,第二日晚上,顾七少就风尘仆仆地站在韩芸汐面前了。

    “毒丫头,你跟沐灵儿说什么了”顾七少劈头就问,十分紧张。

    “你没收到我的信吗”韩芸汐压着怒火,耐心问。

    “没你找我干嘛”

    顾北月这些日子都盯着怜心夫人,谋划着一件大事呢,确实没收到信。知道他不是故意不回信,韩芸汐的火气就没了。

    她沉重地将顾北月的事情说出来,谁知道话还未说完呢,顾七少冷笑起来,“呵呵,我当什么天大的事,不就废了一腿,又死不了,你管他那么多作甚我之前都被射成刺猬了,也没见你这么着急。”

    一听这话,韩芸汐的脸就阴了,不必她多说,顾七少先投降,“好了好了,生筋之药我这儿没有,你找药王那老家伙问问,估计会有。”

    “当真”韩芸汐大喜。

    她猜得没错,既然筋可缝,那就必定后有类似缝筋之效的奇药

    顾七少偏头看来,呵呵道,“估计会有,没有也有可能。”

    韩芸汐这颗心就像是做云霄飞车,忽上忽下的,她白了顾七少一眼,懒得多废话,转身就走。

    顾七少立马追过来,八卦地问,“龙非夜呢”

    韩芸汐不回答,她想,她还是直接去药王老人好了,要不迟早会被顾七少气死的。

    顾七少追着她后头,问,“毒丫头,你要去哪呢”

    “毒丫头,这么久不见,想七哥哥我了没”

    “毒丫头,你什么也没和沐灵儿说吧”

    他一边追着韩芸汐的脚步,一边询问,脚、嘴没闲着,手也没闲着,他从袖中掏出了一根非常迷你的人参来,“毒丫头给你补身子的。”

    这迷你人参不是别的,正是天宁的至宝,当年天徽皇帝西逃,带走的唯一珍宝就是这根迷你小人参。

    他可是费了不少劲才找出来,偷走的。

    可惜,韩芸汐疾步往前走,没理睬他的“不正经”。

    顾七少悻悻地耸了耸肩,收起人参继续跟着她走,没多久,他便问,“毒丫头,龙非夜没宰了顾北月吗”

    了解龙非夜醋劲的可不止韩芸汐一个人,顾七少是深有体会的第二个。

    这下,韩芸汐戛然止步了。

    “你”

    她的话还未说出来,顾七少便抢先,他忽然就收起嬉皮笑脸,变得好认真好认真,绝美的脸上隐约透出了忧伤来,他看着她,低声道,“毒丫头,除了龙非夜,七哥哥舍不得再看你对别的男人好了。”

    龙非夜是她的夫君,是先于他遇到她的男人,亦是她心头上唯一的男人,所以,他无可奈何。而其他人,不管是谁,他都会吃味。

    毒丫头,除了龙非夜,她可不可以只着急七哥哥一人呢

    韩芸汐忽然取出一根金针来,还带了羊肠线。

    “知道这是什么吗”她问道。

    “针线。”顾七少答道。

    “知道我想做什么吗”韩芸汐又问。

    顾七少摇头了。

    “想缝了你的嘴”韩芸汐说着,随手将针线丢给顾七少,“你知不知道顾北月的腿废了你动不动废了什么意思他再也不能走路了他连站立都办不到你懂吗他一辈子就只能坐着,躺着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十多天了你没同情心就算了,你能不能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韩芸汐气呼呼地,在一旁坐下,那眉头锁得紧紧的,像个小老太婆。

    谁都不知道她压力有多大,第二次给顾北月希望,她绝对不允许他再次失望

    顾七少仍旧没把顾北月的事放心上,别说顾北月残废了,就算顾北月今日就死了,他一样无动于衷。

    因为这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打从他走出医城的那天起,他这辈子就只关心一件事,那便是什么时候灭掉医学院,其他的,他从来不会放在心上。

    如今,心中也就只多了一个女人的位置罢了,其他的他懒得知晓,更懒得管。

    被骂的他悻悻的,靠在一旁木柱上,守着,没敢再出声。

    谁知道,韩芸汐却坐了很久,愣了很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顾七少终究还是不忍心,他悄无声息坐到她身旁去,“毒丫头”

    韩芸汐没理,顾七少就蹲到她面前去,像是求她一般,单膝跪地上,“毒丫头,你别生气了好吧,我帮你想办法便是。”

    这话一出,韩芸汐暗淡的眸光就一下子明亮起来,“你有办法”

    “你笑一笑,我就告诉你。”顾七少像是哄自己的妻子,连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温柔。

    韩芸汐亦没发现,她笑了,发自内心地笑了,特好看。

    顾七少心满意足,他认真说,“有一味药叫做生筋膏,哪怕是筋手筋脚尽断,只要连续敷用百日便可痊愈”

    “你有”韩芸汐激动不已。

    “我没有,药王老人或许会有,这世上就只有一份,如果我没记错,应该在药王那老家伙手上。”顾七少如实说。

    “马上就去药王谷”韩芸汐激动得都乱了分寸,一下子站了起来,顾七少将她按下,“先飞鹰传书去问一问,免得白跑。”

    韩芸汐连连点头,认真地对顾七少道了句,“谢了”才走,顾七少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摩挲起下颌,喃喃自语,“毒丫头,七哥哥也好想受伤呀。”

    韩芸汐给药王老人写信的时候,龙非夜正在顾北月房中,沈三长老和洛神医刚离开,龙非夜便开门见山了,“楚云翳可会告诉宁承你的身份”

    “不会。”顾北月非常有把握。

    “为何”龙非夜问道。

    “就凭我对他的了解。宁承必定会挟持楚家二老,以要挟楚天隐,以楚天隐的性子,必定不甘屈居宁承之下。秦王殿下,稍安为主,楚天隐迟早会来找你的。”顾北月认真说。

    “然后呢”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顾北月那一贯温和的眸中出了狠绝的杀意,他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