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温柔的心最狠

关灯
护眼
    也不知道顾北月同龙非夜说了什么,龙非夜嘴角竟泛起一抹满意的弧度。他冷笑说,“顾北月,本王留下你,将来可会养虎为患”

    顾北月温和的皮囊之下没有狼子野心,却有一颗异常冷静和决绝的心。

    这是成大事者最大的筹码和武器。

    这样的人,一旦有了争强好胜的心气,必是大患

    “只要你真心对待芸汐姑娘,我顾北月永远不会于你为敌,若是你有朝一日负了芸汐姑娘,我哪怕是双腿双手皆废,亦要你龙非夜永无宁日”

    这句话,顾北月说在心中。

    他朗声而笑,“秦王殿下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一刀杀了在下,一了百了。”

    龙非夜挑眉打量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他既敢留下顾北月,就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压制得住。

    龙非夜刚刚到房门口就见韩芸汐和顾七少迎面走来了,韩芸汐一脸笑颜,任谁见了都知道她有办法医治顾北月的腿了。

    “找着药了”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还未开口,顾七少就抢了先,“秦王殿下的心底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善良,也会救无用之人”

    龙非夜自然知道顾七少在讽刺他什么,他冷眼看去,冷声质问,“迷蝶梦的事有进展了”

    如今他们手上有万毒之木,万毒之水,万毒之土,五行中还缺金和火,这件事他全交给顾七少去处理的。

    顾七少这些日子都盯着凌大长老和怜心夫人,根本没时间去追查万毒之金和万毒之火的下落,他耸了耸肩,“没什么进展。”

    “那你可以滚了。”龙非夜冷冷道。

    顾七少狭长的双眸立马眯成一条直线,“本少爷不懂什么叫做滚,不如秦王殿下亲身示范示范”

    “好,本王教你。”

    龙非夜说着,大长腿一脚踹过来,顾七少自是闪开,“你未必有这本事”

    龙非夜惜字如金,可见了顾七少却没少说话,而顾七少都输了好几次,可每次见着龙非夜都忍不住挑衅。

    这两个家伙,明显是八字不合

    两人就要斗起来,背后忽然传来开门声,原本站在顾七少背后的韩芸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开门了。

    两人自是斗不下去,都跟着进屋去。

    韩芸汐正告诉顾北月有药可以医治他腿伤的好消息,沉静的顾北月明显精神了很多,胜雪白衣上似焕发出一层淡淡的光芒,干净而美好。

    “当真”他激动了。

    “我已经命人飞鹰传书去询问了,就算生筋膏不在药王那,只要这世上有药,咱们就一定能找来”韩芸汐认真说。

    听到“药王”二字,顾北月分明一怔,他余光瞥了龙非夜一眼,但很快就收回,他浅浅笑道,“如此,王妃娘娘便不会嫌弃在下了。”

    韩芸汐心头有些泛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她还是很严肃地说,“只要你能站起来,就不嫌弃”

    “一定”顾北月很认真。

    顾七少在一旁一边摸着鼻梁,一边打量着顾北月的脸,虽然很早就知道这么个人,也见过好几面,可他从来没把顾北月放在心上,如今认真一瞧,发现这小子真心弱爆了

    这家伙除了医术高明之外,也没什么好的,怎么就入了龙非夜的眼,能留到现在

    顾七少只觉得有些怪异,然而,他也懒得多想。因为,即便今日认真瞧了,他也还是没把顾北月放心上。

    龙非夜眼底闪躲着丝丝复杂,没出声。

    当日夜晚,龙非夜亲自送楚家的情报给顾北月,顾北月看完之后,并无思索,还是和早晨一样低声同龙非夜耳语,龙非夜不声不响,却一直点头。

    两人,似乎在密谋着什么。

    商谈了半个时辰左右,龙非夜要走,顾北月却唤住,“秦王殿下,留步。在下还有一事,相商。”

    “说”

    “王妃娘娘同药王求药,怕是要付出代价吧在下想”

    顾北月这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冷冷打断了,“她的事,你还没资格同本王商量”

    “此事毕竟同在下有关。”顾北月心平气和地说,“在下内功尽废,医好这双腿,呵呵何用”

    他不是自暴自弃之人,只是,心太狠了,对自己狠

    即便他心怀希望,可如果要韩芸汐付出代价,他宁可一辈子坐在轮椅上。

    药王这人他了解,即便收韩芸汐为徒,也未必那么好商量,生筋膏这东西连他都不知道,必是奇药中的奇药。这等好东西,岂是说给就给的

    龙非夜挑眉看去,“顾北月,你既要放弃,何必再给韩芸汐希望”

    所有人都认为是韩芸汐给了顾北月希望,而在他看来却是顾北月的不放弃给了韩芸汐希望。

    他太了解那个女人了,如果顾北月这腿真废了,她会一辈子不安的。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又道,“此事,在下有办法说服王妃娘娘的”

    这一回,顾北月的话又被打断了,龙非夜毫不客气地问,“你哪来的底气能说服她”

    顾北月一时语塞,后知后觉自己心急说错了话,他缄默地低下头。

    “你被劫持为人质,本就是我二人欠你的。既是有药,本王便一定会让你站起来。你只需要帮本王收拾掉幽狄两族,便可”

    龙非夜说罢便大步出门,都不给顾北月说话的机会。

    顾北月轻叹,一宿未眠。满心复杂的情愫全都藏得严严实实的,一丝丝都不能,也不敢透露。

    身为西秦皇族的守护者,他什么底气,什么资格都有,只可惜,他什么都不能说。

    这个秘密,他的铁了心烂在心中。

    翌日一大早,药王老人的回信就送到了。

    生筋膏确实在药王老人手上,但是,药王老人却要韩芸汐带上顾北月亲自走一趟。

    “难不成他要亲自帮顾北月上药药王老东西没这么好心吧”顾七少摩挲着下颌,琢磨不透。

    韩芸汐心知药王老人没那么好商量,此行必定不易,她怯怯朝龙非夜看了去。

    原以为龙非夜会有反对意见,谁知道龙非夜很干脆地说,“一道去,要谈条件本王跟他谈。”

    韩芸汐大喜,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龙非夜的理解与支持。虽然这家伙偶尔会打翻醋坛子,但是,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冷静干脆的。

    而此时,顾北月失眠了一宿,已经恢复了冷静。

    他像以前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他坐在榻上恭恭敬敬地作揖,“谢秦王殿下,谢王妃娘娘”

    “顾七少,一块去吧”韩芸汐认真说。

    顾七少懂药,而且同是药学界的人,万一药王老人刁难他们,顾七少多少能给他们出点主意。

    谁知道,顾七少嗤之以鼻,“本少爷对男人的事,向来没兴趣。”

    韩芸汐恨不得一脚把他踹飞了,“哪里凉快哪里去”

    顾七少这一回没死皮赖脸地赖着,还真就走了。

    当日下午,龙非夜安排好尧水这边的种种事务,便带上韩芸汐和顾北月秘密出城,往药城方向去。西部这边他只需要坐山观虎斗,目前这几个月还是很闲的。

    小东西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但是看到公子也一起出城,它便知公子的腿有救了,它绕着公子身旁蹦跶了好几圈,都开心坏了。至于顾七少,也不知道跑哪里去,并没有跟他们出城。

    出发前,韩芸汐回头看了一眼,确定顾七少没来,早就习惯顾七少的神出鬼没,懒得多问,而龙非夜更不可能关心他的行踪。

    数天之后,他们抵达药材森林。

    靠近药庐之地,亲自送他们过来的王老等一行人不得不止步了,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闲杂人等都不敢轻易靠近药庐。

    就连帮顾北月推轮椅的仆从都没过来,韩芸汐要接手,龙非夜却不声不响地抢先,亲自推顾北月往前走。

    韩芸汐都看愣了,忽然发现跟龙非夜比起来,她才是醋罐子呢。

    龙非夜回头过来,见她还杵着,不悦道,“韩芸汐,你还不走”

    好喜欢他这句话呀

    每每他说这话的时候,她一句话都不回,疾步追上,马上到他身旁。而他的视线,也总是追随着她,直到她到身旁了,他才收回视线。

    已过中午,阳光从背后照过来,他们的影子投在地上,就像是联在一起的一体。顾北月沉默地看着看着,虽然看了很久,但是,最后他还是狠心地闭上眼睛。

    不看,便会不念。

    安静地走过一段阡陌小路,药庐到了。小院篱笆前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药庐的主人,药界的权威药王老人,孙钟。

    他们还在远处,药王老人便朗声大笑,“呵呵,我的好徒儿,这年都过了,你才来看师父我”

    这话,分明有责怪之意,责怪韩芸汐过年没来拜年。

    前阵子韩芸汐忙得都不知道哪天除夕,哪天初一,哪有时间来呀

    她赶忙上前解释,“师父,西部战乱,徒儿那会儿还在战场上,抽不开身过来,徒儿给你赔不是了。”

    她说着,恭恭敬敬作揖,拜了一拜,然后递上一份大礼。

    可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