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摸摸,我心热的

关灯
护眼
    一如初见。

    她身着锦白男装,三千秀发全都束起,只用一条发带扎着,没有女子繁杂的头饰,干脆利落。乍一看像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富家公子,认真一看就知她是女儿身。她的五官太标志了,素颜朝天,干净纯粹。

    这是韩芸汐第一次见到宁静,闻名不如见面,她忽然很想很想看一看宁静着上女儿妆,凤冠霞帔出嫁时的样子。

    一定很美

    然而,韩芸汐也没忽略宁静身上散发出来的沉稳干练气息,她越看越觉得宁静和宁承眉宇间有那么些相似。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事先知晓了他们的关系,还是因为这兄妹俩确实长得像。

    唐夫人也是初见准儿媳妇,她低声,“模样还算攀得上离儿。”

    韩芸汐暗笑,不做声。

    她们两打量着宁静,宁静却当她们是空气,眼中只有唐离,径直大大咧咧朝他走去。

    唐离看着这个女人,那一夜的一幕幕控制不住全涌上脑海,他耳根子竟有些发烫。

    宁静在唐离面前一站,唐离才缓过神来,想站起来,可惜,宁静站得太近了,将他堵死在位置上。

    这什么意思呢欺人太甚

    唐夫人不淡定了,正要开口,韩芸汐却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冷静。

    唐离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索性就坐着,手支着脑袋,仰头挑眉看宁静,轻而笑,“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宁静藏在袖中的手缓缓握成拳头,差点就砸过去了,幸好她还是忍了。她高高在上睥睨他,冷冷质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唐离饶有兴致地问,“你怎么知道本少主没带心来”

    他一手按在心上,一手朝宁静勾了勾手指,邪佞而笑,“来,让你摸摸,热的”

    寂静中,在场的人都听得到宁静拳头咯咯作响的声音,唐夫人第一次知道原来儿子这么能调戏女人韩芸汐嘴角抽搐了,不知道唐离什么好了。

    他们今日探路的目的已经实现了,唐离没必要再装了呀赶紧把事情谈完了,回去准备婚礼才是王道。

    他想调戏宁静,日后有的是时间,怎么就偏偏在宁静的地盘上撒野了

    “好呀”

    宁静笑了,倾身而下,一手按在唐离椅子扶手上,一手朝他心口伸去。唐离愣了,众目睽睽之下,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敢

    唐离的手死死地按在心口上,没动。

    宁静没去碰他的手,而是从他衣襟里探进去,一点点往里头探,一点点将唐离的手的没错,这铁定是天下第一聘”婢女笑道。

    宁静绷着脸瞪去,婢女立马闭嘴,然而,宁静嘴角却不自觉微微勾起。她原以为唐门除了暗器之外,不会再多给聘礼,没想到会给这么多。

    聘礼是婆家的面子,可终究也是婆家对她的重视。

    她和唐离的婚事特殊,可宁静再强悍,心底也难免有女儿家的柔软,毕竟,一辈子也就嫁这么一次。

    轻轻抚过聘礼宝箱,宁静竟会有些紧张。

    她真的要嫁人了

    这时候,宁诺走了出来,笑道,“宁静,你收了这么一大笔聘礼。让云空商会怎么给你嫁妆呢”

    “我说过,我的事不必你管滚”宁静最恨的人不是唐离,是宁诺

    “我就来提醒你一句,唐夫人当初可说了,嫁妆就不必给,他们唐门还养得起你”宁诺提醒道,“唐家给这么多聘礼,摆明了不差钱你那位婆婆厉害着呢”

    宁静明白,她若没有带去足够的嫁妆,必定会被婆婆吃得死死的

    “来人,把云空兵械行的名单给我拿来”宁静冷冷说。

    宁承惊了,“你想做什么”

    “不用你管你再废话试试”宁静冷冷警告。

    “宁静,我可警告你,你要敢把兵械行送给唐门,大哥一定饶不了你”宁诺认真了。

    “谁说送了聘礼云空商会收了,嫁妆随我过去是我自己的唐门的暗器一贯不外流,依我看,这倒是个机会”

    宁静想,或者她能把唐门一些小暗器,小兵械搞出来,做个大买卖

    “这倒是个好主意”宁诺明白了她的意思

    唐夫人他们一行人离开峡谷后,没走多远就拐了道,甩掉尾随者,龙非夜和唐离也坐到马车里去。

    “以宁静的性子,嫁妆一定不会是金银珠宝,除了钱财,云空商会最值钱的就是商铺,他们在各行各业都有非常完整的商业链。”韩芸汐认真分析,“宁静不会白白嫁到唐门来的,她想在唐门捞好处,只能打唐门暗器的主意,兵械行是她的首选”

    “嫁妆掌控在她手里,这事有风险,小心把唐门赔进去”唐离认真说。

    虽然云空大陆有火药武器,可终究是少数,战争仍是以冷兵器为主,兵械行可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行业,宁静没那么傻。

    龙非夜拍了拍唐离的肩膀,冷冷道,“人都是你的了,她的东西你还拿不到”

    这是把重任委托到唐离肩上了,唐离亚历山大地朝韩芸汐看去,“嫂子,是这样的吗”

    “我的就是秦王的,秦王的就是我的,所以我的还是我的”韩芸汐笑道。

    龙非夜对话竟没意见,唐离吐了口浊气,无力地靠在一旁,他纠结呀,该怎样把宁静的变成他的呢

    再过几日,他逍遥自在的日子就结束了

    “芸汐,那锭金子”唐夫人担忧地问。

    “放心,那锭金子就是探路石,至少能把我们带到那座大殿门口。”

    韩芸汐那锭金子玄机不小,等到本月底最后一日,唐离来娶妻,她和龙非夜便来救人

    这几日他们还有一件大事得办了,那就是把唐门的叛徒给揪出来

    回唐门后,龙非夜立马找来楚西风和茹姨,详细了解调查的情况。

    “还有十来个人没审,其他人的嫌疑都可以排除。”楚西风如实回答。

    “如果那十来个也审不出来呢”龙非夜冷冷问。

    楚西风为难了,说道,“唐门内的情况属下不完全了解,还得请茹姨出出主意。”

    “先审再说,依我看,叛徒就在那十来个人中,鼠刑如果不够,咱们可以换换别的,就不信真有不怕死的敢背叛唐门者,死”

    不同于之前的缄默,这一回茹姨又恢复了一贯的狠绝利落。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冷冷说,“把剩下人一并送来,本王亲自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