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茹姨,是不是你

    侍从将孔曦的奶奶带过来,孔曦一下子就哭了。

    老人家五十多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一些,她的手脚很不灵活,得人搀着走。

    老人家并不认识龙非夜和韩芸汐,也没见过唐门主他们,一到屋中,见了一屋子刑具,立马就吓坏了。

    她急急下跪,冲着韩芸汐他们一帮人喊,“门主大人饶命呀饶命呀阿曦是不是犯了什么错你饶他一回,老身给你陪不死老身给你磕头。”

    她还真的磕头,一下一下的磕得特响亮

    “奶奶奶奶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奶奶,我没事你回去吧,奶奶,你回去我明天就回家了你先回去”

    孔曦哭着大喊,扑到龙非夜脚下,连连磕头哀求,“秦王殿下,你放了我奶奶吧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秦王殿下,我奶奶受不起这罪,你放过她吧我认罪,什么罪我都认了。”

    孔曦求不动龙非夜,转而求韩芸汐,“王妃娘娘,你大人大量,这件事就是我干的,跟我奶奶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把她带走吧”

    “阿曦,你到底犯什么事了你说”

    “你想气死奶奶吗奶奶走了,谁救你呀”

    奶奶走了,谁救你呀

    听到这话,韩芸汐心头忽然一恸。老人家真以为她能救这孙儿吗未免太天真了。可是,老人家说得也没错,这屋子里,除了她,还有谁会真心疼这少年,谁会真心护他

    “来人,把老人家带出去”

    茹姨开了口,“非夜,他招都招了,也别为难老人家了,一把年纪的,禁不起折腾。”

    可惜,还是没有人敢动。

    茹姨亲自走过去,龙非夜这才开口,“你忘了唐门的规矩但凡背叛,诛杀九族”

    这并非唐门规矩,而是东秦的规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提过这件事了。

    茹姨怔住了,看着孔奶奶一步一磕头往秦王殿下那去,她脸色苍白如纸。

    “奶奶,你别过来”

    孔曦扑过去,孔奶奶却将他推开,孔奶奶误以为坐在主位上的龙非夜就是唐门主,她跪着,磕一个头,挪一步过来,“门主大人,我孔家就剩下一个小子了。你要他的命,就先把老身那命拿了去。”

    “老身不知道阿曦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说他有错,他就错了千错万错,都是老身教得不够,老身老身”

    老奶奶说着,忽然恸哭起来,“老身对不起他的父母呀”

    孔曦坐在一旁哭,一直哭。

    老奶奶忽然仰起头来,随后脑袋狠狠要往地上砸去,孔曦吓到了,扑过去抱住,泣不成声,“不要不要”

    “奶奶,我没错阿曦没错阿曦不是叛徒不是”

    “呜呜,奶奶阿曦是被人逼的阿曦对不起你。”

    一听这话,在场的人全惊了,龙非夜正等着这句话呢这少年刚刚站出来的时候,他就起疑心了。

    他坐直身体,正要开口,谁知道孔曦忽然从小腿上拔出一片刀片,狠狠刺入自己心口。

    一切来得太突然,龙非夜迅速打出的暗镖都没能拦下他。

    “秦王殿下,求你求你放过放过我奶奶。”孔曦这话说完,便躺倒在孔奶奶怀中,心口的血流不止。

    “救人”

    韩芸汐大叫,急急推开拦在前面的人,她先给孔曦喂了一口护命的药丸,随即开始止血,只可惜伤太深了,孔曦的呼吸越来越弱。

    “孩子,你撑住我一定还你公道你城主”

    韩芸汐急得手都颤了,其实她知道人是救不回来的,这一刀不偏不倚正正入心,非常深。可是,她不想放弃。茹姨是第二个过来的,一摸孔曦的鼻息就宣布了他的死亡。

    “没气了,不用救了。”她的声音非常冰冷。

    韩芸汐不相信,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

    老奶奶看着怀中的孙儿,张大了嘴,嘴不停地颤,想哭却哭不出来,这该有多悲恸呀她紧紧抱着孙儿,还还未哭出来就昏厥了过去。

    一旁的囚徒纷纷看过来,即便自身难保,可见了这孩子大家还是纷纷露出同情的目光。

    这一切,韩芸汐都看着呢

    “楚西风”

    龙非夜暴怒,“谁关的人这么大的刀片还能藏到现在”

    但凡嫌疑人,被送入牢中都必须接受搜身的。

    “是属下亲自搜的,这个孩子属下特意留心过,当时并没有发现这刀片。”楚西风很肯定。

    楚西风办事龙非夜是放心,可是,刚刚所有人都瞧见了,刀片就是从他小腿侧拿出来的。

    “那便威胁他招供的人拿给他的”韩芸汐冷冷说。

    真相再明显不过了,孔曦不是叛徒,真正的叛徒收买了孔曦,让他做了这场戏,让他顶罪

    刚刚如果龙非夜不够聪明,没有把孔奶奶找来,或许就发现不了真相;又如果龙非夜心软了,放过孔奶奶,孔曦也不会把真相露出来吧

    孔曦临死之前让龙非夜保护他奶奶,足以说明叛徒拿这老人家的性命威胁了孔曦。他选择自杀,也没有把真凶供出来,无疑,他对真凶心存忌惮,极有可能他还有把柄落在真凶手里。

    唐子晋心惊不已,““彻查这几日但凡和孔曦有接触者,全押入牢中”

    “对一个都能漏掉”茹姨义愤填膺地附和。

    韩芸汐看着茹姨,冷冷道,“这孩子不能枉死之前刑审的人,也不能白白受刑一旦揪出叛徒来,要她千百倍还回来”

    茹姨的目光立马躲开,韩芸汐追着不放,“茹姨,你说是吗”

    “当然。”茹姨也马上回答,“大哥,嫂子,这件事必须追查到底,一定要给孔奶奶一个交待给受过罪的无辜弟子们一个交待”

    唐子晋怒得都说不出话来,他掌管唐门以来,还没出过这等事呢,唐夫人看着老奶奶,实在不忍心,“来人,还不赶紧把孔奶奶带回去,好好安顿”

    她无奈叹息着,“派人好好安葬那孩子吧。”

    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韩芸汐心口非常堵,还想说什么,却被龙非夜一个眼神拦下了。

    龙非夜什么也没多说,就留楚西风在这里继续协助茹姨,他待着韩芸汐离开了。

    他们一走,唐子晋就借口有事,叫走了茹姨。

    一路上,茹姨都很沉默,唐子晋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到了书房里关上房门他才开口。

    他非常直接,“意茹,到底是不是你”

    茹姨一脸不可思议,“大哥,你什么意思”

    “是不是你把尧水别院的位置透露给端木瑶的”唐子晋冷着脸,认真问。

    就像韩芸汐说的,背叛者并没有透露唐门和秦王府的关系,只是透露了尧水别院的位置而已,所以背叛者只是想引端木瑶却找龙非夜的麻烦。

    除了茹姨,还有谁会干这样的事呢茹姨成日都想着拆散龙非夜和韩芸汐,端木瑶正是最好的第三者

    茹姨一直摇头,唐子晋逼近,冷声质问,“这里就你和我,你还不说你不说我如何保你”

    “我我说什么呀我”茹姨生气了。

    “你心中有数”唐子晋也一脸怒意。

    “大哥,你怀疑我了你怀疑我就是叛徒我我背叛唐门”茹姨连连反问。

    “这跟背叛唐门没关系,你只告诉我,尧水别院的位置是不是你说出去的”唐子晋认真问。

    “不是”茹姨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是你又是谁”唐子晋再问。

    “我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呢”茹姨看着唐子晋,一脸委屈,“大哥,你怎么就怀疑上我了,我我不活了我”

    唐子晋吐了口浊气,这才坐下,他只是怀疑茹姨而已,并没有证据,这么问茹姨,也是试探。

    茹姨确实很可疑,可是,茹姨也不至于干出威胁唐门弟子来定罪这等恶劣的行径来。他刚刚都试探到那份上了,茹姨还不认,估计真不是她了吧

    到底是谁呢

    “大哥,你还怀疑我”茹姨又问。

    “那你觉得会是谁”唐子晋的语气软了。

    “我要知道是谁,今日还能发生那样的事”茹姨气愤地反问。

    “好了好了,我也是开开玩笑的。”唐子晋辩解道。

    “开玩笑你拿我的声誉开玩笑”

    茹姨和往常一样得理不饶人,唐子晋越发地肯定叛徒不是她。

    “你赶紧把叛徒查出来,这事情非同小可。”唐子晋又道。

    茹姨暗暗松了一口气,“我知道我比你还着急呢我要是不把人查出来,指不定明日非夜就怀疑到我头上来了我明日就去三途黑市查一查,瞧瞧端木瑶是不是真在黑市发布消息了”

    唐子晋拧着眉头,心烦意乱,挥手示意她退下。

    唐离的婚事,都没这件事让他烦呢

    这个时候,龙非夜也很韩芸汐在密谈。

    “一定是她,就是她我敢打赌”韩芸汐气坏了,“那么小的孩子,不能枉死她有本事就直接冲我来,背后这么玩,算什么”

    龙非夜按着她的肩膀,韩芸汐气喘吁吁的,正要开口,龙非夜却按住她的嘴,“我有一计,你听不听”

    韩芸汐立马点头,当然听反正她是没办法找出证据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