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卑鄙,引蛇出洞

关灯
护眼
    龙非夜有什么好计谋呢

    他对韩芸汐说了四个字,“引蛇出洞”

    韩芸汐顿时目光如炬,“我懂”

    引蛇出洞有很多种方式,以龙非夜的风格,绝对狠绝,如果是她的风格,面对茹姨这等嫌疑人,她只会被龙非夜更狠

    “你来,还是我来”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问。

    龙非夜冷冷回答,“唐子晋来。”

    不管是龙非夜还是韩芸汐来做,即便真把人引出来了,唐子晋都未必会相信,就算相信,也极有可能为茹姨开罪。

    如果是让唐子晋亲自去做,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好绝”韩芸汐阴霾的心情总算明朗多了,她眯着眼睛说,“但是”

    “但是什么”

    龙非夜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韩芸汐却冷幽幽地说,“唐子晋还不是最佳人选,唐夫人才是最佳人选。”

    龙非夜一边笑,一边摇头,韩芸汐这才是最绝的吧

    让唐夫人亲自把真凶引出来,以唐夫人的性子,唐子晋再怎么样都偏袒不了茹姨。

    如果叛徒真的是茹姨话,这一回她一定逃不掉。

    “这件事我找机会跟唐夫人说去,黑市那边你让楚西风先过去查一查。”韩芸汐认真道。

    龙非夜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茹姨的嫌疑非常大,可是,心底还是抱着侥幸,他并不希望叛徒是茹姨。

    以茹姨的身份,如果不折手段勾结敌方,真真会令人心寒的

    两人正聊着详细计划,唐离过来了,他们很默契的暂停了话题。

    唐离一进门就认真说,“哥,那孩子不能白死”

    “你怀疑谁了”韩芸汐试探道。

    唐离为难起来,他心中有怀疑的对象,可是,他琢磨了很久总觉得不可能,他知道事情如同小可,不能乱说话,“这事情太奇怪了,我也不好说。”

    “还有十来日就要当新郎官了,好好准备去。此事你不必操心。”龙非夜说道。

    “可是,哥,这不是小事,这件事”

    唐离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打断了,“你的事也不是小事,本王给你一年的时间,要是拿不下云空商会的兵械行,你自己看着办。”

    唐离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们怎么就确定宁静的嫁妆就是兵械行”

    韩芸汐颇为认真地问,“要不要打赌呢”

    唐离嘴角抽了好几下,心想,还是算了吧,想赌赢韩芸汐比降服宁静还要难呢。

    想拿下云空商会的兵械行,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拿下宁静。

    韩芸汐拍了拍唐离的肩膀,“你行的好好准备婚礼,指不定宁静一感动,就真爱上你了。”

    “嫂子,你是怎么爱上我哥的”唐离认真问。

    “不是你哥先爱上我的吗”韩芸汐反问道。

    贫嘴的话,唐离根本就没赢的机会,他再也待不下了,默默转身离开了。他一走,韩芸汐立马也要溜,“我去唐夫人那瞧瞧”

    只可惜,她才刚迈步一脚,龙非夜的大手就搭在她肩上了。他什么也没说,就这么搭着,力气不重,却让她无法再往前走。

    他这是干什么,韩芸汐心知肚明,她背对着他,眼观鼻鼻观心,没敢出声。

    不一会儿,龙非夜另一手轻轻抚过她的耳垂,问道,“怎么红了”

    其实,她的耳根子在他按住她的时候就已经红了。

    韩芸汐孬了,小心翼翼地侧头,避开他的手指,龙非夜却上前一步,双手搂住她的小蛮腰,俊脸贴过来,在她耳廓上轻轻琢了一吻,“嗯,是本王先爱上你的。”

    他说完立马放开她,可是,她却愣在原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拥抱,他的吻太暖了,她整张脸都烫了起来。

    心理素质强悍如她,怎么总会因这个男人而脸红呢

    该死

    韩芸汐不敢再多停留,急急就逃了。她哪是想去唐夫人那,她早就想逃了好不好

    龙非夜也没拦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仓惶狼狈的背影,越看心情越好。

    这个女人比迷蝶梦更像个谜,甚至是一句话都会让他有惊喜,让他永远都不会厌倦。

    暗卫悄无声息出现,“主子,顾七少回复了。”

    “如何”他恢复了一贯的冷峻,不苟言笑。

    “说是还没和沐灵儿谈妥,还需要一些时间。”暗卫如实回答。

    龙非夜问的,正是医城凌大长老和怜心夫人的事情,他之前给顾七少十天的时间,早就逾期了。

    若非韩芸汐照顾沐灵儿,他对顾七少可没那么好的耐性。

    “告诉他,本月最后一日,把事情都办妥了,否则,不必再跟本王谈了。”他冷冷交待。

    药城长老会掌控在他手里,顾七少在沐家的事情上收买怜心夫人,必须通过他。他话说到这份上,顾七少会懂的。

    “是,属下明白”暗卫亦懂,又禀,“顾大夫那边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顾大夫说只要把人救出来,他能保证楚天隐一定会完全配合殿下的计划。”

    比起顾七少来,顾北月更令龙非夜放心。

    “告诉他,本月最后一日。”龙非夜犹豫了片刻,又补充交待了一句,“时间上,让他们跟东边那位打个招呼。”

    这话是和何意思,暗卫就不懂了,“是,属下这就去传。”

    本月最后一日,三月廿八,正是唐离大婚之日,龙非夜到底想做什么呢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接下来的日子,一贯清净的唐门热闹了起来,按唐夫人的意思,唐离大婚必须打办。

    叛徒的事情,仍交给茹姨和楚西风暗中调查,没有惊动太多人,唐子晋忙碌儿子婚事之余,也非常关注着叛徒之事。

    只可惜,几日下来,都迟迟没有进展。

    这日,唐夫人刚刚和唐子晋确定了婚宴的菜单,韩芸汐就过来了。

    “子晋,你忙去吧。我和芸汐瞧瞧刚到的那批缎子,给阿离多备些衣裳。”唐夫人说着,忍不住抱怨,“唉,等媳妇进门了,这些事就不必我这个当娘的操心喽。”

    唐子晋也算是半个惧内之人,只是在韩芸汐面前,他还是端着架子的,他严肃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韩芸汐最瞧不起这种男人了,怕老婆就怕老婆嘛,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这样装逼,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来得令人敬佩。

    唐子晋一走,唐夫人就拉着韩芸汐坐,“说吧,找我什么事呢”

    “楚西风查了几日,总算在黑市得到明确的信息,端木瑶并没有在三途黑市发布过悬赏,孔曦之前所说的全是假话。”韩芸汐开门见山地说。

    唐夫人没想到韩芸汐会来跟她说这件事,“如此说来,叛徒想把咱们的注意力引到三途黑市去”

    “对。三途黑市的规矩,夫人也清楚的,调查那里的事非常费劲。”韩芸汐淡淡道。

    “真卑鄙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唐夫人急急问。

    “用更卑鄙的办法。”韩芸汐认真说,“但是,需要您帮忙”

    “我”唐夫人很纳闷,韩芸汐连忙上前,低声同她耳语,“我已经安排好了,假借叛徒之名给端木瑶传了信,约在明晚上子时,唐门山脚孤山亭见。”

    唐夫人纳闷了,“不对呀,你们知道叛徒是谁了”

    “嫌疑人嘛,借嫌疑人之名约的。”韩芸汐笑得特奸诈。

    “嫌疑人是谁”唐夫人紧张起来。

    “秘密,明晚你去了就会知道。”韩芸汐故意卖关子,茹姨和她先前的过节,唐夫人并不了解。

    “到底是谁呀”唐夫人非常好奇,“茹姨和楚西风都知道了吗还有,你这办法跟子晋和非夜说了吗”

    “夫人,你什么都别问,就信我这一回,成不”韩芸汐认真道。

    唐夫人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好。那你就肯定端木瑶会来”

    “我以秦王所有产业地图为引,你说她来不来”韩芸汐笑道,“她一定来。”

    端木瑶来了,又该如何证明嫌疑人就是叛徒呢唐夫人有些迷茫,她想明晚去了应该能明白吧。

    韩芸汐这丫头办事,她绝对放心。

    翌日夜里,韩芸汐和唐夫人早早就潜伏在孤山亭周遭,等待子时的来临。

    夜黑风高,孤山亭中的灯笼随风摇曳,周遭魅影婆娑,给人森然恐怖之感。

    还有一盏茶的时间,子时就到了。

    唐夫人忍不住低声问,“端木瑶真的会来吗”

    “会。”韩芸汐很肯定,龙非夜所有产业的地图,她都想要,何况是端木瑶呢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无论如何端木瑶都会来。

    “芸汐,万一你们猜错了,那个嫌疑人不是叛徒,你们以那嫌疑人的名义给端木瑶写信,端木瑶只会当这件事是个陷阱呀,她不会来的”唐夫人认真说。

    “打个赌如何”韩芸汐问道。

    “赌什么”唐夫人颇好打赌这种事。

    正说话着,只见一个婢女神色匆匆地从草丛小路走出来,唐夫人一眼就认出这婢女的茹姨院里的。

    “这”唐夫人惊了,“你们怀疑的是”

    “嘘。时间到了。”韩芸汐轻轻将唐夫人按下,藏在草丛中。

    子时到了

    她安排的婢女出来了,端木瑶会不会来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