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你背叛了本太子

    落在地上的暗镖已经告诉茹姨来者的身份了,可是,她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

    她回头看去,不得不面对事实

    迎面朝她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唐门的门主,她的亲哥哥唐子晋

    如果只有唐子晋一人,或许事情还没那么糟糕,糟糕的是龙非夜就走在唐子晋身后,他比唐子晋足足高了一个头,身材魁梧傲岸,一身黑衣劲装和牢中的黑暗融为一体,随着他一步一步从黑暗中走出来,那冷彻的脸像是从黑暗里慢慢现,渐渐清晰。

    缄默冰冷,无情残酷似夜之神祗,似地狱之尊,不怒自威

    茹姨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虽然有着一层隐秘的主仆身份,可是,自小到大茹姨都把他当作晚辈,当作孩子。

    此时此刻,茹姨看着他,第一次意识到非夜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喊她茹姨的孩子了,也不再是唐门的外甥了,更不是他们可以教训的晚辈。

    皇族的血统是永远无法抹灭的,帝王之气渐现,茹姨怔怔地看着,第一次对龙非夜心生,敬畏

    很快,唐子晋和龙非夜就走到茹姨面前来,而楚西风也出现了,站在龙非夜背后。

    茹姨还愣着,锦瑟吓坏了,大口呼吸,急急后退,一个不小心崴了脚便跌坐在地上,这时茹姨这才缓过神来。

    “你们你们来了呀。我,我,我刚刚”

    虽然茹姨已经多少猜到怎么回事了,可是她不敢去多想。

    她还是努力地让自己保持冷静,努力地解释她刚刚的所作所为,“孔奶奶她在睡觉,所以我先过来了,还,还没问两句,这丫头就”

    她自己都解释不下去,唐子晋和龙非夜都冷冷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这丫头居然还嘴硬,说她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想吓唬吓唬她。”茹姨总算把话说明白了。

    唐子晋等着龙非夜开口,龙非夜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不做声,唐子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乌云密布的天,随时都会狂风暴雨。

    唐子晋很早就被龙非夜约来,茹姨怎么进来的,对锦瑟做了什么,他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

    楚西风说的一切不过是引蛇出洞的借口罢了,什么隔壁的老嬷嬷,什么暗器发射器,什么字条统统都是假的

    楚西风之所以能找出锦瑟来,是在孔曦的遗物里发现了一枚磨针坊里不外流的暗针,沿着这线索查了几天才查到的。

    茹姨就是那个叛徒,她误以为锦瑟知晓一切,所以赶来杀人,灭口

    见唐子晋不说话,茹姨的心越来越慌张。

    “大哥,要不我们开始审”

    “够了”

    唐子终于爆发了,怒得一拳头砸过去,砸空在茹姨面前,就差那么一点点足以让茹姨七窍流血

    都到了这种时候,茹姨还企图解释简直就是小丑行径,可笑至极

    茹姨可是他最倚重之人,可是唐门的二当家呀怎么可以勾结唐门之敌,背叛秦王

    而且,他之前已经质问过她一番了,她竟然什么都没告诉他。如今被龙非夜如此算计,就算他还有保她的心,都没有保她的理由了

    可恶可气可笑

    简直愚蠢至极

    唐子晋气得呼吸都非常急促,濒临失控的边缘,茹姨吓得脸色都青了,唐子晋的表情告诉她,她完蛋了,再多的辩解都是徒劳。

    她躲过了韩芸汐的陷阱,却没有逃过龙非夜的天罗地网。楚西风刚刚的说辞并非十全十美,也有漏洞,可是可是她怎么就急了呢

    后悔莫及。

    见唐子晋不满血丝的怒眼,她脑袋空了,心也绝望了,缓缓地低下头。

    唐子晋怒不可遏,击的她面前的拳头缓缓张开,冷不丁便甩过去,“啪”一声,响彻整个牢房。

    楚西风看得心惊肉跳的,龙非夜则面无表情。

    茹姨亦惊,这辈子连父母都不曾打过她,没想到都这把年纪了,却挨了大哥的巴掌。

    她捂着脸,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直接跪下去,“意茹知错,甘心受罚”

    唐子晋冷笑起来,“你说得到轻松你让我这个门主,这个当哥哥的拿什么颜面去见先帝,却见婉妹你让我如何跟殿下交待”

    唐子晋这句“殿下”,可不是韩芸汐经常叫的“秦王殿下”之意,而是“太子殿下”,唐门的主子,东秦皇室的太子殿下龙非夜。

    茹姨终于朝龙非夜看去,决绝地说,“意茹以死谢罪”

    死

    说得真真轻巧,龙非夜正要开口,谁知道茹姨忽然哽咽起来,“大哥,一人做事一人当。待我死后,我去跟唐门的列祖列宗交待,我去跟先帝赔罪,我去跟姐姐跟姐姐解释去我这么做不也都是为了非夜好吗堂堂西周公主,剑宗的宠徒,论出身,论相貌,论武功哪一点比韩芸汐差了”他就非得要一个来路不明的臭丫头尽会些旁门左道,还自以为了不起。”

    龙非夜的脸算是彻底阴冷下来了。

    茹姨看在眼中,却还是继续说,“我是勾结了端木瑶,可是我问心无愧唐门的秘密,东秦的秘密我分毫都没有透露,我就只说了尧水别院的位置。如果说这是错,我唐意茹认了,可我不后悔今儿个就是死在这里,我也认了”

    唐子晋怒归怒,听了这些,多少也理解茹姨,毕竟,他和茹姨一样反对龙非夜选择韩芸汐。他眼底掠过丝丝复杂,沉声问,“就只透露尧水别院的位置,端木瑶如何信你”

    “端木瑶对非夜有心,这是全云空都知晓的事,我给她出了个负伤求救的法子,告诉她尧水别院的位置,她答应搞定苍邱子,不杀唐离。”

    “那孤山亭的事”唐子晋又问,这些事情龙非夜刚刚全跟他说了。

    “那是我事先告知端木瑶,切勿相信唐门任何人的试探。端木瑶也不过是陪着那个婢女唱出戏罢了。”

    茹姨说着,重重地叹息,“大哥,我认错,可这叛徒一名,我不认,我没背叛唐门”

    唐子晋要的正是这句话,也只有从这一点入手,才能减轻茹姨的罪了,他总不能眼睁睁看茹姨死吧。

    他正要开口,谁知龙非夜却冷声,“你是没背叛唐门,但你背叛了本太子”

    本太子

    别说唐子晋和茹姨,就连楚西风都震惊了。他们还从未听秦王以“太子”自称,所以,秦王今日真真的把东秦太子的身份端出来了吗

    他,非常较真

    楚西风立马单膝下跪,见状,唐子晋后退了一步,恭敬作揖,以示臣服。

    茹姨的心跳砰砰砰狂跳,刚刚那种敬畏感又出现了,只是,她努力地忽略,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辩解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殿下,意茹没有做任何背叛之事,意茹只是念及”

    龙非夜没理睬茹姨,冷冷质问唐子晋,“唐门主,泄露本太子之密给敌方,不是背叛是什么你跟本太子好好解释解释”

    唐子晋如何解释

    “确是叛变恳求殿下看在老夫薄面,念在此事并无造成过大损失,也念在意茹没有恶意的面上,从轻发落。”

    “东秦皇族的规矩,本太子已经说过,叛者,诛杀九族。”龙非夜冷冷说,“唐门也算是皇亲贵胄,九族也就罢了,本太子且诛你唐氏本家吧。”

    这话一出,唐子晋立马跪了下去,他和茹姨面面相觑,皆是目瞪口呆。

    没想到,没想到龙非夜会这么狠

    “非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要灭掉唐家你还记得你母后临死前交待你什么了吗”茹姨大声质问。

    唐意婉临时前交待得清清楚楚,贵族遗孤皆会生叛心,唯有唐门才真正可信她将龙非夜托付给了唐子晋。

    龙非夜终于将怒火全爆发出来,怒声质问道,“那你可知自己做了什么”

    “我知道”茹姨寸步不让,唐子晋都来不及拦,“是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你被韩芸汐那个女人迷惑了双眼你忘了你母后是怎么死的了吗”

    “唐子晋,把她拖出去,就地正法否则,休怪本太子手下无情”龙非夜冷冷说。

    方才是吓唬,这一回可是较真的

    他不至于真的灭唐门,但是,杀意茹的话,以他的狠绝绝对办得到

    唐子晋知道,这件事他必须给出一个交待,否则结果会比现在还糟糕。

    “殿下息怒此事皆因我这个当家人管教不严,请殿下准许在下引咎退位,将唐门门主之位让于可胜任之人。”唐子晋拿出了自己最大的筹码。

    “大哥”茹姨惊了。

    “闭嘴”唐子晋非常凶。

    意茹愚蠢,他可不蠢,龙非夜之所以会发这么大的火,正是因为意茹针对的是韩芸汐,他早就跟她说过了,要对付韩芸汐必须从长计议,可惜她就是不听,这下好了,不仅仅让龙非夜起了戒备心,还落得连性命都不保的地步。

    龙非夜对唐门起了戒备心,他也就只有把门主之位让出去,才能解决这件事了。

    “殿下,此事关系唐家颜面,还请千万保密。”唐子晋眼底掠过一抹算计,提醒道,“殿下今日没带王妃过来,想必也有隐瞒之心,不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