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真真不是小事

    此去冬乌族,凶险无比。

    然而,北历皇帝考虑的并非君亦邪的人生安全,而是君亦邪走了,马场和雪山的事务该交给谁来处理。

    万一君亦邪死在冬乌族,马场和雪山两大肥肉又会落入谁手?

    招兵买马的事情,本都是太子在负责,北历皇帝这一回派二皇子去,正是不想太子冒险,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无储君。

    二皇子去了,君亦邪也去了,马场和雪山难免会落在太子手上,北历皇帝器重太子之余,又不希望太子的权势过大。毕竟天宁太子龙天墨自立门户是前车之鉴呀!

    正犹豫着,白彦青说了句,“此事二皇子未必能办得下来,亦邪去的话,老夫可放心。蛮族之人就怕怪力乱神,亦邪的毒术,应该可以应对他们。”

    冬乌族非常落后,尤其是在医学方面,很多医治不好的病症全都归结于鬼神,君亦邪在那里使些毒术和手段,指不定会被奉为神明呢。

    在冬乌族里,一旦被奉为神明,便可随意驱使他们了。

    “毒术,这还真是个好主意!爱卿怎么不早说?”北历皇帝恍然大悟。

    “也是刚刚想到。”白彦青解释道。

    就这样,北历皇帝答应了此事,白彦青师徒二人离开行宫之后,白彦青便低声交待,“过些天找人把消息告诉太子,争功的事情,他一定不会错过。”

    君亦邪嘴角勾起闪过丝丝狠绝,“师父英明,徒儿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

    不管是谁,只要能带回来马群,便会立功,便能可以直接掌管战马库,太子绝对不会轻易将此良机让给二皇子的。

    君亦邪有的是办法将太子也引到冬乌族,一旦到了那儿,太子和二皇子怎么死的,就都他说的算了。

    北历皇帝一旦失去太子和二皇子,犹如失去左臂右膀,即便再扶持出一位皇子来,短时间里也休想跟他斗!将来北历皇帝老了,北历的江山会落入谁之手,可就不好说喽!

    之前君亦邪一直不明白师父为何要他盯紧北历的内政,不要分心干涉外头的事情,如今他多少明显一些,如果他没输给龙非夜和韩芸汐,或者还能更得北历皇帝的倚重。

    师父布了一个大局,掌控住北历才是根本。

    白青彦和君亦邪往自己的营帐里走去,直到回到营帐中,他才开口,“云空商会是最大的变数,他们手中的粮食和马不容小视。”

    “师父,宁家和云空商会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宁家和西周打的那一场,云空商会可卖了好几门红衣大炮给宁家。”君亦邪认真提醒。

    白彦青摇了摇头,“必有蹊跷。”

    “还有,宁静居然嫁入唐门,雪山种药的事情就是因为她的婚事全搁浅下来的。他们跟唐门又有何关系?”君亦邪喃喃自语。

    “这些你且不必理会,好好准备准备,此去冬乌族,务必小心。”白彦青认真交待。

    “师父放心,小事一桩罢了。”

    君亦邪一贯都那么自信,这时候,君亦邪的小师妹,白彦青的养女白玉乔走了进来。

    “下去准备准备吧,明儿个就启程,先回帝城一趟。”

    白彦青挥了挥手,明显是赶人,君亦邪可没想那么快走,“师父,龙非夜和韩芸汐那边……”

    “做好你份内的事。”白彦青不高兴了。

    君亦邪既不甘心,也好奇,他最关心的始终是师父打算如何对付龙非夜和韩芸汐,他最不明白的就是师父为何警告他不要随便碰韩芸汐。

    他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他每次问起,师父不是岔开话题,就是撵他走,他忍很久了。

    “师父,你我师徒还有秘密不成?”他一贯邪冷、不可一世的眼睛里写满了倔强,甚至有些委屈。

    “你怀疑为师?”白彦青当场拉下脸。

    白玉乔悄无声息地退到一旁,见一贯高高在上,嚣张傲慢的师哥固执得像个孩子,她特心疼。她知道师父的一切计划,好几次想偷偷告诉师哥,却终究没有那个勇气。

    “不是!既然师父不愿徒儿插手,徒儿从命便是。”君亦邪说罢,转身就走。

    他到了门口,白青彦才冷冷说,“你已经三番五次败在一个女人手里,还有什么资格插手此事?放心,龙非夜给你的羞辱,为师都会替你讨回来,你且莫急。”

    一听这话,君亦邪那暗淡的双眸顿时明亮起来,他转身恭恭敬敬作了个揖,“多谢师父!”

    见状,白玉乔无奈至极,她知道师哥一定是高兴过头了,没注意到师父是说了龙非夜,并没有提及韩芸汐。

    师哥最希望的,还是找韩芸汐报仇吧,毕竟他每次都是因为韩芸汐而输的。

    “你还愣着作甚?”

    白青彦凌厉的声音打断了白玉乔的思绪,她连忙跑过来,呈上一份密函,“师父,女儿城八百里加急送来的。”

    女儿城,其实早就被白彦青的掌控,这件事连君亦邪都不清楚呢。

    白彦青打开一看,忽然大笑出来,“果然,老夫没有猜错!”

    白玉乔好奇,却不敢问,只到白彦青将密函丢桌上,她才瞥见里头的字,她非常震惊。

    这密函说,天安国的太皇太后出了一个极高的价格,要女儿城位列第一个高手,城主冷月夫人亲自出手,劫一个人。

    看到那个人的名字,白玉乔吓了一跳,“师父,看样子你真猜对了。”

    白彦青双眸眯敛起来,透出了骇人的杀意,“一定是他!”

    白玉乔最害怕的莫过于师父这幅嗜血的模样,没有平素的儒雅,从容,就像个阴暗的复仇者。

    白玉乔不知道师父的仇恨到底从何而来,她只盼师父能善待师哥,不要让师哥沦为他复仇的工具。

    “鲛族的事,查得怎么样了?”白彦青又问。

    “还在查,水中鲛不难对付,岸上的就很麻烦,徒儿会抓紧时间的。”白玉乔认真说。

    “很好,此事若办妥了。为师一定告诉你你妹妹的下落。”白彦青心情大好,“你亲自去趟女儿城,告诉冷月,无论如何,接下这桩买卖!”

    白玉乔领命而出,到了营帐门口,她才吐了一口浊气,小手捂在心口上,感受到自己砰砰砰狂跳的心跳。

    师父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提过她妹妹了,她是师父抱养回来的,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但是很多年前,师父无意中提起了她还有一个妹妹,眼睛很她一样大。

    师父当时说,他只知道那么多,但是,她知道师父没说实话。她比师哥还要了解师父呢。

    “妹妹……”

    白玉乔捂住了嘴,明明很欣喜,可眼眶却全湿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哭过了,“妹妹……她在哪里呢?”

    有亲人的感觉是不是这样的,她忽然觉得自己并不那么孤零零的了。

    北历,看似平静,其实动静非常大。

    也不知道龙非夜在这么短短的一个月中,能不能察觉到。

    是的,一个月!

    五月是上天山最好的季节,山路好走,气候也正好。除了好宁南的事务,算上路上的时间,五月左右,他们便可到天山脚下。

    一路从卧龙山脉到宁南郡,他们走得很急,谁知道,就在他们即将进入宁南郡地界的时候,暗卫送来了一个坏消息。

    哪怕是三更半夜,楚西风都毫不犹豫吵醒龙非夜,“殿下,出大事了,宜太妃不见了!”

    龙非夜陡然睁眼,韩芸汐亦是惊醒。

    “什么意思?”龙非夜冷声。

    “今日傍晚婢女送饭菜过去发现人已经不见,佛堂的影卫全都被杀,全是剑伤,一剑毙命。就现场看,应该是被劫,来者武功极高。”楚西风认真禀告。

    “可有其他线索?”

    龙非夜还算冷静,可是此事真真不是小事呀!

    天宁帝都暴乱的时候,宜太妃也被影卫救走,送到宁南郡来,宁南郡的秦王府建成之后,宜太妃便一直住在王府中的佛堂,每日念经礼佛度日,几乎淡出了世人的关注。

    宜太妃的身份可不仅仅是老太妃这么简单,宜太妃虽然不清楚龙非夜的身世,但是,她知道龙非夜并非先皇之子!

    单单这一点,足以威胁到龙非夜了。所以,当初她要求到尼姑庵出家,龙非夜并没有答应,而且是将她软禁在佛堂,派了三批影卫,重重把守。

    一年多来,都安全无恙,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劫持宜太妃者的企图是什么?

    “目前还没有,殿下,属下先赶回去?”楚西风很着急。

    龙非夜还未回答,韩芸汐便道,“我们一起回去。劫犯若不是想以太妃要挟我们,必是怀疑殿下的身份了。”

    “怕是后者。”龙非夜眼底掠过丝丝阴鸷,“龙天墨!”

    当初天徽皇帝和李太后都曾怀疑过此事,而且还雇佣杀手城的人,跟他争夺过当年抱养的证人苏娘。

    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龙天墨的嫌疑是最大的。天徽西逃,李太后和当年的国舅府可全都留在天安,跟着龙天墨呢。除了天徽皇帝,知晓此事的也就李太后,也是如今天安的太皇太后。

    当夜,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弃了马车,骑马和楚西风一道快马加鞭赶回宁南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