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到底是谁呀

关灯
护眼
    苏小玉一开门,先是一愣,随即惊叫起来,“主子!”

    赵嬷嬷和百里茗香都称呼韩芸汐王妃娘娘,苏小玉以前也这么叫,可失忆之后的有一天,她忽然不叫韩芸汐王妃娘娘,而是称呼“主子”。

    她才不管韩芸汐什么身份,她只知道,韩芸汐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不可思议地箭步冲出来,围着韩芸汐上上下下的打量,“主子,你终于回来啦?你瘦了一大圈。”

    这语气、这表情、这眼神,完全和她的年纪不符,老成得都和赵嬷嬷有得一拼了,幸好,她没有赵嬷嬷的唠叨,她也不会炖老母鸡汤。

    “你才瘦一圈!”

    这话要是被龙非夜听到了,估计赵嬷嬷的炖锅一又有得忙了。韩芸汐在苏小玉额头敲了下,“这段时间干什么坏事了没?”

    苏小玉眨巴着那双大眼睛,鬼精极了,正要回答,却忽然惊声,“百里茗香,你哭了?虽然主子们回来了,可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嘛?”

    百里茗香知道,这丫头片子做戏呢,而且话中带刺。

    她笑了笑,顺势道,“王妃娘娘回来,我当然激动。”

    “所以秦王殿下回来你不激动?哼哼,我告诉秦王殿下去!”苏小玉打趣地威胁。

    百里茗香正要解释,韩芸汐便打住了她们。

    韩芸汐当百里茗香不想让苏小玉知道她的母亲忌日的事情,也就没多说什么,交待了句,“你俩小声点,别吵醒赵嬷嬷,都去睡吧。”

    百里茗香追上,问说,“王妃娘娘,奴婢给你点心去,你想吃什么?”

    “主子,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芒果饮去,很快就好,你先歇着!”苏小玉说完就往厨房去。

    百里茗香无奈,韩芸汐让她进屋坐。

    “这段时间,药鬼堂一切可好?”韩芸汐认真问。

    药鬼堂原是顾北月打点,顾北月离开之后,就交给沐灵儿,沐灵儿也离开一阵子了,堂里的事务基本都落在百里茗香身上。

    百里茗香的能耐自是没有沐灵儿高,可是,其他事务上,百里茗香比沐灵儿要靠谱很多。

    “王妃娘娘,堂里一切安好,药城那边供药及时,下面的分店一切都顺利,就是最近有不少商人来找,想谈大宗的买卖。”百里茗香如实禀告。

    韩芸汐冷笑,“谈大宗买卖不会去药城吗?跑药鬼堂作甚?”

    百里茗香笑了,“药城除了跟药鬼堂做大宗买卖,还跟和谁做?”

    韩芸汐亦笑,“西部战乱,这帮人不是想倒卖药材去西部,便是军方的人,来备药的。”

    “那咱们不卖!”

    百里茗香明白了,韩芸汐却认真道,“这世界上没有有药不售的道理,药鬼堂不是药鬼谷。他们要多少,卖多少,只要他们出得起价钱!”

    西部战争才刚刚开始,三国的药物储备应该还充裕,这么早就急着备药,必定是宁承!云空商会有的是银子,她怎么能不趁机敲诈一笔呢?

    “奴婢明白!”

    百里茗香笑了,红彤彤的眼睛笑起来,竟还无比明媚,韩芸汐看着百里茗香,禁不住感慨,“你可不是当丫头的命,以后干脆就在药鬼堂当个掌柜,别在这里端茶倒水的。”

    百里茗香一下子就站起来,“不!王妃娘娘,当初说好的,你救了茗香的命,茗香一辈子都伺候你。”

    韩芸汐有些无奈,其实她也蛮喜欢留百里茗香在身旁的。比起苏小玉,百里茗香做事识大体,知进退,比起赵嬷嬷,百里茗香年轻,灵活。她身旁需要这样的仆人。

    只是,百里茗香远远不止这些优点,当一个婢女着实可惜了,她终究是百里军府的小姐呀!

    当初韩芸汐答应把百里茗香留在身旁,原本以为日子久了,百里茗香就会吃不了苦头,忍不住寂寞,谁知道她一留就这么久了。

    百里茗香这话,正好被进门的苏小玉听到,苏小玉端着芒果饮过来,冷冷说,“百里茗香,你没听懂主子是在赶你走吗?”

    韩芸汐怒目瞪去,冷冷问,“欠打是吗?”

    苏小玉嘟了嘟嘴,把芒果饮奉上,“主子要打,也得先填饱肚子再打。”

    “王妃娘娘,奴婢先告退了。”百里茗香不想多待,她害怕,害怕苏小玉忍不住说出她的秘密。

    虽然,她从来都没有承认过那件事,可是,只要苏小玉说出来,她就没脸在秦王府里待下去了,甚至,甚至也没脸在百里军府待下去。

    韩芸汐也乏了,大口喝完芒果饮,便让苏小玉也退下,苏小玉却低声,“主子,你想让她走,干嘛把狠一些,要不我忙你?”

    “谁说我要赶她走了?我只是想让她到药鬼堂去当掌柜,你这嘴巴再不收敛,小心我给你缝上!”韩芸汐眯着眼,冷幽幽地警告。

    “缝上我就不能说话了,能换一样吗?”苏小玉笑呵呵的,像是开玩笑,而实际上她暗暗发誓,她一定要设计把百里茗香赶走,所以,她还是问清楚到时候会面对什么惩罚,好有个心理准备。

    韩芸汐疲着呢,没回答,径自往阁楼上走。

    苏小玉连忙拉住,“主子,你就……”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便打断了,“如果我赶你走,你怎么想?”

    苏小玉立马激动了,紧紧拉住韩芸汐的手,紧得韩芸汐都疼了。

    “小玉儿的命是主子救的,小玉儿生是主子的人,死是主子的鬼,生死都不一会离开主子你的!”

    韩芸汐刚从鬼森森的竹林见了一堆尸体回来呢,听到鬼什么的都有些毛骨悚然,她白眼苏小玉,“放手!”

    苏小玉更紧张了,“主子,你要赶小玉儿走,小玉儿就不活了!说到做到!”

    “那你凭什么赶百里茗香?”韩芸汐反问道。

    “我……我……”苏小玉不是没理由,是不想说。

    天下人都觉得秦王妃是云空第一聪明的女人,可是,在她看来,主子却是云空第一傻的女人,连百里茗香喜欢秦王殿下都看不出来,还把人留在身旁,养虎为患。

    “还不放手?”韩芸汐困死了。

    云闲阁是她清心的地儿,怎么一回来就烦呢?

    苏小玉再大胆,也不敢更韩芸汐横,只能乖乖放开手了。

    翌日,韩芸汐想睡个懒觉,谁知道一大早就被赵嬷嬷吵醒了,赵嬷嬷没敢上阁楼,就在楼梯口喊,“王妃娘娘, 你醒了吗?”

    “王妃娘娘,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老奴好去买老母鸡回来炖汤呀!”

    “王妃娘娘,你醒了吗?老奴做了殿下最爱吃的早餐,殿下还没醒呢,要不,你过去把殿下起床?”

    韩芸汐蒙着头,装睡,可是,听到这句话后,立马掀起被子下床。

    叫龙非夜起床,这个可以有!必须有!

    她麻溜地收拾洗簌好便下楼,赵嬷嬷见到她,和昨夜苏小玉的反应是一样的,开心得不得了,上上下下打量她,最后也来了句,“王妃娘娘,你瘦了!”

    韩芸汐立马捂住她的嘴,冷冷警告,“再说瘦字,就送你们去乡下养老母鸡!”

    她根本没有瘦好不好,跟着龙非夜压根就瘦不下来。

    她觉得自己的相貌并不输端木瑶,就是不比端木瑶瘦,瘦身可是她心头一块大病。

    赵嬷嬷吓着了,连连点头,韩芸汐这才放开她,“先去准备早茶,我去叫龙非夜起床。”

    不得不说,听到王妃娘娘直呼殿下的名讳,赵嬷嬷很不习惯。

    苏小玉瞥了百里茗香一眼,笑呵呵道,“就只有主子能直呼殿下的名讳,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废话,因为殿下只允许王妃娘娘这么叫。”

    赵嬷嬷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两主子不在府上,她总觉得日子没有一点儿意义。如今两主子都回来了,她又能在火房里忙碌喽。

    “百里茗香,你说呢?”苏小玉明显是故意的。

    “因为,殿下只爱王妃娘娘一人。”百里茗香很认真,她又说,“今日你就别去药鬼堂了,留着伺候王妃娘娘和殿下,我走了。”

    她还真毫不犹豫地离开,只可惜,苏小玉仍对她嗤之以鼻。

    韩芸汐虽然没有睡饱,可是,此时精神还是蛮好的。

    她到了龙非夜寝宫门口,才发现一件事,里头反锁着,她根本进不去。敲了几下门,里头都一点动静也没有。

    韩芸汐想,寝宫那么大,龙非夜睡着未必能听到敲门声呀。好不容易比他早起,有个叫他起床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其实,她错了。

    龙非夜的警惕性向来高,哪怕睡着也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寝宫周遭的一动一静他都察觉得到的。

    她正要离开,这时候影卫出现了,“见过王妃娘娘。”

    “殿下还在睡吧?”她随口问了句。

    “殿下在佛堂那边。”影卫如实回答。

    那家伙好早呀,难道有新线索了?

    韩芸汐才刚到竹林,就见龙非夜迎面出来。

    “有线索了?”她急急问。

    龙非夜丢给她一封信,韩芸汐非常震惊,“勒索信?”

    其实,她心里更倾向于是天安国那位太皇太后雇杀手城的人劫持了宜太妃,想弄清楚龙非夜的身世。

    没想到居然会收到勒索信,所以,此事和龙非夜的身世无关了?

    韩芸汐打开勒索信,只见信中是这么写的,“三日正午后,带玄寒宝剑到迷途空湖赎人,只许一人独来,逾期不见,后果自负!”

    “好大的口气!”韩芸汐冷冷说,“到底是谁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