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温柔,吵不起来

关灯
护眼
    “管账有帐房先生。”龙非夜淡淡道,“这些日后都交给你打理。”

    韩芸汐狐疑了,凑近低声问,“龙非夜……你,你想跑路吗?”

    他太奇怪了,韩芸汐都有不安的感觉,有种这家伙把一切交待好之后就会消失不见。

    龙非夜揉了揉她的刘海,宠溺地笑,“跑路的话一定带上你,逃命就不带了。”

    韩芸汐打开他的手,“龙非夜,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你把药鬼堂打理得这么好,本王这些产业也都指望你了。”龙非夜打趣地说。

    “我说的不仅仅是这件事。”韩芸汐犹豫了片刻,认真说,“天山此行,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韩芸汐总觉得龙非夜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上天山做准备,他似乎会有危险,所以,在上天山之前得为她准备好一切。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道,“此行凶险,若到中秋之日,我还无法下山,你可否先下山,替我接管中南都督府,应对西部之变?”

    “因为端木瑶?”韩芸汐急了。龙非夜此行,难不成会因为端木瑶和剑宗老人为敌?在她印象里,即便有端木瑶作梗,他对剑宗师父也十分敬重。

    剑宗老人可是云空大陆第一高手,武功达到无人可及的境界,如果是她猜的那样,那真真是凶险了。

    “与她无关。苍邱子才是最大的麻烦。”龙非夜淡淡道,其实,苍邱子只能排在第二,最大的麻烦是他自己,他的封印。

    此行天山,如果能顺利破解封印,拿下苍邱子就不在话下。江湖武林的事情,武功高低直接决定成王败寇,并不像朝政权谋那么复杂多变。至于端木瑶,他向来没放心上,何况,他也没打算让端木瑶回天山。只要端木瑶回不了天山,师父他老人家跟他就不会有任何冲突。

    只要他拿下天山的话语权,云空武林自然不会有人敢为难中南都督府,他将来也可以集中武林力量,将两个杀手城收归麾下。

    他一直都知道江湖力量不可小视,这一回端木瑶此次动用江湖力量四处找宁承的麻烦,让他更看重江湖这股势力。

    天山此行,关系重大,影响深远,趁着三国战乱这两三个月,他上天山正是最佳时期。这个时候不动手,天知道端木瑶和苍邱子是否会和君亦邪勾搭上。

    苍邱子本就一直想借助世俗力量,争夺在天山的权力,君亦邪和端木瑶早就有勾结,如果让君亦邪勾搭上苍邱子,事情就脱离他掌控了。所以,此行必不可免。

    如果他无法顺利破解封印,那事情就麻烦了,他和韩芸汐都会很危险。

    所以,中秋之日,他若无法下山就必须先让韩芸汐下山。

    一切他都已经安排好了,此次回中南都督府,算是在做扫尾的工作,他若回不来,韩芸汐待在中南都督府是最安全的,她手里掌控了他在中南的所有产业,就算五大家族要刁难她,她也有足够的筹码与之抗衡。她看似要代他掌控大局,实则并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处理。

    “我不要下山,中南都督府的事务你交给百里元隆。我跟你一起上山,便要随你一道下山!你不走,我也不走!”韩芸汐很认真。

    “你又不会武功,留在天山会碍本王手脚。”龙非夜很残忍。

    韩芸汐可不是一句话就能打击的,“碍手碍脚也赖定你了,反正你有本事带我上山,就得有本事跟我一起下山!要不你别带我上山!”

    “好,那你别去了。”龙非夜淡淡说,眸光柔柔的,全是宠溺。

    “龙非夜!”

    韩芸汐气到了,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用如此温柔的声音说出那么无情的话语。

    龙非夜还是那么温柔,汤仍是喂到她嘴边来。

    韩芸汐气呼呼地一口喝掉,继续道,“好,我不去了,我就在宁南等你回来!”

    她想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你要敢不回来,我就让中南都督府散了,让楚西风他们也散了。把你所有产业都贱价卖给云空商会,然后跟顾七少浪迹天涯去!”

    韩芸汐,这是气话也是警告。

    “还有,我还会去唐门,把……”

    “韩芸汐,我父母已逝,我想带你上天山,让师父见见你。”龙非夜眼底的温柔,浓得都化不开。

    韩芸汐戛然住嘴,她不想看他的眼睛,可是,还是忍不住沉溺进去。

    如此温柔,她如何拒绝?

    这等理由,她如何说不?

    何况,她哪是真的不想去?何况,她盼着跟他一起上天山,盼了好久好久。何况,此行凶险,她怎么可能不陪他去?

    韩芸汐眸光深深,盯着龙非夜看,不说话。

    龙非夜无奈笑了,不自觉又揉了揉她的刘海,“中秋之后,三国的粮草和药石基本会告罄,到时候中南都督府这里得有人主持大局,百里元隆终究是武将,他没你聪明。本王只是有可能迟些下山,又不是永远不下山了。”

    他说着,捏住韩芸汐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看他,

    “韩芸汐,你胡思乱想些什么?你想跟顾七少浪迹天涯?怎么不早说?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去打断他的狗腿?”

    此时,顾七少好不容易避开沐灵儿,正蜷在黑袍里晒太阳,冷不丁打个冷颤,他从黑袍里露出脑袋来,朝空中的烈日看去,一脸迷茫……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半晌才道,“你自己说此行凶险的。”

    龙非夜顺势道,“所以,没那么快能下山。”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下山!”韩芸汐难得任性。

    龙非夜陡然蹙眉,他不说话,就盯着韩芸汐看,不得不说,他那冷肃的眼神看得周遭的婢女仆从全都吓坏了,一个个心惊胆心,生怕不一小心惹祸上身。

    然而,韩芸汐亦是蹙眉,冷冷的同他对视,两人就这样,对峙了许久。

    最后,韩芸汐站起来,转身要走。

    “等等!”龙非夜叫住了。

    “这事没得商量,中南都督府的事情,我可以找到可以委托之人,不必我回来亲力亲为。”韩芸汐冷冷说。

    她心里的人选不是别人,正是顾北月。顾北月在天宁太医院当差多年始终保持独善之身,足以说明他厉害的不仅仅是医术。只要花些时间,将如今的形势分析给他听,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他,她相信顾北月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她正要走,谁知道龙非夜柔柔地问,“韩芸汐,你还吃饭吗?过来,别饿坏肚子。”

    韩芸汐戛然止步, 这个男人这样,让她还怎么生气?怎么吵下去?

    眼睛忽然酸酸的,想哭……

    她还未折回去,龙非夜已经走过来,从身后抱住她,“好了,你赢了。吃饭吧。”

    韩芸汐转身,认认真真地看他,“不许骗人!”

    不许骗人?

    他又不是没骗过她。

    龙非夜轻轻再她唇上琢了一吻,算是盖印,“本王到哪你就跟到哪,行了吧?”

    韩芸汐这才笑了,“好,拿个绳子拴住!”

    这话一出,周遭的下人全都倒抽了口凉气,秦王妃这也太放肆了吧,居然骂秦王殿下是狗!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生气,拉着韩芸汐坐回去,继续吃饭。

    方才的事情,两人都很默契地不提。

    韩芸汐没那么笨,她已有了戒备之心,她告诉自己,中秋前后,一定得小心,一定得盯紧了龙非夜。

    “你就不准备准备勒索的事情?”

    韩芸汐开始另一话题,她有勇气和龙非夜去赎人,但是,对这件事还是颇为担忧的。可龙非夜一点儿也不将此事放心上。都还不清楚对方是何方圣神,龙非夜这未免太淡定了?

    “没什么好准备的。”龙非夜淡淡说。

    “万一对付不仅仅雇了冷月夫人,还雇了齐宗霖,咱们岂不是去送死?”韩芸汐并非开玩笑,他们之前找苏娘的时候,就被冷霜霜和齐耀天一起围攻过。

    以龙非夜如今的能耐,对付冷霜霜和齐耀天那是绰绰有余,可是带上她一个不会武功的,要同时对付两大城主,那确实是找死呀!

    “本王就带你去,到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人,本王防守,你进攻,一律毒杀,如何?”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的眸光一下子亮堂起来,想探照灯般贼亮贼亮。

    当初她和龙非夜联手,应对楚家疯狂的驭箭术都绰绰有余呀!只要不是驭箭术,龙非夜便可带她靠近敌人,而只要拉紧距离,她下毒的办法多了去了,并不一定得用暗针。

    “好!”韩芸汐大喜,越发好奇谁会那么倒霉,面对她和龙非夜第一次真正联手了。

    有龙非夜这样的安排,韩芸汐放心多了。

    饭后,他们又和百里元隆喝了一会儿茶,龙非夜便陪韩芸汐去了药鬼堂。

    他们走的在侧门。

    侧门进去得路过医疗室,午后的医疗室很安静,病人们都在午休,龙非夜和韩芸汐放轻了脚步,谁知道到医疗室窗口,就听到一个戏虐的声音。

    “姑娘,你长得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呢?”

    韩芸汐不认得这声音,可以肯定不是药鬼堂的人,难不成是病人在调戏病人?

    她狐疑地偷偷往窗户看进去,龙非夜却没什么兴趣,谁知,韩芸汐却惊见有人在挑衅百里茗香。

    韩芸汐拉住了龙非夜的手,低声,“你看,那人好大的胆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