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赤子心慈母忧

关灯
护眼
    韩芸汐回头看去,眼前一片黑!

    顾七少穿着黑色大袍,戴着兜帽外加蒙面,将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

    “好久不见,您老人家安然无恙呀?”韩芸汐打趣地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早刚到。”顾七少说,“我把顾北月也带过来了,回头你跟沐灵儿说,那套药典不懂的地方就先问顾北月,顾北月要不懂,就写信去问药王老人。”

    韩芸汐双臂环胸,靠在墙边,“然后呢?”

    “然后,我去找万毒之火,和万毒之金。”顾七少非常很认真。

    “那你为嘛不自己跟她说?”韩芸汐反问道。

    “那丫头太烦了!她能缠着老子三天三夜不睡觉,一直问这药那个药。老子再跟她待下去,一定会疯掉的!”顾七少想了一会儿,低声问,“毒丫头,你说那臭丫头是不是怀疑什么了?”

    “沐家的事情,解决了?”韩芸汐岔开了话题。

    怜心夫人牺牲自己也要为沐家做最后的努力,如今医城已经将怜心夫人和凌大长老驱逐出城,两个臭名昭著的人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哪都混不下去。

    顾七少要不给沐家一些好处,怜心夫人岂会善罢甘休?

    “我跟那丫头谈好了,她出任沐家家主,长老会还两块地给沐家,能不能救回沐家,得看那丫头有没有心了。”顾七少说着,补充了一句,“反正已经谈妥了,这事也算是替龙非夜跟她谈的。跟老子没关系了。”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她若不上心,怜心夫人怕是会找上门呀!”

    “这也跟老子没关系。”顾七少又道。

    韩芸汐特意鄙夷地看他,“你不喜欢人家,干嘛招惹人家?”

    顾七少也满眼鄙视地看韩芸汐,“我天天招惹你,你怎么不喜欢我?”

    韩芸汐懒得理睬,转身要走。顾七少连忙拦下,用更加鄙夷的目光打量她,“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较什么真呢?”

    “万毒之火和万毒之金,可有线索了?”韩芸汐认真问。

    顾七少摇头,他其实找了很长时间了,迟迟没进展。金本就难寻,何况是万毒之金,至于火,他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是,他很坚定,“没线索也得找!老子和龙非夜约好的!”

    顾七少和龙非夜有两个约定。

    第一个是顾七少替龙非夜隐瞒哑婆婆的事情,龙非夜替顾七少隐瞒不死之身的秘密;

    第二个便是顾七少帮龙非夜寻找迷蝶梦的办法,龙非夜帮顾七少灭了医城。

    这两个约定,韩芸汐之知道第二个。

    龙非夜和韩芸汐的事情很多很多,每天很忙很忙,然而,顾七少这辈子其实就只想做一件事,他一直记得之前和龙非夜的约定呢。

    “什么时候走?”韩芸汐知道,留不住他的,她只能偷偷为沐灵儿默哀了。

    “现在!”

    如果不是为了见韩芸汐,顾七少早上就走了,他问,“你们打算在宁南长住了?等三国的仗打完?”

    “会去一趟天山,估计得住一阵子。”韩芸汐低声。

    “天山?去天山干嘛?”顾七少好奇了,“龙非夜要去练武吗?不是时候吧?”

    韩芸汐看着顾七少,苦笑不已。

    这家伙非常聪明,只是,他向来不关心时局。稍稍关心时局的人,都会猜到龙非夜上天山是打了武林势力的主意了。

    如果说顾北月是淡泊名利之人,那顾七少便是压根没名利这个概念的人。他永远活在自己的潇洒的世界,我行我素,无所牵绊。

    韩芸汐其实特喜欢他,只是,这种喜欢无关风月,无关男女之情。

    顾七少摩挲着下巴,琢磨了半晌, 认真说,“就龙非夜的武功,其实……也不必练了。我要是他,就带你吃香喝辣游山玩水,还练什么功呢?”

    “我就喜欢他练功。”韩芸汐总是站在龙非夜那一边。

    “韩芸汐,你到底喜欢龙非夜什么呢?”

    顾七少虽然笑着,可是,韩芸汐却莫名地一怔,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顾七少喊过她名字了。

    “喜欢……我也不知道。”韩芸汐淡淡说。

    “出息?”

    顾七少很嫌弃,从黑袍里掏出了一朵巴掌大的血红色野生菇来塞韩芸汐手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这是什么呀?”

    “你不一起吃个饭再走吗?顾七少!老鬼!”

    顾七少没回头,挥了挥手,“记得想你七哥哥我。等我好消息!”

    “你小心点!”

    韩芸汐追了几步,顾七少却很快消失不见了。韩芸汐认真看了看手里的野生菇,顿时吓了一跳。这东西可是女子补血补气的良药呀!至少得五六百年才能长这么大个。

    韩芸汐看了许久,心中五味杂陈,她无奈而笑,“傻……”

    韩芸汐并没有将这珍贵的血菇交给沐灵儿,而是交待苏小玉收藏在药房里的暗阁中。

    她到了后院,还没进屋呢,小东西便迎面扑了过来,发出了响彻整个后院的尖叫声,“吱……”

    韩芸汐立马握住它的嘴,“顾北月给你打兴奋剂了?”

    他们从求药洞回来后,小东西就一直守在顾北月身旁,如今总算回到她手上了。

    屋内,龙非夜听到小东西的声音,纳闷不已,“那只老鼠叫什么?”

    “应该是王妃娘娘过来了。”顾北月比任何人都懂小东西,就如小东西一样,比任何人都懂公子。

    龙非夜二话不说立马离开。

    顾北月淡淡而笑,细心地收拾掉龙非夜用过的茶杯。韩芸汐抱着小东西进屋时,不见龙非夜半点痕迹。

    “见过王妃娘娘。”

    顾北月永远都那么温和,谦逊,他站不起来也还是坐在轮椅上双手作揖。

    韩芸汐总是忽略他的恭敬,她就坐在龙非夜刚刚的位置上,径自倒茶,“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喝茶了?”

    印象中,她好几次来看他,他都一个人在喝茶。

    “现在比以前闲嘛。”顾北月笑道。

    “接下来闲不了吧,找你预约看病的人都能排到城外去了。”韩芸汐亦笑,和他相处,感觉总是那么舒服,总不自觉会微笑,再烦躁的心都能瞬间安静下来。

    这才刚说几句话,门外就传来赫连夫人和小逸儿的声音。

    “芸汐,你在这儿呀!害我们好找!”

    “姐,你终于回来啦!我师父也回来了吗?”

    ……

    顾北月和韩芸汐难得有独处的时间,赫连夫人和小逸儿就找过来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无奈,也仅仅是无奈而已。

    很快,赫连夫人和小逸儿就进来了。

    赫连夫人还是那么美,风姿绰约,韵味十足。好久不见小逸儿,这小子长个了,韩芸汐记得她在韩家救下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六岁的小娃娃呢,如今都快十岁了,没了先前的粉雕玉琢,但是气质依旧干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起来比小时候更有倔劲。

    一见到顾北月坐轮椅上,韩云逸险些哭鼻子。顾北月受伤的事情他们都知道的。

    “逸儿……”

    顾北月什么都没说,就喊了他一声。

    韩云逸吸了好几下鼻子,忍了眼泪,“师父,你怎么时候才能好?”

    “再休息一个多月就无大碍了。”顾北月如实说。

    赫连夫人也很关心,“顾大夫,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别客气。”

    顾北月回以浅笑。这话题有些沉重,韩芸汐岔口了,笑道,“逸儿,你什么时候拜师叫上师父了?”

    “顾大夫早就正式收我为徒,姐,我不去医学院考级了,我就跟着师父专心学,等长大了再去。”小逸儿的心智似乎成熟了不少。

    “懂事了嘛!过来,姐姐抱一个!”韩芸汐很开心。

    谁知,韩云逸却原地站着,一脸窘迫,耳根子有些红。

    “哎呦,这娃娃懂得男女有别了。”韩芸汐大笑,古代的孩子早熟,而且表达感情的方式不一样,怪不得小逸儿会害羞。

    “过来,不会非礼你的,放心吧。”韩芸汐笑着勾手指头。

    小逸儿这才敢过去,韩芸汐揉了揉他的头发,问道,“那你学到几品了呢?”

    虽然不去医学院考级,可是,医学院的品级划分还是很有参考性的。

    韩云逸正开心地要回答,顾北月却道,“三品医师的能耐,算上心性和经验,只能勉强达二品医士。小逸儿,你记住,医术,只是医者的一部分,不是全部。”

    “是,徒儿谨遵教诲。”小逸儿很乖。

    “顾大夫以后都会待在药鬼堂里,你可得好好跟他学,知道不?可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会的。”韩芸汐认真说。

    小逸儿连忙说,“姐,等我正为神医,我也当药鬼堂的驻店大夫好不好,你让我去哪个店我就去哪个店。”

    “敢情你学医是为了姐的?”韩芸汐哭笑不得。

    韩云逸竟非常较真,“当然!逸儿的命是姐姐救的,等逸儿长大了,要保护姐姐的!”

    虽然韩芸汐不需要这份保护,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她恨不得将小逸儿搂到怀里抱一抱,太窝心了。

    “小逸儿,你长大了要保护你娘亲,保护妻小。你学医,是因为你的天赋你的兴趣,你得为治病救人而学。明白不?”韩芸汐认真教导。

    小逸儿犹豫了好久,才嘀咕道,“那能不能多保护姐姐一个?”

    “当然可以!”

    韩芸汐爽快地答应了,然而,赫连夫人眼底并没了一贯的慈祥,满满的是复杂和担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