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我等,等他变老

关灯
护眼
    想当年,如果不是韩芸汐,赫连夫人和小逸儿早就被徐夫人扫地出门了,活不到今日。

    韩家亏欠了韩芸汐那么多,韩芸汐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拼命地保住韩家这个最有天赋的小儿子。

    赫连夫人承认,自己曾经怀疑过韩芸汐,怀疑她所作的一切不过是想挟持他们母子俩,将韩家的药典、产业占为己有。可是,韩芸汐并没有,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韩家,她花了不少心思在小逸儿身上,她要小逸儿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小逸儿肩负起光复韩家药店的重任。

    韩芸汐疼爱小逸儿,并不输她这个当娘的。

    看着小逸儿眼中的倔强,赫连夫人眉头都不自觉皱紧了。

    赫连夫人在担忧什么呢?

    以往,小逸儿说要报答姐姐,她都会夸奖小逸儿懂事,都会教导小逸儿不能忘恩。可如今,她竟只剩满心的忧虑。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失去这个儿子,所以,有些事情她身不由己!

    “七娘,你愣着作甚?过来喝茶。”

    韩芸汐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秦王妃,对赫连夫人总会像对长辈一样尊敬,论辈分,她确实得喊赫连醉香一声“七娘”。

    赫连夫人一过去,就把小逸儿拉到自己怀里,她像以往那样,询问了韩芸汐的身体状况,说了韩家四方药店的一些情况。

    聊了好一会儿,韩芸汐说得让顾北月休息了,她们才一块离开。

    一出门,赫连夫人低声问,“芸汐,这都好些年了,你的肚子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呃……

    韩芸汐始料不及,虽然她知道很多人都在关心这个问题,但是,打从上一回在天宁皇宫里被质问过后,就没人这么直接地问过她了。

    “是该有动静了呀……”她喃喃自语。

    “秦王殿下……不想要孩子?”赫连夫人的声音更低了。

    韩芸汐笑了笑,“太忙了,没空要。”

    “那啥时候要呀?”赫连夫人嘀咕了句,“秦王殿下也老大不小了。”

    “这一年半载都没计划吧,我也忙……”韩芸汐这不是借口,而是事实。

    龙非夜忙,她怎么可能闲?

    过两日得去赴约,解救宜太妃,再过几日得准备上天山,都是凶险之事,而且她还一直苦练着储毒空间,希望能尽快晋级到第二阶、甚至第三阶,希望能帮上龙非夜的忙。

    都没时间谈情说爱,哪来的时间生孩子呀?

    思及此,韩芸汐笑了。

    “你笑什么呢?”赫连夫人不解。

    “没什么,你们忙去吧,我找灵儿去!”韩芸汐说道。

    赫连夫人却没走,又问,“芸汐,北边战乱,你们这一回回来不走了吧?宁南这地方多好,你们别老往危险的地儿去!”

    “龙非夜去哪我就去哪,有他在的地儿不会有危险的。”韩芸汐打趣地说,上天山的事情她并会告诉不相干之人。

    “真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哦!”

    赫连夫人很无奈,小逸儿却特开心,“对!有秦王殿下在,姐姐就不会有危险。娘亲,你就放心吧。”

    “芸汐,晚上到韩府去吃饭吧?”赫连夫人问道。

    “不了,晚上还有事,改日吧。”

    韩芸汐婉拒,赫连夫人也没再邀,带着小逸儿离开了。

    “娘,你先回去,我晚上再回去,我好多病例要给师父看。”小逸儿认真说。

    赫连夫人眼底掠过一丝复杂,低声,“逸儿,要不你晚上就留在药鬼堂吧,娘明日再来接你。”

    小逸儿立马摇头,“沉香姐姐不在府上,我得回去陪您。”

    “傻孩子,娘要去庙里一趟,晚上可能会住在庙里了。你乖乖跟顾大夫待着,娘明早就来接你。”赫连夫人认真说。

    “娘亲你为什么要住在庙里?”小逸儿不解,之前娘亲从来不会夜不归宿的。

    “今晚上庙里有法会呢。”赫连夫人说着,摸了摸小逸儿的脑袋,笑道,“小孩子哪来这么多问题?还不赶紧去药房帮忙?”

    小逸儿也就没多想了,蹦蹦跳跳地往药房去,师父和姐姐一回来,他就觉得整个世界都美好起来。

    赫连夫人吐了口浊气,匆匆出门。苏小玉恰好路过,瞥了那匆忙的身影一眼,有些纳闷。

    她追了几步,才拐了个弯就不见那身影了。

    “赫连夫人?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吗?”她喃喃自语。

    苏小玉也去药房,见沐灵儿正亲自清点药材,小逸儿在一旁帮忙,并没有见到韩芸汐。

    其实,韩芸汐又折回去找顾北月了,她刚刚说顾北月要休息,不过是想支开赫连夫人和小逸儿。

    她回去的时候,顾北月还坐着泡茶,桌上就留着她的杯子。明显,他知道她还会来。

    “顾大夫不当谋士,只当大夫,可惜了。”韩芸汐打趣地说。

    “不过是在宫里待久了,习惯察言观色,诸事多留了心眼罢了。”顾北月很谦虚,“王妃娘娘,有要事相商?”

    “我和殿下下月初便会趟天山,此行……颇为凶险。”韩芸汐很直接。

    如果中秋之夜,她和龙非夜能顺利下山,那再好不过了;如果办不到的话,顾北月便是他们最可信任之人了。

    其实,上天山的事情顾北月早就知道了,因为刚刚龙非夜来的时候就跟他谈过。

    他一脸震惊,“怎么……秦王殿下可是剑宗老人的闭门弟子!王妃娘娘,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是剑宗的家务事。”韩芸汐沉默了片刻,认真说,“顾北月,三国之乱你应该很清楚,中南都督府的情况……”

    韩芸汐将局势详细分析了一遍,也提及了北历的威胁和百里水军的实力。

    顾北月没打断她,认认真真听完,“王妃娘娘,你跟在下说这么多,在下……”

    “中秋之时,我和殿下若还没下山,中南都督府那边,还望你辅助百里将军,他毕竟是武将,不谙权术之道。”韩芸汐低声道。

    顾北月无奈而笑,“王妃娘娘,在下只是个医者……”

    “医人医心医国医天下,皆可为之医者!”韩芸汐一脸认真,眸光清亮,“顾北月,就当我……”

    韩芸汐后面那个“求”字还未说出来,顾北月便打断了,他永远都不想听到韩芸汐对他说这个字。

    他不喜欢,也没有这个资格。

    芸汐,你可知道?对你,我此生只有惟命是从。

    医人医心医国医天下?芸汐,我只恨我不自医,恢复不了武功,护不了你周全!

    “承蒙王妃娘娘瞧得起,若有需要,在下定当竭尽全力,配合百里将军。” 顾北月恭恭敬敬作了个揖。

    “我信你。”韩芸汐相信自己的判断,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两人闲聊着,沐灵儿便找过来了。

    “你真该休息了,我打扰了。”韩芸汐说道。

    顾北月一路回来,已经被沐灵儿和古七刹吵怕了,也没多留韩芸汐。

    沐灵儿正要进门,就被韩芸汐推出去。

    “顾七少呢?”韩芸汐先问。

    沐灵儿白了她一眼,“我得问你吧!”

    “走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你也不必等。”韩芸汐如实说,“有空的话,回趟药城看看拾掇拾掇沐家,别让怜心夫人找过来。”

    沐灵儿水灵灵的眼睛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她和韩芸汐一起往花园里走,沉默不语,不知不觉挽住了韩芸汐的手臂。

    韩芸汐瞥了一眼,没做声。走了好一会儿,沐灵儿才开口,“韩芸汐。”

    “干嘛?”

    “喜欢一个人,怎么就那么辛苦?”

    “累了?”韩芸汐淡淡问。

    “很累。”沐灵儿如实回答,“好多年了,他总是跑,我总是追,整个云空都快跑遍了,就是抓不到他。”

    “不喜欢,就不会累了吧?”其实,韩芸汐自己都不懂。

    “会死!不喜欢会死!”

    沐灵儿眨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坚定。韩芸汐都无语了,“不至于。”

    “你会不会哪天不喜欢龙非夜了?”沐灵儿问道。

    “没想过。”韩芸汐压根就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哎呀,你们和我们不一样!”

    沐灵儿垂头丧气的,只是,她最后还是抬起头来,一脸傲娇,“哼,我等!等他老了,总有跑不动的一天!”

    沐灵儿抬头看向天空,四月温柔的阳光洒满她干净,倔强的小脸,她心坚如金,她眸光烁烁,她嘴角上扬,她正青春、美好!

    顾七少,灵儿等你,等地老天荒,等桑海沧田,等繁华落尽,等岁月静好。

    可是,顾七少,你何时才会……变老?

    韩芸汐看着沐灵儿,哭笑不得,“嗯,是个好办法!”

    “我认真的!”沐灵儿大声说。

    “我知道,我知道。”韩芸汐连连点头。

    夜了,在离开药鬼堂的时候,韩芸汐还是交待了苏小玉,让她把那朵血菇交给沐灵儿。

    “主子,这是好东西!你得自己留着!”苏小玉虽然很崇拜沐灵儿,但是,有好东西还是第一个想到韩芸汐。

    “药鬼大人给她的,拿去。”韩芸汐冷冷命令,苏小玉摸了摸鼻子,只能悻悻照办了。

    虽然这种做法不妥当,属多管闲事,可是,韩芸汐是真的心疼傻灵儿呀。

    面对爱情,哪个女子不傻?

    不傻的,怕只有那些受伤了,再也不相信爱情的女子吧。

    见龙非夜过来,她便收敛了心思,她知道,面对龙非夜,很多时候她也很傻。

    回去的路上,韩芸汐紧紧握住了龙非夜的手,两日后,他们如约而至,抵达迷途空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