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龙非夜,我保护你

关灯
护眼
    迷途空湖的一个颇为神奇的地方。

    位于宁南郡以北的森林中,通往湖泊的只有一条路,常年白雾弥漫,一旦踏入极容易迷路,所以称之为迷途。

    然而,只要穿过迷途,便有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可见一个奇异的湖泊,湖中有湖,远远往去,似湖中镂空,所以名之为空湖。

    森林中本就多猛兽出没,这个地方更鲜少有人来。龙非夜和韩芸汐骑马而来,在迷途前下了马。

    正是正午时刻,整个森林却一片幽暗、冷清,像是世外之地。

    只见这迷途两侧种满了梧桐树,梧桐树中间是一条直道,路中的白雾较为稀疏,还勉强能看得到路,两边的话,便是一片白茫茫如云海了。

    一路上龙非夜和韩芸汐讲这里的奇景,韩芸汐就留了心,她大老远便启动解毒系统,却没有检测到任何毒素。

    大自然是伟大而令人敬畏的,很多自然现象都无法解释。

    韩芸汐站在路口,确定雾气没有毒之后,便饶有兴致地欣赏起迷途美景。

    “找这种地方,太卑鄙了。”她冷笑道,劫徒一定会在迷途路上设埋伏的。

    龙非夜拉住她的手,十指相扣,握得紧紧的,低声,“小心点。”

    “放心,这一段路交给我。”

    韩芸汐太喜欢这片白雾了,她取出两颗药丸来,自己服下一颗,让龙非夜服下一颗。然后牵紧龙非夜的手,“龙非夜,这一段路,我保护你!你相信我不?”

    “信。”龙非夜知道韩芸汐用毒了。

    迷途很长,埋伏必定不少,敌在暗我在明,他原本还计划着会在这条路上耽搁很长时间呢,如今,韩芸汐出手,他便可放心了。

    即便是百毒门出身的君亦邪都逃不过韩芸汐的毒,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在她毒术下侥幸呢?

    他们还得真感谢一下选这个地方的人,否则,韩芸汐这么厉害的毒师,都无用武之地。

    两人手牵手,身影很快就淹没在白雾中。

    龙非夜到底有多相信韩芸汐呢?他除了牵着她的手是紧的,他整个人都很放松,仿佛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散步的。

    韩芸汐和他一样,轻松惬意,她对自己的毒术有绝对的把握,不在自负,而是自信。

    一开始周遭还一片寂静,很快,就听到四周传来一阵阵哀嚎,无疑是那些埋伏的杀手中了韩芸汐下的毒,毒性正在发作。

    “什么毒?”龙非夜问道。

    “最普通的腹痛之毒。”韩芸汐笑道。

    “不够狠。”龙非夜很客观的评价。

    “这毒没解药,必须持续疼痛个三天三夜才能自行解毒,而且,这种疼痛不至于疼死人。”韩芸汐打趣地问,“要不,你试试?”

    “不必。”龙非夜很严肃,还是客观地评价,“生不如死,很好。”

    其实,他心想,这个女人的毒术一旦有用武之地,必是绝杀。

    韩芸汐见龙非夜那冷肃的表情,忍不住扑哧笑出来,龙非夜的手立马握得更紧,韩芸汐却还是笑。

    龙非夜二话不说,将韩芸汐拥入怀中,将她的脸按到他胸膛上去。

    韩芸汐的脸都快被压扁了,完全笑不出来。

    虽然白雾弥漫,但是还是勉强看得到前路,韩芸汐搞定了埋伏的杀手,龙非夜负责带路,直线前行。

    这个时候,迷途的尽头,空湖湖畔,两个女人并肩而站,一老一少,一个白衣如仙,一个黑衣如魅,她们都看着迷途,表情凝重。

    “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年轻女子明显有些焦急。

    “急什么?本夫人布下的天罗地网,就算是剑宗老人来,也未必能走出来。”黑衣老妇冷冷说。

    “你可交待清楚了,只杀韩芸汐,千万不可伤秦王。”年轻女子又道。

    “放心。”黑衣老妇有些不耐烦。

    年轻女子还是不放心,又补充了句,“我可把丑话说前头,你的人要是伤秦王半根汗毛,你一个子都休想拿到。”

    老妇人没理睬她,她又说,“还有,杀不了韩芸汐,一样一个子也休想拿,咱们说好的。”

    老妇人不屑轻哼,正要开口,忽然一个黑衣女杀手从白雾里滚了出来,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扑在老妇人脚下。

    她捂着肚子,满脸冷汗,她能逃到这里来通风报信已经是拼了命,这个时候别说站,就是趴着都无力至极。

    “夫人,我们……我们……我们全中毒了。”

    “什么?”年轻女子大惊。

    老妇人也不可思议,“全中毒?怎么可能?”

    来者是龙非夜,云空武林排得上号的高手,韩芸汐的毒术也不容小视,老妇人自然不会情敌,她在迷途里埋伏了整整三十名杀手,而且全都是精英。

    怎么可能还没打呢,就全军覆没了?

    这算什么事呀!

    就算韩芸汐下毒,那也得等杀手团露面了,她才有机会下毒不是?她哪来的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毒废了整个杀手团?

    “姐妹们……她们都还在林中,全都腹痛如刀割,无法行动。”杀手如实禀告。

    “难不成韩芸汐在雾气里下毒了?”老妇人喃喃自语,她心想,这个女人若不除,他日必是无穷后患。这毒术,都快和白彦青有得一拼了。

    “该死的贱人!”年轻女人怒声,“冷月夫人,你说怎么办!”

    是的,这个黑衣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女儿城的城主,白彦青的下属,冷月夫人。

    她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处变不惊,“急什么?迷途之所以称之为迷途,可不仅仅因白雾障目这么简单。”

    “你的意思……”年轻女子不懂,迷途空湖这个地方是冷月夫人选的。

    “迷途中有奇门遁甲之术,就算没有埋伏,他们想顺利走出来,都没那么容易!”冷月夫人冷笑道,“这会儿,他们也该走到阵法里了。”

    要知道,她之所以效忠白彦青,正是因为当年她被困在迷途中,整整十天十日都走不出来,饥寒交加中,她苦苦撑着,就在命悬一线的时候,被偶入迷途的白彦青救了出来。

    她欠白彦青一条命,又得知白彦青是百毒门门主,从那之后便一心效力。她当上女儿城城主,白彦青可帮了不少忙。

    白彦青也不懂奇门遁甲之术,却自有妙招可走出迷途。

    那件事后,冷月夫人请了专门的道士,破解了迷途的阵法,将迷途空湖占为己有,所以,她可以轻松在迷途中布下杀手团。

    “奇门遁甲?”年轻女人喃喃着,总算是安心了。

    “放心吧,先让他们自己玩一玩,本夫人再出手不迟。”冷月夫人一把年纪了,却比小辈们还轻狂。

    “好,到时候你亲自去把韩芸汐杀!再把秦王带到我面前来。”年轻女子冷笑道。

    这个时候,韩芸汐已经在迷途中察觉到不对劲了。她拉住龙非夜,停步,“龙非夜,等等,这个地方咱们刚刚走过。”

    龙非夜不解,“路是直的,就只有一条,两边皆树。”

    如果他们走入两边的树林,那就有可能迷路,可是,一路走来,他都非常清醒,不至于迷路。

    “这地方一定有问题。”

    韩芸汐低声道,“刚刚我们右侧大约二十步距离,有一个中毒者,她体内毒素值为三,她身旁有两个中毒者,毒素值分别为四和五。我们左侧,十五步之外,有两个中毒者,一个毒素值为六,一个为八。但凡毒素值达到三者,皆不可能再有力气移动。”

    韩芸汐这么一解释,龙非夜就明白了,韩芸汐是以参照物的位置来确定他们所在的位置,如此说来,他们确实回到了刚刚走过的地方。

    “奇门遁甲之阵!”龙非夜喃喃自语。

    “真有这东西呀!”韩芸汐其实有所怀疑的,只是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不懂这玩意呀,现在怎么办?

    “龙非夜,你懂吗?”

    “有人会懂,离我们最近的杀手在何处?”龙非夜低声问。

    韩芸汐立马知道他想做什么了,杀手们既然能潜伏在迷途里,必定懂这里的门道的。

    很快,韩芸汐利用解毒系统确定了一个离他们最近的杀手的位置。他们沿着解毒系统显示的方向找过去,可谁知道,走了十多步,解毒系统便提醒那个杀手移位了。

    韩芸汐戛然止步,“人没了!不可能的,那个杀手的毒素直高达八,他就是爬都没力气。”

    “不是他动,是我们走错方向了。在奇门遁甲之术中,方位是不断变动的。”

    因为方位不断变化,他们却没有看出来,所以他们走的方位一直都是错的。

    韩芸汐琢磨着这个原理,喃喃说,“所以,只要我们能确定方位,就能走出去?”

    “这里所有参照物的方位都随着我们走动而变动,如何能确定?”

    龙非夜眼底闪过丝丝担忧,他琢磨着应对之策,来之前自是了解过这地方,却不知道迷途中竟藏了阵法。

    既是藏了阵法,那么就说明这个地方被人掌控着。

    见龙非夜眼中的凝重,韩芸汐轻轻抚开他的眉头,“别琢磨了,说好了,这段路我来保护你的。你宽心跟着我便是。”

    “你有办法?”

    龙非夜很意外,韩芸汐给过他太多太多惊喜了,可是,就她刚刚的表现,并不懂奇门遁甲呀。

    这个女人,有什么办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