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夜汐搭配,绝配1

    龙非夜都还没问宜太妃在谁手上,年轻女子自己就招了,她这威胁,还蛮有底气的。

    只可惜,龙非夜依旧视她如空气,没理睬。

    就连冷月夫人都替年轻女子感到丢脸呀。她呵呵而笑,“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秦王殿下付的酬劳有没有她的高?”

    “一座女儿城,够吗?”龙非夜高高在上,那语气就好似赏赐她。

    冷月夫人大怒,“龙非夜,你什么意思?”

    “把她杀了,把宜太妃交出来,本王可以考虑放过女儿城,否则……后果自负!”龙非夜冷冷警告。

    敢闯入他秦王府杀一百影卫,劫走宜太妃,这件事若传出去,会是多大的笑话?会有多少人打起秦王府的注意?

    要知道,江湖可是个卧虎藏龙之地,多的是他预料不了的危险。他一定要让女儿城付出代价,以警告警告江湖上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

    虽然还未上天山,他也不介意先灭了女儿城,让云空的江湖,先热闹热闹。

    冷月夫人倒抽了口凉气,“龙非夜,你这口气未免太大了。今儿个本夫人就教一教你,说话要负责任的道理!”

    冷月夫人正拔剑而起,年轻女人立马拦住,低声,“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忘了?”

    冷月夫人确实忘了,她被龙非夜的狂傲气疯,“放心,本夫人只是教训一下他而已,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分寸!”

    年轻女子死死握住冷月夫人的手,仍是低声,“冷月夫人,你要跟违背我们的约定试试?信不信我把真相捅出来?你想毁了女儿城的声誉吗?”

    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并非年轻女人雇佣冷月夫人,而是冷月夫人劫持了宜太妃来和年轻女子做了一笔交易。

    女儿城干的是杀手行当,先接买卖再动手,坐着等顾客上门来请的,可不是先动手再做买卖。

    这件事如果捅出去,女儿城的身价就掉喽,会被江湖人士所不屑,尤其是逍遥城,必定看笑话的。

    冷月夫人这才冷静下来,她冷冷对龙非夜说,“想跟本夫人做买卖也可以,等得眼前这笔先做完!”

    她说完便退到年轻女人身后去了。

    年轻女人总算挽回了点雇主的颜面,她冷冷质问,“龙非夜,说好的,你自己一个人来,带玄寒宝剑来换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不想见宜太妃了吗?”

    龙非夜的视线这才落在女子身上,幽冷中透出了谁都看得出来的……厌恶!

    “你怎么就知道本王手上的不是玄寒宝剑?”

    龙非夜这不是质问,而是反问。他今日带来的剑确实不是玄寒宝剑,但是,外形和玄寒宝剑极相似,若非熟悉玄寒宝剑者,根本看不出来。

    玄寒宝剑是天山圣剑,这世间有几个人能熟识?

    韩芸汐眯起了双眸,她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真是……恶心!

    龙非夜遂是扬剑,朝年轻女子的脸击去,要击碎她的蒙面,女子亦是拔剑,与此同时,冷月夫人也拔剑而来。

    两个人对付龙非夜一个,龙非夜还一手护着韩芸汐。不得不说,龙非夜一开始处于完全的劣势。年轻女人似乎受伤了,但是剑术还是很厉害,而冷月夫人是最厉害的,她可是和龙非夜一个级别的高手呀!

    很快,冷月夫人和年轻女子就分开了,选择左右夹击龙非夜。

    龙非夜一直处于防守的状态,五分注意力在防守,五分注意力在保护韩芸汐。

    “原来秦王殿下也是个风流种子。”

    冷月夫人一边嘲讽,一边袭击,龙非夜持剑挡住了她劈斩下来的长剑,她立马抓住机会运出足足十成的功力,压制龙非夜。

    她的目的很明显,要将龙非夜死死牵制住,好给年轻女子争取杀韩芸汐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一回,龙非夜确实被压制得死死的,他一手抱韩芸汐,单手握剑的情况下,无法挣脱开冷月夫人施加在长剑上的压力。

    除了苍邱子,冷月夫人是他遇到的第二个武林劲敌。

    见状,年轻女子大喜。她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她剑锋一偏,急速朝韩芸汐刺来。

    年轻女子虽然很激动,但是还是留了个心眼提防韩芸汐的突袭,因为,她已经吃过亏了。

    她留心着韩芸汐的嘴,手,以及脚,随时做好闪躲毒针的准备。

    其实,之前一回,她也可以躲过的,只是,那时候她全无防备,一时间手忙脚乱了,否则,她也不至于真的重伤。

    果然,韩芸汐吐出了一枚毒针,手一扬手,又打出数道毒针,年轻女子都轻易躲开,她嘲讽而笑,“韩芸汐,就你等着小伎俩,去玩杂耍都没人看!没劲!”

    韩芸汐眯敛着双眸,没回答,继续放毒针,年轻女子一一闪躲开。

    忽然,她“铿铿铿”,扫落迎面而来的毒针,长剑直直刺向韩芸汐的心脏,就这千钧一发之际,龙非夜忽然放开手中的剑,一个转身,抱着韩芸汐避开了年轻女人的剑刃。

    谁都没想到龙非夜多丢掉手里的剑。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躲开,年轻女子的剑一时间没收住,继续往前刺入,而冷月夫人的剑也没收住,于是,年轻女子的剑刺向了冷月夫人,冷月夫人的剑刺向了年轻女子。

    冷月夫人刚刚使出了足足十成的功力,忽然收住的话,只会伤了自己,时间如此紧迫,她只能尽力偏改方向,继续往前。而年轻女子的剑收得住,她也确实收住了。只是……她收住剑的同一时刻,冷月夫人的剑刃便从她腹部刺过去。

    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

    “闪开!”冷月夫人大叫都来不及。

    鲜血,似乎鲜红的藤蔓,从年轻女子腰侧蔓延出来,在她纯白无暇的白裙绽放出妖冶的花瓣。

    年轻女子摸了一下,惊恐至极,她愣愣着看着冷月夫人,不知所措。

    “没伤到要害,死不了!”

    虽然是意外,冷月夫人对自己刚刚那一剑还是很了解的,她说着,冷不丁将年轻女子拉过去护到身后,随即又侧身闪过,才逃过龙非夜挥来的长鞭。

    冷月夫人瞥了龙非夜丢在地上的剑一眼,冷声,“卑鄙!”

    原来龙非夜真正要用的是鞭,不是剑,怪不得身为剑者他那么容易丢掉宝剑。

    年轻女子也缓过神来了,她腰部被切出一道深深的口子,血流不止。趁着冷月夫人护着她,她当机立断撕碎衣袖包扎住腰部暂时止血。

    “把其他人都叫出来,一定能牵制住龙非夜。”年轻女子低声,她不杀韩芸汐就咽不下这一口气。

    “你给我退到一旁去,本夫人今日要瞧瞧龙非夜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冷月夫人彻底被龙非夜激怒了。

    她就不相信,龙非夜护着一个韩芸汐,还能跟她匹敌?她这个女儿城城主可不是白当的!刚刚,不过是让龙非夜钻了空子罢了。

    年轻女子知道以自己如今的情况,怕会成为冷月夫人的累赘了,她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低声道,“别害他性命,让他管不了韩芸汐便可。”

    她知道,冷月夫人较真起来,怕是会伤龙非夜了。龙非夜如果放弃韩芸汐,就可以和冷月夫人匹敌,如果不放弃就只能受伤。

    见龙非夜这么护着韩芸汐,她早就满心的怨恨,让他伤,何妨?

    年轻女子果断地退到一旁去。而冷月夫人使出了绝招!

    只见她从手中长剑中分离出一把剑来,一剑二为二剑,她两手皆持剑,直面龙非夜和韩芸汐。

    “双剑合璧,终于见识了。”龙非夜冷冷道。

    两个人才可以办到的双剑合璧,冷月夫人一人两手便可以办到,这是她独创的,龙非夜在剑宗师父那边听过几回,连剑宗师父对此都颇为欣赏。

    韩芸汐狐疑着,一直盯着冷月夫人的两把剑看,她琢磨着这两把剑是怎么贴合到一起又不会掉的?

    剑刃上也没什么异样,应该是剑柄有机关吧?怎么回事呢?

    龙非夜和冷月夫人已经斗起来了,韩芸汐靠在龙非夜怀中,如同置身世外,专心致志地琢磨那把双璧剑的玄机。

    “还没尝尝滋味,怎么能叫见识?”

    冷月夫人大笑,两剑齐出,直击而来,龙非夜立马后退,挥鞭狠狠打向冷月夫人的剑,冷月夫人直接将剑丢出去,避开龙非夜的长鞭,只见那长剑在凌空翻了身,剑柄撞在不远处的树干上,借力朝龙非夜和韩芸汐后背飞来,与此同时,冷月夫人手的另一把剑也没有停下攻击。

    龙非夜被前后夹击,他侧身一躲,挥鞭要甩打,冷月夫人立马追到他面前。

    神奇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冷月夫人一追到他面前,另一把剑居然也凌空移位,追到了龙非夜背后!

    几个来回都这样,冷月夫人渐渐的要占据上风了。

    龙非夜低声,“韩芸汐,用毒吧。”

    来之前就说好的,两人合作,他护她靠近敌人,她放心使毒,是时候合作了。他一人应对冷月夫人绰绰有余,但是,要分心保护韩芸汐的话,就未必了。周遭潜伏着不少杀手,他可不能和冷月夫人较劲呀。

    龙非夜的判断是不会错的,可是,韩芸汐却说,“还早,我有办法破她的双璧剑。”

    她说着,从医疗包里取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磁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