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是了是了,一定是

    执泪落在湖水中,很快就沉入深不见的湖水中去,无声无息。

    半个时辰过去了。

    迷途里的毒并没有被解掉,龙非夜和韩芸汐都缄默地看着,等着,周遭一片寂静,唯有时间一点点流逝着。

    忽然!

    湖中湖扬起一片水浪,随后便见一道道蓝色大浪从湖中央朝湖边汹涌过来。很快,每一道浪中都冒出了一个鲛兵来,其中最高的一个浪中,冒出的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元隆本人。

    上一回离开天宁帝都,是大半夜,韩芸汐什么都没看清楚。

    这算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鲛人的真面目,她忍不住惊叹,“好美呀!”

    确实很美,

    他们的五官比平常要深邃立体很多,耳朵向龙鳍一样,立在两侧,尊贵威仪,他们的手肘也有鳍,非常锋利,可以当利器,他们一身淡蓝色的鳞甲,散发出熠熠光芒。

    他们,是真正的贵族。

    他们在浮在水中,好似水中最尊贵的武士,同龙非夜和韩芸汐恭敬的行礼。

    “属下救驾来迟,望殿下恕罪!”百里元隆非常惶恐,他知道,若非万不得已,秦王殿下不会拿出执泪的。

    所以,他一感应到召唤便带了鲛兵,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空湖入口,潜进来。

    “此地不宜久留,撤!”龙非夜冷冷道。

    韩芸汐都还未缓过神来,就被他抱着跳到水里去了。他们一入水便会鲛族特有的蓝芒保护住,在蓝光圈中他们可以呼吸自由,如履平地。

    鲛兵上岸将宜太妃还有女儿城那些中毒昏迷的人全都带走。

    鲛兵在前面带路,百里元隆亲守护在龙非夜和韩芸汐身旁,他们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湖水中,蓝芒褪去,空湖又恢复了一贯的绿意。

    一切似都没有发生过,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半个时辰之后,白彦青缓缓睁开眼睛,他仍旧往迷途里走了一步,根本没有用解药,迷途里的毒便凭空消失了。

    即便见识过许多次,白玉乔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觉得师父厉害到令人害怕。

    毒没了。

    白彦青才退回来,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他们逃了!”

    白玉乔惊得站起来,“不可能!师父,我一直盯着看呢!他们可能逃走的!”

    “韩芸汐没有再下毒,他们一定是逃了。”白彦青喃喃自语。

    “师父,可能韩芸汐也累了,需要休息,又或者她的毒药用光了。”白玉乔解释道。

    白彦青立马在毒物里布下毒药,他等了许久,毒都没有被解除掉。

    “他们一定是逃了!”白彦青非常肯定。

    “师父,指不定韩芸汐她解不……”

    白玉乔话还未说完,白彦青解了自己下的毒,大步往迷途里走去,白玉乔连忙追上,她不敢劝,心里却还是不服。

    迷途空湖就这么一条路,她盯了一个时辰,韩芸汐和龙非夜难不成还能在她眼皮底下溜走?

    直到白玉乔跟着师父走过迷途,看到空湖,她才心服口服。

    偌大的空湖畔,空无一人。

    人呢?

    白玉乔想不通,而白彦青却并不意外,他盯着空湖看了许久,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喃喃自语,“是了,是了……就是了!这一趟,得来全不费工夫,呵呵。”

    白玉乔似懂非懂,虽然白彦青看上去心情不错,但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敢多嘴。

    白彦青心情确实不错,他回头过来,笑道,“小丫头,回去吧,你师哥也该来信了。”

    师徒二人还是从迷途离开,还没走远,冷月夫人就带着冷霜霜找过来了。

    “老白,原来你在这里,亏得我好找!赶紧救救霜儿。”

    冷月夫人知道白彦青在附近,可她找了一圈险些就冒险找回迷途去了,幸好在路上撞见他的马车。

    白彦青抬眼看去,冷月夫人连忙带已经昏迷的冷霜霜过去让他把脉,可惜,白玉乔拦在她们面前。

    冷月夫人正要训斥,白玉乔却很快就从冷霜霜身上找到了中毒的位置,那是一个非常细的针眼。

    见状,白彦青没出声,冷月夫人也只能有着白玉乔折腾了。

    白玉乔取出一把匕首来,毫不犹豫地在那针口上划了一个“十”字,将针扣扩大加深,随后才取出一块磁石来,想将深藏在血肉里的毒针吸出来。

    可谁知道,白玉乔吸了好久,竟怎么都没办法将毒针吸出来。

    白玉乔好意外,“师父,那位秦王妃太奢侈了吧,她用的毒针居然是纯金的,磁石吸不出来!”

    不管是医学用针,还是毒针虽然很多都叫金针,但是,金只是总称。

    所谓的金针并非纯金的,大多会参杂很多铁的成分,所以可以用磁石吸出来。纯粹的金针很少见,尤其是拿来当暗器的基本没有,韩芸汐估计会是第一个了。

    “呵呵,有意思。”

    白彦青在车里捧着一卷书看,十分闲适。冷月夫人着急了,“吸不出来那怎么办?”

    白彦青没出声,白玉乔也没作声,她拿着匕首毫不犹豫直接刺入伤口,血淋淋地往下挖,硬生生将深埋血肉里的毒针给挖了出来,干脆利索。

    白玉乔虽然经常会心疼她师哥,可是,她可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冷霜霜在昏迷中竟被疼得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闭上。纵使杀手出身,冷月夫人都倒抽了口凉气,“白玉乔,你放肆!”

    白玉乔没理睬冷月夫人,她嗅了嗅毒针,又往血腥的伤口闻了闻,自言自语道,“这毒不难解。”

    很快,她就配出解药来,胡乱撒在冷霜霜伤口上,“这药拿回去,不用在洒伤口,一日三次,口服。”

    “帮她止血呀!”冷月夫人怒吼,若非看在白彦青面上,她早就杀了这个臭丫头。

    白玉乔掏出针线来,就像是缝衣服一样缝合,冷霜霜忽然尖叫一声,还未醒来便又疼昏迷了。

    “当杀手的还这么矫情?”白玉乔不屑嘲讽。

    冷月夫人冷冷看着,待白玉乔缝合好伤口,她立马一巴掌扇过去,“贱丫头,再废话信不信老娘把你带回女儿城去?”

    白玉乔眸光掠过一抹杀意,正要动手,白彦青轻轻一咳,她便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了。

    “霜儿的毒这就解了?”冷月夫人问道。

    “怎么,还质疑老夫教徒弟的本事?”白彦青冷冷问。

    冷月夫人不敢造次,“谢啦。”

    白彦青这才示意冷月夫人上车,冷月夫人将冷霜霜抬上去,自己坐在一旁。

    白玉乔满腹委屈,却也只能乖乖驾车。

    “老白,韩芸汐用你当年的方法破了迷途阵法。她的毒术……谁教的?”冷月夫人好奇地问。

    白彦青捋着胡子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他心中可比冷月夫人要有兴趣。

    冷月夫人和白彦青,既是朋友关系,又是主仆关系,她终究不敢太放肆,见白彦青没回答,她也没好追问。

    沉默了半晌,白彦青才淡淡道,“端木瑶那边可都交待好了?”

    “放心,端木瑶就算没命,也不会泄露半句,毕竟她和咱们是一条船上的。”冷月夫人认真说。

    “宜太妃呢?”白彦青又问。

    “放心,她已经不会醒了。”冷月夫人笑了。

    白彦青非常满意,他拉住冷月夫人的手轻轻拍了拍,“非常好。”

    原本是天安国的太皇太后要劫持宜太妃,白彦青知晓此事之后,让冷月夫人把宜太妃劫了,然后去找端木瑶谈条件,让端木瑶出面勒索龙非夜。

    如此一来,龙非夜就不会怀疑到那为太皇太后头上,也就不会担心自己的身世会被泄露。

    “老白,宜太妃说什么了?”冷月夫人好奇地问。

    她只知道白彦青的计谋,却一直不清楚白彦青想同宜太妃嘴里问出什么事情来。那天审宜太妃的正是白彦青自己,除了他,谁都不知道真相。

    白彦青很快就放开冷月夫人的手,“这个,你就不必要知道了。”

    冷月夫人叹息到,“唉,可惜了,杀不了韩芸汐,反倒折了端木瑶。”

    “玉乔,你输了,回去记得自己扣掉一个月例钱。”白彦青哈哈大笑,他在来之前就和白玉乔打赌,冷月夫人能不能杀掉韩芸汐。

    “是!”白玉乔更委屈了,只是,她阴沉这脸,没有哭。像她这种孩子,怎么可能会哭呢?

    “老白,你没想杀那丫头?那丫头的本事可不得了。留着,将来必是大患!”冷月夫人认真提醒。

    “那也是将来的事。”白彦青呵呵而笑,“折了端木瑶,呵呵,剑宗老人自会找龙非夜麻烦,你就安心吧。”

    “就怕剑宗老人找龙非夜麻烦之前,那小子先找上女儿城。我城中三十名高手……就剩两三个了。”冷月夫人的语气沉重了起来。

    这一战,如果杀了龙非夜,女儿城势必声名鹊起,真真可惜了!

    “怎么?怕了?”白彦青笑道。

    “呵呵,怕到不至于。”冷月夫人不是硬撑,女儿城的底子还是很厚的。

    白彦青非常满意,“老夫送你们娘俩回去。”

    冷月夫人大喜,所有阴霾顿时全都散了,说她没有倾心白彦青那是不可能的,只可惜白彦青和她终究保持着距离。

    马车缓缓而去,这个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已经回到陆上,距离迷途空湖有些远,这一条水路又深又远,真真不好走。

    “终于安全了。”韩芸汐叹息道。

    “百里元隆,回去安排安排,三天后,本王就出发,绕道东靖郡。”龙非夜冷冷道。

    百里元隆惊了,原本不是月底才走吗?现在离月底还有十来天呢,

    还绕道东靖?那可是去女儿城的方向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