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为什么不会

    第一重山和第二重山之间的距离是最远的,即便是龙非夜这等高手,在过桥的途中都要借力五六次。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里的风景非常好,龙非夜故意放慢了速度,让韩芸汐慢慢看。

    记得第一次被这个家伙抱着御风飞行的时候,韩芸汐又害怕又惊奇,而如今,她已经习惯了。并非她不再怕高,而是她相信抱着她的这个男人,真的可以保护她。

    “龙非夜,你第一次带我御风飞行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韩芸汐说道。

    “怕什么”龙非夜问道。

    “怕你一不高兴,把我丢下去。”韩芸汐答道。

    龙非夜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本王会吗”

    “会。”韩芸汐很肯定,又补充,“那会儿你肯定会”

    “那这会儿呢会不会”龙非夜又问。

    “一定不会。”韩芸汐依旧很肯定。

    龙非夜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许久,却忽然冒了一句话,“韩芸汐,那会儿其实也不会,一定不会。”

    韩芸汐不苟同,他当初的冰冷,冷漠,狠绝她可都记着呢,她多说一句话,他似乎都会烦,每次都直接不理她了。

    韩芸汐正要争辩,谁知道龙非夜却问,“你知道为什么不会吗”

    “不知道。”韩芸汐等着他说理由,然后反驳。

    谁知道,龙非夜却笑了,淡淡的感慨,“本王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没丢下你。”

    因为

    因为早就喜欢上了吗

    龙非夜,你是从何时开始喜欢上我的呢会比我早吗

    “是呀,为什么呀”

    韩芸汐轻轻叹息着,不自觉抱紧了他。

    这时候,前面开路的徐东临却忽然折回来,“主子,前面有人拦路,是个女的。”

    徐东临不愧是韩芸汐的影卫,这话明显是说给韩芸汐听的。

    “这都四月天了,桃花怎么还这么多”韩芸汐感慨道。

    话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只可惜徐东临不懂,他认真说,“王妃娘娘,天山这儿气温比山下低,所以桃花开得晚,这会儿正是桃花开得旺盛的时候。”

    “是嘛,有多旺盛呀”韩芸汐慵懒懒地问。

    “满山都是,到了前面就能看到了,整个山腰上一大片大一片的,像个花海,特漂亮。”徐东临兴奋地回答。

    韩芸汐非常满意,她笑了笑没再说话。

    徐东临正要开口,却忽然撞见龙非夜冷冰冰的眼睛,他虽然不明白错在哪里,但是知道自己一定是说错话了。

    他打了好几个哆嗦,急急退到一旁去,不敢再开口。

    龙非夜抱着韩芸汐,在竹索桥上借力之后,继续往前,并没有把徐东临刚刚的禀告放心上。

    其实,他不喜欢来天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天山的女弟子们太烦了。

    没走多久,就看到前面一个女子凌空而立,她身着一件鹅黄色的长裙,裙摆挽迤三尺,流泻而下,她手里挽着一条轻纱披肩,飘逸轻盈,她梳着一个朝天髻,发髻上点缀着鹅黄色的宝珠,美丽而尊贵。

    凌空而立,长裙飘逸,三千墨发轻扬,她就像落入凡尘的仙子,她身上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搭配点缀得恰到好处,可偏偏,她的脸,很丑。

    有些人,相貌平平,却可以靠妆容,衣装来弥补,可是,有些人注定再怎么打扮,都掩饰不了面貌的不足。

    韩芸汐只觉得那一袭长裙,可惜了。

    “这朵桃花是谁呀”她低声问。

    龙非夜显然没把来者放在眼中,他抱着韩芸汐继续往前飞去,“苍晓盈。”

    韩芸汐只觉得这名字特别熟悉,却偏偏一时间想不起来,不过她也懒得多问,知道这些无关紧要的名字作甚

    眼看龙非夜和韩芸汐靠近,苍晓盈都无动于衷,可当龙非夜和韩芸汐从她身旁经过的时候,她冷冷开了口,“龙非夜,没有武功的人想上天山,必须一步一步从此桥走过,你忘了吗”

    龙非夜没回答,继续往前,苍晓盈忽然拔剑而起,一时间桥下深渊中就飞出了数名持剑女子,一字排开拦住龙非夜他们的去路。

    “滚开”龙非夜冷冷道。

    “如果我说不呢”苍晓盈反问道。

    龙非夜正要动手,这时候一股强大的剑气忽然迎面扑来,随后便见一个年过五十的老婆婆持剑飞来,韩芸汐注意到了她腰间的佩玉,那是一块透明的玉石令牌。

    除了剑宗老人,就只有四大长老有透明的玉石令牌,四大长老中就只有四长老,执掌戒律院的幽婆婆是女性。

    一见幽婆婆过来,苍晓盈遂是大喜,“幽姑姑,夜师兄违背门规,要不要我把我父亲找来”

    苍晓盈看似为难龙非夜,其实是要找韩芸汐麻烦呢

    如果能逼得龙非夜遵循门规,韩芸汐想上天山就必须一步一步走过那座竹索桥。

    别说女人了,就是不会武功的男人要走过这座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掉下去都会被吓死掉的。

    “戒律门规之事又非锁心堂管辖,找你父亲来作甚”幽婆婆冷冷问。

    她面容冷肃,说起话来一板一眼,透着不容违逆的威严。在天山的派系之争中,她是中立派,对任何人都不偏不倚。

    有人举报龙非夜违反门规,她自然要亲自赶过来的。

    “幽姑姑说得是,晓盈冒失了。”苍晓盈说着便退到了一旁去。其实,到戒律堂去举报龙非夜的,不是别人,正是她手下的人。

    苍晓盈掌控了天山不少产业,又加上大长老之女的身份,她在天山年轻一辈里也算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这一两年来因为婚事丢脸,所以都没怎么敢出门。

    若非得知龙非夜带韩芸汐上山,今日她才不会轻易出面呢。

    虽然当她当年乖乖听从父亲的命令,和唐离订婚。但是,她心里真正喜欢的终究是龙非夜。她知道父亲和龙非夜注定会有势不两立的一日,所以她只能将这份感情藏在心中。

    这辈子注定得不了龙非夜,她认了。

    可是,要她眼睁睁看着龙非夜带别的女人上天山来,她办不到

    天山是她苍家的地盘,她绝不会让韩芸汐好过的。

    幽婆婆打量了韩芸汐一眼,眼底露出了些许不屑,她最不喜欢这种无用的女人,除了给男人添麻烦,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不会武功,来天山做什么呀

    当然,她也无权管龙非夜的私事,这些事该他师父去管的,她只管门规。

    她冷冷道,“非夜,桥还未过半,你把人带回去,一步一步走过桥,老身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你执意往前,休怪戒律堂不给你师父面子。”

    龙非夜当然知晓门规,只是,没想到这帮人会把韩芸汐调查得这么透彻,连这个女人不会武功都知道。

    戒律堂不涉派系之争,而且幽婆婆为人公正,戒律堂虽然不容易争取到,但是,至少不能得罪。

    而且门规如此,幽婆婆都亲自出面了,他再公然违规,怕是还未上山,就被人抓了小辫子不放。

    硬闯是不明智的,让韩芸汐冒险,更是不可能。

    龙非夜毫不犹豫运气,想将内功灌入韩芸汐体内。要知道,韩芸汐其实并非武学废材,恰恰相反,她的天赋比端木瑶还要好一倍。她甚至不需要封印,便可以直接承受天山剑宗的内功。只要有了内功,以她的天赋,他只需要传授一两招剑法,她必定能马上学会的。

    虽然这种做法会耗费掉他很多内功,但是,他豁出去了。

    周遭众人见了,皆是大惊,龙非夜这种做法太冒险了。

    “非夜,你疯了她毫无内功基础,而且没有被封印,你冒然传递内功给她,你必会走火入魔”幽婆婆立马训斥。

    韩芸汐听了这话,才知道龙非夜想做什么,她连忙推开他的手,“龙非夜,我不要”

    “没事,乖。”龙非夜低声道。

    “我不要”韩芸汐紧紧握住他的手掌,低声,“即便不会走火入魔,我也不要你浪费内力,一点点都不允许”

    这一回上天山,他要面对的很多很多,她绝不允许自己拖累他分毫,她是来帮他的呀

    中秋之前,他们要一起下山的呀

    龙非夜正要劝,韩芸汐却冷声,“你若执意,我在山下等你好了相信我,我能走过去。”

    “没得商量。”龙非夜语气冷冷的,不让步。

    韩芸汐拉着他的手,同他十指相扣,“龙非夜,我相信你。相信你过去不会丢下,现在也不会。你牵着我过桥,我们一起走,可好”

    韩芸汐眼中,不仅仅有坚定和倔强,还有信任。龙非夜可以忽视她的倔强和坚定,却无法忽视她对他的信任。

    最后,他点了头,“好,我陪着你走。”

    他理都没理睬幽婆婆和苍晓盈,抱着韩芸汐转身就飞过桥头去。

    幽婆婆没想到韩芸汐会有这种勇气,她倒是对韩芸汐有了些许改观,不过,也不过是一点点而已。

    “来人,过去盯着,一定要她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幽婆婆冷冷交待,她相信龙非夜的信用,但是,并不相信韩芸汐。

    那丫头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指不定一站在桥上就哭了呢

    “是”几个婢女领命而去,幽婆婆落在竹索桥的中间,等着。

    “幽姑姑,我也去瞧瞧”苍晓盈连忙追过去,她迫不及待要看韩芸汐笑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