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天山剑宗的盛会

关灯
护眼
    过了一重山和二重山之间的竹索桥,就相当于是正式进入天山,不再有“入门规”这东西限制,有龙非夜带着,一路上莺莺草草,即便有找韩芸汐麻烦的心,也都使不出力了。

    激吻之后,任由周遭一片议论纷纷,龙非夜牵着韩芸汐继续往前走。

    他们两人在很多方面都不像,但是,在面对流言蜚语上的态度上,几乎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完全无视

    自信,很多人都会说,但是,真正的自信需要无比强大的内心,只有内心足够强大,才能在哗然声中,从容淡定地走出来,依旧我行我素。

    而自卑者往往会从别人的评价中认识自己,甚至不断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最后失去了自我。

    绕到二重山的另一面,韩芸汐便看到了另一番风景。

    二重山背面的山腰上,还有对面第三重山的山腰有好几座宫殿、阁楼,在山林里错落有致分布,不少白衣弟子三五成群正在舞剑,练剑。

    白衣银剑,人沉静,剑灵动,人如行云剑如流水,给人以朝气而又厚重之感,韩芸汐远远看着,只觉得整个天山山脉都沉静了下来。

    这才她是想象中的天山剑宗,而方才那些人嘴的喧嚣聒噪,人心的嫉妒刻薄都不该属于天山。这是一片世俗之外,红尘之上的净土,奈何,这里的人终究还是世俗中人。

    也难怪,天山剑宗拥有世间最强大的武学,所有慕名而来拜师学艺者都带着功利而来,这方净土,何以宁静

    韩芸汐很清楚,这方净土,正是云空武林最不安宁之地

    第二重山和第三重山之间,并没有竹索桥,两山之间,立着一根巨大的石剑,犹如擎天之柱,从天而降,刺入山谷之中,壮观雄伟,令人心生敬畏。

    韩芸汐看得震撼,正想问,龙非夜便解释,“那原本是一座独峰,请工匠雕成剑状,一共花了三年的时间才完成。”

    龙非夜抱起韩芸汐,在悬崖上借力,飞掠而前,又在石剑上借力之后,便一口气到了第三重山。

    第三重山和第四重山之间也没有组索桥,只有一根巨大的石剑。

    龙非夜还是在大石剑上借力之后,一口气到了第四重上。韩芸汐忍不住感慨了一句,“龙非夜,没有你带路,我上不了。更下不去呀”

    “嗯。”龙非夜淡淡应了一声。

    韩芸汐趁机说,“那你得跟我一起下山。”

    龙非夜没回答,韩芸汐执意追问,“回答我。”

    “之前就答应了,不信我”龙非夜反问道。

    “骗我一次,我当一百次”韩芸汐微眯的双眸透出了警告意味。

    这话,她曾经说过的。

    “嗯。”龙非夜就是这么爽快地答应了,似乎都忘了自己曾经就欺瞒过这个女人。

    一路走来,韩芸汐见了满林里不少宫殿楼阁,不少练剑的弟子,男女皆有。

    她一直以为天山就只位于第五重山的的天山顶和二阁二院,没想到弟子竟这么多,怪不得龙非夜可以在天山剑宗的弟子里挑出那么多优秀者,栽培成影卫。

    看样子,天山还真是个大门派呀

    即便站在第四重山山腰上,韩芸汐都还看不到天山的顶端。他们绕到第四重山的背面,只见一座吊桥从第四重山山腰通往第五重山,天山。

    除了这座吊桥之外,韩芸汐什么都看不到,因为此时正是起雾时,大半的天山都被云雾遮挡。

    这座吊桥不同于之前的竹索桥,桥体很宽,踩上去虽然会晃荡,但还是能站得稳的。

    龙非夜牵着韩芸汐过桥,一边走,一边同她解释天山剑宗的派系。

    天山剑宗的武功心法只有一种,但是剑术分支很多,派系也很广,韩芸汐刚刚一路过来看到的那些弟子都属于不同派系,他们学的都只是剑宗里下乘和中乘的剑术。他们进入天山之后,先到苍邱子的锁心院修行内功心法,然后会以抽签的方式,被分配到各个派系中学习剑法。

    刚刚龙非夜找来的那些年轻的弟子,不仅仅是这些派系中的翘楚,也是天山年轻一辈里的翘楚。

    因为,天山剑宗十年一次的天剑大会还没开始,所以,这一批年轻的弟子都还没有机会进入两阁两院,如今两阁两院里的弟子,最年轻的也都三十多岁了。

    每十年,天山剑宗都会有一次天剑大会,这是一场挑选新秀的比试。

    想上天山追随四大长老学习上乘剑术者,就只有通过天剑大会的层层决斗,重重选拔,进入前十名,才能得到晋升的资格,否则永远都只能待在分支派系中。

    而一旦进入前十名,他们便有资格登上天山,进入藏剑阁挑选一把属于自己的宝剑,再选择四大长老中的一位,进入其门下学习上乘剑术。

    民间传说天山剑宗一年之收徒,其实指的是四大长老的权限,他们四位每年可有破格收一个徒弟的机会,不必通过天剑大会。

    苍晓盈这种大小姐,自是例外,她自小就是苍邱子亲自教导的,虽然天赋不佳,但比起山下那些弟子,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端木瑶还是个抱在怀里的孩子,西周皇室就拖了不少关系将她送山天山,想以寄养的方式寄养在苍邱子门下,待长大之后再习武。

    那时候,唐意婉亦是动用了不少人脉,将年刚满四岁的龙非夜送上山,巧好撞见了西周皇室的人。

    当年,苍邱子就干了不少受贿之事,经常会违规多招手弟子,而收进门的弟子他也不亲自教导,大多丢给弟子们去教。

    原本两家人都打算拜苍邱子门下,但是,机缘巧合的是拜师那日,剑宗老人恰好出关,撞见了这件事。

    剑宗老人质问苍邱子何以破例收徒,苍邱子无奈之下只能以“天赋”来理由,谁知道,剑宗老人竟亲自试探。

    这一试探,不仅仅发现龙非夜的习武的奇才,还发现端木瑶的丹田状况和他过世的爱人非常相似。

    剑宗老人遂是大喜,当场就破了不收徒的特例,收下了端木瑶和龙非夜。端木瑶年纪小便养在天山顶,而龙非夜一入门就开始学武,进步神速,破了天山剑宗好些纪录。

    韩芸汐听了这些,总算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担忧地问,“龙非夜,天剑大会还没开始吧”

    “就在今年六月六。”龙非夜淡淡说。他上天山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天剑大会。

    “六月六如此说来你那些师弟们极有可能背叛你,投靠苍邱子他们”韩芸汐认真问。

    龙非夜这一回上天山是要对付苍邱子和端木瑶的,是想为剑宗老人肃清这帮恶势力。但是,剑宗老人不收徒,天山顶就只有龙非夜和端木瑶两个弟子,就人数上,可以说是非常单薄,而两阁两院,每年都收徒弟,还没十年都从下级派系里招收高徒,实力不言而喻。

    在天山,龙非夜只能通过掌控了那些分支派系,来增强自己在天山的势力。天剑大会一来,势必会让龙非夜损兵折将的。

    天剑大会对这些分支派系的弟子来说,可以说是习武生涯里非常关键的一步,多少人十年练一剑,就等着这场大会呀不仅仅是弟子们个人,而且,他们身后的派系也希望能推举出一位强者,攀上两院两阁的高枝,为本派系争光,借此提升本派系的天山剑宗的地位。

    这些人,虽然效忠龙非夜,可是,天剑大会的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第一,龙非夜武功再高强,终究也只是剑宗老人的弟子,剑宗老人是不会再收徒的,所以,各派系弟子们就无法通过龙非夜登上天山,学习上乘剑术。他们只能通过天剑大会,通过两院两阁。

    第二,龙非夜并没有争掌门之位的心,更没有长居天山的打算,龙非夜不是武林人士,终究要回到朝堂上去的。龙非夜能庇护他们多久

    第三,龙非夜为掌门弟子,可如掌门越来越不管事,大长老苍邱子权势越来越大,龙非夜这个掌门弟子在剑宗里说话的份量越来越轻了。

    人心是经不起诱惑,何况,苍邱子那帮人早就知道龙非夜掌控不少分支派系,他们自是会好好利用天剑大会这个大好时机,削弱龙非夜的势力。

    韩芸汐考虑的这些,也正是龙非夜所考虑的。龙非夜比韩芸汐正懂人心,尤其是武林里的人心。

    他抬头朝云雾里望去,淡淡道,“韩芸汐,在天剑大会之前,还有一场盛会,我会参加。”

    见他语气的沉重,韩芸汐隐隐有些不安,“什么盛会”

    “五月五剑宗排位战。”龙非夜冷冷道,“但凡天山弟子都可参加,生死自负,以武功高低排出前五名。”

    韩芸汐陡然蹙眉,“你的意思是”

    “师父是不会参加的,拿下剑宗排位战首名,后面的事就轻松多了。”龙非夜淡淡说。

    江湖武林的规矩其实很简单,武功高者为王,如果他能拿下排位战之首,别说那些分支派系,就是藏剑阁和藏经阁都不敢再造次,苍邱子只会孤立无援。

    他这一回上天山的目的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带韩芸汐见师父,另一个便是灭了苍邱子。

    要灭苍邱子,最快的方式便是参加排位战,而要拿下排位战之首,便需解封他体内的封印。

    三国战乱,朝堂之争容不得他在天山待太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