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不要让龙非夜失望

    这个声音,不止韩芸汐陌生,在场两阁两院的不少弟子也都非常陌生。

    几乎是所有人都同时转头看去,包括龙非夜。

    只见一道白影从天山不出话了,求求你救救我爹爹吧”

    “除了你,谁都制不了这个妖女,非夜师兄都被她迷住了,由者她胡来”

    韩芸汐原以为剑宗老人会要求她马上交出解药,可谁知道,剑宗老人忽视了苍晓盈,只字不提解药。

    他打量起韩芸汐,冷冷问,“韩芸汐就是你”

    “正是。”韩芸汐大大方方承认。

    “在天山上偷袭长老你可知最大可诛”剑宗老人问道。

    “我并非行凶,我只是想证明”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剑宗老人便打断了,“偷袭就是偷袭了,无需辩解”

    龙非夜立马辩解,“师父,是我让她下毒的。要罚就罚弟子,弟子甘愿受罚。”

    韩芸汐拽住龙非夜的衣袖表示不满,他们明明没有错,宜太妃被劫的真相还没分辨清楚,凭什么就要受罚了

    她不服气

    龙非夜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冷静。韩芸汐心堵着,可是,她还是听龙非夜的话。

    “师妹,按门规,该如何罚”剑宗老人问道。

    幽婆婆眼底闪过丝丝复杂,犹豫了好久才道,“按门规,轻则到戒律堂面壁三年,重则逐出天山剑宗。”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如果今日让他们这么罚了龙非夜,他们倒不如争个鱼死网破她对剑宗老人真真失望,这老头子太不讲道理了。

    “念在初犯,又非有意,就罚面壁一个月吧。”剑宗老人说着,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都散了。

    苍邱子大喜,虽然他中了毒,可是,至少宜太妃的事情暂时停了下来,龙非夜和韩芸汐无法公开揭晓他的谎言,他也算是逃过一劫。

    他忍着腹痛,等着,无论如何,师兄都会帮他拿到解药的。

    众人渐渐散去,龙非夜垂着眼,也不知道想什么,迟迟没出声。

    韩芸汐却忍不住,面壁一个月,那龙非夜上天山的事情就都耽搁了退一步说,就算不耽搁,他们凭什么受这份罪呀

    实在太憋屈了

    他们明明可以证明苍邱子说谎,明明可以证明苍邱子和端木瑶狼狈为奸,劫持宜太妃

    她对苍邱子下毒,正是要证明苍邱子无法解毒的。

    苍邱子既无法解毒,当初是如何走过迷途的要知道,她和龙非夜进入迷途之后,她就对迷途下了毒药。

    想当初冷月夫人带冷霜霜逃走,苍邱子救走端木瑶的时候,她和想利用毒雾困住他们,结果毒物被那个神秘高手解了。若非如此,无论是冷月夫人还是苍邱子,都逃不出来的。

    苍邱子明显不懂毒,并不知道有人解了迷途的毒救了他,所以,他才会犯这种错。

    他的谎言漏洞非常大

    他分明就是和端木瑶一样事先躲在空湖边,才没中迷途之毒的。

    他刚刚说的一切,端木瑶说的一切,还有那个侍女的口供全都是谎言

    韩芸汐不明白,龙非夜为何不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只要说出来,她下毒就情有可原,苍邱子的名声就毁了,而且还得收到戒律院严惩。

    见龙非夜迟迟不懂,韩芸汐冷声,“一人做事一人当,要罚就罚我毒是我下的,秦王也没解药,剑宗前辈,你罚他没用”

    众人都走远了,却还是纷纷回头看过来。

    只是,剑宗老人并没有理睬韩芸汐,他淡淡对幽婆婆道,“晚上来我这带人,这小子很久没回来了,且容本尊同他好好聊聊。”

    听了这话,大家便知事情就这样了。

    宜太妃的事情,应该就想苍长老说的那样,不过是龙非夜和端木瑶师兄妹之间的恩怨罢了,没想象中那么严重。

    等苍长老的毒解了,等龙非夜三个月刑满,剑宗老人自会处理这件事。

    一出好戏,因为剑宗老人提前出关,忽然就落幕了,不得不说,幸灾乐祸的人很不开心,尤其是二长老和三长老。

    “龙非夜”韩芸汐急了,拉着他的手低声,“你就这么认栽”

    “放心,师父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龙非夜亦是低声。

    “你确定”韩芸汐完全不信任剑宗老人。

    “确定。”龙非夜却很肯定。

    韩芸汐眉头紧锁,盯着他看,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可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她相信龙非夜不会让她失望的,她只期盼,剑宗老人不要让龙非夜失望。

    众人终于都散了,剑宗老人看都没看韩芸汐一眼,淡淡对龙非夜道,“过来吧。”

    他说完,轻点足尖,身姿轻如燕,飞上天山顶。

    “师兄,我的解药”苍邱子大喊。

    剑宗老人没理睬,苍邱子怒目看向韩芸汐,韩芸汐气头头,恶狠狠蹬了他一眼,“这事没完”

    龙非夜抱着韩芸汐,追上剑宗老人。

    虽然剑宗老人没让苍邱子过去,但是,苍邱子想解毒,不得不上天山顶。

    他虽然没喊疼,可是,肚子已经疼到轻轻触碰都受不了的地步,只能由苍晓盈搀着他飞上去。

    苍晓盈虽然不清楚父亲和端木瑶真正的关系,但是,她知道父亲在宜太妃这件事上必和端木瑶有勾结。

    她低声,“爹爹,师尊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呵呵多年不管事,管起事来还是那么精明这件事没完”苍邱子低声,“你送我上去后立马下来,找你大师哥,告诉他把事情都准备好。”

    “准备什么呀”苍晓盈不解。

    苍邱子低声,“你大师哥会懂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