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端木瑶说出真相

    韩芸汐在一重殿里忐忑地等待,龙非夜他们其实就在楼上,二重殿。

    这九玄宫一共九重,除了剑宗老人住的第九重之外,其他八重都是空荡荡,黑漆漆的。

    烛光,照亮的也只是一小方茶桌,龙非夜坐着径自泡茶,剑宗老人就在一旁帮端木瑶疗伤。

    一到二重楼,他什么都没说,就是不断渡真气给端木瑶,默默地想挽回些什么,只可惜,所有真气进入端木瑶的丹田之后,立马全消散掉。

    端木瑶这丹田无法聚气,也就相当于是废掉了。

    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剑宗老人就消耗了一层功力,可是,他还是执着地继续。

    没有责难龙非夜,也没有安慰端木瑶,他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次有一次消耗自己最珍贵的真气,想挽救他最后的希望。

    龙非夜静默地喝茶,虽然看着师父,可心思全在韩芸汐身上。

    其实,韩芸汐刚刚对师父说谎了,当初在迷途空湖的时候,韩芸汐就跟他说过,那种毒是没有解药的。

    他不明白韩芸汐埋下了怎样一个局,但是,他知道,韩芸汐没说时候,是忌惮着端木瑶去告密。

    韩芸汐扎苍邱子的那枚针是不可能有解药的,可为什么能缓解苍邱子的疼痛呢

    她又把那枚针送给苍邱子,目的何在

    若非有所顾虑,他才不会允许她把金针送出去。

    “师父没用的,没用的,呜呜师父不要在浪费真气了。”

    “呜呜,瑶瑶对不起您,对不起师娘。”

    “师父,瑶瑶好难过呀”

    端木瑶呜呜哭了起来,剑宗老人这才停手,不似方才的杀气腾腾,他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将所有伤痛伤入心中。

    他向来冷静,只是总会思念泛滥的时候,总会有藏不住疼痛的时候,总是会有想彻底疯掉的时候。

    疯掉,或许就能忘掉了吧。

    龙非夜抬眼看去,冷冷道,“端木瑶,本王没杀你,你该谢天谢地。”

    话音一落,剑宗老人便狠狠拂袖而去,一道强大的气流直击龙非夜,没有伤他,但却让他手里的茶杯瞬间粉碎。

    “你师妹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剑宗老人可不是没脾气的。

    龙非夜立马站起来,冷声,“勾结冷月夫人,劫持我母妃,她还有理了若非芸汐识毒,引毒蚊带路,我早就死迷途阵法中敢做就要敢当,敢招惹本王就得不怕死这等贪生怕死之辈,也配是剑宗之徒”

    “我不怕死我只是怕辜负了师父的厚望,无法完成师娘的遗志,练不成玄女剑法。”端木瑶急急辩解。

    师父一直疼爱她,教她天山顶级剑法之一玄女剑法,她一开始只以为自己天赋高才被师父器重,后来才知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和过世的师娘很像。当年师娘没有连城玄女剑法,师父希望她可以炼成。

    端木瑶还知道,师父的失心疯,也是因为师娘而起。一开始师父发病,她便练玄女剑法来安抚师父,渐渐的,她不用练剑,只要陪着师父都能安抚他。

    她心中非常清楚,师父其实并非真正疼爱她,她,甚至连替身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影子。师父不过是想借用她的天赋,练成玄女剑法,完成师娘的遗愿罢了。

    龙非夜冷哼,“你这种女人,不配完成师娘遗愿”

    “若非你无情,若非你违背师父的命令,不帮我疗伤,我岂会我岂会犯下这种大错”端木瑶辩解不了,便推卸责任。

    她拉住剑宗老人,可怜兮兮地哭诉,“师父,徒儿三番两次给你写信,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徒儿还带了你的回信给师兄看,可是师兄他他就是不帮徒儿疗伤。师兄太狠心了”

    “借口苍邱子武功远在本王之上,你既可勾结他,怎么就不让他帮你疗伤”龙非夜冷冷质问。

    端木瑶劫持宜太妃最大的目的,就是杀韩芸汐呀,疗伤都其次的。

    “我没有勾结苍师叔,苍师叔帮我而已”她说着说着,哭得更大声了,“我还不是还不是你还不是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你龙非夜,我只要你帮我疗伤,只要你呜呜”

    端木瑶跪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苍老的脸,恸哭起来,有做戏的成分,也有真情。

    如果没有韩芸汐,如果师兄喜欢她,今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她本该很幸福的

    龙非夜的厌烦全写脸上,正要开口,剑宗老人冷眼瞪过来,“还没吵够当师兄的,你就不能让着她吗”

    龙非夜才没有闲情逸致跟端木瑶吵,他不过是想借这个机会告诉师父,端木瑶和他之间,永远不可能,让师父趁早打消把端木瑶托付给他的念头

    剑宗老人搀起端木瑶,牵着她坐到茶桌旁。

    他轻叹了一声,“你二人都有错。瑶瑶,其实,你师哥那会自己受了重伤,才无法帮你疗伤,这事,师父知道的。”

    端木瑶不相信,“他明明”

    龙非夜当初给剑宗老人回信,提了封印的事情,剑宗老人就心中有数了。封印的事,是龙非夜自己的秘密,剑宗老人知分寸,自然不会让端木瑶知晓。

    “瑶瑶,师父的话,你还不信”剑宗老人问道。

    端木瑶无话可说,谁知,龙非夜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本王没受伤,也不会帮她疗伤。”

    端木瑶气急,“师父,你听听你听听”

    剑宗老人的脸色非常难看,正要训斥,龙非夜冷冷道,“惹韩芸汐生气的事情,本王不会做。”

    端木瑶又哭了,埋头在茶座上,呜呜大哭起来,“师父,他就是欺负我呜呜他和韩芸汐一块欺负我我爹爹不要我,我娘也死了,全天下的人都欺负我呜呜我不活了”

    剑宗老人眉头紧锁,都不知道拿这两个弟子怎么办一个娇纵得很,另一个倔得很。

    瑶瑶的性子,他总是纵容着;非夜的倔,他是又欣赏又气愤。

    “够了,此事到此为止”

    剑宗老人能惩罚谁罚端木瑶,他舍不得,罚龙非夜,他更舍得不,何况,接下来几个月里,他还有大担子要交给龙非夜。

    这个时候,并不是谈论女儿私情的时候。

    端木瑶是心虚的,她知道若非师娘的缘故,师父早把她交给戒律院了。见师父这个态度,她自是见好就收。

    岂料,龙非夜没打算这么轻易算了。

    “我母妃还昏迷不醒,端木瑶,你到底对我母妃做了什么”龙非夜冷冷道,“今日,你不说清楚,这件事没完”

    楚西风这些日子都在严刑拷问冷家那几个俘虏,可惜什么都没问出来。

    劫持宜太妃之事,必定另有蹊跷,迷途另一端的解毒高手,究竟是什么人这些问题,不从端木瑶这里问清楚,龙非夜回去怎么跟韩芸汐交待呢

    “宜太妃不过是受了惊吓,怎么可能会不醒”端木瑶反问道。

    “这件事得问呢人是你劫持的。”龙非夜冷哼。

    “我我什么都没做人不是我劫的,是冷月夫人劫的我压根没碰过宜太妃”端木瑶急急辩解,“我去迷途空湖的时候,冷月夫人早把宜太妃带去了。”

    “冷月是你雇佣的,她对宜太妃做什么,你会不知道”龙非夜再问。

    剑宗老人并没有打断他们,认真听着。

    杀手界的规矩,那人钱财替人卖命,雇主要求什么,杀手就做什么,相反,雇主没有要求的,杀手不会做。

    宜太妃昏迷不醒,端木瑶不可能不知情。

    “我不知道”端木瑶目光闪躲,一口否认。

    “瑶瑶,还不说实话”剑宗老人忽然怒声,

    端木瑶吓了一跳,只能认了,“其实其实不是我雇佣冷月夫人的。冷月夫人先劫持了宜太妃再来找我的。师兄,一定是你和冷月夫人有什么仇,冷月夫人报复你呢”

    这话一出,龙非夜便心中有数了。

    “你和苍邱子逃出迷途的时候,有人暗中解毒帮你们,你可知道”龙非夜再问。

    “就是那个偷袭者可能是冷月夫人的帮手,我也不清楚。”端木瑶说了大实话。

    “本王跟冷月无冤无仇,跟那位解毒高手或许有深仇大恨”龙非夜冷冷道。

    端木瑶不懂,也不想懂,她只求让这件事过去吧。

    剑宗老人敲了敲端木瑶的脑袋,“你这丫头,何时才能长脑子被人利用谋害你师兄,你还一点不知情。”

    “师父,瑶瑶知错了,师父帮帮瑶瑶吧,瑶瑶还没连城玄女剑法。”端木瑶趁机讨好,她知道,师父看似平静,其实比她还难过呢。

    师父一定会想尽办法救她的。

    剑宗老人恨铁不成钢,他替端木瑶擦掉眼泪,“回去歇着,师父会帮你想办法的。”

    端木瑶大喜,连忙起身拜谢。

    临走之前,她又转身过来,“师兄,瑶瑶知错了,瑶瑶跟你道歉。”

    龙非夜没理睬,端木瑶知道他不会理,这是做给剑宗老人看的呢。她委屈地低下头,转身离开。

    人一走,剑宗老人便语重心长地劝道,“非夜,瑶瑶毕竟”

    “师父今日能制得住心魔,万幸。”龙非夜转移了话题。

    “很险。”剑宗老人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刚刚,他差点就在苍邱子面前暴露了。

    “端木瑶的武功已废,师父何必趁机断了所有念想。端木瑶在,你更加好不了。你何必如此折磨自己”龙非夜淡淡说。

    剑宗老人沉默了好久,才淡淡道,“非夜,你不懂。”

    龙非夜还要劝,剑宗老人忽然冷声,“这一回,瑶瑶大错,为师不跟你计较。下一回,你再伤她,休怪为师手下无情此事,到此为止”

    龙非夜早知师父会是这种态度,但是,他还是震惊了,“师父能救她”

    如果端木瑶有救,那顾北月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