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你若狠,我更狠

    剑宗老人震惊着,龙非夜却依旧平静。

    “师父,徒儿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你知道的。”龙非夜淡淡说。

    “你凭什么掌控噬情之力”剑宗老人反问道。

    “就凭徒儿只用一年的时间突破第七品。只要师父为徒儿解开封印,一个月的时间,徒儿一定能驾驭这股力量。”龙非夜有足够的自信,否则,他不会来。

    “太冒险了”

    剑宗老人看着他的眼睛,认真提醒,“你可知道,这一个月里稍有不慎,你就会死”

    “所以徒儿没犯错,却心甘情愿接受惩罚,在戒律院的戒堂闭关比在天山顶安全,至少能打消苍邱子的怀疑。”龙非夜在劫持宜太妃一事让步,不仅仅因为他相信剑宗老人,更因为他有所图。

    剑宗老人恍然大悟,“看样子,你是有备而来的。”

    “徒儿和师父一样,不想剑宗内乱,不想武林纷乱,只想除掉苍邱子。”龙非夜停了片刻,认真道,“噬情之力是东秦皇族的力量,徒儿需要它。”

    云空朝堂的局势剑宗老人并不关注,但是,他知道龙非夜既说出这句话,便已有复国的准备了。

    武林的势力,虽不是主力,但至少是强大的助力,至少不能变成阻力。端木瑶借武林势力刁难宁承,就是个例子。

    拿下女儿城,不仅仅是为复仇,为赏赐韩芸汐,也是龙非夜以武力震慑武林的第一步。一旦龙非夜在天山排位战上拔得头筹,放眼武林,谁不同他低头,谁不为他让道

    剑宗老人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才淡淡道,“非夜,这股力量是你东秦皇族的力量,你要解封,为师没有资格拦你。为师只提醒你一点,你若掌控不住噬情之力,后果可不止走火入魔那么简单,或许,你会赔上性命。”

    噬情印是东秦皇族之物,至今就龙非夜一人启用过,即便是剑宗老人都不清楚一旦被噬情之力反噬,会是什么后果。

    “徒儿已经考虑清楚了。”龙非夜认真说。

    “戒律院那边可以拖一日,你再考虑考虑。”剑宗老人劝道。

    “不需要。”龙非夜冰冷的眸光,只有坚定。

    剑宗老人没有再劝,他太了解这个徒弟了,一旦决定的事绝不后头,亦绝不后悔。

    “好,为师答应你”剑宗老人认真说,“你可千万不要负了天山,负了你母妃”

    天山的安定,需要龙非夜;东秦复国,亦需要龙非夜,他肩上的担子非常重。

    “我也不会负韩芸汐。”

    这话,龙非夜说在心中,他对剑宗老人道,“师父,噬情印一事,还请同芸汐保密。”

    剑宗老人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她还不知道你的身份”

    “嗯。”龙非夜默默承认。

    “何以瞒她”剑宗老人不傻,这里头必有蹊跷。

    韩芸汐并不是龙非夜带在身旁,装装样子的女人,而是他捧在手心里宠的王妃,她竟不知晓龙非夜的身份

    她是龙非夜最亲密的人,却不知道龙非夜的身世为什么

    龙非夜想了很久,回了剑宗老人两个字,“私事。”

    私事,所以无权过问

    剑宗老人苦笑,即便是他疼爱的瑶瑶都不敢这么回答他,可龙非夜就敢。

    瑶瑶对他,经常奉承,讨好,撒加;而龙非夜对他,经常违逆,顶撞,不客气;有些时候,他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更偏袒哪一个。

    剑宗老人没再追问,冷冷道,“人你带上天山的,自己看好了,丢了本尊不负责。”

    “明白那徒儿在戒律院等师父。”

    龙非夜说完便要走,可惜剑宗老人慵懒懒喊住,“急什么,本尊还有一事交待于你。”

    “师父,徒儿的事已经够多了。”龙非夜拒绝得很直接。

    “不差这一件。”剑宗老人不高兴了。

    龙非夜没说话,剑宗老人拍了拍椅子示意他坐回去。

    龙非夜没坐,“师父有话请直说。”

    “瑶瑶和你终究是”

    剑宗老人话刚开头,龙非夜便打断,“还是让她好好养伤吧,其他的,等她伤好了再说。”

    明显,龙非夜知道剑宗老人想说的是什么事。

    若是以前,龙非夜不会多废话,早就掉头走了,如今,他得在天山待上一阵子,又有求于师父,关键的是,韩芸汐也在天山。他只能用缓兵之计了。

    剑宗老人点了点头,“也好。”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师父既答应了,那便说明他老人家有把握救端木瑶。端木瑶的丹田无法聚气都还能救回来,那顾北月必定也有救。要知道,顾北月还能把真气反击出来,情况比端木瑶好多了。

    龙非夜没有多问,离开之后,他并没有马上去找韩芸汐,而是去交待了几个心腹,让他们盯紧端木瑶的一动一静。

    剑宗老人是跟踪不了的,可是端木瑶可以,盯紧了端木瑶不怕弄不清楚师父如何救她。

    龙非夜回到一重殿的时候,之间韩芸汐双臂环胸,靠在大殿外的柱子上,望着天空发呆。

    这个女人一点防备力都没有,他都走到她背后了,她还没察觉道。

    “想什么呢”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吓了一跳,正要转身,龙非夜已经从身后抱住她,“想什么呢告诉我”

    “想你。”韩芸汐很诚实。

    “走吧,我们去戒律院。”龙非夜搂住她的腰,带她飞下天山顶。

    “到底怎么回事苍邱子的权势大到连你师父都忌惮”韩芸汐不解地问。

    龙非夜将情况分析给她听,韩芸汐听后,不屑而笑,“原来是剑宗老人失了人心,他活该”

    “端木瑶没再乱告状吧”韩芸汐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师父心里清楚得很,此事,别跟师父再提了。”龙非夜淡淡说。

    “好吧,大局为重。”韩芸汐才不喜欢跟端木瑶纠缠下去,反正,端木瑶吃的苦头也不少。

    “我借戒律院之地闭关一个月,你乖乖同幽婆婆待着,可好”龙非夜问道。

    龙非夜只说闭关习武,准备排位战,并没有说噬情封印一事。

    韩芸汐毫不犹豫点头,“只要你不赶我下山,跟谁待着我都愿意。”

    龙非夜宠溺地看着她,很无奈,“幽婆婆的为人我信得过,在我出关之前,不要离开戒律院。”

    把韩芸汐带在身旁,他是静不下心掌握噬情之力的,把她放在九玄宫,端木瑶必定不会省事,师父的病情时好时坏,他放心不了。唯有戒律院这边,幽婆婆最有分寸,不会无故找韩芸汐麻烦,端木瑶和苍邱子对戒律院多有忌惮,也不会轻易过来。即便他们来了,幽婆婆也不会坐视不理。

    “我哪都不去,就天天蹲你门口,守着”韩芸汐打趣地说。

    “当真”龙非夜问道。

    “当然”韩芸汐很肯定。

    “那本王就永远不出来了,要你一辈子守着本王。”龙非夜笑道。

    韩芸汐都不知道龙非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开玩笑,她亦笑,“一个月后,你要敢不出关。我就下天山,再也不来了”

    龙非夜搂紧她,落在天剑大殿的屋顶上,他直视韩芸汐的眼睛,“韩芸汐,本王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狠心”

    “你不狠,我也不会狠。你若狠心丢下我,我便狠得下心,不要你。”韩芸汐认真答道,这话,是给龙非夜打预防针呢。

    她仍旧是担心,中秋之前他若下不了山,他会送她下山。

    龙非夜满意的无奈和宠溺,最后拢住她的脑袋,让她埋首在他胸膛上,他微微叹息,声音很轻很轻,“本王也就对你狠不下心了”

    到了戒律院,幽婆婆亲自来接他们,要带龙非夜去戒堂,龙非夜却道,“稍等,等我师父过来一道过去吧”

    “掌门人要亲自过来”幽婆婆很意外。

    “本王大婚,师父闭关没下山。如今芸汐来了,自该请师父喝一杯茶。”龙非夜淡淡道。

    这是要把韩芸汐正式介绍给剑宗老人呀

    虽然已经见过了,但是,见过和被龙非夜正式介绍是完全两码事。

    龙非夜不说,韩芸汐都险些忘了龙非夜是带她来见“家长”的。

    幽婆婆打量了韩芸汐一眼,想起了外头正传得很盛的谣言,心想,那些谣言也不无道理,韩芸汐这个女人虽然不会武功,但确实不能招惹呀。

    “那到茶厅去吧,很久没喝非夜泡的茶,怪是想念。”幽婆婆笑道。

    一路过去,幽婆婆试探地问,“芸汐,怎么不习武”

    韩芸汐几年前就被龙非夜坚定为废材,无法修内功,虽然无法修武,在天山这地盘上,她真能没好意思回答这种话题。

    龙非夜只当没听到,也没回答。

    偏偏,幽婆婆又道,“非夜得受罚一个月,芸汐你闲着也没事做,不如老身安排个弟子,教你武功”

    “戒律院今年收徒名额已经用掉了吧”龙非夜问道。

    幽婆婆笑了,“我戒律堂可没这么大的福气收秦王妃为徒,不过是怕她无聊,让她解解闷罢了。”

    “多谢幽婆婆美意,芸汐不会无聊,芸汐手上有不少事呢”韩芸汐连忙圆场。

    不会武功已经够丢人了,万一被幽婆婆试出她是个武学废材,她情何以堪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