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少了点什么事情

关灯
护眼
    影族

    宁承万万没想到楚清歌会跟他提起这两个字。

    影族,西秦皇族的影卫,是七贵族中最忠诚者。

    当初,楚云翳告诉他凤羽胎记的秘密,跟他合作,他也问过影族,但是楚云翳什么都没说。

    如今看来,楚云翳骗了他

    如今,七贵族的秘密就幽族曝光,而宁家的秘密,也就只有楚家知晓。

    宁承原本还担心楚天隐会把宁家的秘密捅出来,但是,楚天隐勾结龙天墨之后,一心打仗,倒也没在提幽狄两族的事。

    是幽族楚家早就知道影族的下落,还是因为幽族楚家的身份曝光,影族的后人主动找上幽族楚家了

    “你想说什么”宁承冷冷问。

    “我想说什么”楚清歌冷笑起来,“我想说什么那得看我的心情,心情好我就多说点,心情不好,呵呵”

    宁承懂她的意思,立马挥退了门外所有侍卫。

    然而,楚清歌还是不买账,宁承的态度让她知道,巫姨的话是对了。她手上的筹码,可以将宁承压得死死的。她不知道巫姨是怎么知晓这些事的,但是,她可以肯定的事,当初父亲和伯父,甚至大哥都瞒了她好多好多秘密。

    回想过去,楚清歌发现自己真真就是一个棋子而已,连疼爱她的巫姨都去了,她更加坚定了决心。

    从今往后,为自己而活,为复仇而活

    占了上风的楚清歌淡定了下来,她饶有兴致地把玩起指甲,慢条斯理地问,“宁承,咱们之前那一笔交易,合作一点儿都不愉快,你说,我该怎么继续跟你合作呢”

    宁承眸中寒芒乍乍,只是,他还是忍了,不为别的,只因为七贵族中,他只信任影族。

    影族既在世,则说明西秦皇族一定还有遗孤在。

    无论如何,他都要把人找出来

    宁承忽然想起了那个凤羽胎记的秘密,影族后人知晓此事吗这些年来,影族是否和幽族一样,一直都在寻找西秦皇族遗孤

    “你想怎么合作”宁承耐着性子问。

    “很简单,你哪天把韩芸汐交到我手上,我就哪天告诉你秘密。”楚清歌呵呵大笑,特意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也可以杀了我,这样,你就不必等了。”

    宁承落在袖中的手,握得咯咯作响,只是,他的脸还是平静如故,“来人,送太后娘娘回宫”

    楚清歌知道,自己安全了。

    她优雅地转身,高傲地抬起下巴,大步离去。

    楚清歌一走,宁安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惊喜,“大哥,总算有影族的消息了我们马上派人去劫持韩芸汐”

    狄族这条寻主之人,走得太久,太苦,也太孤独了。

    尤其是宁承这个当家人,他需要伙伴,他需要值得信赖,肝胆相照,豁得出命的伙伴。

    “韩芸汐在天山,你去吗”宁承冷冷问。

    “天山”宁安好意外,“你怎么知道”

    韩芸汐和龙非夜不是在中南都督府吗什么时候去了天山

    宁承没回答她,而是反问,“龙非夜前不久才灭了女儿城,你说等他们下天山派谁去劫人”

    宁安语塞了,想从龙非夜手里劫人,那是不可能的事,除了设法让龙非夜和韩芸汐分开。

    “你亲自去趟三途黑市,把楚清歌说的话跟那几个老东西复述一遍,告诉他们,给本王一个月,一个月后那批红衣大炮如数归还,灭了西周和天安,本王定挥兵南下,要龙非夜交出韩芸汐”

    宁承的意思,就要带兵去抢女人了至于吗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只要设计让韩芸汐离开龙非夜的势力范围,不愁抓不到她。”宁安认真说。

    “本王没打算和龙非夜玩阴的本王跟他打一仗,他输了交出韩芸汐,本王输了由他处置。”宁承说道。

    宁安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位大她一岁而已的亲哥哥,这个刚刚被楚清歌怒骂无赖的家伙何时这么正派了

    宁安思来想去,想不到别的原因,只当宁承想借影族这件事,跟长老会讨教还价,让长老会把那批红衣大炮送来吧。

    毕竟影族的事重要,也没有眼前被两头夹击的形势重要呀。

    “哥,韩芸汐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你专心应战,还有三个月就秋天了,秋季他们要是收不到粮食,这个寒冬他们可不好过”宁安很冷静。

    谁知道,宁承冷幽幽地看过来,“韩芸汐的事你少插手。”

    他说完,也不跟宁安多废话,直接就交给身旁的侍卫去三途战场和长老会的人交涉。

    宁安总觉得宁承处理这件事怪怪的,却又说不出哪里怪。

    她知道自己劝不了,只能告退。

    她琢磨着,宁承不会是记了韩芸汐的仇不仅仅想劫持到她,还想公开羞辱她一把

    要知道,上一回宁承被韩芸汐泼酒的事情,早就在宁家军和云空商会传遍了,这估计是宁承这辈子最丢脸的事。

    宁安一离开,宁承吩咐了侍卫安排人去盯紧韩芸汐,又安排了人调查楚家,追踪影族的下落,之后他便又埋头在一大叠军报中。

    一室寂静,半个时辰之后,宁承垂敛着眼,淡淡问了一句,“金针,有什么消息”

    金针是谁

    贴身侍卫愣了下,但很快就缓过神,连忙禀,“应该是还没消息,如果找着了,一定会送来的。”

    宁承没说话,继续翻开手里的军报。

    数日之后的深夜,宁承忙完军务,正要离开御书房,却在门口停住,他冷冷问了句,“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报上来”

    “没有,收到的军报全都呈上,长老会那边还在交涉,影族之事一点进展也没有。”侍卫如实回禀。

    宁承面无表情,一声不吭离开。

    门外的侍卫很快就窃窃私语起来,“最近楚清歌没来闹,这几日清净多了呀”

    “哎呀,总算不用再听到韩芸汐这三个字了,烦都烦死了女人恨上女人,真是可怕的事。”

    “唉,你们说楚清歌是不是不知道咱们主子被泼酒的事呀她天天都跟主子提韩芸汐这三个字,怪得主子要杀她。”

    “活该”

    “哎呀,楚清歌突然不来,还真感觉少了点什么事情。”

    宁承在寻找影族的下落,顾北月却在秦王府中,一边观察宜太妃的病情,一边琢磨云空大陆的地图,密切关注着三国的动态,尤其是天宁宁家军。

    顾北月知道,比起楚家军和穆家军,拥有云空商会为后盾的宁家军是最难应对的。

    因为顾北月住进秦王府,百里茗香有了忌讳,打从韩芸汐和龙非夜离开之后,她就在药鬼堂常住,和沐灵儿为伴。

    没有秦王的命令,谁都不能擅自靠近佛堂,苏小玉虽然有戳和顾北月和百里茗香的心,却不敢越雷池半步,她一直寻思着找机会让顾北月离开佛堂,再把百里茗香引回来。

    这日,赵嬷嬷正要去佛堂送药,苏小玉拦住了,“嬷嬷,顾大夫能站起来了没”

    赵嬷嬷狐疑地看她,“哎呦,我们家小玉儿今儿个会关心人了”

    “我谁都不关心,就关心主子。如果顾大夫能站起来,主子一定会很开心的。”苏小玉这话倒是不假,只是别有用意。

    可惜,赵嬷嬷没抓住她的重点,“敢情你连我这把老骨头都不关心”

    赵嬷嬷本就疼苏小玉如孙女,这丫头失忆之后,赵嬷嬷觉得这是天意,心下就真把苏小玉当亲孙女了。

    苏小玉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至少表面是这样的,她打量了赵嬷嬷一眼,“关心你作甚你不好端端的”

    赵嬷嬷戳了戳她的鼻子,“没良心的臭丫头”

    “你还没告诉我顾大夫怎么样了”苏小玉不耐烦追问。

    “这几日都能站一小会了,到了月底一定能痊愈。”赵嬷嬷开心地说。

    “那太好了,咱们得庆祝一下”苏小玉大喜,“嬷嬷,你的厨艺那么好,大家伙都喜欢吃的做的菜。等顾大夫能站起来,咱们就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庆祝庆祝”

    苏小玉想,弄个庆祝宴会,把百里茗香也叫来,到时候喝醉了酒,她就有机会啦

    赵嬷嬷一被夸厨艺好,心里喜滋滋的,立马就答应了,“成,这事我去跟楚小子说”

    楚小子便是楚西风了,把人都叫到王府来,怎么着也得楚西风这个侍卫首领同意。

    苏小玉喜笑颜开,她知道赵嬷嬷一定能搞得定楚西风。

    目送走赵嬷嬷,苏小玉开心得都合不拢嘴,她想,只要百里茗香嫁给顾北月,就得办到药鬼堂去住,就基本见不到秦王殿下了。

    日子久了,百里茗香自然不会再有不该有的念头,只要她没了不该有的念头,就不会伤害到主子,不会辜负主子的救命之恩,收留之情。

    忘记一个人最好最快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习惯另一个人呗

    苏小玉心情大好,一蹦一跳地出门,往药鬼堂方向蹦跶去。很快,她就又在那条小巷子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赫连夫人”她喃喃自语。

    只见赫连夫人正在和人说话,她只能看到赫连夫人的背影,看不到站在阴暗处那人的脸。

    苏小玉犹豫了片刻,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