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骗你成瘾,戒不掉

关灯
护眼
    降服噬情之力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承受它承受它的攻击

    噬情之力释放出来之后,龙非夜会有一个短暂的虚弱时期,失去所有内功,甚至渐渐失去力气,身体就是一具风吹便倒的皮囊。

    这也就是龙非夜为何将噬情之力聚集到长鞭上的原因,因为只有将噬情之力聚集到兵器上,才能给予它攻击的机会,才机会也承受它的攻击。

    金色长鞭早就被血水染红了,在龙非夜手中蠢蠢欲动,跃跃欲试,是嗜血的妖,是夺命的魔,是审判的主。

    忽然,鞭梢飞窜而起,龙非夜毫不犹豫松手。

    他别过头去,闭上眼。

    “咻”

    一声惊天动地,似疾风呼啸。

    “咻”

    一声惊涛骇浪,似鹤唳长空。

    “咻”

    一声惊心动魄,似雷霆万钧。

    一鞭一鞭,一声一声,鞭起鞭落,血肉飞溅,也不知道打了多少鞭,最后长鞭终于失去所有力量,掉落在地上。

    龙非夜站着,这个后背血肉模糊,新伤掩盖了旧伤,皮开肉绽,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可是,他的脊梁骨却还是直的,他并没有倒下去,他的眉头始终都没有皱一下。

    这是他打小就养成的习惯,再苦再痛都不声不响。

    微弱的烛光映照着他大汗淋漓的侧影,他与生俱来的冷漠气息被浓浓的男人味取代,竟给人无比性感的感觉。

    他垂着眼,整个人散发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无论是谁,看到此时此刻的他,不会有同情,只会有敬畏。

    这个男人的躯体强大,心更加强悍,他永远都不会被打倒,哪怕是他自己也打倒不了自己。

    他无声无息地站着,任由噬情之力在他体内沸腾,乱窜。

    当噬情之力重新进入体内,想要降服它们,靠的就不是蛮力,而是心力他必须撑住,在噬情之力全都流窜到丹田里去之前,他不能倒下,更不能放弃,他必须用意念去操控它们。

    半个时辰之后,他的内功终于回来了,分明比先前有进了一步。

    他缄默地拾起长鞭放好,取来师父为他准备好的止血药散和纱布,自己处理伤口。仿佛刚刚的腥风血雨都不曾发生过。

    伤都在后背,他只将止血药散洒在纱布上,然后将纱布缠在身上,简单而粗暴的处理,却还是止住了血。

    至此,今日的任务算是过去了。

    噬情封印一解开,噬情之力并非一时间全部涌出来,而是每天涌出一些来,日益增强。如今才十多天,越到后面,涌出的噬情之力将越强大。

    处理好伤口,龙非夜靠在石门那堵墙边坐,后背的伤太重了,无法靠墙,他只用脑袋靠在墙上,微微扬起。

    才十几日,他的脸瘦削不少,越发的棱角分明,寒彻冷冽。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像睡着了,又像是在想事情。

    一室寂静,满地血迹,他缄默的身影显得特别孤独。

    什么叫做孤独呢

    孤独便是韩芸汐就坐在他背后,同他一墙之隔,背靠背。

    孤独便是他是生死边缘,他爱的人却对一切,一无所知。

    孤独便是他坐着坐着,后背不自觉就会缓缓靠到墙上去,不仅仅是靠住,而且还用力地贴紧,任由满背血肉模糊的伤痛到无法忍受,他的嘴角却在黑暗中悄无声息上扬。

    他确定,她也一定背靠在这堵墙上。

    孤独便是,他坐在这里,便可以看到挂在对面的那件干干净净的黑衣,不染血迹。那是他特意脱下的,只为出关之后,掩住遍体鳞伤,骗过她。

    韩芸汐,本王都骗你成瘾了,戒不掉的。

    韩芸汐缓缓睁开眼睛来,她刚刚完成一次完整的心力修行,意识刚刚清醒。

    原本只是靠在墙上,此时放松下来,她整个人的重量便全都往墙上靠去,贴得紧紧的。她仰着头,目光有些游离。

    龙非夜,你还好吗

    龙非夜,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龙非夜,我想你了会不会,你也正在想我

    思及此,韩芸汐又一次往墙壁上靠去,明明都贴得紧紧的了,她还想再靠近一些。

    龙非夜,怎样,才能再近一些,再近一些呢

    日复一日

    疼痛是日复一日,思念亦是日复一日。

    一个月的时间,韩芸汐已经快突破储毒空间第二阶了,即便她反反复复的努力,却一直突破不了,总觉得到了临界点,那一步迈不出去,需要有人推她一把。

    她想起之前糊里糊涂开启储毒空间,进入第一阶的时候,那是因为她收了毒水池。

    是不是想突破第二阶,真的需要一个契机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月里,端木瑶和苍邱子没少设计想引诱韩芸汐离开戒堂,只是,无论他们耍了什么手段,韩芸汐都没有离开半步。

    龙非夜在这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理由,让她离开的吗没有

    一个月的时间,一日一日地狱式的折磨,龙非夜就没有皱一下眉,没喊过一声疼,更没有倒下。

    今日,已是最后一日。也是龙非夜掌控噬情力量最关键的一日。

    今日爆发出来的噬情之力,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多,都要强,一旦他掌控不住,那就不仅仅是全功尽弃,会是什么后果,他并不清楚,剑宗老人也不知道。

    或许,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知晓吧。

    龙非夜只知道,今日这一战,只能赢,必须赢。

    即便马上就能开启石门,见到韩芸汐,可是,他仍是稳重如山,他并不似之前那样一休息好就马上将噬情之力引出来。

    他需要做一些准备,以保证万无一失。

    而此时,石墙之外,韩芸汐早就无心修行了,两天前,她就般来椅子,坐在石墙前,盯着石墙看。

    聪明绝,“错过今日,要杀韩芸汐就难了。”

    “怎么,你到现在还搞不定你师父”苍邱子冷笑起来,“还是你连师父都被韩芸汐给抢了”

    这话一出,端木瑶的眸光就冷了下来,面具之下的眼迸射出骇人的杀意。她狠狠挣脱开苍邱子的手,转身就走,留下了一句话,“你等着,韩芸汐一定活不过今日”

    并不是她搞不定师父,也不是师父不疼她了,而是这些日子师父的病情非常不稳定,她不敢太过刺激他。可是,今日,她豁出去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一定要在龙非夜出来之前,除掉韩芸汐。

    师父每次帮她疗伤的时候,都一言不发,几日来就他就只问过她一句,“瑶瑶,当初我为何救不了你师娘呢”

    从师父知道她受伤至今,也就在苍邱子面前那一回险些发病,这一个月来,师父面对她的是都非常冷静。

    可是,她知道,师父并非冷静,而是难受到说不出话。

    想要进入戒律堂,想要除掉韩芸汐,只能靠师父了

    端木瑶早就有一计在心头,一想到龙非夜再也见不到韩芸汐,她忍不住激动,兴奋

    离开锁心院后院,她直奔天山顶,直飞上九重宫找师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