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毒宗之后,必诛

关灯
护眼
    若非认出那血色獠牙,谁都无法想象这头王者般尊贵的白狼,会是毒宗的毒兽。

    在所有人的认知里,毒兽名为蛊鼠,应该是鼠类才对。

    韩芸汐没想到自己毒宗的身份会在这个时候曝光,她也无暇多想,她现在满脑子想着的就只有一件事。

    小东西是不是完全恢复了,它能不能对付得了苍邱子。

    血色怒火在眉间熊熊燃烧,白狼嗷嗷低吼,一步一步朝苍邱子和端木瑶逼去。

    端木瑶正不知道怎么办,苍邱子拽住她的手,转身就逃,破门而出

    韩芸汐大喜,她想苍邱子逃了,那便是对付不了白狼了吧,如此一来,她和龙非夜应该都暂时安全了吧

    她紧绷得都快断裂的神经总算放松下来。白狼追出去,韩芸汐强行撑着疼痛和疲惫之躯,也跟了出去。

    可是,一出门,一切都事与愿违

    门外一切打斗全都停了下来,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头一人多高的大白狼,包括徐东临他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这是毒宗的毒兽呀你们看它的血牙一旦被咬,将万劫不复”苍邱子忽然大声喊,“韩芸汐是毒宗之后,龙非夜将她带上天山,引狼入室,图谋不轨老夫今日将毒兽引出来,就是要让大家都瞧瞧,这个女人,留不得”

    苍邱子一句话,让形势逆转,什么擅闯之罪,诬陷之罪,谋杀之罪统统都不重要了。

    只要韩芸汐是毒宗之后,那他今日所作的一切,就都是对的

    韩芸汐大怔,这才意识到暴露身份的后果严重。

    毒宗,自从被医学院所灭,列为禁忌之后,就一直被云空大陆的主流势力列为恶势力,名声远远比百毒门还要臭一百倍,可谓是正派人士得皆而诛之,甚至是朝堂的势力,都不敢和毒宗扯上关系。

    她的身份一曝光,就意味着要与天下各种势力为敌,人人得而诛之了

    想当初,沐英东为了隐瞒这件事,为了将沐心引出来,为了永远保守这个秘密可废了不少劲。

    韩芸汐忽然背脊发寒,她知道自己麻烦大了,而且龙非夜的麻烦也大了。

    “芸汐,你”幽婆婆很不可思议,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是,白狼血牙森然恐怖,令她不得不信,“你竟是毒宗余党老身老身真是瞎了眼才拼死保护你”

    幽婆婆态度的转变,证明了现实有多残忍

    一个出身,可以否定她的一切

    “我确实是毒宗之后”韩芸汐大方承认,“但是,这件事和龙非夜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并不知道此事你们想怎么样全都冲我一个人来”

    “哈哈哈”苍邱子大笑起来,“龙非夜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事来人,把这个女人抓起来再说”

    虽然忌惮毒兽,但是,锁心院,藏剑阁和藏经阁三方弟子还是全上前来,包围住韩芸汐和白狼。

    白狼嗷嗷低吼,冰冷的眸扫视着周遭,随时都可能扑上前去。

    见戒律院的人没动,苍邱子冷眼看朝幽婆婆看去,“怎么,幽敏,你要包庇毒宗余党吗龙非夜勾结毒宗余党,引狼入室,丢光我天山剑宗的颜面。你堂堂戒律院之首,如此包庇就罢了,难不成还想同毒宗余党一道与天山为敌吗”

    勾结毒宗之罪,戒律院担当不起,同样的,天山剑宗也担当不起,一旦让世人知道天山剑宗和毒宗后人有往来,天山剑宗的名誉就全毁了,而且,医城那边也不好交待

    幽婆婆急了,“你少污蔑我戒律院少污蔑非夜这件事老身和非夜并不知情”

    “那你戒律院不共同对敌,又是什么意思”苍邱子反问道。

    幽婆婆看了白狼一眼,冷冷对韩芸汐道,“韩芸汐,你若真为非夜好,就束手就擒吧”

    韩芸汐冷笑,“我束手就擒,他就会放过龙非夜吗幽婆婆你就能保证屋内拿到石门不被推到吗”

    幽婆婆无法回答。

    韩芸汐走到白狼身旁,一手按在白狼身上,直视苍邱子奸诈的眼睛,一字字道,“苍邱子,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不必多说今日,无论是谁,都休想进这道门”

    忽然,人群里传来一个坚定的声音,“保护秦王殿下,保护王妃娘娘”

    只见徐东临撑着长剑,从血泊里站起来,他满脸,满身全都是血,却目光坚定,一步一步朝韩芸汐走过来。

    众人都看着,谁知道,苍邱子忽然一脚狠狠横踹过来,一脚就将徐东临踹飞出去,他口吐的鲜血飞溅了一地。

    “苍邱子”

    韩芸汐暴怒,白狼忽然飞身过去,身影如幻,接住了激将落地的徐东临。

    见白狼飞出,苍邱子等人立马朝韩芸汐袭去,要知道,想制服白狼,最好办法就是拿韩芸汐当人质。

    可是,天山顶十多名弟子一并围过来,拦住了苍邱子他们。就在他们撑不住的时候,白狼很快就叼着徐东临杀回来。

    一时间,苍邱子他们全都四散开,一个个持剑警戒。

    白狼将重伤昏迷的徐东临放在地上,而后匍匐在韩芸汐脚下。

    这

    韩芸汐犹豫了下,轻轻抚了抚白狼的脑袋,便大胆坐到它背后去,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待韩芸汐坐稳,白狼便缓缓站了起来,它就站在房门正前方,眯敛着猩红的双眸,眈眈而视。

    十多个天山顶的弟子一字在白狼和韩芸汐背后排开,一样守着房门。

    苍邱子明显感觉到屋内那股力量在减弱,他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龙非夜正在吸取那股力量。

    时间不多了,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不能让龙非夜成功

    “幽敏,我们四人联手,一定能困住这头毒兽”苍邱子大声说。

    幽婆婆虽然没有回答,却站到了苍邱子身旁去。她不想伤龙非夜,但是,她必须向天山剑宗负责,擒拿毒兽和韩芸汐就是她的责任

    她想,今日若是掌门人在此,一样不会放过韩芸汐的吧。

    在剑宗大义面前,龙非夜的生死算不上什么。

    韩芸汐不束手就擒,她只能动手。

    四大长老的剑铿铿然,杀气腾腾,白狼察觉到杀气之后,眸中的怒火更盛,四大长老还未出手,白狼就飞扑了出去,身影虽然大,却非常灵活,快如离弦之箭。

    苍邱子同坐下大弟子赫亦涟使了个眼神之后,就迎面朝毒兽击去。

    他大喝一声,“天剑阵法,列阵”

    其他三大长老分立三方,皆是凌空而立,长剑铿然,他们从四面八方同时攻击白狼,来势汹汹。

    白狼任由三方攻击,就只盯着苍邱子一个人,它挥出一掌,狠狠拍去,掌风强劲,逼得苍邱子都立不稳,只能躲。

    三方长剑皆刺向白狼,却不料根本刺不进去,白狼另一掌朝躲开的苍邱子狠狠横扫过去的同时,大尾一扫,便将二长老扫落在地上。

    三长老和幽婆婆连忙退开,三长老惊呼,“老大,毒兽是刀枪不入,不死之身怎么办”

    苍邱子矮身下来,差一点点就被白狼的利爪抓到,他亦是后退,“天罗地网困住它”

    话音一落,白狼忽然就扑到他面前,血盆大口狠狠咬来,苍邱子吓了一跳,这头毒兽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他急中生智,持剑卡住白狼之口,惊险逃过一劫。

    韩芸汐趁机出针,苍邱子为躲韩芸汐只针,只能放弃宝剑,凌空窜起。

    白狼狠狠一咬就咬碎了苍邱子的宝剑,见状,苍邱子都惊了,急喊,“布天罗地网之阵,快”

    天罗地网之阵,是天山剑宗最厉害的一个阵法,只要布成,困住白狼还是绰绰有余的。

    三位长老又一次位列三方,准备就绪,苍邱子站在直面白狼那一面,朝下面大弟子大喊,“亦涟,剑”

    赫亦涟正在和守门的弟子厮杀,回头看来,正要把长剑丢来,韩芸汐打了数枚毒针过去,赫亦涟只能躲开,长剑还未抛出就落地。

    白狼飞扑向苍邱子,苍邱子手中没剑,转身狼狈而逃,白狼紧随不放,一口咬住了苍邱子的衣袂,直接给咬碎了。

    三大长老急急过来搭救,可惜,都不是白狼的对手。他们不仅仅要躲避白狼,还得提防韩芸汐时不时射出的毒针,很快就都被白狼的利爪抓得伤痕累累。

    白狼的目标,似乎就只有苍邱子,它将苍邱子逼到了角落里,苍邱子无路可逃,它低低怒吼着,血色獠牙随时都会将苍邱子咬得粉碎。

    这时候,二长老和三长老忽然挥出剑芒,朝韩芸汐劈斩过来。

    白狼最能退避,转而攻击二长老和三长老,苍邱子大喜,“攻击韩芸汐,牵制它”

    只是,他们错了,白狼带着韩芸汐,轻而易举就躲开他们的攻击,直逼到他们面前。

    眼看,站在最前面的苍邱子就要遭殃。

    忽然,背后传来苍晓盈的警告声,“韩芸汐,你要真为龙非夜好,就马上束手就擒”

    韩芸汐回头看去,只见赫亦涟又杀掉了一个守门的弟子,戒堂之门即将被攻破。

    白狼似乎也察觉到背后的危险,忽然就放弃了苍邱子,掉头杀回来。

    白狼一回来,赫亦涟为首的众人便都四散逃开。

    然而,白狼刚刚在门口坐下,忽然一道浑厚无比,惊天动地的力量迎面袭来,竟硬生生将白狼和韩芸汐震开。

    白狼和韩芸汐往后飞去,撞开了戒堂之门,还是停不住,撞碎了屋内拦路之物,最后狠狠撞在石墙之上,才停下来。

    白狼瘫在地上,韩芸汐趴在它后背,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屋内一片狼藉,屋外,一片寂静。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