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剑心,你是第一个

关灯
护眼
    盛大耀眼的剑芒,如同汹涌的洪水,凌厉呼啸而来,令人无处遁逃。

    韩芸汐知道,生死就这么一瞬而已了。

    白狼亦知道,这一劫,难逃。

    韩芸汐闭上了眼睛,努力地聚集注意力,想把白狼收到储毒空间去。

    既是逃不过,就不能让小东西落入他们之手。

    生死关头,她一样可以集中精神,她的心力依旧强大着,柔弱的伤痛的不过是身躯罢了。

    但是,她的储毒空间和解毒系统竟双双处于崩溃的状态,完全无法运行

    她惊得睁大眼睛,怎么会这样

    火石电闪之际,白狼忽然站了起来,扬起双爪。

    “不要”

    韩芸汐大喊,可惜已经迟了。

    那道剑芒硬生生就打在白狼的胸膛上,韩芸汐抓着他的皮毛,悬在它背后,毫发无损。

    刚刚白狼就被震开了,足见剑宗老人的内功之强,白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她明显感觉到白狼的身子颤了一大下。

    它死不了,可是,它会痛呀

    “李剑心,你们”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剑宗老人就又狠狠挥扫出一剑凌厉如闪电的剑芒来,白狼咆哮一声,带着韩芸汐要逃,却明显逃不过,被那一剑气生生劈斩在后腿上。

    “嗷呜”

    白狼疼得大吼起来若非它有不死不伤之身,早就一命呜呼了剑宗老人的剑,何人能承受

    “李剑心,不要伤害它,我”

    “嗷呜”

    又一剑,硬生生击在白狼的腹部,白狼分明是痛到无法承受,忽然就从高空上掉落下来,重重撞在地上。

    韩芸汐没那么大的力气抓稳,瞬间被弹飞了起来,苍邱子立马一剑挥来,白狼顾不上腹部的疼痛,及时窜起,用身体挡住了剑气,接住了韩芸汐。

    可是,李剑心的剑没有停,他面寒如冰霜,一剑一剑挥斩不断,速度极快,威力无穷。

    他是云空大陆第一高手呀他的剑是云空大陆最厉害的剑呀

    纵使是毒兽,都承受不住这么高强度的攻击,白狼根本无法主动攻击,闪躲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它,只有挨打的份。

    可即便如此,它都还死死的护着韩芸汐,没让韩芸汐收到伤害。

    见白狼没剩多少力气了,苍邱子大喊,“我们一起上,协助掌门人,我们一块攻击韩芸汐”

    见掌门人没出声,三位上老便同苍邱子同时凌空而上,四剑齐攻,从上方袭击韩芸汐。

    这个时候,韩芸汐的毒针,根本没有作用。

    白狼以一敌五,承受了剑宗老人和四个长老所有剑气。

    “咻咻咻”

    一道道剑气犹如鞭抽,狠狠打在白狼身上,白狼不再咆哮,不在低吼,也没有再躲避,而是凶狠狠地盯着剑宗老人他们,由着他们打,就是不屈服。

    韩芸汐的心都碎了。

    她搂住白狼的脖子,在它耳边哽咽不止,“小东西我知道你一定是小东西,你听话好不好”

    “小东西,最乖了。听话好不好你先逃,好吗我不会有事的。”

    “小东西,我求求你了,你先逃好不好。我们敌不过他们的,你快点逃。你去找北月吧”

    韩芸汐说罢,果断地松开了手,从白狼高高的背上跳下。

    这时候,苍邱子一道剑气挥来,正正打在韩芸汐腹部,韩芸汐被震得老远,身体轻得好似风中的落叶,鲜血从腹部飞溅出来,在空中开满绝美的花。

    “嗷”

    白狼疯了一样咆哮,响彻整个天山剑宗,震慑得众人都怔住了,就连剑宗老人亦是震惊,不自觉停了手。

    韩芸汐落在地上,奄奄一息,可是,她还是撑着。她无力地朝小东西轻轻挥手,示意它走。

    白狼怎么可能走,它疯了一样冲苍邱子扑过去,只是,还未扑到苍邱子,剑宗老人的剑就无情地刺向韩芸汐。

    白狼只能掉头过来护,剑宗老人的剑就抵在白狼胸口上刺不下去。

    但是,剑宗老人却猛打乏力,以剑为媒介,爆发出强大的气量,震在白狼胸膛上。

    白狼护在韩芸汐面前,不让就是不让

    “不要小东西你走你走”

    “小东西,听话好不好”

    韩芸汐拼命地喊,拼命地拽,白狼都无动于衷。

    周遭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见过毒兽,却都听说过毒宗的毒兽,凶残、狡诈、嗜血,会毒害天下。

    可是,眼前这头毒兽,却完全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它的忠诚,倔强,令人动容

    可是,动容又如何

    剑宗掌门亲自动手,谁敢阻拦天山顶原本那些偏袒韩芸汐弟子们,早都无声无息了。而徐东临躺在一旁血泊中,生死不明。

    白狼倔强地承受源源不断的剑气,眉心处的火药终究渐渐暗淡了下来,它缓缓回头朝韩芸汐看去。

    原本凶残冷血的血眸,忽然就温柔下来,一滴热泪缓缓淌下,是自责,亦是哀伤。

    芸汐麻麻,对不起,小东西已经尽力了。

    忽然,高大的身躯瞬间幻化成一只小小的松鼠,摔落在地上,它纯白的皮毛上沁着主人的血迹。

    它不死,却会疼。

    巨大的身体承受的所有疼痛,一时间全都加注在巴掌大小小的身躯上,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疼呢

    它蜷缩成一团,瑟瑟发颤。

    韩芸汐急急将小东西捞过来,她满手的鲜血染红了小东西的皮毛。她连忙将小东西藏在医疗包里,希望能温暖它。

    然而,很快,剑宗老人的剑就刺到她面前来,“韩芸汐,毒宗余孽,必须死你自己了断,还是本尊动手,你选一个。”

    韩芸汐愤怒地抬头看去,双手狠狠地握住剑宗老人的剑刃,怒吼,“我两个都不选”

    “出身,有谁决定得了凭什么因为我是毒宗后人就要我性命”

    “我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我毒杀过哪个无辜了你说”

    “李剑心,你说呀你若说不出来,我便不服”

    韩芸汐不甘心

    全场一片寂静,剑宗老人亦缄默着,所有人都看着韩芸汐的双手。她的双手死死地握着剑宗老人的剑刃,血流不止。

    谁都没想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撑到现在。

    她竟用手去握剑宗老人的剑,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了可是在场众人,包括端木瑶却都笑不出声来。

    这个女人,她除了徒手去挡之外,她还能怎么样

    幽婆婆忍不住移开眼,不忍心看,她害怕,害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动摇,会忍不住想救人。

    这个丫头,是那么好那么好,为什么偏偏就是毒宗余孽呢为什么偏偏在天山顶暴露了什么

    “放开”剑宗老人终于开了口,声音平静,没有过多的情绪。

    “不放死也不放”韩芸汐固执得令人心疼,“不服,死也不服”

    她身弱风吹欲到,脊梁骨却是直挺的,铁骨铮铮;她紫裙血迹斑斓,灵魂却是干净的,不容侮辱

    “韩芸汐,你没错。但是,你必须死。”

    剑宗老人淡淡说罢,猛地发力,剑刃便从韩芸汐双手之间急速穿刺了过去。

    忽然

    一道气势如虹的剑气,冷不丁从一侧冲击过来,贯穿了好几个天山弟子的身体,直击在剑宗老人的手背上。

    剑宗老人始料未及,下意识放手。手是保住了,可是,剑也落入韩芸汐之手。

    韩芸汐回头看去,只见围在眼前的数名天山弟子一一倒下,她最最熟悉的身影,迎面飞掠过来。

    龙非夜

    一月不见,如隔千年;一墙之隔,险些成死生之别。

    龙非夜,芸汐终于等到你了,幸好,没有放弃。

    韩芸汐明明想笑,眼泪却止不住流淌下来。

    见到他,她所有倔强,所有坚持,所有坚强,瞬间都崩溃了。

    双手无力地垂落,剑宗老人的剑哐当落地,韩芸汐一点力气都没有,缓缓倾倒而下。

    在她昏迷之前,她感受到熟悉的温度,那是龙非夜怀抱。

    抱着虚弱得随时都会被风带走的人儿,龙非夜那张天生俊冷的脸寒彻得非常骇人,他垂着眼,温柔地替韩芸汐整理凌乱的长发,替她擦拭脸上的血迹。

    全场,一片寂静,就连剑宗老人都没出声,眼底晦明晦暗,一片复杂。

    龙非夜更是安静,安静到令人心惊胆战的地步。

    他撕碎衣角,小心翼翼,动作温柔地替韩芸汐包扎双手,而后,他开始检查她身上的伤,内伤,外伤全都有,尤其是腹部,伤得最重。

    他越是安静,散发出来的杀气就越重,苍邱子等人都已经不自觉戒备起来了。

    龙非夜渡了真气给韩芸汐,护住她的命脉,而后将她轻轻放在地上,脱下自己干净的黑袍替她盖好。

    黑袍一脱掉,众人全倒抽了口凉气。

    他只穿一件纯白的底衣,笔挺的后背竟全都被鲜血浸湿了,后背上一道道鞭伤,隐隐可见。

    他轻轻在韩芸汐唇上印了一吻,才起身来。

    他冷冷地扫视在场每一个人,黑漆的眸中滔天怒火熊熊燃烧,他暴怒,“伤过她的,全都得死”

    全场一片寂静,连风声都没了。

    “非夜”

    剑宗老人正要开口,龙非夜忽然扬剑直指过去,“你是第一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