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辜负,他办不到

关灯
护眼
    剑宗老大倒抽了口凉气

    他万万没想到龙非夜会和他说这样的话这么多年来,他待龙非夜,就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好

    除了在端木瑶这件事上,他几乎毫无保留地待这孩子好。

    今日,非夜竟为了一个女人,跟他反目成仇

    非夜,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剑宗老人好似受了重大的打击,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非夜,你你竟想杀为师”

    “伤她者,本王一个都不会放过”

    玄寒宝剑似乎都感觉到主人的熊熊怒火,随着龙非夜的说话声而铿铿作响,跃跃欲试,随时都可能朝剑宗老人刺去。

    剑宗老人怒了,“非夜,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

    什么身份

    龙非夜当然知道,他不仅仅知道韩芸汐是毒宗之后,还知道韩芸汐是西秦皇族的遗孤

    毒宗之后,是云空大陆各方势力忌惮和打压的,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都会得而诛杀之;而西秦皇族遗孤,则同他本人有不共戴天的国仇家恨。

    可是,那又怎么样

    这一切跟韩芸汐有何关系毒宗曾经那个毒杀天下的野心,韩芸汐不曾参与,西秦皇族和东秦皇族当年的恩怨,韩芸汐毫不知情她甚至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另一个身份。

    她,何错之有

    她和他一样,无法选择父母,也无法选择出身,但是,他们都不曾认命,不是吗

    无论她是谁,他只知道,她是在嘲讽中倔强地走入秦王府的那个不屈服的新娘子;她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宁皇族的弱女子;她是凭一双素手拿下整个药城,恩惠了天下无数患者的医者,她是他珍惜了近四年始终不忍伤害的女人,她是他的妻,他的唯一

    她,怎么可以伤成这样

    怎么可以

    “她是毒宗之后”龙非夜冷冷道。

    石墙被震裂,方才剑宗老人和四大长老在屋内围攻韩芸汐说的一切,他全都听到。

    即便他还没完全掌控噬情之力,但是,他还是提前出关了。

    一墙之隔,心爱之人在外受欺辱,他却救不了。谁都无法理解那种感受,有多痛

    这是他这辈子最不冷静的一次,完全不想冷静。

    “你你”剑宗老人气急,但是,他还是努力地替龙非夜掩饰,“非夜,你现在知道还不迟毒宗余孽,人人得而诛之,我天山剑宗断不会包庇待本尊杀了她,再带你去药城请罪不知者不罪,顾院长必会网开一面”

    剑宗老人是刻意这么说的,他是在暗示龙非夜事情的严重性,他相信以非夜的聪明,一定能听出他的用心良苦。

    他知道韩芸汐没有下毒毒害天山弟子,也知道韩芸汐没有为毒宗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韩芸汐不得不死

    韩芸汐毒宗余孽的身份一旦曝光,必定会牵扯到非夜,别说天山剑宗的掌门之位,他得不到,就是世俗朝堂的势力也受到极大的影响,非夜本人的声誉都会尽毁。

    只要消息传下山去,医城必定是第一个发难的,而无论是武林,还是朝堂的势力都会联合起来对他施压,到时候,中南都督府里的各世家势力必定会借机大做文章。

    龙非夜还不容易才在云空朝堂布下一盘完美的局,极有可能会被韩芸汐搅乱掉他这十多年的心血,会付诸东流的呀甚至,东秦皇族里的势力,也都会反对他。

    为了一个女人失去一切,为了一个女人背负天下骂名,万万不可

    龙非夜哈哈大笑起来,他当然听的明白师父的话,但是,他没想到在他心中位重如父的剑宗老人,竟一点儿都不了解他。

    他很早就说过:韩芸汐,江山不换

    为了所谓的权势、江山、天下,辜负了一个无辜的女人,这种事,他办不到

    “所谓正派,所谓正途,也不过尔尔”

    龙非夜嘴角露出无限的讥讽来,他不想再听剑宗老人废话,他双手持剑,骤然凌空而上。

    也不知道他赋予玄寒宝剑什么力量,在场众人竟全都感受到他那把玄寒宝剑上波涛汹涌,蠢蠢欲动的力量,非常可怕

    至今,剑宗老人才接受事实,龙非夜真的要杀他

    他伸手虚抓了一把,炎冰宝剑就飞到他手上,他足尖轻点,轻松地飞上高空,迎风而立,冷眸直逼龙非夜。

    “你让为师太失望了”剑宗老人刻意压低声音,还想劝龙非夜。

    只要龙非夜改变主意,只要杀了韩芸汐,事情还不至于那么严重。

    “以强凌弱,以多欺少,两阁两院,还有你明万剑之宗竟联手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本王没你这样的师父”龙非夜冷哼。

    “你”剑宗老人怒极,却还真反驳不了。

    龙非夜正要动手,却瞥见下面苍邱子和二长老,三长老竟还敢要伤韩芸汐。

    “找死”

    他怒得一剑狠狠劈下去,就劈在苍邱子身旁。

    若非他们离韩芸汐颇近,怕伤及韩芸汐,他早要了他们的命。

    苍邱子躲得快,只是收了些皮毛小伤,二长老和三长老全都被震开,狼狈地摔在一旁,负了些内伤。

    他们都吓了一大跳,谁也没想到龙非夜的武功进展得这么快,他的内功到底修到了第几品难不成和掌门人同上第八品了

    这怎么可能

    二长老和三长老怕了,不敢再上前,苍邱子亦心生畏惧,退到一旁去。

    不动韩芸汐也可以,且让龙非夜和李剑心斗个你死我活,到时候,他便可引来邪剑门的人,趁机夺位。

    虽然龙非夜的内功大增,但是,他应该是要明日才能出关的,否则幽婆婆和韩芸汐就不会那么卖命的守住那堵石门。苍邱子仰头看去,眼底掠过一抹冷笑,他想,龙非夜,必定负伤在伤

    斗吧

    让他们师徒二人去斗吧

    龙非夜吹了一声尖锐的哨声,引来了天山下各派系忠于他多年的弟子,随后,他就很剑宗老人打了起来。

    两大高手凌空对决,一时间风起云涌,天色大变。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两把宝剑爆发出的力量有多强盛,无论是剑宗老人,还是龙非夜,每一剑都惊天动地,气势恢宏。

    一开始还有人觉得龙非夜不自量力,会输。

    可是,几招下来,龙非夜竟然没有输,而是和剑宗老人势均力敌。

    空中剑芒大作,两道身影时隐时现,如龙腾虎斗,年轻的弟子们全都看待了,甚至都忘了这是一场复仇之战,他们眼中只有龙非夜。

    这个男人,耀眼如日月星辰

    苍晓盈和端木瑶也都傻愣愣地仰头看着,忘了身旁的事。

    很快,数名年轻的弟子闯了上来,按照门规,分支派系的弟子是不能随便上到天山的,但是,龙非夜那个哨声,让他们知道山顶有情况,无论如何都必须闯上来。

    他们一到,见龙非夜和掌门人打起来,全都吓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快,保护王妃娘娘”

    很快就有人站了出来,是天上顶的侍卫。

    一人挺身而出,后面几个人也全都跟着站了出来,方才的一切,他们都亲眼看到。

    他们愤愤不平,却终究忌惮着掌门人的威严,也都无力帮不上忙,如今,龙非夜来了,他们也就豁出去了。

    总会有人,看得清楚什么是正义,什么是不正。

    几个弟子连忙将韩芸汐送到戒堂里去,龙非夜在打斗中分神看了一眼,剑宗老人趁机一剑劈下,他遂是以剑抗住。

    师徒两人,过了好几招之后,总算停下来,对峙。

    “你想白白便宜了苍邱子吗”剑宗老人低声问。

    “他是第二个”龙非夜冷冷道。剑宗老人压着怒火,又道,“提前出关,你已经负伤你打不过本尊的。”

    “除非本王死,否则,韩芸汐不能死。”龙非夜并不笨,他知道斗下去,苍邱子得利。

    可是,他必须战斗下去必须先杀了剑宗老人。

    不是他无情无义,不是他心狠手辣,而是,剑宗老人不死,韩芸汐就没有活路。

    “你一定要她活吗”剑宗老人一字一字地问。

    “我有第二个选择吗”龙非夜反问道。

    剑宗老人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为师还活着,就绝不允许你误入歧途”

    剑宗老人猛地施力,龙非夜狠狠就撑开,他确实负伤在身,但是,他压得住

    师徒两人又一次陷入激战,所有人都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幽婆婆眉头紧锁,急,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龙非夜和剑宗老人这一战,战了整整三天三夜都还不分胜负。

    明日就是天山剑宗的盛会,剑宗排位战,可是,没有人记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师徒身上。

    无论他们胜负如何,天山剑宗都即将面临巨变,苍邱子已经悄然准备了。

    幽婆婆犹豫了很久很久,最后,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无声息地离开。

    她并没有走远,而是从另一间密室,通由地道进入韩芸汐所在的那间戒堂。她一出现,几个弟子便都惊了,戒备地守护在韩芸汐面前。

    韩芸汐躺在榻上,三日来接受了不少真气,服了不少奇药,虽然没有醒,但是,脸色恢复了不少。

    “幽姑姑,你”

    为首的弟子正要开口,幽姑姑冷冷打断了,“让我瞧瞧韩芸汐。”

    沫沫有话:欢迎关注沫的新浪微博,账号“我是芥沫”,等你来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