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李剑心,已经输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

    剑宗老人和龙非夜斗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天上顶几个侍从忽然冲下来,大呼端木瑶毒发了。

    三天的时间,玫瑰藤蔓已经爬满端木瑶全身,此时此刻,藤蔓上开始慢慢地开出花朵来。

    如果没有解药,今日,端木瑶必死

    剑宗老人硬生生挨了龙非夜一道剑气,转身就冲戒堂而来,一道剑气就震开了房门。

    龙非夜岂能容许他再打扰韩芸汐,立马追过去,剑宗老人被龙非夜缠住,只能继续与之拼斗,可是,他心急呀

    瑶瑶死了,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那个女人的痕迹了。他不允许

    剑宗老人因为分心,节节溃败,很快就被龙非夜压得死死的。苍邱子躲在一旁看着,震惊龙非夜的内功深厚的同时,也惊喜着。

    龙非夜本就负伤在身,撑不了多久的,只要李剑心一败,天山之上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三天一定是端木瑶的毒发了”幽婆婆连忙回答。

    韩芸汐可以劝住龙非夜,端木瑶的生死,足以让掌门人让步,这个机会简直太好了。

    “韩芸汐,这是和解的机会你赶紧去劝他们不要打了”幽婆婆激动地按住韩芸汐的手。

    韩芸汐并不着急,狠狠甩开幽婆婆的手,“和解凭什么”

    把她和小东西伤成这样,为了一个端木瑶现在竟要他们和解了凭什么呀

    “你知不知道苍邱子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他们师徒两再斗下去,天山就毁了”幽婆婆大怒。

    “天山毁了,与我毒宗余孽何关”韩芸汐冷冷问道。

    “你”

    幽婆婆气得血气上涌,她急急别过头去,忍不住吐了一大口鲜血。

    “你”

    韩芸汐不知道幽婆婆怎么了,徐东临淡淡道,“王妃娘娘,幽婆婆用真气帮你疗伤了。”

    韩芸汐这才明白为何自己伤得那么重,却没有元气大伤的感觉,原来是幽婆婆救她。

    只是,幽婆婆救她,也平息不了她心中的怒火,也恕不了天山剑宗的罪

    她冷冷道,“如果你为了和解而救我,大可不必,你的真气,我还给你”

    幽婆婆连连摇头,“韩芸汐,天山毁了是跟你没关系,但是,天山毁了,龙非夜也就毁了”

    韩芸汐正要反驳,幽婆婆冷冷又道,“韩芸汐,你想过没有,你毒宗的身份一旦传下山去,会是什么后果龙非夜要面对多大的麻烦还有,一旦他们师徒恋两败俱伤,苍邱子掌控了天山,你们二人还能下得了山吗”

    愤怒的韩芸汐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她看着幽婆婆,迟迟没说话。

    毒宗的秘密泄露,后果她早就想到了,而苍邱子坐收渔翁之利,她也是明白的。

    “韩芸汐,掌门人要你死,不止为了天下正义,更是为了非夜呀”幽婆婆苦口婆心地说。

    忽然,戒堂的瓦顶被一道剑气狠狠掀起,剑宗老人重重摔落下来,龙非夜紧随而止。

    屋内人皆大惊,只是,他们二人的身影不过是一掠而过,很快就又飞上空中去。

    “韩芸汐,龙非夜能为你得罪天下人,你就不能为他咽下这口气吗”

    “韩芸汐,你也是个知进退的人,难道你真的要看龙非夜众叛亲离吗”

    “韩芸汐,你真的要背祸水的骂名吗”

    幽婆婆气愤的质问,韩芸汐二话不说下榻要出去,只是,脚刚着地,便晕眩阵阵。

    这种晕眩感和解毒空间晋级造成的晕眩感完全不一样,这种晕眩感是因为她的身子太虚了,即便幽婆婆一身真气治愈了她的内伤,可是,重创之下,三天三夜的昏迷,她非常虚弱。

    她扶住幽婆婆的肩膀,停住。

    幽婆婆没说话,眉头紧锁看着她,周遭众人亦无声,都等着她。

    大家和她一样,那口气真真咽不下,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他们不得不面对,大局就大局,必须为重

    人生在世,总有太多太多牵挂和羁绊,究竟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恣意人生,快意恩仇呢

    韩芸汐这么洒脱的女子,恣意得了,快意得了吗

    她停了片刻,冷笑而问,“幽婆婆,你知道什么叫做正义吗”

    看着韩芸汐审视的目光,回想起三日前的事,幽婆婆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所有争斗,所有伤害,所有杀戮都是不正义的,所有输赢之争都是不正义的。但是,赢即是正义唯有赢,才有资本去维护真正的正义,去履行真正的正义。所有正义,都是踩踏在不正义之上的”

    韩芸汐一字一字回答,“幽婆婆,我不是去和解的。因为,李剑心已经输了”

    “还有,龙非夜不会得罪天下人。因为,有朝一日,他会征服云空,征服天下人。纵使众叛亲离,还有我陪他”

    韩芸汐说完,毅然放手,大步离去。

    她被背影非常单薄,却笔挺坚韧,仿佛永远都不会倒下。

    幽婆婆怔怔地看着,直到韩芸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她都还愣着,她这一生,阅人无数。能上到天山拜师学艺者,皆是人中龙凤,可是,她就从来没有见过韩芸汐这样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却强大到令人敬畏;这样的女子从世俗中来,却远远高于世俗之上;这样的女子,令人、高攀不起

    韩芸汐一出门,就看到龙非夜和李剑心在空中恶斗,一旁,几个天上顶的侍从不停地大喊,向李剑心禀告端木瑶的情况。

    端木瑶正在天上顶,生不如死。

    玫瑰藤一旦开花,所有藤蔓就会开始束缚身体,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李剑心,我可以给你解药”韩芸汐大喊。

    话音一落,龙非夜先收了手,转身就从韩芸汐飞来,李剑心亦是立马收剑,追过来。

    龙非夜一落地,就抱住韩芸汐,恨不得将她拥在怀中,可是,他终究还是忍了,他上上下下地检查她,“你哪里疼哪里难受告诉我”

    韩芸汐其实非常难受,浑身上下都难受,可是,再难受,都没有心来得难受呀。

    “没事。”她看着龙非夜,明明很想哭,却还是笑了,“醒了,就死不了,没事的。”

    龙非夜才不相信,拉起她的手把脉,这时候,幽婆婆走了出来,“她的内伤都好了,非夜,你们师徒的账,缓一缓再算,不能便宜了某些人。”

    见幽婆婆的脸色,又知韩芸汐脉象平稳,龙非夜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只是,这又如何

    他冷冷质问幽婆婆,“你当初怎么答应本王的韩芸汐可迈出戒堂半步了”

    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韩芸汐毒宗后人的身份被揭穿了,又怎么样幽婆婆至少要等他出来,再来分辨是非对错,分辨正和邪呀

    幽婆婆地下了头,无言以对。

    “韩芸汐,马上把解药交出来”剑宗老人追到。

    龙非夜立马将韩芸汐拉到背后去,“休想端木瑶更该死”

    剑宗老人急得脸都白了,直接忽视龙非夜,冷冷道,“韩芸汐,你要怎样才肯交出解药”

    一听这话,幽婆婆心下轻叹,韩芸汐说得没错,李剑心,已经输了

    韩芸汐正要回答,却不经意瞥见龙非夜满后背的红血红。

    她惊得后退开,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凉气,整个人都恍惚了。只见龙非夜纯白的底衣早被鲜血染红了,他的背到底怎么了

    韩芸汐一手捂着嘴,一手小心翼翼摸在他背上,龙非夜立马避开,“没事,只是”

    还未解释,韩芸汐便凶他,“别动”

    龙非夜还是转过身,“小伤而已,没事的”

    “不要乱动”韩芸汐好凶好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掰过龙非夜的身体。

    龙非夜垂着眼,再也不敢乱动了。

    剑宗老人急呀,“韩芸汐,你到底怎样才肯交出解药,瑶瑶快不行了你快说”

    “你闭嘴”韩芸汐怒斥。

    剑宗老人微怔,也顾不上跟她计较,“想要什么条件本尊都答应你,先解毒,瑶瑶她”

    “再废话,本王妃保证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不信你试试”

    韩芸汐怒目看过去,剑宗老人到嘴边的话,生生给吞了下去,不敢再多言。

    全场一片寂静静得韩芸汐都似乎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非常非常快。

    隔着单薄的血色底衣,她轻轻抚摸着龙非夜的后背,很快,她就摸到了伤痕。

    她一把拉开龙非夜的衣带,从背后狠狠脱去他的底衣,这刹那,所有伤痕便都呈现在她面前了。

    一个月来,日复一日的鞭伤,一道一道,纵横交错遍布他硬朗而笔挺的后背,多得都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道,这些伤口都没有结痂,全都血肉模糊着,可谓既无完肤。

    韩芸汐的手僵在半空中,都不敢去触碰。

    她紧紧抿着唇,哽咽地问,“龙非夜,你疼不疼”

    “不疼”龙非夜淡淡道,想穿上底衣,韩芸汐却拉住,“我疼好疼好疼”

    话音方落,泪便决堤而出,模糊来她所有视线。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伤得这么重

    她看得出来那是鞭伤,她知道那是他自己一道一道抽出来的。他在密室里,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一个月来,一墙之隔而已,她竟什么都不知道。

    “龙非夜,你骗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