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恣意人生,快意恩仇

    韩芸汐简直是当众挑衅剑宗老人的底线呀端木瑶要真的死了,剑宗老人和龙非夜怕是有得斗了

    躲在一旁的苍邱子,已经顾不上二长老和三长老的指责和质问,也顾不上名誉尽毁,他无比激动着,就盼着端木瑶赶紧毒发身亡。

    端木瑶一死,天山这场内乱就会成定局,他赢的局

    剑宗老人怒得额头青筋暴跳,他瞪着韩芸汐,杀气腾腾。

    “韩芸汐”幽婆婆气得怒吼,挥开龙非夜的剑,只是,很快,龙非夜的剑就抵在她喉头,让她动都不敢动,连话都说不出来。

    韩芸汐仍是无所畏惧,她环视周遭的众人,大声问道,“你们说,该不该救”

    全场寂静得像个无声的世界,没有人敢回答“不该”,但是,也没有人愿意回答“该”。

    大家都没想到,端木瑶貌美如仙,却会是这么蛇蝎心肠,虚伪造作的女人,尤其是那些男弟子,对端木瑶美好的印象瞬间就幻灭了。

    苍晓盈嘴角噙着丝丝冷笑,虽然父亲的名誉尽毁,但是,端木瑶身败名裂,足以让她开心好几日了。只要端木瑶一死,天山女弟子中,她便是翘楚,便是第一。

    端木瑶扑在韩芸汐脚下,身上好几个位置都在流血,生死关头,她早已泣不成声,失去理智了。

    剑宗老人一贯犀利的眼,已经浑浊了大半,杀气在他剑上腾腾作响,然而,就在他要朝韩芸汐扬剑过去的时候,端木瑶忽然大喊起来,“我是冤枉师父,师兄韩芸汐,我是冤枉的”

    “呜呜我是冤枉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苍邱子逼我的是他逼我的”

    “我也不想这么多,苍邱子担心师兄会争夺掌门之位,这些年来,不折手段逼我和他勾结”

    端木瑶拉着韩芸汐的裙角,苦苦地求,“韩芸汐,都是苍邱子逼我的,他他他侮辱了我,我威胁我如果不跟他合作,就把事情公布,他要毁我名誉韩芸汐,你相信我韩芸汐,我真的全都告诉你了,你相信我吧”

    这

    所有人瞬间安静,整个戒律院,整个天山全都寂静了。

    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地步,更加没有想到端木瑶和苍邱子竟还有这等不要脸的事情。

    韩芸汐亦是震惊,她只是想逼端木瑶说出更多内幕来,却没想到端木瑶和苍邱子之间的勾当,如此肮脏

    全场已经静得不能再静了,大家找不到苍邱子,于是,全都朝苍晓盈看了过去。

    一道道鄙夷,嘲讽,嫌恶的目光,让苍晓盈非常丢脸,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会干出这种龌蹉之事。

    终于,她再也受不了了,捂着嘴,推开身旁的人,飞奔而逃。

    苍邱子怔在原地,直到见苍晓盈哭着跑掉,他才缓过神来,他虽然一直拿这件事威胁端木瑶,但是,他从来都没想过将这件事真正散布出来。

    端木瑶这这简直是愚蠢至极她以为她这么说,就能博到韩芸汐的同情了吗简直可笑。

    剑宗老人剑上的腾腾杀气忽然就全消失不见了,周遭很安静,但是,他整个人更加安静,就像是一尊雕像,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唯有,他的眼眸,越来越浑浊,神志似乎都有些不清楚了。

    韩芸汐终于从医疗包取出解药来,龙非夜却拉住她的手,低声,“你作甚”

    “她死了,最开心的是苍邱子,我们的麻烦会很大”

    韩芸汐非常冷静,争夺开龙非夜的手,蹲下来喂端木瑶解药,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凌厉的剑气忽然凭空挥打过来。

    龙非夜一扬剑,就将那道剑气击开,韩芸汐顺利地将解药喂下,端木瑶一确定自己服药了,这才放松下来,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韩芸汐起身来,正要和剑宗老人说话,这才发现他眼神的异样,她暗惊,剑宗老人的眼睛浑浊,目光游离,似乎有些神志不清呀

    难不成

    韩芸汐正要提醒龙非夜,龙非夜却一把将拉到身后,扬剑直指方才那道剑气袭来的方向,冷冷道,“苍邱子,怎么,没脸见人了吗”

    苍邱子从一处大石后腾空跃出,怒斥,“端木瑶这个孽徒,自己作恶多端就罢了,辜负了老夫一番惜才之心,如今竟敢如此污蔑老夫,老夫不杀她,誓不罢休”

    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呀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只要细细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

    这两人并不存在谁威胁了谁,他们分明就是相互勾结,不知廉耻。

    端木瑶仗着掌门人的疼爱,即便苍邱子也得让她三分,如果不是她自己作死,苍邱子如何能威胁到她反之,苍邱子若是身正,何惧影子歪端木瑶不污蔑别人,为何偏偏污蔑她

    “那档子的事,你情我愿,苍师叔,你艳福不浅啊哈哈。”人群里,也不知道哪个胆大的,嚷声说道。

    这下寂静的周遭顿是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苍邱子的老脸一阵白一阵红,他怒声,“龙非夜,你让开,否则,今日老夫连你一起杀”

    谁知,话音一落,剑宗老人忽然揪起端木瑶,朝天山顶急速飞掠而去。

    “掌门人,此事不分辨个清楚,我苍邱子绝不服气”苍邱子立马追去。

    “龙非夜,李剑心好像病发了”韩芸汐低声。

    龙非夜带上她,紧随其后,他们赶到的时候,剑宗老人已经带着端木瑶进入第九重宫,苍邱子逼开了侍从,正要破门而入,龙非夜一剑冷不丁横刺而来,拦在他的手还门之间,差一点点就伤到他的手。

    苍邱子立马后退,龙非夜抢站在门口位置,质问,“九重宫你也敢闯,想要造反吗”

    苍邱子确实有造反的心,邪剑门那边的人他都联系好了。

    只是,李剑心和龙非夜师徒俩,并没有像他预料中那样,两败俱伤,如今这个渔翁之利他并没有收到。

    他不得不权衡利弊,在这种情况下,把邪剑门的人引来,他并没有十足的胜算,赢,那是最好。但是万一输了,他不仅仅会落下骂名,而且将永远被驱逐出天山剑宗,在武林路都难以立足,永无翻身之日。

    可是,如果现在不造反,将来的机会就更加少了。

    端木瑶把事情都捅了出来,他真真不好继续混下去呀

    苍邱子在犹豫着,龙非夜冷冷道,“苍邱子,你也不必急着造反,我们的账,还没清呢”

    苍邱子立马后退,“龙非夜,有种就排位战上见,如何”

    龙非夜本不想答应,韩芸汐却拉住他的手,低声,“你得休息。”

    龙非夜和剑宗老人已经大战三天三夜了,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而剑宗老人的情况不明,万一龙非夜和苍邱子恶战的时候,又发生别的状况,怎么办

    “好你等死吧”龙非夜冷冷说。

    苍邱子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虽然明日就要开始排位战,但是,还有半天和一晚上的时间,足以让他准备。

    虽然龙非夜的内功出人意料,但是,他坚信龙非夜提前出关,一定有内伤,他和李剑心打了三天三夜,估计撑不了多久的。

    他在排位战上杀掉龙非夜,名正言顺,不必负任何责任,而且还可以向天山弟子展示他真正的实力。

    龙非夜一死,李剑心门下救再也没有人了,到时候,他再慢慢找端木瑶算账,他一定要端木瑶还他声誉来

    “呵呵,到时候你别逃下山才是”苍邱子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苍邱子一走,躲在一旁的幽婆婆边走了出来,她就剩下一成真气,强行追上天山顶,此事,鲜血正不断嘴里流溢出来。

    刚刚韩芸汐劝龙非夜,她看着呢。

    “韩芸汐”幽婆婆叹息一声,“你能以天山大局为重,老身谢你了”

    “幽婆婆,天山大局已经与我无关。”韩芸汐淡淡道,“我只为了把真相都说出来,洗清不该有的罪名,让阴谋和肮脏无处遁逃,让天山弟子看清楚真正的是非对错。幽婆婆,这才是正义。”

    幽婆婆没想到年纪轻轻的韩芸汐正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其实,这些道理,他们都懂,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们何人能真正做到了

    哪怕最公正的戒律院,也都曾经因为忌惮掌门人,而没有处理端木瑶勾结百毒门的事情。

    幽婆婆忽然好希望好希望这样的女子是她戒律院的弟子,是天山的弟子,毒宗余孽这四个字早就被她遗忘了。

    有些人的灵魂总能独立,耀眼得让人忘记她的出身,韩芸汐就是这样的人。

    “韩芸汐,无论怎么说,你还是救了端木瑶。”幽婆婆认真说,心下希望韩芸汐对天山剑宗,对掌门人留点情分。

    可惜,幽婆婆错了。韩芸汐是跟会做正义之事,也会快意恩仇,恣意人生的女子,她说,“幽婆婆,有些时候,活着就是酷刑”

    比起苍邱子,端木瑶更加身败名裂,她已经是天山剑宗的耻辱,天山剑宗的笑话了,她活在天山剑宗,比死还痛苦

    偏偏,她已经失去西周公主的身份;偏偏,她武功尽失,除了天山剑宗,她哪都去不了。

    幽婆婆不知道说什么好,忽然就笑了。

    这个丫头的聪明和洒脱,是谁永远学不来的,只能喜欢,只能羡慕。

    幽婆婆离开之后,龙非夜看了韩芸汐一眼,果断地踹开九重宫之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