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更糟糕的消息

关灯
护眼
    门外有人敲门,但是,龙非夜和韩芸汐似乎知道来者是谁,默契地没有理睬。

    龙非夜淡淡问,“那头毒兽怎么样了”

    虽然他没有看到毒兽如何保护韩芸汐,但是,他听得到动静,他知道如果没有毒兽,韩芸汐早就死在那帮人剑下了。

    一说起小东西,韩芸汐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疼,她的储毒空间一恢复,就把小东西放到毒水池里去养伤,她几乎把储毒空间里名贵的毒药全都放入毒水池里,增加毒水池的毒性,只希望能多帮小东西一些。

    虽然这一回并没有取毒兽之血,可是小东西刚刚恢复就被打回原形,必定是伤得非常重的。

    “在储毒空间里养着,还昏迷不醒。”韩芸汐沉重极了。

    龙非夜沉默着,没说话。

    “以后不许你再乱丢它”韩芸汐认真说。

    打从上一回打赌输了,龙非夜就没丢过小东西了,他低着头,有些尴尬,“很久没丢了”

    “那不许再欺负它,瞧不起它,嫌弃它,凶它”韩芸汐瞪着龙非夜,非常较真。

    龙非夜避开她的眼睛,见这态度,韩芸汐就怒了,这家伙什么意思呢难不成还敢嫌弃小东西

    韩芸汐正要发火,谁知道龙非夜却道,“我会好好我会好好待它的。”

    龙非夜说得有些别捏,可是,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足以说明他是真的会待小东西好。

    “这还差不多”韩芸汐总算满意了。

    韩芸汐都还没意识到自己给小东西谋了一个多么大的福利。

    这种话,龙非夜就说过两次,一次是在心里默默对韩芸汐说的,“本王会好好待她的”;第二次给了小东西。

    可惜小东西昏迷着,要不它一定会兴奋得乱蹦乱跳,要知道,它现在都可以听明白人类的语言了。

    门外的敲门声终于停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非夜,明日排位战的事情,咱们聊聊吧”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剑宗老人李剑心。

    龙非夜看韩芸汐一眼,总算去开门了,李剑心若不来,韩芸汐刚刚那一番话就白费了。

    门一开,只见李剑心依旧一身狼狈,他应该是离开九重宫后马上就过来了。他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岁,不复昔日风采,幸好,他的眼睛依旧清晰,锐利。

    这说明,他是清醒的,非常清醒。

    韩芸汐站在龙非夜背后,打量着剑宗老人,即便亲眼所见,可还是很难想象剑宗老人会有那么无助的一面。

    剑宗老人有些刻意回避韩芸汐的目光,龙非夜将他请进屋来谈。韩芸汐并不知道明日一战有多凶险,但是,李剑心非常清楚。

    恶战了三天三夜,如今总算一块坐下来了,他们都是聪明人,不必多少和解的说辞,厉害关系各自心中都明白。

    “明日,你到底有多少把握”剑宗老人开门见山。

    如果龙非夜没有提前出关,他不会这么问,因为如果龙非夜完全掌控噬情的力量,要应对苍邱子必是易如反掌的。

    而龙非夜提前出关,又跟他打了三天三夜,剑宗老人实在摸不透龙非夜的情况,只知道,他没有一定赢的把握。

    “休息一晚上足矣。”龙非夜淡淡说。

    剑宗老人立马蹙眉,不太相信,正要问,却见龙非夜朝他使眼色,很明显,龙非夜并不想韩芸汐知道真相。

    剑宗老人这才记起龙非夜隐瞒“噬情之力”一事,他心中有数,“我看看你的脉象。”

    龙非夜毫不犹豫地伸手,剑宗老人一把脉,脸色立马青了,就连韩芸汐都看得出来他的异样。

    “什么情况”韩芸汐急急问。

    “没大碍。”龙非夜立马回答。

    韩芸汐现在比之前清醒多了,之前看到龙非夜满后背的伤,整个人都哭懵了,如今细细想来,她怎么还会相信龙非夜“没大碍”这种鬼话呢

    这个家伙明明只是在安慰她。

    韩芸汐怒目看去,目光都能杀人,“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龙非夜心跳忽然就漏了一大拍,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他看着韩芸汐愤怒的表情,迟迟都解释不出来。

    韩芸汐却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她急急问剑宗老人,“到底什么情况很严重吗如果再和苍邱子打,会是什么后果”

    韩芸汐想,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就不打了。要知道,排位战上,生死自负的,一旦把苍邱子抓住弱点,必是九死一生。

    见剑宗老人不说话,韩芸汐直接道,“李剑心,苍邱子这匹狼是你自己养出来的,你自己收拾排位战龙非夜不玩了”

    虽然掌门人不能参加排位战,但是,他可以今夜就解决掉苍邱子,难不成端木瑶揭穿了苍邱子那么多罪证,还不足以治苍邱子的罪吗

    什么不希望内乱,不喜欢派系流血斗争,不希望引来邪剑门的人,统统是借口罢了。凭什么让龙非夜冒险去维持天山表面的和平呢李剑心又不是没有实力收拾苍邱子该乱的,就它乱吧。

    龙非夜见韩芸汐那又担忧,又义愤填膺的样子,心跳总算恢复正常,他宠溺地笑着,还是没做声。

    剑宗老人竟也在笑,他银发凌乱,老脸上泪迹斑驳,笑起来竟有种平易近人的慈祥感,他说,“时至今日,天山乱不乱已经不重要了。丫头,天山之下,必早已遍地传言。天山可以乱,老夫也可以现在就去杀掉苍邱子,但是,非夜需要明日的排位战,需要赢,需要剑宗的掌门之位,需要武林的力量,否则,他很难应对医城,也很难护住你。”

    韩芸汐冷静了下来,她懂了。

    这一战,无论如何,龙非夜都必须赢

    “情况如何”龙非夜终于开了口。

    “今夜我助你,放心。”剑宗老人认真说,他总算不再回避韩芸汐的目光,而是认真看去,“丫头,你说对了,老夫养出来的狼,老夫得亲自收拾。”

    剑宗老人到底要做什么龙非夜的情况又如何韩芸汐还是弄不明白,她原本想问龙非夜的,但是又怕龙非夜不说实话,只能等剑宗老人晚上过来了。

    剑宗老人离开之后没多久,韩芸汐他们就收到一个消息,端木瑶被剑宗老人打入天狱。

    天狱是天山剑宗等级最高的牢房,那是真真正正的牢笼,就在天剑大殿之下,每个牢房都是四面死墙,顶部为镂空铁网。关在里头,意味着永远被人踩在脚底下,永不翻身。

    “他,总算醒了。”龙非夜淡淡道。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觉得师父并非病,而是醉。被韩芸汐狠狠都揭开伤疤,反倒痛醒了。

    入夜之前,徐东临送来了宁南郡的两封信函,情况非常不好。

    韩芸汐的毒宗之后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云空大陆,医城最先向药城发难,要求药城停止和药鬼堂的一切合作,同时也限制了医界人氏在中南都督府的医疗活动。

    在谣言传开之后,顾北月第一时间就提出了质疑,要求医城拿出证据。

    韩芸汐远在天山,也只有天山的弟子瞧见毒兽,医城一时间还真拿不出证据,也正因为如此,药城以此为理由,并没有给医城正式的答复,医界的人也还没有完全撤退。

    但是,中南都督府内部已经两极分化了,一部分人坚持相信龙非夜,相信韩芸汐并非毒宗之后,要求医城给出证据;另一部分则要求龙非夜出面给一个交待,要求龙非夜将韩芸汐交给医城赎罪。

    三国的战争还在打,宁承站到了医城那一边,指责龙非夜勾结毒宗,天安和西周倒是没有公开表面态度,还在观望。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消息,最糟糕的消息是宁承不知道从哪里调用了一大批红衣大炮,他集中了所有红衣大炮防御东线的穆家军,而将亲自出征,亲率宁家军和楚家军厮杀得非常激烈,西周皇子孤注一掷,举国之兵力全放到风林郡战场上。

    龙非夜一脸凝重,显然,宁承这一步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猜得到云空商会手上还会有红衣大炮,而且也猜得到宁承这批红衣大炮是留着防御北历的,否则以宁承的谨慎,不会放空北边的防线,把楚家军全都掉到东西线的战场上。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宁承如此冲动如此孤注一掷

    不得不说,形势很严峻,三国之战突有变数,中南都督府又内乱,也不知道顾北月那边能撑多久,一旦医城全面制裁中南都督府,不必宁承落井下石,中南都督府内部自己就会崩盘掉。

    韩芸汐看得脸色惨白惨白的,她一直都知道医城势力强大,但是,万万没想到医药行业能够取代钱庄、粮食、军械这些行业,绑架了政权。

    一旦无医,民便会慌,一旦民慌,国便会乱。

    就算她是毒宗之后,退一万不说,就算她干尽坏事,医学院也不能用撤医的方式威胁龙非夜呀

    这见识是拿老百姓的性命开玩笑

    治病救人,钻研医术对于医学院来说,已经是其次的了。医术对于那帮人来说,就是一把利器,排除异己。

    韩芸汐之前并不怎么好奇过毒宗的过去,毒宗和医学院的恩恩怨怨,如今,她好奇了。

    “我真不该上天山来。”韩芸汐深深自责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