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千算万算,不如天算

    韩芸汐深深自责着,如果她没上天山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如今想来,剑宗老人和幽婆婆倒不那么可恨,他的担心完全是对的。

    龙非夜看了韩芸汐许久,淡淡说了一句,“身世,无论你愿不愿意,丢不掉,就得认,迟早而已。”

    韩芸汐也知道,她总不能背着毒宗的秘密一辈子吧那多孬呀

    如今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排位战上了。

    “北历这一个月来有何动静”龙非夜问道。

    徐东临连忙回答,“欧阳将军那边查到一件事,还未有确切的消息,”

    “说”龙非夜冷冷道。

    “君亦邪和太子,二皇子去了雪山之北的冬乌国,百里将军怀疑他们去买马匹。”徐东临低声禀告。

    “看样子北历皇帝的心很急。”韩芸汐说道。

    “一直都很急。”龙非夜琢磨着,如果君亦邪从冬乌国买到马匹,回程的时间,骑兵和马的磨合,训练,快的话,入冬左右基本可以投用。

    如果再保险一些,拖到冬季,北历一样能在三国战场捞到好处,占到优势。

    “北历一旦参战”韩芸汐若有所思地说,“那是不是可以牵制住宁承了”

    原本三国混战,西周和天安夹击宁承,大家实力相当,龙非夜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可是,宁承放弃北部防线,调用大批红衣大炮对抗天宁,自己亲征西线,和楚天隐激战。如此一来,宁承的胜算就非常大。

    因为天宁穆家军的综合实力并不强,虽然穆家军骁勇善战,穆大将军和穆清武将为真将才,可是,无论是在兵械上,还是粮草等物资上,龙天墨能给予他们的支持毕竟是有限的。加之天宁那场内乱,穆家军孤注一掷支持龙天墨,消耗了很大的兵力,即便一直征兵,也不复昔日辉煌了。

    无论如何,穆将军都是不敌宁承的红衣炮军。

    一旦穆将军兵败,宁承必定马上调用红衣炮军到西线,对付楚家军。如此一来,宁承便会两线皆赢。

    而以宁承的性子,一旦应了西周和天安,必定借医学院制裁中南都督府,马上挥兵南下。

    “正是”

    韩芸汐说的,正是龙非夜想的,“只要北历能牵制住宁承,至少能我们争夺两个月的时间应对医城的制裁”

    如今,医城拿不出证据来,还无法完全制裁中南都督府,药城那边能撑一阵子,顾北月和百里元隆那边也能撑着。

    所以,龙非夜必须尽快结束天山的事务,赶回中南都督府去,做好应对医城全面制裁的准备。

    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龙非夜立马亲自写连一封信,让徐东临飞鹰传书去给顾北月,让他尽量稳住局面,和医城周旋,无比等到北历发兵。

    虽然都是坏消息,但至少还不至于令人走投无路,韩芸汐暗暗松了一口气。

    “对了殿下,苏小玉无故失踪,至今还查不到任何线索。”徐东临急急说。

    这事,韩芸汐早就告诉过龙非夜。

    “知道了。”龙非夜淡淡说,“吩咐楚西风,联系楚天隐那边,一块寻人。”

    “劫了人,却不上门来勒索。这里头有何玄机”韩芸汐问道。

    “可能是宿仇吧,又或者还不到上门勒索的时候。”龙非夜似乎没怎么把这件事放心上,他淡淡道,“等着吧。”

    徐东临走后,屋内便安静了下来。

    此时正值午后,也是天山最安静的时候。

    韩芸汐靠在窗边望着山下寂静的一切,心下感慨万千,她知道,天山平静之下,早就按涛汹涌了。

    苍邱子这个时候必定也在做准备,邪剑门的人蠢蠢欲动,而藏经阁和藏剑阁何曾不是呢幽婆婆会是他们极好的助力,只可惜幽婆婆元气大伤,没养个一年半载是恢复不了的。

    山下那些分支派系怕也都观望着局势,原本他们大多支持龙非夜,而如今她毒宗余党的身份曝光出来,又有多少人会站在龙非夜这边呢

    剑宗老人只是囚禁了端木瑶,就苍邱子的恶行,她的毒宗身份都没有最终的处理,天山众弟子虽然没有人敢提,敢问,但是必定全都等着呢

    韩芸汐想,明日排位战之后,剑宗老人才会对这两件事做出最后的处理。

    明日一战,牵扯真的太多太多了。

    韩芸汐正发呆,龙非夜早已无声无息走到她身后,轻轻地抱住她,他将光洁的下巴抵在她肩上,问道,“想什么呢”

    “想”

    韩芸汐正要回答,龙非夜便捂住了她的嘴,“什么都别想,难得一个午后能闲下来,陪陪本王吧。”

    韩芸汐笑了,“一直都陪着你呢。”

    “什么都不想,不说,就待在我身旁,可好”龙非夜柔柔的声音透出难掩的疲惫。

    韩芸汐当然知道他累,其实她也好累好累。

    听他这么一说,她更累了。

    太久太久没有放空脑袋,放空一切纷纷扰扰,停下来好好的休息一回了。

    “好。”

    她正要转身过来,龙非夜忽然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大步往床榻去。

    韩芸汐仰躺,龙非夜背后有伤趴在她身旁,两人手牵着手,很默契地都闭上眼睛,没说话。

    有些陪伴无关**,无关风月,无需拥抱,无需话语,只要安安静静地,好好的在身旁,便是最长情的陪伴。

    整个午后,他们都这样躺着。也不知道是龙非夜先睡过去,还是韩芸汐先睡着。

    龙非夜从知晓自己身世开始,就不曾这么放松过,不曾睡得这么安心过。这个下午,他忘了一身伤痛;忘了幼年的所有苦楚艰辛;忘了东秦、母后父皇、唐子晋和茹姨,也忘了七贵族、西秦皇族,毒宗,医学院

    而韩芸汐,自从穿越至今,亦是第一次这般放空自己。虽然一个下午的时间不长,但是,她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一个世纪,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现代时空和云空大陆的一切交织起来,她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也都混乱了。

    渐渐,她恍惚了,恍惚之间似有两股力量再拉扯着她。她朝右边看去,龙非夜的脸清晰可见;她往左边看去,那个面孔却是模糊的,是谁

    “你是谁”她在梦中喃喃自语。

    那人没有回应,猛地将她一拽,就拽了过去。

    “龙非夜”

    她回头看去,见龙非夜一直看着她,面无表情,无声无息,他没有追来,而是不断地后退,身影渐渐被背后的黑暗淹没。

    “龙非夜”

    韩芸汐忽然惊坐起来,吓出了一身冷汗。

    龙非夜就坐在她身旁,拉着她的手,“做恶梦了”

    韩芸汐低头看去,见龙非夜紧紧拉着她的手,她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你。”

    “怎么了”龙非夜不解地问。

    “梦到有人要拉我走,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原来是你”韩芸汐笑了,心想自己一定是太累了,一放松下来就容易做梦。

    “除了本王,谁敢拉你走”龙非夜亦笑。

    “你睡饱了没”韩芸汐问。

    “嗯。”龙非夜确实睡饱了,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精神算是养足了。

    “睡饱了正好,过来吧。”

    剑宗老人的声音忽然传来,韩芸汐这才发现剑宗老人已经在一旁的茶座上了。他身上已经没有狼狈的痕迹,那一夜白掉的三千银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整个人不怒自威。

    “龙非夜的伤到底怎么样”她认真问。

    “提前出关,强行压制内伤,能扛到现在,算是命大了。明日一战,胜算不大,就算胜了,一样会重伤,轻则走火入魔,总则气血逆行而亡命。”剑宗老人冷冷说道。

    韩芸汐大惊,狠狠朝龙非夜瞪去,龙非夜没有否认。

    “那怎么办”

    韩芸汐立马冲到剑宗老人面前去,跟剑宗老人的恩恩怨怨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剑宗老人忍不住笑出声,“丫头,你还能相信老夫吗”

    “不信你,我们有别的选择吗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苍邱子和端木瑶干出那种勾当来,你是天山掌门,又是端木瑶的师父,你的责任最大还有,龙非夜也是你的弟子,龙非夜勾结我这个毒宗余孽,你一样有管教不严的责任。如今天下人骂的不仅仅是苍邱子和端木瑶,也不只有我,还有你这位在其位不谋其职的天上掌门,武林盟主”

    韩芸汐说得很激动,停下来抿了一口茶,继续说,“你可以不为龙非夜着想,你可以现在就去把苍邱子杀了,那又怎么样你在这个掌门人位置上继续待下去,天下人的心可会服天山武林至尊的位置,不出三年必会丧失”

    韩芸汐说出了李剑心和龙非夜心中一直没有挑明出来的关键。

    他们之间,不是纯粹的谁帮谁,谁原谅了谁,他们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具损。

    龙非夜嘴角无声无息勾起了,笑了。

    剑宗老人则是哈哈大笑,“丫头,幸好你是女子。非夜少了一个劲敌。”

    韩芸汐可不想跟剑宗老人讨论男女平等这类话题,她急急问,“你要怎么样帮龙非夜”

    剑宗老人看了龙非夜一眼,又问,“我同他闭关一夜,你依旧信任老夫吗”

    谁知,韩芸汐竟然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