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胜负难以预料

    龙非夜明明掌控了噬情之力,可是,这才多久,这股力量居然在他体内出现逆行的状况

    这是怎么回事

    且不说噬情之力这么强大的力量,就是很低品级的内功,在体内出现逆行的情况,都非常危险。

    不管是龙非夜和是剑宗老人,他们对噬情之力的了解都是有限的,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龙非夜一动不动地站着,虽然什么都没有表现在脸上,但是,韩芸汐还是感觉出他和剑宗老人之间的气氛非常紧张。

    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心,又一次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

    眼看排位战就要开始了,这个节骨眼上,龙非夜绝对不能出状况,错过排位战,一切就完了。

    忽然,剑宗老人箭步上前,双手按住了龙非夜,龙非夜似乎知道剑宗老人想做什么,他想挡开剑宗老人的手,可惜剑宗老人早就发力,将他仅有的三品内功全都灌入龙非夜体内。

    这三品内功同原本传授给龙非夜的五品内功汇聚,形成了强大而完整的梵天八品之力,强行将噬情之力压制住。

    剑宗老人一放开手,顿时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喷出了好几口鲜血,他算是耗尽了一生所学,耗尽了一身内功。

    也唯有剑宗老人的八品梵天之力可以和噬情之力抗衡,龙非夜看了师父一眼,毅然盘腿坐地。他借着梵天之力的势头大,将噬情之力强行压制住。

    好一会儿,逆行的情况才消失,他总算可以掌控噬情之力了。

    龙非夜一恢复,便朝剑宗老人而来,“师父,你”

    “非夜,这两个力量只是暂时在你体内势均力敌,相互牵制住为你所用,但是,噬情之力出现逆行,必事出有因。”剑宗老人用了腹语。

    龙非夜心中有数,他只是暂时控制住这股力量而已,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股力量又会出现状况。

    他沉重地说,“师父,你的内功”

    “呵呵,芸汐丫头说得对。老夫才在真正声名狼藉之人,老夫要这一身武功作甚,不如废了。当个普通人。”剑宗老人笑呵呵的,早就将得与失看透彻。

    如果,他一直都是普通人,或许洛青灵就不会死了。

    韩芸汐在一旁听了,这才知道剑宗老人耗尽内功帮了龙非夜。她什么都没说,默默地递上一瓶丹药。

    剑宗老人见了,笑道,“丫头,你不怪老夫了”

    韩芸汐低着头,将丹药塞到剑宗老人手里,还是不说话。其实,心中早已不怪了。

    她绕道龙非夜背后去,无声无息替他处理伤口。

    “师尊,苍长老已经在战台上了,听说二长老和三长老都不参战。”门外的侍从又禀。

    天山剑宗的排位战并没有什么参赛条件,甚至不需要报名,若要参战,跃上战台便可。

    龙非夜和苍邱子要决战的事情,怕是早传得沸沸扬扬了,二长老和三长老不参战,至少说明这两股势力至今还在观望中,并不完全支持苍邱子。

    因为,如果他们支持苍邱子的话,他们大可参加排位战,先耗一耗龙非夜的精力,让苍邱子省点力气。

    幽婆婆元气大伤,更不会参战,如此一来今年排位战怕是真成了龙非夜和苍邱子单挑的战场了。

    这么高规格的比试,虽然不限参战条件,可是,向来都只有长老才会参加。某种意义上说,排位战其实就是四大长老的排位战。

    “非夜,快去”剑宗老人催促道。

    “你没事吧”龙非夜有些不放心。

    “老夫还要观战呢,怎么会有事快去,尽快”剑宗老人话中的话,也就龙非夜能明白。

    噬情之力是一股不稳定的力量,龙非夜必须趁着现在还能掌控得住,赶紧杀掉苍邱子。

    否则,一旦他掌控不了,昨夜至今的一切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龙非夜朝韩芸汐看去,正要开口,剑宗老人便道,“放心,她跟着老夫,没人敢伤她。”

    除了龙非夜和韩芸汐,至今还没人知晓这件事,他自是可以护韩芸汐周全的。虽然他的内功尽失,但至少,身份还在。

    见韩芸汐点头,龙非夜不再耽搁,正要走。韩芸汐喊住他,取来一件干净的外袍,亲自替他披上。

    “放心。”龙非夜撩起她的刘海,轻轻落了一吻。

    “嗯。”韩芸汐没有多余的话,“我等你。”

    龙非夜离开之后,剑宗老人就笑呵呵地说,“丫头,老夫还一直以为非夜这辈子都不会对哪个女人用心。没想到啊,没想到”

    韩芸汐心中咕着,“其实,我之前也非常好奇他会对哪个女人温柔。”

    回想当初的小心翼翼,再看如今的柔情脉脉,韩芸汐都还有些不可思议,龙非夜竟会变成她的男人。

    “丫头,你若真心待他,他将来必不会亏待你的”其实,剑宗老人想说,只要韩芸汐陪龙非夜到最后,东秦的后位,必是她的。

    剑宗老人想,龙非夜连噬情之力都瞒着韩芸汐,想必东秦皇族的事也都还没和韩芸汐说吧。毕竟,而今也还不是时候。

    “将来太远了,我只要他现在,每一个现在。每一个现在对于过去来说就是将来,就是一辈子了。”

    韩芸汐的声音很低,似说给自己听的,剑宗老人并没听到,他笑道,“走吧,老夫带你去个好地方。”

    “内功尽失,你很开心”韩芸汐狐疑地问,剑宗老人一直都在笑呀。

    “当然开心。”剑宗老人感慨起来,“这么多年来,这一身武功压得老夫都喘不过气了,而今,也算是解脱了。”

    韩芸汐知道,剑宗老人说的不是内功,而是名望、身份、地位,而名望、身份、地位又意味着责任这些东西都是实力撑起了的,没了实力,这些东西自然会自行卸下来。

    她一把将他搀起来,“走吧。”

    剑宗老人带韩芸汐到天山顶的一个观战台。那是一快横出的大石头,坐在尾端,可以将天剑大殿前高高的战台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龙非夜刚刚飞落在战台上,直面苍邱子,全场早已一片沸腾

    能到第五重山观战的,都对如今的形势心知肚明,都知道龙非夜和苍邱子这一战决定着天山的将来。

    而那些无法上五重山来观战者,也都打探到了消息,全都在山下等着,一边等待决斗的结果,一边准备着承担决斗的结果,是支持苍邱子,还是支持龙非夜。

    这一场决斗,轰动整个天山山脉,可谓全剑宗每一个人都密切关注。

    苍邱子一袭青袍,随风翻扬,长须墨发亦在风中张牙舞爪,他手持玄青宝剑,立在战台右侧,高高在上,沉稳、安静,严肃,一派宗师风范。

    可惜,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龌蹉事,他越装,大家就越觉得他道貌岸然,虚伪恶心

    “猥琐”韩芸汐给了这样一个评价。

    “他见识过非夜的能耐,竟还敢应战,怕是有备而来的。”剑宗老人认真说。

    “龙非夜都恢复了,还会没胜算吗”韩芸汐问道。

    “理论上,应该是有胜算的,而且胜算很大。”剑宗老人锊着胡子,眼底藏着一抹担忧。

    “什么叫做理论上”韩芸汐纳闷了。

    “这个”剑宗老人思索一下,才认真解释,“武功比试这种事情,容易出意外状况,武功高低,耐力强弱,体力情况,还有定力都会影响胜负。所以,所有预测都只能是理论上。”

    韩芸汐不懂,但是她觉得剑宗老人说的很有道理。

    “出意外那也是苍邱子出意外。”对于龙非夜,韩芸汐还是很信任的。

    剑宗老人笑了笑,没再多说,其实,他刚才那番话不过是敷衍韩芸汐的。这个丫头聪明,却对武学的事情一无所知,特别笨。

    高手决绝,比试的就只有武艺高低一样,什么耐力、体力、定力那都可以忽略了,因为在这些方面彼此都很强。

    剑宗老人担心的是龙非夜体内的噬情之力能稳定多久。这一点是完全不可控的,正因为这不可控的一点直接决定了胜负,所以,胜负也是未定的

    剑宗老人知道,龙非夜一定明白只有速战速决,才是安全的,可是,他的剑到底能多快呢

    龙非夜站在战台的左侧,颀长精炼之躯傲然孑立,黑衣劲装,还血迹斑斑,黑色披风和三千墨发一并被风吹扬起来,在空中张扬,喇喇作响。

    他玉面冷峻如霜,星眸深邃如海,他冷冷看着苍邱子,嘴角勾着一抹高高在上的轻蔑。

    这个男人,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足以睥睨天下。

    苍邱子被龙非夜那一抹讥讽刺得眼疼,他先扬剑直指向而来,“龙非夜,排位战上,无论尊卑,无论辈分,无论武艺高低,但凡站到这台上来,生死自负师叔可把话说在前头了。”

    惜字如金的龙非夜直接拔剑指去,面冷如冰,无话。

    “龙非夜,看在你的掌门弟子的份上,老夫给你个机会。”苍邱子说着,长剑落下,轻轻划过脚边的地,冷笑道,“认个输,从台上滚下去,老夫饶你一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