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毒宗,原来如此

关灯
护眼
    不死不灭之人?

    龙非夜自是知道,也见过的。韩芸汐却只是耳闻。据说不死不灭之人是养毒之术养出来的毒蛊人,就像僵尸那样,看起来像正常人,却不死不灭,甚至不会老。

    “因为毒蛊人吗?”韩芸汐问道。

    剑宗老人点了点头,开始讲起医学院和毒宗的历史。

    医学院在云空大陆存在已久,比大秦帝国都还要久远,最开始医学院就只是一个传授医术的学堂,经过了数百年的壮大,发展成今日云空大陆的第一大势力。

    而医学院真正崛起,应该是在大秦帝国覆灭之后,医学院建城自治,同时成立医学协会,建章立制,掌控天下医者。

    正因为医学院是云空医界之始,是医宗,绝大部分医者的医术都来自那里,所以,医学协会一建立,几乎得到了所有医者的拥护,并没有太多阻碍。毕竟,所有医者都希望能得到协会的庇护,能倚仗协会的力量,谋求医术和职业上更大的发展。

    医学协会给予医者庇护的同时,反过来也恰恰对天下医者有了约束之力,甚至是操控力。

    当行业协会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单独的医者,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因为,一旦与之抗衡,就意味着会在这一行业里处处碰壁,处处受限,最终混不下去。

    医学院今日对中南都督府的制裁,必有不少医者不服,但他们中的大多数终究是敢怒不敢言。

    “所以,军械,粮食,医药,水利这等关乎民生的行业,最好还是得掌控在朝廷手上,否则,朝廷早晚会被行业为要挟的。”韩芸汐认真说。

    这个道理她很早就懂了,这话是特意说给龙非夜听的,云空大陆的商贸很发达,但是,各国朝廷似乎都只掌控土地,对于很多要害行业放得着实宽松。

    龙非夜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剑宗老人越发的欣赏韩芸汐了,心下暗叹,如果这个丫头不是毒宗之女,那该多好呀!

    他抿了一口茶,继续讲述。

    毒宗曾是医学院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从医学院中专门独立出来的一个类别,称之为毒医,存在的历史也非常久远。

    医学院的毒宗被称为云空大陆“万毒之首”,无论是君亦邪掌控的百毒门,还是唐门里曾经的毒门分支,又或者是毒界中其他势力,他们的毒术都起源于毒宗。

    在毒宗创立之前,云空大陆在“毒”这个概念,仅仅停留在蛇毒上,而蛇毒的救治也归于一般的医治。

    药和毒本就是一家,正是因为医学院的医者在行医过程中,发现越来越多误食毒草致命的案例,医学院才开始着手研究有毒的药草,也才开始有了“毒药”这个概念。

    渐渐的,医者们发现不少药材中含有一定的毒素,若是使用不当,搭配不当便会引起人体的中毒迹象,甚至致命;除了药材,还有些不知名的植物,没有什么药用价值,却含有剧毒;甚至,不仅仅毒蛇,还有很多动物都带有一定的毒素。

    因此,医学院便专门开辟出一个独立的学派,命名为毒宗,组织了一批医者,开始专门研究毒物。

    毒宗成立之后,医学院便分成两大派系,一是医宗,二是毒宗。

    但凡救人之术,皆可害人。

    医者,其实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杀手,毒医更是如此。

    毒宗的毒术,最开始是解毒之术,专门救治中毒之人。毒宗有严格的禁令,除了研制解药需要,绝对禁止任何毒师以任何理由下毒。

    然而,不管禁令多严厉,终究有违令之人。

    随着毒药学的发展,被命名载入书册的毒药越来越多,渐渐的就有外部势力渗入,以各种条件诱惑毒师,购买现成毒药,甚至毒药药方。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再严厉的禁令,终究无法为所有人抵挡诱惑,毒宗成立不到十年,云空每年因为中毒而亡的人,数量直线飙升。

    因此,毒宗开始严查毒药外泄,揪出不少毒医,严刑处死,以杀鸡儆猴。然而,医宗忌惮毒宗日益壮大的势力,便抓住了这个机会,开始四处诋毁毒宗。不到五年,毒宗和医学几乎势如水火。

    因为医宗掌控了医学院的大部分势力,毒宗为了自卫,便秘密开启了“养毒计划”。

    说到这里,韩芸汐连忙问,“就是如今毒界的养毒之术吗?”

    “正是,如今毒界不少人都会的养毒之术,正是来源以毒宗。”剑宗老人点了点头,继续说,“养毒之术分为毒人、毒尸、毒蛊三个境界。毒人是最常见的,和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是寿命有限,对一些低级毒素有抵抗之力;毒尸则和死士一样,对一些中级的毒术有抵抗力,至于毒蛊……”

    剑宗老人说到这里,韩芸汐都有些激动,她在古籍里详细了解过毒人,毒尸,却怎么都找不到关于毒蛊的资料。

    关于毒蛊的种种,似乎被前人刻意抹去了,留下的只是支离破碎的细枝末节。

    “据说我所知,毒蛊有高中低三种,以草为蛊,以虫为蛊,以人为蛊。”韩芸汐认真说。

    “正是。”剑宗老人点了点头,笑道,“你这丫头,竟也在研究毒蛊之术,你如今掌握了多少?”

    “一窍不通,我也是去年才知道自己是毒宗之后。”韩芸汐看了龙非夜一眼,得到他的许可,她才将自己的身世告诉剑宗老人,包括药城沐家的事情。

    “如此说来,你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何人?”剑宗老人颇为诧异,他还以为龙非夜勾结了所有毒宗余孽呢。

    韩芸汐没想多聊此事,她对毒蛊比较有兴趣,她反问道,“不研究,何以解毒蛊?”

    剑宗老人大惊,“怎么,今日还有人中毒蛊?”

    韩芸汐便将之前龙天墨肚子无端变大的事情告诉剑宗老人,当初龙天墨的肚子无端变大,正是中了玺玉伯种的毒蛊,后来龙天墨落到君亦邪手上,君亦邪将毒蛊解了,然后对龙天墨下毒,想污蔑她。

    这件事当初在医学院可闹得不小,但是,龙天墨腹部涨大的真正原因,并没有公开。但就龙天墨怪病复发一事,可以推断出玺玉伯,洛醉山,君亦邪这三人都懂得毒蛊之术。

    其实,龙天墨怪病复发一事,韩芸汐也并没有完全知晓真相。但是,龙非夜却非常清楚。

    当年龙天墨怪病复发,都是那位白衣公子,也就是顾北月策划的。

    教玺玉伯种蛊的,正是顾北月,顾北月对龙天墨用毒蛊之术,一是为了确定顾七少的身份,二是为引韩芸汐去毒宗天坑。

    洛醉山其实并不懂得毒蛊之术,但是,洛醉山是顾七少的人,所以,顾七少将病情真相告诉洛醉山,让洛醉山和玺玉伯抗衡,想在会诊这种公开的场子里,揭穿玺玉伯,让医学院蒙羞。

    只可惜君亦邪插了一脚,坏了顾七少的计划,可即便如此,顾北月还是把顾七少引到医城,确定了顾七少正是医城当年的鬼才小七。

    医学院这些年来一直在审问玺玉伯,一直再追查君亦邪,但是他们怎么都不会怀疑到顾北月和顾七少这两个始作俑者身上。

    龙非夜缄默着,始终没出声。

    “没想到竟会有那么多人,知晓毒蛊之术,看样子,当年医宗并没有灭尽毒宗呀!”剑宗老人感慨道。

    “当年,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问道。

    “让医城灭毒宗的,正是养毒之术里的毒蛊之术,毒蛊之术的最高级别,以人为蛊,可养出不老不死不灭的毒蛊人来。”

    剑宗老人一说完,韩芸汐便急急问,“那养出来了吗?”

    龙非夜亦是好奇这件事,他知道顾七少是不死不灭之身,至于是不是“不老”他就不得而知了,顾七少很小就被驱逐出医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又是什么时候拥有不死不灭之身,龙非夜亦不清楚。

    “没有。”剑宗老人很肯定,“以人为蛊,不过是一个设想罢了,就连相关的毒方,蛊术都未有过。有的只是草蛊和虫蛊,而且,当年医宗灭了毒宗也将毒蛊之术的相关记载全毁了。”

    韩芸汐蹙起眉头,“所以,毒宗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因为一个设想而已,医宗就灭了毒宗?”

    直到这个时候,剑宗老人才感觉到韩芸汐像个毒宗后人,在这之前,他都快忘了这个丫头是毒宗的人。她说毒宗的时候,真真就像个外人。

    要知道,能让毒兽臣服,必是毒宗嫡亲之后,怎么说也是血脉相连,剑宗老人不明白,韩芸汐对毒宗会那么冷漠。

    “本尊也只知道个大概,至于当年医宗到底如何灭掉毒宗,杀了毒宗多少人,毒宗又有多少遗孤逃出,至今怕至有医学院的人知晓了。”剑宗老人淡淡说,“毒宗被灭之后,医宗便执掌了整个医城和医学院。”

    “这件事,总有一日要弄清楚来!”韩芸汐眼底迸射出恨意。

    剑宗老人和龙非夜都以为她这个毒宗后人想为毒宗复仇,孰不知,她穿越而来,对毒宗并没有所谓的血脉之情。她真正不满的是医宗的自私自利,排除异己。

    剑宗老人没再多聊,立马安排了戒律院的几个弟子过来帮龙非夜疗伤,当日,他先命令透露出会在未来三个月内传位给龙非夜的消息,随后对苍邱子进行审判。

    苍邱子被废掉长老之位,院首之位,废了一身武功,关押到天狱中,他被龙非夜伤得剩最后一口气,又被废了武功,哪怕没死,也只是苟延残喘了吧?幽婆婆暂时兼任锁心院院首之位,大家都在猜测,龙非夜继位之后,会在山下分支派系中挑选新任锁心院院长,因而,所有分支派系都非常效忠。

    一切似乎都好起来了,谁知,当天晚上,徐东临忽然闯了进来,双手奉上一封特急的密函,“主子,属下该死!这封急件**天前就送来了……”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