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新郎,你还未宣誓

关灯
护眼
    “兮兮!”陆安安瞪大双眼,伸手想去挽救,可惜只抓住了苏颜兮的头纱。

    稍稍一用力,头纱就从她发间脱落,因此也没能阻止苏颜兮倒下的身体。

    在场的宾客也刷地站起来,那动作一气呵成。

    完了,完了……苏颜兮在心里哀叫,只感觉眼前的事物都在旋转,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掌控,吓得她闭上了双眼。

    眼看就要摔下去,忽然,腰间一紧。

    苏颜兮只感觉自己倒下的身体被人一把抱住。

    她一惊,猛地睁开双眼,顷刻间撞上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

    四目相交,苏颜兮的心莫名地跳动了一下。

    光洁的额头,挺拔的鼻子,浓密的眉毛,深邃的双眸,如精雕的轮廓,性感的薄唇。

    这个男人长得真心好看!

    “还不站好!”薄唇轻起,声音却带着冷意。

    苏颜兮嘴角一颤,从发痴中醒来。

    这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某人怀里,而这个某人就是今天的新郎,她要嫁的男人顾西城。

    看着自己紧抓着他纽扣的手,苏颜兮尴尬地红了小脸。

    “抱……抱歉!”她快速地站直身体,却忘记自己穿的高跟鞋。

    脚一扭,整个人又朝他怀里摔去。

    苏颜兮的脑袋直直撞到顾西城的下颚。

    “该死!”顾西城吃痛,忍不住低咒一声。

    愤怒的目光瞪向苏颜兮,这一秒,他忽然想将眼前的女人甩出去。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苏颜兮无辜地揉着脑袋,看向顾西城。

    “你没事吧?”

    白皙的双手自然地上去捧着顾西城的俊脸,想要替他检查。

    “我看看,有没有撞伤。”

    顾西城被她的举动怔住,脸上传来她手心的温度,忽然间他烦躁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疑惑,不觉地挑眉,低眸打量着近在眼前的苏颜兮。

    这个女人……在勾引他吗?

    不过,她的手似乎很温暖。

    两当事人忘我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将一群正好奇的宾客抛在了脑海。

    “贺锦兮她在做什么?”前排宾客座位上,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不满地质问身旁的男人。

    这个男人便是贺振东,而这位贵妇是他的妻子宋雅珍。

    宋雅珍的脸色极其难看:“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如此丢人的事情。”

    “她第一次做新娘,大概是紧张!”贺振东极力地为女儿贺锦兮解释,虽然他心里也不解。

    “哼,在商场上谈生意我也没见她紧张过。”

    “雅珍,你怎么总是对女儿挑剔。”

    “她是你女儿,并不是我女儿。”宋雅珍语气带着满满的嘲讽,斜睨贺振东一眼。

    “看见她就让我觉得恶心。”

    “你……”贺振东被气得老脸通红,却无从辩驳。

    最后只能咬牙,不与她计较。

    而同一排的另一边坐着顾家的老夫人,看着台上的一幕,潜意识地皱紧了眉头。

    这个她亲自挑选的孙媳妇,似乎给她带来几分意外。

    贺锦兮,她真的适合做顾家的当家主母?

    瞧她摔跤的样子,顾老夫人连连摇头。

    “新娘子,结婚仪式还没有结束,你是不可以提前亲吻新郎哟。”

    司徒朔调笑的声音一出,瞬间缓和了现场的气氛。

    所以的宾客听到他如此说,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在状态的苏颜兮也终于清醒过来,瞧着自己放在顾西城脸上的小手,眼角猛地抽了一下。

    连忙退后一步,隔开她与顾西城的距离。

    脸上突然失去温度,顾西城有些失落地皱了皱眉。

    不过转念一想,他有什么好失落的?

    俊脸微沉,今天中邪了吗?

    “顾公子,刚才是不是差点擦枪走火呀?”司徒朔在顾西城耳边小声陶侃。

    顾西城正好有股怒火无处发泄,这一下被司徒朔全挑起来了。

    看到司徒朔那欠修理的样子,顾西城邪魅一笑。

    接着,用手肘快狠准地朝司徒朔的肚子上顶去,

    司徒朔吃痛,捂住肚子却不敢叫出来,整张俊脸憋得通红。

    只能用埋怨的目光死死地瞪着顾西城。

    顾西城无所谓地耸耸肩,从一旁礼仪小姐手中拿过对戒,并将女式的那枚戒指丢给发愣中的苏颜兮。

    “自己戴上,婚礼结束!”

    “啊?”苏颜兮彻底傻了。

    在场的宾客全雷倒在座位上,不可思议地望着顾西城。

    顾西城一把扯掉领结,迈步打算离开。

    神父从震惊中回神,上前拦住他。

    “新郎,你还未宣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