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面临危险

关灯
护眼
    有美女做伴,秃头老板也不纠结见过或是没见过,笑得极其色眯眯地点点头。

    “好,走,我们喝酒,喝酒!”

    “我就喜欢老板你的豪爽,一定不醉不归!”苏颜兮快步朝里走去。

    两名保安瞧着这一幕,虽然疑惑却不敢出声。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进去。

    踏入宫爵就听到四处流淌的音乐,震耳欲聋!

    苏颜兮潜意识地皱皱眉头,快速地松开秃头老板的手,打算撤离。

    秃头老板反应及时地抓住她的手臂:“美女去那儿呀?”

    “呵呵……”苏颜兮干笑两声,不留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抽出了:“人家要去洗手间,你等我!”

    “好,我等你!”秃头老板连连点头,被她的笑容软化到不行。

    苏颜兮乘此机会,快速溜走。

    不过,她对宫爵的格局不熟悉,这是她第一次来,以至于在这儿穿来穿去也找不到洗手间。

    无奈之下,她穿过狂舞的人群,拽着一个服务生询问。

    “洗手间在那儿?”

    “上二楼,穿过走道,左转就到了。”

    “谢谢!”苏颜兮二话没说,照着服务员所说,快步地朝目的地奔去。

    安安,你一定要撑住。

    走廊上不似外面那般吵闹,于是,苏颜兮走上二楼,就听到陆安安的尖叫声。

    她心脏猛地一跳,快速冲了过去。

    此刻,洗手间门口几个外表光鲜的男人强行地想将安安从洗手间里拽出来,而洗手间的门早已横躺在地上。

    “女人,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有你受的。”

    “是啊,如果你再继续闹,爷我就在洗手间办了你。”

    “出来玩,你TM装什么贞烈。”

    面对几个男人的侮辱,陆安安咬紧唇角没有反驳。

    此刻的她,已经快撑不住了,药效在发作,让她异常难受。

    赶来的苏颜兮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心里的怒火瞬间被撩起。

    加上陆安安此刻衣衫不整,她误认为这群混蛋欺负了安安。

    汹汹的怒火在苏颜兮眼中燃烧,她将身旁的垃圾桶推着快速冲过去。

    “你们去死吧!”

    几个男人面对突来的状况,只能退后几步,避开垃圾桶的袭击。

    苏颜兮乘此机会,上去将陆安安扶起来。

    “安安你怎么样呢?你撑着一点!”

    听到好友的声音,陆安安重重松口气。

    “你再不来,我就只能咬舌自尽了。”

    “别胡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瞧着安安脸上隐忍的模样,苏颜兮就心疼得紧。

    她和安安是闺蜜是好友,从幼儿园开始结下的缘分。

    除了母亲,和她最亲的就是安安了。

    “臭丫头!”几个男人气急败坏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垃圾。

    接着狠狠瞪向赶来的苏颜兮:“就凭你,也想救她?”

    其中一个男人更是色眯眯地打量着苏颜兮:“GOOD!又多了一个美女,真是太好了。”

    “哈哈,是啊!看来今晚我们可以好好享受。”

    “享受你个大头鬼,你们败类,坏蛋!”苏颜兮恨恨地骂道,恨不得冲上去和他们干一架!

    几个男人对于她的骂声根本无动于衷,反而笑得更欢。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今天我们就好好地坏给你们看。”

    “哈哈……”几人笑得越发的猖狂,并且像是捕捉礼物那般,慢慢靠近。

    陆安安皱眉,转而看向苏颜兮:“兮兮你一个人来的?”

    “对啊!”苏颜兮很诚恳地点点头。

    陆安安顿时有种想死的冲动:“你疯了,你怎么能一个人来?”

    她还以为她会报警!

    就凭她们两个,怎么可能对付这些纨绔子弟?

    陆安安隐忍着,一把将苏颜兮推开:“兮兮,别管我,快走!”

    苏颜兮一怔,随即摇摇头:“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要走我们一起走。”

    “不行,你斗不过他们的,我不能连累你,快走啊,兮兮!”

    “不要!我怎么能把你留下,我们走!”

    苏颜兮很执着,她也做不出放弃自己的好友的事情,如果是那样,她就不会来。

    扶着陆安安,朝后退去。

    几个男人看她的样子,又是一阵嘲笑。

    “你们都别争呢,你们俩谁也别想走!”

    “没错,除非把爷我们几个伺候好了。”

    “哈哈……”

    “滚开,你们这群混蛋!”苏颜兮防备的目光瞪着他们。

    这时走廊有人路过,她像是看到救星那般,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们:“救命啊,请你们帮帮我们……”

    岂料,本来想走近洗手间的人,纷纷转身走了,好似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

    “喂,你们别走啊!”苏颜兮不敢相信他们就这样转身冷漠地走了!

    陆安安握住苏颜兮的手,朝她摇摇头。

    “没用的,这些人是他们不敢得罪的。”

    平白无故,他们又怎么会帮助她们呢?

    “知道就好,所以你们也别做垂死挣扎!”

    其中一个男人得意地说着,然后吩咐身边的人说:“将她们带回包厢,在洗手间这个地方真是扫兴。”

    其余的男人点点头,二话不说,迈步向前。

    苏颜兮见状,赶紧扶着陆安安后退。

    “你们别过来!”

    “哼,那你们自己跟爷我过来。”

    “你们休想!”陆安安突然拼尽全力,将走来的服务员推向他们。

    接着,她拽着苏颜兮就逃跑。

    “兮兮,我们快走!”

    陆安安将苏颜兮带到了楼道,她已经快撑不住,险些摔倒。

    幸好,苏颜兮扶着她。

    “安安,你怎么样?”

    “……没事!”陆安安身体里热流乱窜,让她难受之极,可是苏颜兮在这里,她不能让她被自己牵连。

    “我们赶快下去,等出了宫爵就没事了。”

    “不行的兮兮,楼下有他们的人。”

    “啊?”苏颜兮慌了,这才真正的体会到她们艰难的处境:“那怎么办呀?”

    陆安安皱眉:“楼上,我们去顶楼,快!”

    趁他们没有追上来,两人连忙朝楼上走去。

    酒吧是独栋楼,楼层不高,只有四层,所以她们很快便冲上了顶楼天台。

    她们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天台上什么也没有,一览无余。

    “该怎么办!”苏颜兮感到一阵绝望,冷风吹来,让她不觉地抖了一下。

    她转过头看向安安,却瞧见她忽然倒下,她连忙将她扶住。

    “安安,安安……”

    “我……”

    陆安安的意识在慢慢消失,她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全是旋转的物体。

    她撑不下去了。

    “安安,你别吓我,你醒醒!”

    苏颜兮使劲地摇晃着陆安安,见她脸上冷汗不断,她心里害怕极了。

    “安安,一定要撑下去,不能有事。”

    在苏颜兮担忧着急的时候,身后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她猛地回头看去,发现他们已经追了上来,她的小脸瞬间吓得惨白。

    此刻的她们无路可走,苏颜兮只能用力将陆安安扶起来,搭着她的肩膀一步一步朝天台前跑。

    追来的几个男人,瞧见她们的狼狈都嘲笑出声。

    “跑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往那儿跑!”

    “快到哥哥怀里来吧,哥哥们会好好疼你们。”

    “别做无谓挣扎了,识趣的快过来。”

    ……

    “你们别过来!”苏颜兮紧张得手心冒汗,她清亮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们,生怕他们一下子冲过来。

    扶着陆安安一步一步退后,可最终退到了路的尽头。

    苏颜兮的身体撞在天台围栏上,整个人颠簸了一下,陆安安也随着倒在地上。

    这时,几个男人的耐心也用完了,快速冲过去想将苏颜兮和陆安安拽走。

    “不要!”苏颜兮抱着围栏死也不松手:“你们滚开,滚开……啊啊!”

    啪啪……

    “敬酒不吃吃罚酒!”显然,男人也动怒了,伸手就就给苏颜兮两耳光。

    苏颜兮吃痛地皱紧眉头,只感觉自己的脸失去了知觉,耳朵嗡嗡作响。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松手!

    因为她知道,如果现在松手,她这一辈子就彻底完蛋了。

    见她如此执着,拽她的男人更加生气,力气也加大几分。

    “爷今天就不信,办不了你。”

    “走开,滚……”苏颜兮拼命挣扎着,躲开他的手!

    此刻的陆安安已经被他们拖着走了,苏颜兮看着这一幕,眼泪刷地掉下来。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她,放开她!!!”

    无能为力的苏颜兮只能绝望的嘶喊,怒吼!

    老天爷,谁来救救她们!

    她苏颜兮一定会感谢一辈子。

    此刻,宫爵大门口!

    明亮的灯光下,几辆豪车齐齐地停在宫爵门口,车主们更是从容的走下车。

    几人英俊的外表,卓尔不凡的气质瞬间引来大家的关注。

    更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对着几人猛拍。

    司徒朔帅气地走到顾西城身旁,薄唇上扬。

    “不是让你把你的小妻子一起带来吗?”

    今日是他司徒朔请客,目的就是为车祸这件事道歉。

    只是,顾西城居然不配合,自己一人来。

    原本想看好戏的慕廉川与商震,见状,浓厚的兴趣瞬间被浇灭。

    不过,还是忍不住调侃几句。

    “看来我们的顾公子对妻子保护有加!”

    “听说这位贺家大小姐在商界的名声也挺响亮的,典型的女强人,抛头露面也实属正常,顾少何必将她藏起来?”

    “我也听人说起过这位贺家大小姐,能力超凡,凭她将败落的贺氏经营到现在也是一件让人钦佩的事情。”

    “也听说,她总是走在时尚尖端,是名媛淑女的典范。”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配合默契。

    司徒朔更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顾西城瞧着自己的三位好友,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邪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