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遇险,顾西城相救

    “从来不知道你们也有做女人的潜质!既然你们这么无聊,听说几位长辈在为你们物色结婚人选,不如我让我家老夫人推波助澜一下,想必可以成就你们的好事!”

    慕廉川:“……”

    商震:“……”

    “咳咳,我什么也没说!”司徒朔推得干干净净:“本少爷是来喝酒的,走起!”

    “对,喝酒!”

    慕廉川也反应极快,追上司徒朔的脚步,显得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商震轻声咳嗽两声,优雅地摊手:“开个玩笑!”

    顾西城双眸微眯,薄唇轻扬:“我也是开个玩笑!”

    两人相视而笑,带着意味深长的目光,迈开步伐。

    突然,天上掉下一物,正巧从顾西城的眼前经过掉落在他面前。

    顾西城一怔,顿住脚步。

    低眸看向脚跟前的物体,居然是一串水晶链子,在路灯下闪闪发亮。

    本不在意的他,忽然间脑中闪现出昨晚的一幕,某人手上似乎也带着一串一模一样的水晶链子。

    顾西城双眸微眯,弯腰将水晶链子捡起来,仔细打量一番,居然连颜色都是一样,居然会这么巧。

    “谁扔的?”商震反应极其灵敏也没有注意到,疑惑地看向四周。

    司徒朔与慕廉川发现他们还站在原地,忍不住回过来询问。

    “发生什么事?”

    这串水晶链子是她的吗?

    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而且,从天上掉下来!

    顾西城神色忽然一沉,反射性地抬头望去。

    刹那间看到宫爵顶楼围栏边上有个身影在摇晃,好似随时要掉下来那般。

    心中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贺锦兮!”

    顾西城收回目光,伟岸的身躯快速地冲进宫爵。

    那速度让一旁的商震几人都惊住了,纷纷抬起看向顶楼,发生什么事呢?

    这一看,商震眉头一皱:“老慕,出事了。”

    慕寒川已经的看到,俊脸铁青地扫向宫爵门口的保安。

    “立刻采取急救措施!”

    话落,他也疾步走进宫爵,他倒要看看是谁有胆在宫爵闹事。

    司徒朔好奇地抚摸着下颚:“上面的人是谁呀?”

    “嫂子!”

    “噗……你说谁?”

    商震用白痴的目光看他一眼,也朝宫爵走去。

    “诶,你等等我呀!”司徒朔的好奇心被成功挑起。

    顶楼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走开……”

    苏颜兮拼命挣扎,眼泪顺着红肿的脸颊滑落,她的力气都快用完了,不过她不能屈服。

    不然,她和安安就完蛋了,想到此她便手脚使劲地踢打着对方,可是他们仍然不肯放过她。

    他们的手紧抓住自己,苏颜兮吓得狠狠地一口咬下去。

    “啊,死丫头!”

    男人吃痛,立马用力地几耳光甩在苏颜兮的小脸上,然后将她向后推去。

    苏颜兮的身体没有稳住,被迫连连后退好几步,无意间再次撞在围栏上,疼痛瞬间从腰上传来。

    眼泪唰地落下,她连忙双手紧紧抓住栏杆,以此好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当她站稳后,带泪的目光狠狠地瞪向靠近她的混蛋。

    “你们别过来,滚开!”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哼!”对方压根不管苏颜兮的抵抗,并且兴趣更浓,还悠闲自得地解着衣扣:“既然你这么不听话,爷几个今天就在这儿办了你。

    “混蛋,不要脸!”看着对方将衣服脱掉,苏颜兮惊得大叫:“你们别再过来,你们敢过来,我就……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苏颜兮看向底楼,现在的她似乎已经无路可选。

    愣了一秒的她,终是快速地翻过围栏,站在顶楼边缘,双手紧握着栏杆,目光决绝地与对方直视。

    “我是说真的,如果你们再过来,我真的会跳下去!”

    对面的男人们瞧着她站在危险边缘,不觉地怔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苏颜兮会有这个胆量。

    不过,有着醉意的他们也不完全害怕,更是嘲笑出声。

    “这里可是四楼,你要是跳下去不死也残废,你敢吗?”

    “我……”苏颜兮忍不住再次探头朝下看去,四楼的高度让她有些眩晕。她吓得连忙收回目光,紧紧闭上眼睛。

    而她的反应成功惹来几个男人的嘲笑:“小妹妹怕了吧?如果不想死就乖乖下来,哥哥们会好好疼你。”

    他们越发笑得猖狂,其中一个男人似乎笃定苏颜兮不会跳,于是不顾后果地冲过去抓住她的手。

    “啊啊啊,你们、走开!”

    苏颜兮看到手腕处多出来的手,她顿时吓得尖叫起来,想也没想赶紧用力甩开对方的手。

    只是不料,自己的手离开栏杆,整个身体便失去了重心,忽然间向后倒去。

    苏颜兮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现在去抓住栏杆已经来不及。

    这一秒,她的呼吸变得凝重。

    她,会要掉下去了吗?

    她,会死掉吗?

    她,还能见到妈妈吗?

    混乱的思绪在这一刻占据了苏颜兮的思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在眼前飘动,她顷刻间陷入了绝望,绝望得慢慢闭上了双眼。

    你们这群该死的男人,我苏颜兮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哗……

    突然,手腕间传来一道力量,将她紧紧抓住。

    苏颜兮猛然一震,随着身体的晃动,她快速睁开双眸望向上方。

    一张熟悉的俊脸顷刻间闯入她的眼帘。

    “……顾西城!”

    这一瞬,莫名的眼泪从苏颜兮的眼角顺着滑落而下,带着悲伤,也带着喜悦。

    顾西城,居然是他在危难时刻抓住了自己的手,没有让她掉下去。

    苏颜兮不安跳动的心,仿佛一下就平静下来。

    她第一次觉得,看到顾西城是那么的欢喜。

    “救我,顾西城!”

    “不想死就抓住我的手,不要松开!”顾西城低沉的声音带着命令的语气,有棱有角的五官在这样的夜里显得特别的深邃。

    苏颜兮泪眼婆沙地摇头:“我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死!”

    她还要好好活下去,妈妈需要她的照顾。

    想到自己的母亲,苏颜兮的求生欲更加强烈,她的另一只手也用力抓住顾西城,双脚像是游泳那般拼命的划动着,想挣扎上去。

    顾西城瞧她那贪生怕死的模样,那滑稽的动作,光洁的额头上瞬间掉下几条黑线。

    “笨女人,不要乱动!”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难道不知道她现在越是挣扎,他就越是吃力吗?

    苏颜兮哭丧着脸,无辜的小眼神望着顾西城:“我不动,你倒是把我拉上去啊!”

    “……”顾西城郁结,此刻想把她丢下去才是真。

    “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敢管爷的事情!”几个心术不正的男人从震惊中回神,当看到突然出现的顾西城,他们都纷纷表示不满。

    而且,其中一人更是怒气冲冲地上去想教训教训顾西城。

    顾西城听到脚步声,俊脸迅速地阴沉下来,转而冷漠的眸子扫向对方,在对方靠近不到一秒钟,横飞一脚过去,嗖地一声将人踹到了几米外。

    对方倒在地上,捂住胸口,疼得惨叫连连。

    站在一旁的男人见状,非常愤怒,同仇敌忾的目光同时瞪向顾西城。

    不过,下一秒在他们看清顾西城的俊脸时,猛然间便僵在了原地。

    同时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男人居然是:“顾……顾少!”

    顾少,顾西城,四公子之首的顾西城!

    他……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为什么要救这个女人?

    还是说他们认识?

    几个问题在他们脑中蹦出来,可不管答案是什么,他们似乎都闯祸了。

    想到此,就有种跌入冰窖的感觉。

    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他们很清楚,得罪了顾西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就算他动动小指,就能让他们万劫不复,几人忍不住颤抖了地软坐在地上。

    擦了擦冷汗,彼此互视一眼,纠结半响后,很有默契地选择拔腿逃走,或许这样还有一线生机,反正现在的顾西城无暇顾及他们。

    几个男人同时点点头,接着快速站起身逃走。

    只是他们没想到刚跑到楼道口,就被人一脚一脚地踹了回来。

    倒在地上的他们吃痛地看向来人。

    只见,慕廉川、商震、司徒朔伟岸的身影一一朝他们走来。

    这一瞬间,仿佛感觉到死神向他们靠近,让他们险些忘记了呼吸。

    “四、四公子……”

    A城四公子,顾西城,慕廉川,商震,司徒朔,占据着A市的经济命脉,他们象征权利、金钱、地位,因此无人敢开罪。

    如今,他们居然同时出现在这儿!

    完了,完成,彻底完了……

    几人刚才的嚣张跋扈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如霜打的茄子,无力地躺在地上。

    司徒朔顺手整理着自己的西服外套,邪魅的目光扫过他们。

    “犯了错,就想逃,这可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

    “司徒少爷,请饶了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

    “开口就求饶,也不是作为男人的行为,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

    司徒朔说得大气凛然,一份正派的样子。

    慕廉川与商震在一旁听着,嘴角不觉莞尔,接着,快步上去帮助顾西城。

    最后,苏颜兮被顾西城救上天台,小命保住了。

    不过刚才这一出让她整个人虚脱在天台,啪嗒一声坐在顾西城脚边,用力喘息着。

    她的眼泪还在不断涌出来,刚才的一幕实在是太可怕了。

    想到自己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就忍不住颤抖。

    她这么年轻如果做鬼了,那值得吗?

    顾西城吐出一口浊气,伸手一把扯掉领带,表情不悦地看向脚旁的某人。

    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怒火油然而生。

    “贺锦兮,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应该好好待在顾家,怎么会跑到酒吧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