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老夫人的调教

    只是,在她走进大厅瞥见坐在大厅正中沙发上的人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顾老夫人,而且是一脸严肃的顾老夫人,此时此刻正用她锐利的目光盯着她。

    苏颜兮忍不住轻颤,天哪,她怎么把这号人物忘记了。

    嘴角僵硬地牵动了两下,有种想转身逃走的感觉。

    可是,她只能想,不敢行动。

    她还是暗自咬牙,默默上前,带着忐忑地心情,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奶奶!”

    “还知道回来吗?”顾老夫人冷哼,不悦的表情很明显,严厉的目光打量着苏颜兮:“你父亲说你早已经离开贺家,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去哪里了?还有,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衣衫不整,甚至没有穿鞋,你有作为顾家少夫人的自觉吗?还是你觉得顾家的名誉可以任你糟蹋!”

    “不是的奶奶,我没有!”苏颜兮连忙摇头,这怎么就和顾家名誉扯上了:“对不起,奶奶,我是因为……”

    “不管因为什么,你都不该做出有**份的行为!要是让那些记者拍到你现在的样子,该怎么办?”

    “我……”苏颜兮无从辩解,求救的目光望向一旁的顾西城,希望他能帮自己美言几句。

    今晚是个意外,她也不想这样的。

    可是,某人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眼神,独自在沙发上坐下,事不关己的样子。

    苏颜兮郁闷至极,最后无奈地低下头:“对不起奶奶,我下次一定注意,不再犯错。”

    顾老夫人似乎没想她认错如此快,倒是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上不下的。

    于是,没好气地斜睨她一眼:“那你说说,你都做错了什么?”

    苏颜兮眨着无辜的双眼,她其实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错啊,难道不应该救朋友?

    可是她老人家都说她有错,那她还能怎么说呢?

    “奶奶说我哪里错,我就错了,我保证会好好改正!”

    好孩子,要听长辈的话!

    “咳咳……”顾老夫人被呛到了,将手上的茶杯往旁边一放。

    苏颜兮见状,连忙上去轻轻拍着老夫人的后背,帮她顺气。

    “对不起,奶奶,都是我不好!”

    “得了!”顾老夫人一把挥开她:“从明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顾家半步!”

    这丫头,必须好好调教才行,太不像话了。

    说完,顾老夫人站起身,在佣人的搀扶下,朝楼上走去,剩下苏颜兮傻愣在原地。

    难道,她又做错什么了吗?

    一直沉默的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微眯,打量着傻站着的她。

    是谁告诉她贺锦兮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来着?

    ——

    翌日,清晨

    苏颜兮一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心里纠结着老夫人的话。

    在她好不容易睡着后,居然一大早就被佣人吵醒了。

    她无精打采地起床,有些不悦地看着她们:“大清早的你们干嘛呀?”

    “对不起少夫人,是老夫人让我们请您下楼。”

    “老……老夫人?”听到着三个字,苏颜兮瞬间清醒了。

    “给我五分钟,我马上下去!”

    话落,她便冲进浴室洗漱,那速度令人咋舌。

    当她站在顾老夫人面前时,顾老夫人潜意识地皱了皱眉。

    然后看向身旁的管家:“把东西给她!”

    苏颜兮疑惑地接过管家递给她的东西,仔细一瞧,居然是围裙。

    她不明地看向老夫人:“奶奶,这个……”

    “将顾家每个角落打扫干净,晚餐之前完成不了,晚饭你也别吃了。”

    “啊?”苏颜兮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整个顾家,偷偷瞄了一下顾家的面积,顿时有种想晕倒的想法。

    “怎么,不愿意?”顾老夫人的声音永远透着威严。

    苏颜兮连忙摇头:“没有不愿意,我……马上打扫!”

    说着,她就拿起抹布扫帚开始工作。

    顾老夫人瞧着她态度诚恳,手脚利索,嘴角不觉地轻扬。

    倒是一旁的管家倍感疑惑:“老夫人,真的不让其他人帮助少夫人?”

    “不用!”顾老夫人淡淡回道:“作为顾家未来的女主人,必须要有过人的勇气和坚韧,她贺锦兮如果想成为合格的顾家女主人,那么就得经得起一切磨练,我到是要看看她能否坚持下去。”

    如果她能做到,那么便可以安心把顾家交给她。

    如果她做不到,那么……也不必留!

    擦地呀擦地……苏颜兮跪在地上丝毫不偷懒,认真工作着。

    这样简单的工作对她来说不难,以前比这个更累人的活,她也做过。

    比如洗车、餐厅刷碗……为了生存,为了妈妈的医药费,再脏再累的活她也愿意。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一声:顾家怎么这么大呀!

    整整一天的时间,苏颜兮终于在晚饭前打扫完,整个人虚脱地坐在椅子上,完全没有以往的朝气。

    肚子明明很饿,可是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顾老夫人从容地用着餐点,目光偶尔看她一眼,对她今天的表现倒是颇为满意。

    本以为作为千金小姐的她会半途中放弃,没想到居然坚持到了最后。

    看来,这丫头还是有可取之处!

    啪嗒……筷子又一次掉了。

    苏颜兮皱皱眉头,再次伸手去拿筷子,哎,好累呀……。

    而坐在她对面的顾西城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贺锦兮,你怎么回事?”

    “啊?”苏颜兮一愣,随即摇摇头:“没事……”

    拜托不要和她说话,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好饿,好累,好困……

    碰咚!!!

    下一秒,苏颜兮已经趴在了桌上!

    顾西城怔住,猛然站起身:“贺锦兮?”

    趴在桌上的某人完全没有反应,已经累到了极致。

    顾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目光扫了一眼:“不必担心,她只是睡着了。”

    顾西城蹙眉,完全无法理解,吃饭也能睡着?

    “奶奶,您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怎么?你担心她?”这倒是奇怪了,本来还以为他不会介意,毕竟……

    “罢了,你抱她回房休息吧。”

    说完,顾老夫人也起身,离开了大厅。

    顾西城的俊脸沉了沉,最后绕过餐桌,来到苏颜兮身边。

    接着将她抱起,朝他们的卧室走去。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睡梦中的苏颜兮感觉舒服极了。

    于是,翻过身仰躺着继续呼呼大睡。

    “奶奶……你放心,我会打扫干净……”朦胧中,她还说着梦话。

    站在床边的顾西城,安静地看着她。

    在听到她喃喃自语的梦话时,俊脸不由地一黑。

    贺锦兮,你一点都不聪明,简直蠢钝如猪!

    或许是太累,所以当苏颜兮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快到第二天中午。

    她慌忙地起床,跑下楼。

    心想着死定了,奶奶一定会生气她晚起。

    岂料,当她跑到客厅,不只顾老夫人在,而一向早上就不见人影的顾大少爷也在。

    她倍感好奇,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奶奶早上好!”

    “已经快中午了,还早上好!”顾老夫人不客气地斜睨她一眼。

    苏颜兮险些呛到:“中午好奶奶!”

    “行了!”顾老夫人威严地挥手,大有大赦天下的气势。

    “去厨房帮忙吧!作为顾家的少夫人,可以不为别人下厨,但是必须能为自己的丈夫做出一顿美味的餐点。正好西城在家,今天的午餐就由你来负责吧。”

    “啊……”苏颜兮的下巴差点歪了,她没听错吧,让她煮饭?

    “奶奶,其实我……”不会煮饭!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

    “我……我马上去!”

    原来老夫人不能听拒绝的话呀!

    苏颜兮歪着小脑瓜想着,不轻易间对上顾西城深邃的目光。

    忽然间,心里对他埋怨起来。

    顾西城,他干嘛不去上班呀?

    带着悲伤的心情,苏颜兮转身朝厨房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顾西城好看的剑眉瞬间皱紧。

    这女人刚才那是什么眼神?埋怨?嫌弃?

    话说,她有什么资格敢嫌弃他?

    顾老夫人瞧着自己的孙子那张变幻莫测的脸,忍不住扬起眉头。

    “今天没有工作安排?”

    昔日,不管是什么假期,他可都是忙得不见人影。

    “没有!”顾西城收回思绪,表情淡定自若地回答,目光却看向厨房的方向,那个女人真的会炒菜?

    顾老夫人没有理会他的走神,而是翻阅着杂志,故作不经意地问道。

    “听说你没有签下贺家的那份合约?”

    顾西城深邃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这才看向顾老夫人。

    “奶奶您不是已经私下给贺家找到了合作商?”

    顾老夫人轻笑:“没错,找了。毕竟我答应过贺锦兮就不会食言,不过,贺家能不能走下去还是未知数。”

    “贺振东没有管理的才能,贺家倒闭是迟早的事情。”顾西城正因为看清楚这一点,所以不会盲目投资。

    对于他的决定,顾老夫人倒是没有意见,毕竟答应帮助贺家的是她。

    “不管怎么说,贺锦兮现在是你的妻子,我们顾家的少夫人,如果她的娘家倒下,对我们顾家的声誉也好不到那里去!虽然我不指望你能出手帮助贺家,但是我希望你别向对付付家那样对付贺家!”

    “奶奶,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顾西城的俊脸一沉,显然有些不悦。

    “我记得奶奶答应过,我结婚后您就不会插手我的事情!”

    “我答应过什么我自然记得!”顾老夫人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探究:“我只是提醒你,过去的事情最好让它们都过去。”

    顾西城潜意识地握紧双手,深邃的眸子一敛,陷入了沉默,也像是在极度的隐忍。

    就在这时,从厨房传来一声尖叫声,无意间打破了大厅僵硬的气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