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招蜂引蝶

    想到此,顾西城深邃的轮廓变得更加坚硬,不再犹豫将她一把抱起。

    “管家,准备车!”

    管家听到动静连忙吩咐司机把车子开过来,载着顾西城与苏颜兮去医院。

    一群佣人看着车子驶出顾家,心里都非常担忧这位和善的少夫人。

    明明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呢?

    大家似乎想到了一块,纷纷转过头看向那只正啃着鸡翅的萨摩犬。

    哎……

    苏颜兮觉得今天是她的倒霉日,怎么不是被油烫到,就是被木炭烫到呀,她招谁惹谁呢?

    “呀,疼!!!”

    车子颠簸了一下,她撞到椅背,整个人忍不住尖叫出声。

    司机被她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对不起,少夫人!”

    没关系……苏颜兮咬着唇角,很想回一句,可是真的很疼,疼得没力气回!

    顾西城深邃的目光睨她一眼,瞧她一副非常难受的样子,不觉地伸手将她拽过来,让她躺在自己的双膝上。

    身体突来的变动让原本难受的苏颜兮顷刻间傻住,她的小嘴无意识地张大,清亮的双眼带着疑惑望向离自己非常近的顾西城。

    他……

    顾西城仿佛察觉到她的视线,这时也低下头看着她。

    瞧她一副呆愣的模样,以为是疼得难受。

    于是,他缓缓开口道:“马上就到医院了。”

    “啊?……哦!”苏颜兮傻傻地回他,目光却忘记移开。

    顾西城,你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呢?

    总是说不好听的话打击她,可是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总是意外地出现救她。

    那么,她到底是该感激他?还是讨厌他呢?

    怎么办,她好像分不清楚了。

    ……

    医院里,事先被通知的医生早已做好准备。

    走神中的苏颜兮被带到医院,就被一群女护士团团围住,为她解开衣服,为她清理伤口。

    疼痛唤回她的思绪,整个人难受地皱着眉头,白皙的手抓着床单,极力忍耐着。

    妈呀,她怎么这么倒霉啊!

    “伤口还好,不是很严重,只要注意不感染就好。”

    “谢谢啊医生!”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诚相见,虽然都是女人,但是苏颜兮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在医生清理好伤口后,她忍着疼,连忙穿上了衣服。

    这时,一个笑得极甜的小护士来到她身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颜兮嘴角牵动了一下:“护士小姐还有事要交代吗?”

    “没,没有……”小护士一下红了脸,目光闪烁地看向苏颜兮:“请问外面那位是你的男朋友吗?”

    “那位?”苏颜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小护士害羞低下头:“就是守护在门外那位很帅很帅的大帅哥,看上去很眼熟,我总感觉在哪儿见过他,可是一时半会没想起,他是你男朋友吗?”

    苏颜兮一愣,她说的该不是顾西城吧?

    “额……他不是我男朋友!”理论上来说,他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虽然两人的婚姻莫名其妙。

    “呀,真的吗?那他一定是你的哥哥!”

    “啊?不,他是……”

    “姐妹们,原来那位帅哥不是她的男朋友!”

    “真的吗?真的吗?”

    “哇,那是不是说明我们也有机会!”

    “……”

    刚才的一群护士又全部折回来,个个面带桃心。

    并且每人很有默契地拿出一个小本和一支笔,纷纷递给苏颜兮。

    苏颜兮完全傻住了,这是演的哪一出?

    “你们……”

    “我们想要他的签名,你可以帮我吗?拜托啦!”

    当一群美丽的天使对着你撒娇,你能忍心拒绝她们吗?

    苏颜兮的答案是不能,不过……她要不要告诉她们,顾西城是她名义上的老公?

    不行,记得顾西城说过,她没有顾少夫人的使用权。

    所以,她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你可以答应我们的请求吗?”

    “求你答应我们吧!”

    每个人都带着期待的目光,等待着苏颜兮的回答。

    “……好!”苏颜兮最终无奈的答应了,只是在心中忍不住低咒一声:顾西城就是一只大妖孽。

    主治医生早已经在外向顾西城交代苏颜兮的病情,一群小护士不知道顾西城的身份,接到院长命令的主治医生却是非常清楚的。

    顾西城听到医生说苏颜兮没事,表情也自然地缓和了几分。

    在医生离开后,顾西城就看到一个小脑袋畏畏缩缩地从急诊室的门口探出来。

    他黝黑的眸子微眯:“贺锦兮!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苏颜兮囧,嘟着小嘴走出急诊室,什么叫鬼鬼祟祟?顾少爷的成语真是很差劲。

    “既然没事就走吧!”顾西城没见过比她还能折腾的人。

    “等等!”苏颜兮眼看顾西城要走,连忙爬过去抓住他的手腕。

    “我们现在还不能走!”

    “你又想做什么?”

    “不是我,是她们!”苏颜兮诺诺地伸手指向急诊室门口排成一排的天使护士们。

    “嘿嘿,她们说想要你的亲笔签名!”

    顾西城的双眸扫向对面一个个害羞低头的护士,再看看眼前一脸无辜的女人,俊脸顿时沉了几分。

    “贺锦兮你……”

    “你可别对我发火,是你自己招蜂引蝶,不关我的事,我充其量算一个被逼上位拉皮条的。”

    “贺锦兮,你是在找死吗?”

    顾西城的怒火蹭蹭地冒出来,完全已经无法控制,他真觉得自己越来越仁慈,怎么就没把眼前这个惹人厌的小东西掐死!

    她刚才说什么?

    说他招蜂引蝶?

    还说什么自己是被逼着拉皮条的!

    那么她当他顾西城是什么?

    飘客还是卖的?

    该死的贺锦兮!

    “你别这样吓我,好像我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我很无辜的!”苏颜兮虽然心里坦荡荡,可是也禁不住某人吃人的目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再说,她们就要你的签名,可没说要你的人……”

    居然还敢狡辩,她倒是有理了,顾西城俊脸一沉,将她拽到自己身边。

    然后扫向对面一脸好奇的护士们:“我老婆说你们要我的签名?”

    “啊…老老老婆?”一群护士惊呼出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两人,顿时有种被骗的羞辱感,不约而同地将质问的目光射向苏颜兮。

    苏颜兮只感觉自己不只后背受伤了,前面也受伤了,被她们的眼神射伤。

    “我我……”

    “你太过分了,居然耍我们,有帅气的老公很了不起吗?哼!”

    护士们收起眼中的倾慕,很生气地走了。

    一瞬间,走廊变得安静了,就剩下顾西城与苏颜兮。

    顾西城嫌弃地松开苏颜兮的手,冷眸扫她一眼:“还不走?嫌丢脸还不够?”

    “……”苏颜兮愤恨地咬牙,丢脸是谁害的呀?

    走出医院,已经华灯初上。

    看着形形色色走过的人群,苏颜兮抚摸着肚子,瞥瞥小嘴。

    折腾了一天,好饿呀!

    此时的顾西城已经走到车站停靠的地方,苏颜兮灵机一动,冲了过去。

    “顾西城,我请你吃饭吧!”

    正准备上车的顾西城,动作一顿,狭长的目光看向跑来的某人,像是探究她的目的。

    苏颜兮受不了他这样的怀疑,伸手推了他一下。

    “我只是想感激你几次三番救我!”顺便避免回家被老夫人训。

    顾西城沉默半分钟,这才收回目光上车。

    见他如此,苏颜兮不觉猜测,他是答应了。

    心情顿时美好起来,也跟着坐上车。

    “司机,景程路!”

    热爱的美食街,我来了!

    相比之下,顾西城的脸色却不怎么好。

    如果他没记错,景程路是A市最乱的一条街。

    一路上,苏颜兮的心情都特别好。

    像是才从监狱放出来似的,看到什么都惊喜不已。

    “顾西城,你看,那是铁塔,上面的灯每晚十二点都会准时亮起。我和安安以前经常来这里。”

    “游乐场耶,好久没去玩过了……”

    “哇,世纪广场,还是那么多人!”

    某人一直喋喋不休,顾西城伸手揉着自己发痛的额头。

    “贺锦兮,你能安静几秒吗?”

    “额……”她很吵吗?

    苏颜兮嘟嘟小嘴,终于规矩地坐好。

    哎,她是好久没有这样悠闲地看A市夜景,所以才小小激动嘛。

    原来每天忙着挣钱,根本没有时间好好欣赏,原来A市的夜景这么美。

    想到此,苏颜兮又忍不住将目光移向外面。

    夜灯飞过,她的手放在玻璃车窗上,想牢牢抓住那些光。

    看着光束从手中溜走,她的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笑意。

    突来的安静,顾西城忽然间又觉得是那般的不适应。

    他不觉地低咒一声,今晚见鬼了吗?

    俊脸缓缓侧过去,看向正自得其乐的苏颜兮。

    暗暗的灯光,她的小脸看上去异常柔和。

    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原本烦躁的心思,似乎慢慢的,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就连皱紧的眉头也逐渐松开,只是顾西城自己没有察觉。

    “有灯光正好,那样我们就看不到黑夜,晚上也不会害怕。”

    苏颜兮轻声说着,脸上是满满的满足。

    她永远记得刚离开贺家,她和妈妈住在没有灯光的小黑屋的情形。

    因为从小住习惯了高楼别墅,所以非常不适应小黑屋。

    每夜每夜的睡不着,妈妈就会抱着她,哄着她,直到她睡着为止。

    有一天,妈妈不能哄她了,她只能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月光等着天亮。

    渐渐的,她习惯了黑夜,但是仍然不喜欢黑夜。

    晶莹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

    顾西城一怔,潜意识地伸手过去想接住。

    突然,车子猛地颠簸了一下。

    两人的身体同时摇晃向后倒去!

    顾西城快速地稳住身体,转过身看向苏颜兮。

    只见她皱着眉头,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怎么了?”

    “伤口、撞到了伤口!”苏颜兮倒吸一口凉气,从回忆里清醒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