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贺锦兮,小心

    只见,她将小女孩护在怀中,愤怒的目光瞪向小女孩的爸爸。

    “你根本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你让她来到这个世界,却把她当成错误的存在,既然你这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生下她,既然生下她,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你的心被狗吃了吗?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女儿这么残忍,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她心目中有多重要?”

    “你你……神经病!”小女孩的父亲不可思议的打量着苏颜兮:“她是我女儿,我爱怎么打怎么骂是我的自由,不需要你管。”

    说着,他拽着哭泣中的小女孩走了。

    苏颜兮站在原地,眼泪不觉地落下来:“你们根本没有做父亲的资格……”

    “贺颜兮,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姓贺,我没有你这种女儿。”

    “和你妈妈一起滚出贺家!”

    “你和你妈妈一样都是扫把星!”

    “把她赶出贺家,不要再让我看到她……”

    把她赶出贺家,把她赶出贺家,把她赶出贺家!

    仿佛一句诅咒在苏颜兮脑中不停地转动,她的眼泪更加肆意地落下,双手捂住自己的头。

    “啊啊……”

    听到她尖叫,发现她的异常。

    顾西城连忙朝她走来,苏颜兮不想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狼狈。

    于是,她发疯似地跑开了。

    “贺锦兮!”顾西城瞬间蹙眉,连忙追上去。

    失去理智的苏颜兮横冲直撞,撞到人她也不自知,旁人的怒骂她也顾不得。

    直到冲进车道,看到朝她行驶而来的车子,她才愣愣地停下了脚步。

    车子强烈的灯光,晃得她眼睛生疼,就好像当年……

    妈妈被车子撞到的情形!

    “贺锦兮,小心!”

    就在车子要撞上苏颜兮时,顾西城及时地拽了她一把,将她带到了路边,紧紧护在怀里。

    车子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

    后面赶来的司徒朔和欧阳浩都被这惊险的一幕吓得不轻。

    靠,搞什么鬼呀?

    司徒朔简直无语了。

    顾西城缓缓睁开双眸,发现苏颜兮安全的在她怀中,莫名地松口气。

    半响,他回过神来,想教训她几句。

    却发现,她的身体在颤抖。

    本想推开她的动作瞬间僵住:“贺锦兮……”

    经过刚才的一幕,苏颜兮已经彻底清醒过来。

    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不愿触及自己的过去。

    只要和过去有关联的事情,总是让她容易崩溃。

    “顾西城,我没事,我只是……”她的声音带着硬咽,下一秒松开了顾西城的手。

    低头说道:“对不起,刚才我脑袋抽了!”

    话落,她继续低着头,朝停车的方向走去。

    当走过司徒朔他们身边时,她的头低得更低。

    哎,今天的脸丢大了。

    足足愣了一分钟的顾西城,终于回过神来。

    他俊脸也顷刻间黑了一半:“贺锦兮,如果你下次再敢乱跑,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苏颜兮听到背后某人的咆哮,险些平地打滑摔倒。

    捂脸,快速地上车。

    对不起顾西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司徒朔看看顾西城黑沉的脸,也不敢再上去,摸摸鼻子,开着自己的跑车先撤了。

    至于欧阳浩,只能担任司机,亲自将两人送回到顾家老宅。

    一路上,苏颜兮沉默着,顾西城比她更沉默。

    欧阳浩觉得气场压力太大,也不敢吱声。

    顾家,这一个晚上,异常的安静。

    早晨,苏颜兮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皱着眉头坐起身,伸手拿起手机。

    当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她的瞌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贺锦兮,居然是贺锦兮。

    她害怕的目光的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幸好顾西城不在,他大概上班去了吧。

    想到此,苏颜兮才接通了电话。

    “贺锦兮?”

    “是我!”

    “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她……”

    “妈妈很好,你不必担心!我问你,顾西城为什么没有签我们公司的企划书?”

    面对贺锦兮的质问,苏颜兮非常无语,也很不满。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你们的企划书不够好!所以……”

    “我会让人重新整理一份,你务必让他签字。”

    “这些我做不到,我要妈妈回来……”

    “你做不到就永远别想见到妈妈。”

    “你……”

    “贺锦兮,你在干什么?”

    “啊……”

    突然,顾西城的声音从苏颜兮背后传来,将她吓了一跳,手中的手机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她猛然回头,只见顾西城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

    天哪,他居然在!

    那么,他有听到什么吗?

    “你……你一直在……”

    “贺锦兮,把衣服穿好!”

    “啊?什么?”

    苏颜兮不解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她的睡衣扣子怎么松开了?

    而且……露出了一半的小白兔。

    “啊啊啊啊……不许看!!!”苏颜兮回过神来,震惊得尖叫连连。

    她茫然失措地想将衣服扣上,可是纽扣居然没有了。

    于是,只能使劲拽着衣服。

    可是一想到刚才自己居然被顾西城看到了,她浑身就觉得不自在。

    理智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她顾不得其他,冲上去一把捂住顾西城的双眼。

    “你这个流氓,怎么可以偷看我?把眼睛闭上!!!”

    “贺锦兮,松手!!”

    “不要,顾西城,你原来是这么龌龊的小人,趁人之危!……”

    “你胡说什么!”顾西城黑线,他做什么了?

    不就好心提个醒,她衣服扣子掉了吗?

    “我才没有胡说,你居然无耻地偷看我!”

    “我没有!”无意间看到的。

    “你还狡辩,色狼!”

    居然敢骂他色狼,顾西城怒!

    “贺锦兮,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色狼!”

    话落,顾西城一个用力,将蒙住他眼睛的苏颜兮压在沙发上。

    突然转变把苏颜兮吓懵了,看到近在咫尺的俊脸,好似一下子变成了狼脑袋。

    她顿时尖叫出声:“啊啊啊,色狼……”

    顾西城没有想到她反应如此大,耳膜都差点被她震破。

    “你安静一点!!”

    “救命啊,有色狼!!救命……”

    “你给我闭嘴!”这个女人真是无语!

    “快来人啊,救命啊,呜呜……”

    碰咚……突然,房门真的被打开了,好似听到了苏颜兮的求救。

    因为巨大的震动,所以惊住了沙发上的两人。

    他们同时将目光看向房间门口。

    只见,顾老夫人在佣人们的陪同下,就站在门口,正带着怒意看着他们。

    而老夫人身后的佣人,有的表情惊讶,有的偷笑。

    苏颜兮顿时觉得那儿不对劲,她转过视线,才发现顾西城正压在她身上。

    她瞬间瞪大双眼,毫不犹豫地一把将他推开。

    “流氓!”

    一时不备的顾西城被推倒在地,从未有过的狼狈。

    忍无可忍的顾老夫人终于发话:“你们两个立刻穿好衣服到我书房来!”

    顾西城带着一身冷气,快速地站起身,不满的眼神瞪向苏颜兮。

    苏颜兮也同样瞪着他:“哼!不要脸。”

    话落,她快速朝盥洗室跑去,避免再次走光。

    瞪着她的背影,顾西城气不打一处来。

    这到底是什么女人!

    书房里,顾老夫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

    半响,她才缓缓开口。

    “你们今天闹得事情真是连我这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以后,记得锁上房门。”

    老夫人说着不满的眼神斜睨两人一眼:“咳咳,虽然你们是新婚,但还是要节制一点!大清早的这是……”

    顾西城一听,顿时黑了俊脸。

    “奶奶,你想多了。”

    “什么叫我想多了?”老夫人不满。

    苏颜兮也不满,甚至比老夫人更加不满:“才不是奶奶想多了,都是你的错。你居然……”

    “你闭嘴!”顾西城黑线,这个女人是没搞清楚状况吗?

    显然,某人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埋怨的目光甩向顾西城。

    “你干嘛吼我呀,明明做错事情的是你,你凭什么吼我啊,刚才如果不是你欺负我,我怎么会乱叫,唔唔……”

    “叫你闭嘴听不懂吗?”顾西城忍无可忍,伸手捂住某人的嘴巴。

    顾老夫人瞧着两人,眉头潜意识地皱了皱,探究的目光打量着苏颜兮。

    这丫头说她单纯好呢?还是说她傻呢?

    自己的老公对她做什么难道还叫欺负?

    咳咳……

    “好了,你们俩个也不要在我眼前碍眼!都出去吧!”

    现在的年轻人,不知羞!

    “唔唔……”苏颜兮心里倍感委屈,她还没有申诉呢!

    可是自己嘴巴被捂住,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被拽出了书房。

    到了别墅花园,顾西城才松手。

    得到自由的苏颜兮,生气地吼道:“顾西城,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很没有礼貌?还有,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

    居然用他的脏手捂住她的唇,太过分了。

    “贺锦兮,你是想让奶奶知道我们有名无实的事情?还是想让奶奶逼着我们坐实夫妻之名?”

    “我……”

    “刚才如果我不阻止你,你知不知道你会闯什么祸?”

    顾西城俊脸一直沉着:“还是你期待我能对你做点什么?”

    苏颜兮双眼一瞪,双手护胸,后退一步:“我才不期待。”

    “既然如此,你就消停一点,别让奶奶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

    “现在的关系……”苏颜兮小脑袋里一转,想到早上的事情,想到老夫人的话,脑袋瓜像是瞬间开窍。

    对哦,要是让老夫人知道他们现在还没……那啥!

    一定又会是一场风波!

    想想后果和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就吓得自己捂住了嘴巴。

    不行,一定不能让老夫人知道。

    瞧她一副心虚样,顾西城才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他深邃的眸子打量她,对于早上发生的事情,他觉得应该说清楚。

    “贺锦兮,我对你没兴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