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你不能见他

    “啊?”苏颜兮一怔,抬眸看向陆安安,见她看着远处的大屏幕,她也不觉地看去。

    只见,大屏幕里一位身着白色西服的帅气男子,从容淡定地从机场走出来,一群记者纷纷围了上去。

    “……付博雅!”苏颜兮清澈的眸光一亮:“博雅哥哥,他真的回来了吗?”

    “付博雅?”陆安安嘴角一抽:“你的幸运男神?”

    “嗯嗯!是他是他!”苏颜兮抱着桶装方便面,幸福地点头。

    “安安,我好开心呀,博雅哥哥终于回来了,我好想立刻去见到!”

    “瞧你美得!额……不对!”陆安安忽然间皱起眉头,伸手抓住苏颜兮的手。

    “兮兮,你不能见付博雅,绝对不能知道吗!”

    苏颜兮表情一僵:“啊?为什么呀?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他,我想见他呀。”

    “你傻眼,你现在是谁?”

    “我是我呀!”

    “笨,你现在是贺锦兮,不是苏颜兮,付博雅不认识贺锦兮,贺锦兮也不认识付博雅,所以你、也不认识付博雅,更不能见付博雅……”

    “等等,安安,你把我绕糊涂了。”

    “哎呀,我意思就是如果付博雅见到你,你和你姐姐贺锦兮调换身份的事情就穿帮了,知道吗?”

    “啊!!!”苏颜兮倒吸一口凉气,惊得瞪大了双眼:“对呀,我居然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所以啊,兮兮你千万不要去找付博雅。”

    “可是……”苏颜兮忽然间变得沮丧:“怎么会这样,怎么办呀?我真的好想好想见博雅哥哥。”

    “兮兮……”陆安安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你不是说付博雅有未婚妻的吗?你就把他忘记吧,而且现在你也结婚了……”

    “我知道,安安,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我只是很单纯地想和他见一面,告诉他,我很好。因为有他,所以我过得很好。还有,我要好好谢谢她。我还要……”

    “还要请他吃方便面大餐?”

    “安安!!!”

    苏颜兮悲伤的情绪被陆安安一句话给破坏了,她有些哭笑不得地瞪安安一眼。

    “我才不会小气,我一定请博雅哥哥吃最好吃的东西。”

    “重色轻友!”陆安安故作受伤地摇头:“我怎么就交了你这样的朋友啊!”

    苏颜兮扑哧一笑:“现在后悔可是来不及了。”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时间差不多,陆安安才开车将苏颜兮送回顾家。

    陆安安离开之前,再三叮嘱苏颜兮不能去见付博雅。

    苏颜兮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知道了,可是……”

    “没有可是,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盛装打扮,同顾西城一起参加宴会,记住你是顾少夫人,龙神集团的总裁夫人。你既然已经答应演绎这出戏,那么就好好演下去。任何可能揭穿你身份的事情都不能做,你要知道顾西城是你惹不起的。”

    “……好!”苏颜兮第一次觉得,这场骗局其实很卑劣。

    她简直不敢去想象,如果顾西城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

    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顾家,在约定的时间里,苏颜兮将自己打扮妥帖。

    看到镜中的自己无精打采,苏颜兮一怔,随即打起精神。

    加油,苏颜兮。

    再看看自己的礼服,没有什么不妥,这才安心不少。

    当她走下楼时,顾西城也正好走进大厅。

    两人的目光无意间撞上,彼此一怔。

    苏颜兮一直觉得顾西城长得好看,今天西装革履的他如以往一样还是那么好看。

    想到陆安安说的话,她不觉地扬起唇角,怪不得A城的女人都为他疯狂。

    他的确有让女人疯狂的资本,只可惜啊……

    她摇头是几个意思?

    她那什么眼神?

    她的表情怎么看上去这么碍眼?

    顾西城蹙眉,看着苏颜兮缓缓走下楼,虽然不明白她奇怪的表情,但是不管怎么说,今天这女人让他有种惊艳的感觉。

    晚礼服很美,身着晚礼服的她更美,比平日多了几分高雅美艳。

    等等,他撞邪了吗?干嘛要打量她呀?

    顾西城眸光一闪,收回思绪:“走吧!”

    话落,他先一步转身离开。

    苏颜兮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几分错愕,不是说男人都有风度都很绅士吗?

    那么作为他顾西城的女伴,他是不是应该展现一下他的绅士风度?

    可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瞧着自己脚上的高跟鞋,苏颜兮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她是不是应该回去换一双球鞋呀。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走?”

    没等苏颜兮有所行动,顾西城已经不耐烦地催促。

    刚想转身回楼上去的苏颜兮顿时止住了念头,只能默默跟上。

    她每走一步都很小心翼翼,生怕像在婚礼上那样,摔得狗吃屎,那样就太难看了。

    卡宴此刻已经等候在门口。

    这一次,顾西城没有用顾家司机,而是亲自开车。

    当车子行驶上路,苏颜兮的心情就越发紧张。

    “额,顾西城,是什么样的宴会呢?”

    “不知道!”

    “那我需要注意什么呢?”

    苏颜兮的问话让顾西城不觉地扫了她一眼:“贺锦兮,你平日里应该经常参加类似的宴会,要注意什么,你难道不比我清楚?”

    “额……是啊是啊!”苏颜兮囧,她又差点忘记自己的身份。

    不过,她其实根本没有参加过豪门盛宴啊。

    果然,只要你说了一个谎,就要说无数的谎。

    她悲剧的发现,现在的她说谎越来越顺溜了。

    哎……

    顾西城见她垂头丧气的样子,潜意识的牵动了一下嘴角。

    “贺锦兮,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啊?像什么?”苏颜兮回神,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向开车的顾西城,模样看上去很认真倾听。

    “像是被送上刑场的死刑犯!”

    “什么?”苏颜兮不淡定了:“顾西城,你是在损我吗?”

    “你自己瞧瞧你自己现在的模样,你别告诉我,你在紧张。”

    “我……我才没有紧张,我怎么可能紧张,平时……平时这样的宴会我也经常参加,有什么好紧张的。”苏颜兮越说,音量越大,仿佛这样底气更足。

    “哼,我只是……只是在想待会遇到那些迷恋你的女人,我该怎么应付。”

    “那你想好了吗?”顾西城表情一顿,他这都问的什么啊。

    “想好了,大不了把你装进礼盒,打个蝴蝶结送给她们。”这样她们不但不会对付她,反而一定会感激她。

    吱吱……急速刹车,车轮摩擦地面,发出一声巨响,瞬间划破长空。

    顾西城将车子就大大咧咧地停在路中央,目光狠狠地瞪向苏颜兮。

    “你有胆再说一次!!”把他顾西城当礼物,她倒是第一个敢挑战他权威的人。

    苏颜兮被顾西城凌厉的目光吓得朝后一退,身体碰地撞在车门上。

    她顿时疼得皱眉,清亮的目光与他直视,心里有些小怕。

    “呵呵,顾公子,顾大少爷你千万别紧张,我开玩笑的,我哪敢把你当成礼物送人。”

    在这个时候,苏颜兮绝对不会吃眼前亏。

    于是,讨好地伸手过去拍拍顾西城的肩膀,以表示安慰。

    “别紧张,千万别紧张,我就开个小小玩笑,调解调解气氛而已。”

    顾西城瞧她狗腿的模样,一把拍开她白皙的手,怒气倒是消失不少。

    这时后面传来车笛声,就刚才停车的一小会儿,后面已经堵上。

    他透过后视镜随意看了一眼,这才发动车子。

    突然耳边传来某人嘀咕的声音:“就算要送,也不能把你送给一群女人啊,你也不好这一口……”

    顾西城俊脸瞬间一黑,有种想把某人从车上丢下去的冲动。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计划。

    他沉浸了几秒,这才用蓝牙接起电话:“喂?”

    苏颜兮抿唇,转过头看向顾西城,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见顾西城忽然面色一沉,神情怪异。

    吱嘎……又是一次急刹车。

    没有注意的苏颜兮险些撞到,她不满地瞪向顾西城。

    “你干嘛呀?”怎么总是突然停车。

    “下车!!”

    “什么?”

    “我叫你下车!”顾西城俊脸严肃地朝苏颜兮吼道。

    苏颜兮一愣,手轻轻抖了一下。

    “我……可是还没有到目的地,干嘛要我下车?”

    她的话仿佛点醒了顾西城,他的目光一闪,仿佛带着复杂的情绪。

    最后他抬眸冷漠地目光扫向苏颜兮:“你自己打车过去,我晚点会到,你在那儿等我。”

    “顾西城,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他怎么突然……

    “没你的事,下车!”

    同样冷冷的声音,苏颜兮不满地皱了皱眉。

    下车就下车,真是的,有必要这样一直赶人吗?以为她稀罕呀!

    苏颜兮瞥嘴,动作利索地开门下车。

    她感觉自己的双脚刚到地面,身后的车子就嗖地一声开走了,速度之快,真是令人咋舌。

    看着即将消失在眼前的车影,苏颜兮忍不住小跑追去。

    “顾西城,我会等着你,你一定要快点来哟……”

    卡宴消失在车群里,根本没有回她。

    苏颜兮停在原地,忍不住叹息一声。

    顾西城,你太没礼貌了。

    哎,不过,她现在怎么去宴会?坐公车?

    看了看自己的礼服,这可是租来的,万一在公车上挤坏了,那她可赔不起。

    思前想后,苏颜兮决定还是奢侈一次打车去吧。

    于是,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此刻,她忽然忍不住低咒一声。

    该死的顾西城,就这样把她甩在半路上,不管怎么说也该给她打车的车资吧。

    她这都是因为谁呀!

    “诶,我说小姐,你还坐车不坐车啊?”司机瞧苏颜兮站在那儿没反应,不耐烦地询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