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别提那个混蛋成吗?

关灯
护眼
    苏颜兮眉头一皱:“坐,为什么不坐,我出钱,你着什么急呀。”

    真是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好好的心情都给破坏了。

    宴会在A市的繁华地段别墅区,那儿依山傍水,风景独美。

    豪车来来往往地行驶着,苏颜兮乘坐的出租车特别显眼地停在正门口。

    司机先生回头看向苏颜兮:“对不起小姐,这儿只能你自己进去了。”

    苏颜兮清亮的目光朝外看了一眼,最后她也只能付钱下车。

    这里是哪里,她不知道。

    她想自己进去,可是记得答应过顾西城要等他。

    晚风徐徐,苏颜兮不觉地双手环抱住自己,默默地站在路灯下。

    忍不住瞥瞥小嘴,好吧,她就在这儿等顾西城。

    可是,他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呀?

    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仍不见顾西城的身影。

    苏颜兮早已站累,将高跟鞋脱掉提在手上。

    她暗自吐舌,幸好这儿过路的人少之又少,不会有人注意她的不雅。

    时间又一点点过去,等得不耐烦的苏颜兮无奈地拿出手机,潜意识地想拨打顾西城的电话,只是在打开手机锁屏后,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他的号。

    哎……叹息一声,她只能作罢,收起手机。

    突然,天空轰隆隆地响了几声。

    苏颜兮眉头轻蹙,抬起头看向夜空。

    这个季节,时常会有雷阵雨,她不会这么倒霉遇上吧?

    轰隆隆……又是一阵巨响。

    苏颜兮吓了一跳,纠结了一番后,她决定还是先进去,宴会也已经开始,她可以在里面等顾西城。

    岂料,刚走到大门口就被保安拦下。

    “小姐,请你出示通行卡。”

    “通行卡?额……我没有!”苏颜兮无语,她又不是这儿的住户。

    “对不起小姐,如果没有通行卡,你是不能进去的。”

    “我是来参加宴会……”

    “那么请你出示邀请卡!”

    “……”苏颜兮傻眼了,她也没有邀请卡。

    啪嗒啪嗒……天空忽然下起了雷阵雨。

    苏颜兮看着打在衣服上的雨滴,悲催地仰望天空。

    “老天爷啊,你能等会儿再下雨吗?”

    至少,等她找到避雨的地方吧……

    保安已经无情地离开,大门也进不去。

    苏颜兮左看看右看看,居然找不到一个避雨的地。

    无奈之下,她只能提着鞋子还有裙摆朝公路边跑去。

    现在,她只能先搭车回顾家。

    可是,在路边拦截半天也没瞧见一辆出租经过。

    而此时雨势越来越大,将苏颜兮的衣服都打湿了一半,看到狼狈的自己,心里异常酸涩。

    顾西城,这个混蛋到底去哪儿了呢?

    突然一辆车子飞奔而过,溅起一滩水渍在苏颜兮的裙子上。

    “啊……”苏颜兮惊呼一声,快速地退后几步。

    不过,仍然没有来不及避开,长裙上到处是泥水,脏到不行。

    啪嗒,苏颜兮手中的高跟鞋掉在了地上。

    原本化着淡妆的小脸顿时黑了一半:“啊啊啊!我的礼服!!!”

    ……

    苏颜兮回到顾家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

    后来她淋着雨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打到车,当她坐上出租车,该死的老天居然也停雨不下了。

    苏颜兮心里算是明白了,今天老天就是跟她作对来着。

    不过,最让她生气的还是突然消失,又不守信用的某人。

    明明说好会来,结果影子都没瞧见。

    把她扔在那儿不闻不问,甚至一个电话也没有。

    果然男人的话,都见鬼的不可信。

    “呀,少夫人您这是怎么呢?”佣人们瞧见湿哒哒走进屋的苏颜兮,险些没认出来。

    苏颜兮没力气地挥挥手:“我没事!”

    “都淋湿了,少爷怎么没有和您一起呀?”

    “…别提那个混蛋成吗?”

    “啊?”佣人错愕。

    “我回房了,还有别告诉奶奶!”苏颜兮将食指放在唇间,示意他们保持沉默。

    看看她现在的样子,顾老夫人如果知道了,一定又要和她好好谈谈顾家少夫人的形象问题。现在的她已经累到极致,没有力气再应付顾老夫人。

    佣人们极为体贴她,纷纷点头,目送她上楼。

    回到房间,苏颜兮快速地冲洗了一个热水澡,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梦里,她感觉自己好似掉到一个非常闷热的空间,很热很热,浑身都感觉热。想用力呼吸,可是喉咙隐隐作痛,干涩到连咽口水都觉得疼。

    她潜意识地皱着眉头,冷汗一点点地打湿了背脊。

    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异常的冷。

    半梦半醒中,她用被子进自己紧紧裹住,好以此来为自己取暖。

    但是,许久过去,冷的感觉一点没有消失。

    而且她发觉自己的身体突然间变得轻盈,正在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沉。

    她挣扎着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重好重……

    夜色越发朦胧,不知道过去多久,床上的苏颜兮忽然睁开了双眼。

    她就像经历了一场透支力气的运动,消耗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浑身无力。

    慢慢坐起身,一阵眩晕便顷刻间袭来,让她险些倒回到床上,幸好她及时用手撑着自己的身体。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劲来,

    此刻的她喉咙不舒服,沙哑疼痛难受,而且感觉口渴,想喝水。

    于是,她穿着睡衣下床,慢慢地朝外走去。

    当走到楼道口时,看到眼前的事物摇摇晃晃,她使劲地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岂料,用力过度,身体摇晃了一下,脚不小心踩空楼道,整个人就那样从楼道上滚了下去。

    碰咚一声响动瞬间惊动了顾家的上上下下。

    “少夫人,您怎么了?”

    “少夫人,少夫人,您醒醒啊!”

    “天哪,少夫人额头流血了……”

    “快快,送医院!通知少爷!”

    好吵好吵……好困,苏颜兮蹙了蹙眉头,本想出声让他们安静,可是怎么也说不出话。

    只感觉自己好累,眼皮好重,渐渐的什么也听不见了。

    顾西城接到电话时,正坐在公司办公大楼扑哧扑哧地抽着烟。

    今晚他本想去见一个人,可是在半路他突然打消了念头,当然心情烦躁的也忘记了和苏颜兮的约定。

    他开着车子围着A市行驶了一圈,最后来到自己的办公大楼,在黑暗中独自沉浸。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他只尽情地抽着烟。

    岂料,顾家的人打来电话,在看到电话号码时,他的眼眸中有几分失落,不过他还是接起电话。

    让他没想到的是苏颜兮出事了……

    当他赶到医院天已经蒙蒙亮,昏睡中的苏颜兮被送到了病房,还打着吊针。

    看到她憔悴的模样,顾西城潜意识地蹙眉,转而看向管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记得和他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

    一旁的老夫人不满地扫他一眼:“她是你媳妇,她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不是该你第一个知道?”

    顾西城表情一敛,没有回答,俊脸异常严肃。

    管家见状,连忙回道:“医生说少夫人正发着高烧,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

    “发烧?”顾西城一怔,明明昨晚上见到她还活蹦乱跳的。

    “少夫人昨晚回家的时候被雨淋湿了,或许就是……”

    淋雨!!顾西城眉头更加皱紧,不悦的目光瞪向床上的人儿。

    好端端怎么会被雨淋到?难道不会躲雨吗?笨蛋吗?

    “阿嚏……”原本沉睡的苏颜兮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顾西城见状,朝病床走近两步:“贺锦兮?”

    “……”苏颜兮潜意识地皱了皱小脸,目光自然地看向说话的人。

    熟悉的俊脸刹那间映入眼帘,顾西城,居然是他。

    忽然间想到什么,苏颜兮生气地挥动手,本想推开顾西城,可惜勾不着。

    “你走开,我不要看到你,骗子!”

    昨晚,居然放她鸽子,害她被雨淋。

    不过,她现在在那儿呀?

    想着,便想坐起身。

    管家见状,连忙上前阻止。

    “少夫人,您千万别乱动,您额头上有伤,还发着高烧,打着吊针呢!”

    “我……我这是怎么了?”苏颜兮感觉自己乏力,全身酸痛。

    “少夫人您不记得了吗?半夜你从楼上摔下来,可把我们吓坏了。”

    “啊?”苏颜兮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小嘴,脑海里试着回想。

    忽然,从楼上摔下去的那一幕在脑中闪过。

    她只觉得肉痛,整个人闭上了眼睛。

    “叫医生!”顾西城见她面色越发苍白,连忙开口吩咐。

    就这样,医生又来替苏颜兮详细检查了一遍。

    除了额头的伤,其他并没有大碍,高烧也在慢慢退去,打完吊针就可以走人。

    顾老夫人听后也松口气,折腾一晚的她也觉得累了,于是让管家将她送回去。

    医院里就剩下顾西城陪伴在苏颜兮身边。

    不过,现在的苏颜兮最不待见的就是顾西城,心里还记着恨呢。

    所以,她压根当顾西城不存在。

    顾西城前后思索了一番,这才想起宴会的事情。

    “咳咳,昨晚的宴会……”

    “别提宴会,我再也不会陪你参加什么见鬼的宴会。”疼,额头疼。

    瞧她那么激动,顾西城大概也猜出了一二,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他处理不当。

    “昨晚……”

    “昨晚两个字我也不想听到。”苏颜兮像是生气的小女孩,用被子捂住脑袋尽情地撒泼。

    顾西城那仅有的耐心也被她这样耗尽了,他在沙发上坐下,伸手揉着眉骨,沉默不语。

    病房里突然安静下来,苏颜兮倒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忍不住将捂住头的被子扯开,

    双眸在病房里转了转,然后偷偷瞄了一眼对面沙发上坐着的顾西城,见他闭着眼假寐,朝他扮了一个鬼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